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上最疼我的那個人,去了





  【這世上最疼我的那個人,去了】原來,我挑剔著不肯下筷的飯菜,是她在視力模糊的情況下做的;我走的那個晚上,她一個人是如何摸索到家,她跌倒了沒有,我永遠都無從知道了。母親,在生命的最後還快樂地告訴我,牽牛花爬滿了舊煙囪,扁豆花開得像我小時候穿的紫衣裳……關於母親,給作為兒女的你↓

這世上最疼我的那個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