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春》:張愛玲,世界上有個人是永遠等著你的,不管何時何地





摘要:」想通了的曼楨決定跟鴻才離婚,這時,她的人生已經嘗盡所有最不堪的境遇,絕沒有人想像得到。翠芝幸福的活著,嫁給世鈞,已經是一個大小姐所能想像的最不堪的生活了。

《十八春》:張愛玲,世界上有個人是永遠等著你的,不管何時何地

《十八春》:張愛玲,世界上有個人是永遠等著你的,不管何時何地

「生命比死更可怕。生命可以變得更糟、更糟,比想像中最不堪的境遇還要糟糕。」想通了的曼楨決定跟鴻才離婚,這時,她的人生已經嘗盡所有最不堪的境遇,絕沒有人想像得到。 故事前三分之一還風平浪靜。曼楨和世鈞,互相剛好都喜歡的人,有自己的小明天憧憬,談婚論嫁時機已到。雖說曼楨家庭情況特殊,還要一人支持大半個家,但在豫瑾眼里,她卻能夠堅強地表現出一副舉重若輕的姿態。

《十八春》:張愛玲,世界上有個人是永遠等著你的,不管何時何地

叔惠和翠芝,也是一對有緣人,叔惠好面子,翠芝是嬌嬌的大小姐。豫謹也是年少有成,事業穩紮穩打。大城市小地方的年輕人們,平淡的生活。就連曼潞也好歹嫁了出去,用自身的「幫夫運」讓生活有了不小的轉機,舞女麼,能嫁得有錢人已經很幸運了。曼楨和世鈞都是剛工作的人,能剛好互相喜歡,已經很幸運了麼;叔惠和翠芝,相隔兩地一見如故,已然很幸運了麼。

《十八春》:張愛玲,世界上有個人是永遠等著你的,不管何時何地

待他們在社會中前進上一小步,就會遇到大磨難。曼潞的陰謀在我看來,是她作舞女這件事的一個延續,去做舞女這個選擇是她和家人之間的互相關愛的極端結果,對家人的愛,家人對她的理解,讓她進了「火坑」。這代價她一個人承受不了,可好歹她也習慣了。現在,丈夫鴻才的心如果再跑掉,這個代價可是她所不能承受的了。她已經為了一個家,特別是妹妹,付出了青春年華,正因為色衰體弱,她只能硬硬地從妹妹那里「騙」過來一個活色生香的肉體為她救急。當了舞女,不是家里人「沒辦法」一句話和理解就能算了的。

《十八春》:張愛玲,世界上有個人是永遠等著你的,不管何時何地

曼潞之後真後悔了嗎?這不重要。曼楨的人生因為被姐夫強姦而徹底毀滅了嗎?她堅強地熬過了每一次苦難。僅僅因為這樣一個大變故,她和世鈞的愛情就嘎然而止了嗎?這不是原因。 我覺得是曼楨的單純救了她,這單純不但帶來堅毅,還帶來希望。她是那麼想見世鈞啊,那麼想。可就此一別,誰又能料到,那麼多年,那麼多事過去了。

《十八春》:張愛玲,世界上有個人是永遠等著你的,不管何時何地

世鈞和翠芝一起風平浪靜地過活著。翠芝因為嫁了世鈞這樣一個悶罐子而不幸了嗎?大小姐的生活僅僅因為平靜得「除了蘋果里吃出蟲子以外的驚險都沒有」就死水一潭嗎?她是這樣一個孩子氣的女人,世鈞也是那樣孩子氣的傻傻的男人,世鈞根本不在乎她和叔惠的曖昧關係,好像幾乎都完全不知情。如果沒有了世鈞這樣一個悶罐子,翠芝絕對幸福不了。翠芝幸福的活著,嫁給世鈞,已經是一個大小姐所能想像的最不堪的生活了。

《十八春》:張愛玲,世界上有個人是永遠等著你的,不管何時何地

曼楨是最痛的,她痛失了幾乎所有。但是她挺過來了,比想像中最不堪的境遇還要不堪的境遇都經歷過了,為了世鈞,她沒有自殺,為了孩子,她回到鴻才身邊,鴻才對她仍然不恭不敬,可她還有什麼可失去的?她只是在天天看著鴻才一些令人惡心的小習慣,讓臉上厭惡的表情成為一種習慣。曼潞的小算盤和母親的委曲求全釀成的大禍也都過去了,還能再糟嗎?

《十八春》:張愛玲,世界上有個人是永遠等著你的,不管何時何地

曼楨的不幸被她的堅毅,以及時間沖淡了,沖得淡淡的。她見到世鈞的哭,我想,那里面惋惜是不多的。世鈞的後悔,也不會變成對自己的無法原諒。我喜歡張愛玲的大氣,對生離死別的大氣眼光。昨天還耳鬢廝磨的小情人,轉眼遭遇罪惡的磨難幾乎永世不得相見,他們茫然、掙扎,妥協退讓,他們滿懷希望,順其自然,得過且過。他們不知道竟然遭遇了這樣那樣的生活,他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過去。終於,後來他們又相見了,哭又何妨?那份愛變了嗎?就算那愛變成了撕心裂肺的惋惜和悔恨,那還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