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壺烈酒,等你傾世相陪





  

(與你一起變老,是我餘生想過最要緊的事)

深愛一人,她便成了你的圍城。從此,海角天涯,千山萬水,一切都有了終點

從此你就是我的女兒,我不能再失去你!

古人說,夫妻之間,最美的境界就是夫唱婦隨,舉案齊眉。說的就是,彬彬有禮、志趣相投吧。

如果,能和這樣的伴侶生活在一起該有多爽!

有人陪你立黃昏,有人問你粥可溫。即便白髮蒼蒼、滿臉皺紋,還能在共同喜歡的事情中彼此欣賞,這樣的愛情、這樣的生活,真的是羨煞旁人。

我有一壺烈酒,等你傾世相陪

我有一壺烈酒,等你傾世相陪

1

林叔和林嬸是在大學畢業後經人介紹認識的。

兩人一相見,林叔就驚艷了,當年的林嫂真實美,亭亭玉立的美,像一株荷花,靚麗而又安靜。

林嬸對林叔也很滿意,白球鞋不染纖塵,一雙眼睛炙熱而又樸實。

兩個安靜而又深情的靈魂遇到一起,沒有幹柴烈火,只有愛的雋永與和諧的絲絲入扣。

半年後兩人結婚,兩年後迎來了寶貝女兒朵朵的降臨。朵朵像一個小天使,給他們倆帶來了另一束屬於靈魂的光亮。

時間白雲蒼狗,忙忙碌碌20年,兩人有許多心願。

一願兩人相伴共遊世界;二願孩子長成獨立的人格,陽光康健。

但是,又是但是。生活都是一個肯定和期待後伴隨著一個悲傷的故事。

20歲花兒一樣的朵朵查出了脊髓炎,一個午後學校打來電話找到林叔,等到林叔匆匆忙忙的趕到醫院後,朵朵已經徹底癱瘓了。

後來的救治很不順利,發炎的積液一直蔓延到了全身。用遍了各種進口消炎藥還是沒有任何好轉,3個月後,因多臟器衰竭,這多將開的小花凋零了。

死神帶走了朵朵,似乎也帶走了家裡的那束光亮。林嬸終日目光呆滯,以淚洗面。林叔心裡的痛苦不比林嬸少絲毫,但這個男人在家庭圍牆將要倒塌的時候挺了起來。

我有一壺烈酒,等你傾世相陪

這就是所有女人想要的最終的港灣吧!林叔對林嬸說:「我已經已經失去了一個女兒,從此你就是我的女兒,我不能再失去你!」

他燒掉了朵朵所有的遺物,只留下了日記聊以紀念,後強行帶著林嬸去旅遊。林嬸一開始是抗拒的,但架不住林叔溫柔的遊說。

在旅途,他們因為帶著悲傷就格外懂得珍惜,珍惜每一處的風光,更珍惜人的緣分。

漸漸地,周遭的氛圍不再因為那件事情而變得傷悲,他們也發現了生活別樣的樣貌。

原來愛,是陪伴。當下有彼此,現在已經快50歲,經歷過失去,也體會過堅強。在沒有什麼理由是不珍惜當下了。

於是兩人很果斷的賣掉了家裡的房子,搬回了鄉下宅。每年只有2到3個月的時間會在家裡,剩下的時間一定是在路上。林叔有了一項重要的工作,擔當起林嬸的攝影師。

真的是只有深深的愛著,才會發現對方身上最獨特的美。林嬸在林叔的相機裡,美成了一個少女。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在你容顏已老時愛不會減少分毫,而是越來越愛,越愛越深…

美韶華給了醉光陰,只要與愛的人享受在一起,又何患醉一生呢?

我有一壺烈酒,等你傾世相陪

我有一壺烈酒,等你傾世相陪

2

李清照十八歲時,嫁給趙明誠。

兩人,情投意合,如膠似漆,《金石錄》有記載:

「餘性偶強記,每飯罷,坐歸來堂,烹茶,指堆積書史,言某事在某書、某卷、第幾頁、第幾行,以中否,角勝負,為飲茶先後。中,既舉杯大笑,至茶傾覆懷中,反不得飲而起。甘心老是鄉矣!」

意思是說:李清照和趙明誠飯後一起烹茶,用比賽的方式決定飲茶先後。一人問某典故是出自哪本書哪一卷的第幾頁第幾行,對方答中先喝。但是贏的人往往因為太過開心,反而將茶水灑了一身。

這成為流傳至今的千古佳話。

後來納蘭性德和妻子盧氏,情投意合,伉儷情深,也曾在書房有類似的溫暖遊戲。

納蘭特意寫下「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這樣精美的詩句,自比趙氏夫妻。

李清照和趙明誠都喜歡詩詞創作,一年重陽節,李清照作了那首著名的《醉花陰》,寄給遠遊在外的丈夫: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秋閨的寂寞與閨人的惆悵躍然紙上。

趙明誠接到後,嘆賞不已,又不甘下風。

就閉門謝客,廢寢忘食,三日三夜,寫出五十闕詞。把「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三句夾雜其中,請友人陸德夫品評。

陸德夫把玩再三,說:「只三句絕佳。」

趙問是哪三句,陸答:「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這樣的故事,千古傳承,我們透過這些字句仿佛能看到李清照一臉的嬌羞,趙明誠滿眼的甜蜜。

婚姻,大抵是平凡的。不圖你,家財萬貫,廣廈萬間,只願遇一知心人,相守待白首。

我有一壺烈酒,等你傾世相陪

我有一壺烈酒,等你傾世相陪

3

都說婚姻是圍城,而寫出《圍城》的錢鐘書與楊絳是不是心甘情願的被圍在城牆裡呢。

楊絳說「但我把錢鐘書看得比自己重要,比自己有價值。我賴以成名的幾出喜劇,能夠和《圍城》比嗎?」

為了這部小說,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楊小姐甘為「灶下婢」,全力輔佐夫君創作。她說:「為什麼?因為愛,出於對丈夫的愛。我愛丈夫,勝過自己。我了解錢鐘書的價值,我願為他研究著述志業的成功,為充分發揮他的潛力、創造力而犧牲自己。這種愛不是盲目的,是理解,理解愈深,感情愈好。相互理解,才有自覺的相互支持。」

有一次,楊絳讀到英國傳記作家概括的最理想的婚姻:「我見到她之前,從未想到要結婚;我娶了她幾十年,從未後悔娶她;也未想過要娶別的女人。」

她把這段話念給錢鐘書聽,錢當即表示:「我和他一樣。」楊絳答:「我也一樣。」

看來,深愛一人,她便成了你的圍城。從此,海角天涯,千山萬水,一切都有了終點。你在我心裡,我在你心裡。我們關上門又扭上鎖,永遠,不必分離。

我有一壺烈酒,等你傾世相陪

與一人白首,擇一城終老。你的經歷就是我的故事,你不必用半生流離換我憐憫,眼裡有你,從此就在我心裡。

如果說人生是一壺烈酒,定是要你相陪了,我願意,你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