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歷史研究】無聲的革命:20世紀美國女性的就業、教育和家庭





本文為「量化歷史研究」第 162篇推送

【量化歷史研究】無聲的革命:20世紀美國女性的就業、教育和家庭

【量化歷史研究】無聲的革命:20世紀美國女性的就業、教育和家庭

【量化歷史研究】無聲的革命:20世紀美國女性的就業、教育和家庭

20世紀初,美國女性在底特律林肯汽車公司焊接車間工作

(圖片來源於網路)

20世紀,女性頻繁參與經濟活動,成為勞力力市場發展的最大變化。某種意義上,女性「孕育」了現代勞力經濟學。相比男性,不同地區、不同時期女性的勞力參與度和工作小時數更加富於變化,這使經濟學家分析這種行為的變化成為可能。

Claudia Goldin於2006年發表於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上的「The Quiet Revolution that Transformed Women’s Employment, Education, and Family」一文,探討了19世紀末以來改變美國女性就業、教育和家庭的變革過程。他認為,現代美國女性的經濟角色經歷了四個階段,前三個階段是演進式的(evolutionary),最後一個階段是革命性的(revolutionary)。演進與革命的區別體現在女性的視野、認同及決策三個方面。

第一階段,上迄19世紀末,下至1920年代,此時勞力力市場上的女性通常年輕、未婚,且大多數受教育程度低,來自低收入家庭。作者引入勞力力供給中的兩個關鍵系數,即斯勒茨基方程中的需求薪水補償彈性以及收入彈性,指出此階段收入效應大大高於替代效應。來自丈夫收入增加的(負面)收入效應大大超過來自妻子收入增加的(正面)替代效應。

第二階段,自1930年代到1950年,35-44歲的已婚女性勞力率增加了15.5%(見圖一)。收入效應逐漸下降,替代效應穩步上升。產生這種變化的最重要原因是從1900年代初開始,隨著新型信息技術的到來,市場對文字類工作者產生了巨大需求,加之1910-1930年高中入學率大幅提升,高中畢業生供給增加。1940年代早期marriage bars制度(禁止雇傭已婚女性)的根除,也廓清了已婚女性參加工作的障礙。

【量化歷史研究】無聲的革命:20世紀美國女性的就業、教育和家庭

圖一 1890-2004年按年齡和婚姻狀況統計的女性和男性勞力參與率

第三階段,從1950年代到1970年代,45-54歲的女性勞力率繼續上升,25-34歲女性群體的勞力力急劇上升。隨著固定兼職工作的增加,社會對女性參加工作的接納度變大,女性勞力力供給變得更具彈性,收入效應繼續下降,替代效應開始超過收入效應。此時期女性勞力率的增加以及工作時數的增加大多是由需求推動。

第四階段,1970年代至今則是無聲革命階段。在上述第二、三階段,已婚女性的勞力參與率大幅提升,但其並非革命發生的標誌,而只是革命的前提條件。那麼,革命發生的徵兆是什麼?它反映在女性視野、認同與決策的變化之中。作者發現,結婚年齡、大學畢業、專業學校入學的轉折都發生在1970年左右。女性對未來工作的期待,關於女性和事業的社會規範,影響女性家庭生活滿意度的因素,在1960年代末到1970年代也開始發生變化。

作者認為,女性視野的擴大、認同的改變、相對收入與職業變化,都是革命發生的徵兆。根據國家縱向調查數據(NLS),可以看出不同年齡段女性對就業的期待總體呈上升趨勢(見圖二)。在此階段,女性的大學入學率和畢業率大大增加,首次婚姻的年齡推遲,並繼續求學於研究院校。這些都說明女性的視野在逐步擴大。

【量化歷史研究】無聲的革命:20世紀美國女性的就業、教育和家庭

圖二 1967-1984年按照年齡劃分的年輕女性對就業的期待

其次是個人認同變化。1970年代初開始,女性更強調同事的認可、事業的成功,這是個人滿意度的重要因素。1980-1990年代,受教育女性的收入彈性和替代彈性都大幅降低(見圖三)。這反映出女性就業的觀點發生根本變化,個人認同逐漸成為考慮的重點。

