咪蒙,說實話,你老公真慘,對你的愛,最終換回一句:護工也能給





文/鐵布衫——未來不知名作家

在這篇文章開始前,我想先象徵性的講一個故事,這個故事聽起來有些義憤填膺,你可能會怒摔手機,考慮到個人財產損失問題,我決定把故事講得盡量柔和一些。

本文來自 雪花新聞,本文標題:咪蒙,說實話,你老公真慘,對你的愛,最終換回一句:護工也能給 ,轉載請保留本聲明!

從前,有個男人,他做出了讓人唾棄的決定

從前有個男人,他很窮,一所無所,你可以想想他有多窮,結婚的時候沒車沒房鮮有存款,兜里那點錢僅夠溫飽,可這個男人野心極大,吃得了人間疾苦,耐得住世態炎涼,最重要的是他有一個從不嫌棄他的妻子,這個與他青梅竹馬的女人,在他一無所有時毅然決然嫁給了他,在他最困難時為他生兒育女,為了能更好的照看家庭,她捨棄了原本穩定的工作。

無論他在外面多累,受了多少委屈,只要回到家中,看到溫柔賢惠的妻子,活潑可愛的孩子,總能安枕而臥。

這個家,是他永遠的港灣。

遇到困難,妻子會想盡辦法安慰他。不要氣餒,日子總會好起來的。遭受失敗,妻子會用這個世上最暖心的話鼓勵他。我相信你,我們共同努力,我主內,你主外,你一定能成為最好的自己!成為我和孩子最堅固的頂梁柱。

終於有一天,他功成名就,就像所有人期待的那樣,他成功了,一人獨得萬人擁戴,成名的路上他感慨萬千,他感謝天,感謝地,但最重一定要感謝的是他的發妻,這個陪他度過人生最黑暗時刻的女人,我,今世今生,一定要用最好的方式回報她!

故事到了這里,幾乎圓滿,是任何男人和女人都夢想的結局,可這只是故事的開頭,結局是這個男人周旋於商鬥,身心俱疲,但他依舊獨當一面,維持著公司日進鬥金,他與妻子接觸的機會越來越少,交流的越來越貧瘠。有一天,當他回到家中,卸下一天的疲憊,享用著妻子為他準備的晚餐。忽然間,燈光下的那個女人顯得異常陌生,兩人吃飯,相對無言,他見了世面,滿腦子的大千世界,而對面的那個女人,她太熟悉,又太陌生。

於是,他決定離婚,理由是:兩人不再屬於同一層次,同一級別,同一世界的人。

離婚當天,兩人吃了頓飯,妻子沒有挽留他,只是說「你不要有壓力,我同意離婚,財產問題由你全權分配,我不爭亦不搶。」

話說到這份上,婚離的相當乾淨,徹底。我就問一句, 這——算不算潘仁美!算不算渣男?你窮的時候我不嫌你窮,你有錢了,你卻找了一堆理由。這不是渣男是什麼?

可如果性別置換一下呢?女的最後功成名就,跟男的離婚,唯一讓她擔心的是婚後財產問題,當丈夫說「財產分割,所有的,都遵從你。」她舒了口氣,深受感動,跟閨蜜說:你看吧,我就說我沒看錯他。

這個長舒一口氣的女人,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咪蒙女士。

咪蒙離婚了,公司也隨之分崩離析,原本日進鬥金的賺錢機器,在萬人唾罵聲中,悄然粉碎。咪蒙,你沒有對不起公司員工,你對不起的是你老公。

咪蒙,說實話,你老公真慘,對你的愛,最終換回一句:護工也能給

咪蒙,這個出現在風尖浪口上的女人,你一定看過她的某一篇文章,寫的是那麼具有煽動性,那麼容易被代入。她文章中呈現的畫面讓世人焦慮不安,可這就是她的創業模式,你可以認為她在販賣焦慮,但咪蒙和她的公司的確賺到了大把大把的錢。

創業4年,她得到了很多,原本微胖不算漂亮的咪蒙,在後來一系列訪談節目中,穿著是那麼得體時尚,氣質雍容,幹練緊湊。

咪蒙,說實話,你老公真慘,對你的愛,最終換回一句:護工也能給

咪蒙其實挺時尚的,黑白格紋短裙,搭配小白鞋,上身一件深色荷葉邊長袖,儼然成為夏日的一股清新。

咪蒙,說實話,你老公真慘,對你的愛,最終換回一句:護工也能給

能夠夏日駕馭小清晰,就能在秋季收獲復古裝扮,上衣選擇一件白色束袖襯衫,搭配復古半長裙,黃色復古款式手提包成為點睛的時尚單品,咪蒙衣品真不錯。

2018年6月前後,咪蒙撐不住了,情緒全面崩潰。

這時候的咪蒙還沒有來自感情的困惑,物極必反的公司經營出現極大問題,眾人開始清醒的意識到這個女人在慢慢讓人變得焦慮,回過神來,大量筆伐征討咪蒙,咪蒙陷入了無盡的深淵,面對電腦,她時不時會崩潰大哭,上一秒還在構思題材,下一秒掩面而泣,情緒失控,崩潰大哭。她的助手同事只是茫然的站在她身旁,束手無措。

咪蒙曾經經營的帳號憑借極端的言論,犀利的觀點,機具煽動性的文風,短時間吸粉無數,一時間前來跟她合作的品牌紛至沓來,單篇植入費用據說最高達68萬!

