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極致是優雅,男人的極致是坦蕩!





2017-06-27

坦蕩和學識無關,和勇氣有關。坦蕩是敢於承擔結果的肝膽,敢於承擔結果的勇氣。


作者|牛皮明明

來源| 聽明明吹牛皮(ID:niupimingming)



今天,一個「陌生女孩」用微信加了我!

她說她今天過生日,讓我給她發個紅包!

說是「祝福」一下她!

還給我做了8.88、18.88、88.88的組合。


我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如果拒絕她,

可能會被她罵一頓,如果給了她,

會讓她更變本加厲。


我只好保持沉默。

又過了一陣子,發現她已經把我刪除了。

我問了幾個朋友,他們說都遇到過類似的事。


最近,又聽到這樣的消息,

說一個女孩子,捐出卵子,換了一部新手機。

心裡又是咯噔一下!

不知道是時代變了,還是人心壞了!





五年前,走在城市的街道上。

常常會遇到穿得很乾淨的女孩,

至少看上去比我乾淨多了。


她走到我面前,說:

「先生,您好,我錢包丟了,回不了家,可以借我十塊錢嗎?」



這些年,攔街「借錢」的女孩少了,

網上求祝福的女孩多了!

可以隱在手機螢幕後面,

又有誰願意把臉面揉巴揉巴扔到地上呢?


尊嚴對於每個人都一樣,

只是有人視為骨血和命,

有些人自己並不在意。

糟蹋自己的尊嚴,作賤自己的臉面。





2006年,

江一燕來到廣西拍一部文藝片。

當她看到山裡的孩子,她說:

「他們像石頭縫裡的小草一樣,一出生就要自己學會

努力地去尋找陽光,而不是別人給予他們。」





江一燕很勇敢,一個人來到山裡,

當助教老師,從光鮮的螢幕上走到溪水邊,

穿樸素的衣服,也不化妝,

和留守的孩子們一起上課、做遊戲、彈吉他歌唱。


陳道明給他寫了一篇文章:

「皮相的光鮮最多數年,優雅和安寧才是一生的事」


我一個畫漫畫的朋友認識江一燕,

前一陣子,我們聊起來,他說江一燕有菩薩心。


菩薩心是對人最高的評價了。

勝過讚美容顏很多倍。

人都會老掉,老成自己不想要的樣子。

年老並不可怕,只是時光堆積的結果罷了!

可怕的是人還沒有老,內心已經老了。

變得庸俗、勢利、自私,

有老年人的一切壞毛病。


淡泊的人說老去不過是雲淡風輕,

花開花落,去去就來!

過往的生活賦予的悲憫心不會消失。

眼中看到的世界和陽光也不會消失。

她們老去,優雅而安寧。





台灣著名學者葉嘉瑩,

年輕時,在北京剛開始教書,生活很清苦。

冬天,葉嘉瑩裡面穿著大棉襖,外面穿著布做的長衫。

因為要騎車去上課,時間久了,衣服就磨破了。

她也沒多少錢買新衣服,就補著大補丁去上課。

而學生對她依然很尊敬。



《論語》裡說:

「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即便一無所有,內心仍然保持高潔的品行和操守!

