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用「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這句話警示天下男人





  孔子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初聽這句話,皆不以為然,但仔細一琢磨,就會發現,孔聖人這句話,還是有幾分道理!

女人和小人很難以相處,親近了,會看你不順眼;遠離了,卻又會埋怨你,是不是這樣?

這裏只說女子,不說小人。

現實生活中,女子是否很難相處呢?

先說女子之間的同性相處

年少的時候,女子是有同性朋友的,叫「閨蜜」,但是,只要一出閣,再好的閨蜜,也不往來了。閨密,就在出閣的那一天從她心裏消失了。「為朋友兩肋插刀」,「肝膽相照」,「推心置腹」,「風雨同舟」等等,是指男性朋友之間的情義,與女子無關。婚後的女子,鮮見與同性朋友有往來的,無往來則無朋友,無朋友則無友情。「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女子近處都少有朋友,哪來遠方的朋友呢。這句話是指男子在有朋友從遠方來時的心情,友情似乎只在天下男人之間發生。

女子心眼小,愛嫉妒。但女人的嫉妒很少用在男人身上,她們嫉妒的是同性。你嫁的老公比我好,嫉妒;你家裏比我家裏有錢,嫉妒;你比我生得好看,嫉妒;你比我受主管重視,嫉妒,這是大的方面。小的方面:你今天穿了件比我漂亮的衣服,嫉妒;你做的工作比我輕鬆,嫉妒;哪怕是身旁的眾男人多看了某女人幾眼,也要嫉妒!

因為相互嫉妒,女人與女人之間的友情難以發芽,更難以開花結果。少時上學的時候,同性同學之間還有友情;成年了,由於嫉妒,同性之間,卻難以搭起友誼的橋梁。

婆媳難以相處,這是個千年萬年的死結。其本質,也是兩個女人相互嫉妒。母親認為,兒子給予媳婦的愛太多了;而媳婦認為,丈夫給予他母親的愛其實比自己要多。兩個女人爭愛,相互嫉妒,如同水火!

女人話多,到了一塊,有說不完的話。談話中若涉及到其他女人,她們總是習慣揭別的女人的短。要一個女人,或幾個女人,讚揚其他女人,除非她是後輩或長輩,那是難上加難!她們在一起,說別的女人的壞話永遠比好話要多得多。

男人也不能當著女人的面,讚揚其他女人。說某個女人生的漂亮,或者某個女人氣質好。你是有口無心,但你面前的女人會很不高興,如果她沒有當場否定你的說辭,那說明她還有些修養。

還有,就是一個單位女人不能太多。女人之間相互鬥心鬥誌,面和心不和,工作難以形成合力。如果一個幾十個的單位,只有兩三個女人,女人有如眾星捧月,她們生活在眾男人的關愛之中,覺得很幸福,這個單位也就容易形成合力。

女人與女人難已建立起友情,也就是說女性與女性之間難以相處,這是女性的悲哀!

再說男人與女人相處

男性與女性之間,除了愛情,是否能建立起真正的友情?男人與女人是否能夠做純粹的朋友?這個問題就像女人問自己的男人「要是我和你母親同時掉進水裏,你先救誰?」一樣難以回答。

一個男人想和一個女人建立友情,做純粹的朋友,那無異於竹籃打水,女人是不相信友情的。朋友之間應該相互幫助,你幫了她九回,唯獨一回沒有幫她,她可以和你翻臉;女人要哄,你說了她99句好話,唯獨一句話沒有說好,她可以和你翻臉;你和她有共同愛好,在一起有說不完的話,但由於對某個問題的看法和觀點不完全一致,有些小的爭論,她可以和你翻臉。女人翻臉是不要什麼緣由的,那怕是因為她心情不好,恰巧你又在她的身旁,你僅僅也就是因為說了句無關緊要的話,她也可以翻臉!女人心就像天上的雲,說變就變,無需理由!

已婚的男人,想跳出婚姻的圍欄,到欄外去尋找幸福與溫情,特別是到未婚的年輕女性中去尋找幸福與溫情,那無異於與虎謀皮。

有些人仗著口袋裏有幾個小錢,或頭上有頂小小的烏紗,就把孔聖人的教導拋在腦後,忘乎所以,到處沾花惹草,到處留情,其結果是,要不身敗名裂;要不家庭破散!

從有些貪官汙吏被情人投訴或上告,就可窺見女人真實的一面。貪官汙吏因情人投訴或上告而被查,對社會而言,是大大的好事,但也足可看出女人難養的天性。女人做了貪官汙吏的情人,貪官汙吏付出了許多,女人也得到了許多,相互各取所需,各有所得。但人的天性是貪婪的,尤其是女性。你跟了我,就得給我更多,你的就是我的,你不能拿我的去給別人,但貪官汙吏又何止一個情人。你跟了我,還跟別人,她氣不過,就要告翻你。女人本是感性動物,缺少理性,這時候的女人就更沒有理性了,也不考慮後果,她沒想過,情人被查了,他給她的一切,都是違法所得,都要上繳,她將面臨失去一切!

孔老夫子說這句,有人認為他是鄙視婦女和體力勞力者,其實不然,她母親是女人,孔子對母親是很孝順的,他是個大大的孝子。他說這句話,看似一根竹杠打翻了一船人,其實應該是有針對性的,至少不包括他的女性親人,特別是他的母親。當然,把女人和小人擺在一起,確有一些不妥,畢竟天下的男人,都是女人生養的,沒有女人就沒有男人,甚至就沒有人類。

孔子這句話,道出了他一生與女人和小人相處的體會,也是他一生與女人和小人相處的總結。他是在警示後人,特別是天下的男人!在與女人和小人相處時,千萬要小心謹慎!千萬莫陰溝裏翻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