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愛是常態,被愛是中彩券





不被愛是常態,被愛是中彩券

每一個很酷的人 都置頂了 我走路帶風

我想和你一起 做一個走路帶風的人

Want u 0530-

軟軟是我初中時的朋友,那時候我執迷不悟地網吧酒吧到處跑,言行一致地扮演了一段時間的「不良少女」,軟軟就是靠我「罩」的。

她在我隔壁班,個子小小的,皮膚白,聲音也溫柔,整個人就是軟軟的、很好欺負的樣子。而我當時除了叛逆還有一腔熱血,看不慣她總是在體育課被孤立,看不慣有人把吃完的零食袋塞進她書包,看不慣她除了哭哭啼啼就只會默默忍受。

那時候我們還不知道有「校園霸凌」這個詞,被孤立和排擠的孩子們都努力而自卑地找尋著自己身上的錯誤,殊不知錯的並不是他們。那時候我剛剛知道有「自閉症」這個心理疾病,還是因為《流星花園》裡的花澤類。

雖然其他人都努力著躲開軟軟,但我依舊喜歡和她一起玩,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我打心裡覺得她很酷。有次我幫她教訓了欺負她的女生,然後拉著她到學校天台上陪我抽煙,我對她說,我可能要分手了。

軟軟坐在天台的台階上,抱著腿看著操場的方向說,不被愛是常態,被愛是中彩券。

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她特別不簡單,就像是電影裡的終極boss一樣,前期被人欺負猥瑣發育,最後神反轉成了人生贏家。

在我霸道且蠻不講理的保護下,漸漸的沒人欺負軟軟了,她也找了新男朋友。

初中、高中、到大學,再到我休學來了北京,軟軟留在家裡,和我的聯繫越來越少,不過我也不怎麼擔心,因為陳卓把她照顧的很好。

後來軟軟曾經跟我說,當她一度覺得被全世界孤立和忽視的時候,我和陳卓出現了,並且堅定不移地站在她身邊陪著她。這種被愛著的、有人支持的感覺真的很好。

當然了,被愛是中彩券嘛。

不被愛是常態,被愛是中彩券

?

上個月,我叫軟軟來北京玩,見面的時候她整個人散發著一種生無可戀的氣息,頭也沒洗妝也沒化,眼睛還腫腫的。還沒等我問她,她趴在桌上小聲說了句:「我和陳卓分手了。」

如果說老朋友有什麼好處,那麼不用交代過去的自己應該是最棒的一個了吧。然而老朋友也有尷尬的時候,因為很久沒聯繫,不太跟得上對方的生活進度。

我不知道從哪問起,還是她先開口:「我之前說過,你和他對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人,現在少了一個,我可怎麼辦。」

「軟軟,」我苦笑,「你忘了你之前也說過,不被愛是常態,被愛是中彩券。」

如果可以,哪個女孩不想「一生一世一雙人」,誰願意在渣男身上歷劫?最後還成不了仙,只會變成再也無法輕易交出真心的銅牆鐵壁。

「我看著你和陳卓從認識到在一起,也看到過他對你有多好。因為有陳卓在,我才特別特別放心你。如今看來,陳卓真的把你照顧的很好,他就是你的彩券,獎品是更好的你自己。」

軟軟渙散的眼神裡終於聚了點光,她沉默了一會低下頭小口啜飲咖啡,聲音含混不清:「你說的對。」

我跟軟軟都有被某人捧在手心裡疼的時候。

在我有點小虛榮的時候收到過JimmyChoo,看到過自己和戀人照片一起上了世貿天階的螢幕;在我長途飛行很累的時候有人不辭辛苦的半夜來接機,還帶著熱乎乎的飯菜;在我受了委屈的時候有人耐心地聽我抱怨,聽完還能理智的幫我想解決辦法。

軟軟也是的,她和陳卓近八年的戀愛時間裡,他對她幾乎百依百順,他努力的方向都是她期望的。

被人愛著真的是一件很幸運又超幸福的事。

不被愛是常態,被愛是中彩券

?

軟軟可能不知道,我看著她從自閉變成現在這樣身邊有很多朋友是多麼驕傲的一件事。

我知道她對孤獨的恐懼甚至大過我們普通人,可我還是想說。

其實孤獨的剛剛好,也不錯。

愛情這麼稀缺的東西,你不能把它當做賴以生存的養料。你可以為逝去的戀情流眼淚,也能對輕易放手的那個人充滿怨懟,可我希望你哭過之後能爬起來,我借你一只手,一只肩膀,卻借不了你一顆重整旗鼓的心。

我知道勸別人總是比較容易的,輪到自己失戀我一樣會哭得跟狗一樣,但是我也懂,被愛這件事,真的不是剛需。

生活裡有太多需要占用我們精力的人和事,愛情只是其中一個非必要的組成部分,如果它恰當的到來,我們全身心擁抱它,如果它遲遲不出現,我們就過好自己的生活。

我希望我們都會變成那樣的女孩——有人愛最好,沒有也無所謂,因為我們能把自己照顧的非常好。

因為,不被愛是常態,被愛才是中彩券。

我走路帶風 / 作者|

Back to Beginng-Damien Rice,Carrie Tree/ 音樂|

Folio Art/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