所以在物欲橫流的今天,

大家依然願意叫葉嘉瑩為葉先生。

尊敬和容顏無關,只和修為有關。


1976年,

葉先生的大女兒和女婿在一次車禍中喪生。

白髮人送黑發人,生死劫難,她選擇了詩。

找到了智慧、品格、襟抱和修為。

用悲觀的態度過樂觀的生活。

每一次,在她講座上聽她吟詩,

都會有聽眾淚流滿面。

她今年93歲,卻如年輕時一樣優雅。


經歷歲月,不討好生活,不屈服生活。

不作賤自己,便獲得了心靈上的自由。

然後面對厚重的生活,安靜並從容不迫。





蘇聯時期,政治高壓,

對知識分子進行滅絕式的迫害。

別說生活貧苦,就連性命都可以隨時消失。

可那有怎麼樣,有一個叫阿赫瑪托娃的女詩人。

她上午挨完批鬥,下午回家繼續收拾花園。

種自己喜歡的各種花朵,聽歐美的音樂。

不哀怨命運,不向苦難妥協,只為找到內心的寧靜。



內心強大到真實比什麼都重要。

阿赫瑪托娃就是這樣,不管時代怎麼變。

她都會把尊嚴放到第一位,我的命你拿去好了。

但是尊嚴,我是不會丟棄的。


穿著破舊的裙子,人們記住的是裙子,

穿著優雅的裙子,人們記住的是穿裙子的女人。


阿赫瑪托娃說過一句話:

「我教自己簡單明智的生活,

寫快樂的詩句,寫生命的衰變和美麗!


所以,她把一生過成了詩,

擁有了亡命天涯的勇敢,擁有了不管不問的悲愴,

同時也擁有了和整個時代不一樣的清晨和傍晚。





陳丹青先生講過一個小故事,

故事主人公是民國的大畫家關紫蘭,

她是民國時富家小姐,又是留日的女學生。

是那個時代最前沿、最時尚的女孩子。

在她筆下的花,滿滿是民國慵懶的味道。

既有民國的嫵媚,也有一股子率性和天真。



到了文革後,天地變了,裙子也不讓穿了,

她穿著人民裝,走在弄堂裡,在陽光下。

陳丹青先生說她:

「老來仍是動人,瑩然淺笑,不見苦相。」


優雅和你讀過的書,經歷過的事有關。

和你對生活的理解有關。

和你對自己尊嚴秉持的態度有關。





康有為參加了戊戌變法,

一共只見了一次光緒皇帝。

變法失敗了,譚嗣同、康廣仁、楊銳等都被砍了頭。

他跑了,然後在報紙上吹噓自己的「豐功偉業」。

到了國外以「愛國名義」圈華僑的錢。

圈了很多很多錢。到了一個地方,

就盡情揮霍,買豪宅,娶小妾,逛妓院。



張勛辮子軍進京,

他就屁顛顛跟著瞎胡鬧,讓溥儀復辟。

把中國搞得烏煙瘴氣,

連他最得意的學生梁啟超都看不下去了,

在報紙上批評他,復辟是倒行逆施。

康有為破口大罵梁啟超為「梁賊啟超」!

用語很惡毒,被大家所譏笑。


康有為一生風流、酷愛妓女,娶了6個太太,

中國的,日本的,美國的。

復辟失敗了,跑到杭州去風流!

康一生花天酒地,很快就把錢糟蹋完了。

藏在小船上躲風流債,當時詩人諷刺他:

「逼債無台卻有舟,一錢不值莫風流。」


1927年,他在青島去世,

妻子梁隨覺說:「家中已無餘錢,棺木也買不起!」

康有為一生都輸在坦蕩二字,

面對過失,他不敢承認,不夠坦蕩。

面對女人,他形如流氓,作賤女人,不夠坦蕩。





而被他破口大罵的學生梁啟超呢?

梁先生一生推崇西醫,

他覺得西醫可以提高國民身體素質。

並在國內大力宣傳西醫。

1926年,他住進北京協和醫院。

被診斷為腎腫瘤,結果粗心的護士用碘酒標註時,

竟把左腎標註成了右腎,

粗心的醫生手術就把梁先生的右腎給摘除了。



這是非常重大的醫療事故,

社會人士和梁啟超的家人都覺得協和大有責任。

而梁先生考慮西醫剛剛在中國發展,

如果他斷定是醫療事故,則老百姓就會抵制西醫。


於是他在報紙發表文章,

「右腎是否一定要割,這是醫學上的問題,

我們門外漢無從判斷。

據那時的看法,罪在右腎,斷無可疑。」

這就好比告訴大家:

「我的病就是右腎,大家不要懷疑!」

他怕說出真相影響西醫乃至西學在中國的傳播。

他將國家前途置於個人安危之上!