【量化歷史研究】無聲的革命:20世紀美國女性的就業、教育和家庭

圖三 1966年到2000年不同性別大學新生的個人滿意度影響因素差異

第三是相對收入和職業的變化。視野擴展、認同發生變化後,年輕女性為進入勞力市場做了更充分的準備。女性收入相對於男性從1950年代起持平,1980年左右開始增加。這大多是由於女性工作經驗增加,以及她們的技能與市場更加相關,這反映在經驗回報率的逐日增長。

概言之,究竟是什麼導致革命發生?1950-1960年代,勞力力需求大大增加。女性勞力力需求相對穩定,且勞力力供給更具彈性。革命時期的女性能夠更好地進行人力資本投資。她們的大學入學率和畢業率大大增加,並繼續接受研究生教育。1950年左右出生的女性群體,首次婚姻的年齡也推遲了,加上1960年代離婚率開始增加,這意味著他們花在婚姻生活上的時間驟然減少,經濟獨立變得更具價值。

作者還試圖回答無聲革命是否在1990年後即已停止。他指出,各年齡段、各教育程度和婚姻狀況的女性勞力參與率持續上升一個世紀後,從1990年左右進入平穩狀態(見圖一)。十五年前,女性勞力參與率似乎進入一個平穩時期。這讓我們思考是否存在一個女性勞力參與的「自然率」。他認為對於三十多歲的女性而言,勞力「自然率」並不存在,1990年後她們的勞力參與率依然有小幅度上升;而二十多歲的女性參與度相對平穩,對她們而言或許存在著「自然率」。

作者接著回應當前話題,即女性是否正在選擇逃離勞力市場,回歸家庭,進一步說明無聲革命是否已經消寂。作者根據The College and Beyond dataset,得出以下回歸分析結果(見圖四),其中孩子是影響女性失業時長的最重要因素。

【量化歷史研究】無聲的革命:20世紀美國女性的就業、教育和家庭

圖四 1976年入學的部分院校畢業生的失業時長

當前人口調查(CPS)以及上述數據並未顯示大學畢業的女性,尤其是畢業於上述34個院校的女性,大規模從勞力市場退出,這一現象也並未加劇,這也說明無聲革命並未停止。

出生於1940年代末的女性不知不覺地經歷並推動了一場無聲革命,這場革命改變了女性的就業、教育和家庭狀況。然而,「革命」會倒退嗎?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證據表明這一點。

【量化歷史研究】無聲的革命:20世紀美國女性的就業、教育和家庭

文章來源:Claudia Goldin,The Quiet Revolution that Transformed Women’s Employment, Education, and Family,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2006,Vol. 96, No. 2.

原文鏈接:請點擊左下方【閱讀原文

「量化歷史研究」公眾號由陳志武(耶魯大學終身教授、香港大學馮氏基金講席教授)和龍登高(清華大學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教授)及其團隊負責。以嚴肅而又不失活潑的方式,向廣大學界和業界朋友,定期推送有關七大洲五大洋的量化歷史研究經典文獻和前沿文獻。本帳戶同時作為「量化歷史講習班」信息交流平台,向大家及時發送講習班的最新信息和進展。喜歡我們的朋友請搜尋公眾號:QuantitativeHistory,或掃描下面二維碼關注。

關注訂閱號的同時,我們也誠邀八方學人發送電郵建言獻策。「量化歷史研究」旨在凝聚一批對歷史研究有激情、有熱情的朋友,共同推動以量化的方法研究經濟史,金融史、政治史、社會史、文化史等各類歷史題材,分享觀點,共享資料。我們的郵箱:[email protected]。期待您的聲音!


輪值主編:黃英偉 責任編輯:彭雪梅

【量化歷史研究】無聲的革命:20世紀美國女性的就業、教育和家庭

【量化歷史研究】無聲的革命:20世紀美國女性的就業、教育和家庭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