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出嫁女的悲哀:在婆家是外人,在娘家是客人





一個出嫁女的悲哀:在婆家是外人,在娘家是客人

【情感採訪手記。口述:阿梅】

其實阿梅的婚事是有點趕的。那時嫂子剛懷孕,家裡急需一個嬰兒房。雖然父母兄嫂不說,但阿梅能感覺得出來,只要她一出嫁,她的房間就會變成未出生的小寶寶的房間。

為了順應大家的需求,阿梅和相戀兩年的男友結婚了。

最開始時,阿梅是想租房的,但老公極力反對。他說與其浪費租金,不如省下來買房。於是,婚後的阿梅和公婆住在了一起。

公公婆婆和老公,他們是原生家庭成員,而阿梅是新加入的成員。盡管老公一再和阿梅說,以後這也是你的家,你不要太拘束,但阿梅還是覺得,不一樣的。

為了討好公婆,阿梅主動攬下所有家務。第一次下廚,阿梅的鹽放多了,公公指著菜盤說,我們家口味都偏淡,不像你家,都是重口味。

頭一回幫公婆洗襪子,兩人的襪子放到一個盆裡洗了,婆婆見了叫起來,我們家的襪子都是分開洗的,你不知道老爺子有灰指甲嗎?

阿梅很難堪,不是因為做錯了事,而是公婆的那句「我們家怎樣怎樣,你家怎樣怎樣」。是的。他們一直愛這樣說,阿梅聽起來,覺得自己只是這個家的保姆。

最讓阿梅無法接受的是,公婆和老公三人喜歡用家鄉土話交流。公婆是當年隨工廠搬遷到此的外地人,老公倒是本地出生,但在公婆的熏陶下也會說家鄉土話。然後家裡常常出現這樣的畫面:飯桌上,三個人自成一國地用土話熱烈地聊著什麼,時不時還會一起哄笑起來。阿梅一句都聽不懂,無從參與,只能默默地扒著飯。

在婆家極度壓抑,阿梅便想回娘家小住,可回到娘家,娘家哪裡還有她的位置。她的房間已經裝修成可愛冒泡的嬰兒房,她的東西全都打包放到了樓下的雜物間。坐在客廳的阿梅想躺著休息會都找不著地。哥嫂的房間不能去,侄子的小床睡不了,父母的房間到是可以自由出入,但如果她去睡了,父母睡哪?吃過晚飯,剛想洗碗,母親忙搶過去,不讓她洗。看見地上臟,正想幫忙掃掃,父親忙叫她停手。因為本地有出嫁女掃地,越掃越窮的說法。

在客廳的沙發上睡了一晚後,阿梅離開了娘家。站在娘家和婆家中間的十字路口等紅燈時,阿梅心裡一片茫然:在婆家像外人,不想回去,可在娘家像客人,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