這就是文化人的修為。

是文化人的坦蕩,不拘私仇,心懷蒼生。

於是大家稱梁先生為民國最大的君子。


梁先生坦坦蕩蕩,

坦蕩和地位無關,和修養有關。

有人讀了很多的書,依然無法真實面對內心。

做的事醜陋不堪,上不了台面!





魏晉時期,

41歲的陶淵明當彭澤縣令,

有一天,督郵劉雲來檢查工作。

讓他「當備好禮,穿盛裝,恭敬迎之。」

陶淵明脫下官服,交出官銀:

「吾不能為五鬥米折腰,拳拳事鄉裡小人」


這是真性情,真坦蕩!

魏晉時,鐘會寫了本書叫《四本論》,

想和大文學家嵇康探討,到了門前卻深感自己淺薄。

不敢進去,只好從門外扔進院子。



又過了三年,在一次聚會上,

兩人有了一點觀點上的小爭論。

嵇康為救朋友呂安,他明知道會有牢獄之災。

但他依然仗義執言,赴死而去,

鐘會記著舊仇,將嵇康送了刑場!


嵇康慷慨赴死,臨刑之前,

如同平常一般,毫無畏懼。

他看了看太陽的影子,知道離行刑還有一段時間,

便向兄長嵇喜要來平時愛用的琴,

在刑場上撫了一曲《廣陵散》。

然後摔琴長嘯,大呼「《廣陵散》絕矣!」


這是真坦蕩!

不求生命之榮華,不求生命的之長遠。

只為活出人格,活出骨血,活出真實的血性!


坦蕩和學識無關,和勇氣有關。

坦蕩是敢於承擔結果的肝膽,

敢於承擔結果的勇氣。

知其不可行,卻非要為之不可。

只是為了對得起一些人的期待!





作家王小波認識李銀河時,

他還是輟學在家的初中生,是社會無業人員。

李銀河大學生,是時代偶像,是《光明日報》的大編輯。

第一次見面時,李銀河就大跌眼鏡。

用她的話說:「嚇了一跳,沒想到這麼醜。」

「不但醜,醜中還帶著一點兇樣。」



而一米八四身高的王小波愣在瘦小的李銀河跟前,

來了一句:「你有男朋友嗎?」

「你看我怎麼樣!」


這就是率真,這就是坦蕩。

火辣直率,天真無邪。真誠、熱情、憨癡,

我愛你,與這世界無關。

我們中間隔了無數道自建的柏林牆,

可那又怎麼樣?我就是愛上你了。

並決定用一生去愛,沒有淫欲,沒有規則。


在電影《阿甘正傳》裡,

阿甘正式向珍妮求婚,

說了句感動了全世界的話:

「珍妮,在這個世界上,我不是最聰明的,但我知道什麼是愛!」





香奈兒品牌的創始人可可·香奈兒說:

「在你二十歲時擁有一張大自然給你的臉龐,

三十歲時生命與歲月會塑造你的面貌,

五十歲時你會得到一張你應得的臉。」


我們每個人都貼著一張臉,

剛開始來到世界時,這張臉很乾淨,

然後我們就任意塗畫這張臉,

塗上坦然、諂媚、輕浮、淡泊、儒雅等等顏色。

最後活成了我們自己都看不起的樣子。



羅蘭·巴特在小說《戀人絮語》中有一句話:

「我一生中遇到過成千上萬個身體,

並對其中的數百個產生欲望。

但我真正愛上的只有一個。」


優雅是靈魂,是花園,而坦蕩是命,

是真性情,是超逸豪邁,是脫俗勇敢。

是幹乾淨淨說自己真正想說,磊磊落落做自己想做!


如此看來,女人需優雅,男人當坦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