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話男女】 210:男人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趣話男女】 210:男人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男人生下來就欠債,欠父母親的,欠兒女的,欠女人的,一輩子也還不清。

何以為男人?這是一個很重要很實際的問題。一直以來,我身為男人,以為這僅僅是一種性別,不管想不想它,也絕不會變性,可一旦思索這個問題,便陷入困惑之中,引起我無限的感慨。

站在大山前,我想大山就是男人,巍峨、沉靜。有不傾倒的頭,有寬大的胸懷,希望是頂上的星月,豐富是肚裡的礦藏;漫步在河邊,我想河流就是男人,有著清亮的河面,有著深邃的河底,沿途獲取一家老小的養分,該激情時洶湧,該溫柔時淺顯,遇到阻力,躍起來拍打,遇到懸崖,奮身撲下去。

夜裡做夢,我想男人要嗓音宏亮,吼要吼個眾山應,唱要唱得水歡騰;男人要睥睨天下,生得輝煌,死要雄壯;春太嫩了,冬顯老了。

我以為,漫漫長路,男人只對女人存在永恒的幻想。別的,已在現實的規勸、現實的脅迫、現實嚴酷的推拉廝磨中消失又誕生,誕生又消失。但對女人的幻想,男人注定在劫難逃!女人是男人的骨架,沒有骨架的男人就軟了。白天,骨架支撐著男人的門面,夜裡,骨架接受男人溫柔的撫慰。

兒女是男人的血,沒有血的男人是蒼白的。血讓男人有充足的活力,血讓男人有了順暢的生的意義,增加男人體魄的分量。

身為男人,我在思索。

這棵大樹應該是男人,枝葉茂盛,根深蒂固,撐起一片天,傷痕累累依然挺拔,依然向天。

那條帆船應該是男人,乘風破浪,載著一家老小,頂著驚濤駭浪,駛向理想、駛向光明。

好鬥的公牛是男人……

翱翔的海燕是男人……

奔騰的駿馬是男人……

寧靜的湖泊是男人……

思考死亡,是男人一門必修課,以形成一種豁達的胸懷,視恐懼為無聊,從生命中衍生出男人的激情,為愛情、詩歌、音樂、自由……披上一層太陽的光芒。

男人要真,說真話,做真事,唱真感情的歌。男人要美,風骨美,氣質美。男人要以天下為己任,演出歷史、演出輝煌……

何以為男人?我依然茫茫然。也許天生男人的我,每走一步都在圓一點男人的夢。早晨起來,活動活動筋骨,鮮靈靈地投入到工作、生活中去,我想這就夠了!

【趣話男女】 210:男人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趣話男女】 210:男人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趣話男女】 210:男人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趣話男女】 210:男人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趣話男女】 210:男人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趣話男女】 210:男人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趣話男女】 210:男人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趣話男女】 210:男人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趣話男女】 210:男人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趣話男女】 210:男人一輩子還不清的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