想想吧,一篇兩千字不到的文章,要價68萬,讓咪蒙和她的公司賺的盆滿缽滿。

突如其來的商業模式,讓咪蒙似乎找到了公司方向,使她幾乎瀕臨破產的公司一下子活了過來,成為資本紛紛傾註的寵兒,這時的咪蒙,是很多資本追逐卻又高攀不起的對象。

這時,咪蒙是幸福的,事業蒸蒸日上,老公百依百順,甚至辭掉了工作,在家全心全意照顧孩子,無論她受到什麼挫折,回到家中,丈夫羅一洋都會給予最大的溫暖。

咪蒙跟前夫,青梅竹馬,本是讓人羨慕的一對

羅一洋從小就喜歡咪蒙,兩人同班,咪蒙考試第一,羅一洋第二,在外人看來兩人實在是太搭了。咪蒙個性張揚,而羅一洋內斂穩重,她的一切,都能包容。

可剛開始咪蒙並沒有看上羅一洋,自己有男朋友,而羅一洋一直在等,用真心換回咪蒙的關注,最終兩人在一起有了結果。

婚後,兩人生活也挺幸福,有一次咪蒙帶領公司去日本北海道旅遊,半夜大雪封門,咪蒙突然想喝桃汁。雪深及腰,羅一洋二話不說就跑出去給咪蒙買桃汁,這讓當時很多同事既羨慕又感到不可思議。

很多認識咪蒙老公的人給出的評價都是:沒什麼野心,人超級好,是個靠得住的好男人。

沒什麼野心,人超級好,靠得住,如果形容女人,這不就是很多男人心中的賢妻良母嗎?可在咪蒙眼中,一切隨著生活品質的提升,都變了。穩重不再是羅一洋的優點,而變成了胸無大志,小富即安。人超級好,變成了墨守成規,毫無情趣。總之,一切的一切都煙消雲散,在咪蒙眼中,家里的這個男人不再與她相配。

直到五月份,咪蒙決定離婚,很多同事朋友都不敢相信,認為羅一洋那麼好一人,為什麼要離婚?咪蒙給出的回答是:兩人沒共同語言,不在一個層次,沒愛了。

後來咪蒙跟朋友講起離婚的理由,對方笑噴了,問她,「你想像一下,你老了、生病了,你一無所有,他會在你身邊嗎?會就不要離婚。」咪蒙回答說,「我不能為了這個不離婚,婚姻不是一個護工都能做到的事情。」

咪蒙是個情感雞湯專家,她寫出的雞湯讓很多人深陷其中,可最起碼的道理大家還是懂的,一句「沒有共同語言」就結束了這段婚姻,是不是有些草率?

說白了,咪蒙就是嫌棄了羅一洋的不作為

說白了,咪蒙擁有過了羅一洋這樣品相的男人後,開始對這類型的男人不感興趣了。從心理上,咪蒙是個小女人心態,希望丈夫承擔更多,自己不用那麼累,但同時又很矛盾,覺得女人的事業不能放棄,只能硬往上拼,最後一度抑鬱想過自殺,她開始選擇離婚,這種方式無疑是在傷害婚姻的另一半,她選擇了傷害最愛她的人來保護自己,但她沒有發現,家庭里,一方在外拼事業,另一方只能多照顧家里,丈夫的不上進,恰恰成全了她全力拼搏的事業心。

顯然,對於丈夫的付出,咪蒙一點也沒有看見,她認為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丈夫辭職是因為收入不如她多,丈夫照顧孩子是因為無所事事,丈夫對她好,不顧風雪夜奔北海道,只為她凌晨三點忽然起來想喝桃汁,她認為這一個護工也能做到!

咪蒙,說實話,你老公真慘,對你的愛,最終換回一句:護工也能給

把丈夫的愛當成是一種護工行為,沒錯,男人寵女人是應該,但這樣付出,最終換回的是什麼?是你用行動給予他人格上的侮辱,你不尊重他,就像你經常寫的文章中煽動的女權。你無時無刻不再享受著他為你的付出,無休止的蠶食他對生活的貢獻。

咪蒙,你是掙了點錢,可你不要侮辱一直以來保護你的男人

讓我來告訴你,你口中的女權和你經常使用的標題。

在收入方面,男比女掙得多,那是男人應該——《冒昧問一句:我花你點錢怎麼了?》

女比男掙得多,那叫男人窩囊——《想讓老娘聽你的,你根本配不上我!》

男人提供車房,天經地義——《我最討厭的就是新時代男性,沒房沒車還較真!》

女人做家務,那是歧視女性——《你既然娶了我,憑什麼讓老娘做家務?》

男人做家務,那是沒本事——《你不做家務,還能幹什麼?》

男人出軌,是渣男,沒一個好東西——《致渣男,老娘今兒就休了你》

女人出軌,那叫男女平等——《憑什麼老娘就不能也出一次軌?》

事業心強的女人,婚姻都不會太成功,郎平教練也離過婚,可郎指導在面對媒體的追問時回答一直都是:「這樣對他不公平,因為我有太多面對媒體的機會,而他沒有。」

顯然,在咪蒙看來,安心在家照顧家庭的丈夫,最終連家產都沒資格爭取,丈夫的不爭不搶,也只換回她的一句「我沒看錯他」。在她看來丈夫付出的一切都沒有任何價值。

咪蒙,麻煩你,在面對責任和義務時,不要把這些全部都拋給男人,一方面大談男女平等,另一方面又希望男人承擔一切,拿雙重標準做盾牌。你不是女權鬥士,你簡直是雙標冠軍!

假如以後還有機會看到你寫的文章,麻煩你不再是女權鬥士,請多看到男人的好,說實在的,你老公真的很慘,到頭來對你愛,你給予的評價是:護工也能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