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留學生:我在德國墮胎





作者:包不同

文章來源:中華論壇

謹防失聯,請關注財經雲觀察(直接點擊藍色字體)

中國留學生:我在德國墮胎

中國留學生:我在德國墮胎

2007年12月6日,婦科醫生塞琳告訴我「您懷孕了」。我瞪大了雙眼,嘴裡下意識的說謝謝,心裡卻連聲叫苦。我去年才結婚,老公在洪堡大學讀經濟學博士,我在德國柏林自由大學也已經念到了第6個學期。我們之間早達成共識,3年內不要孩子。

晚上去德國朋友馬修吃飯,順口問起這個反墮胎組織的事情,他太太知道了我正準備做手術,微笑著輕描淡寫地說不用理會她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決定的權利。我點頭,終於有找到知音的感覺了。告別的時候馬修太太突然問我:

「親愛的,明天我們要去德雷斯頓有點事兒,明妮沒人照顧,你能幫幫忙嗎?」

明妮是他們4歲的小女兒,可愛而溫順,我們都很喜歡她,所以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第二天一大早,馬修夫婦把明伲送到我家裡。小明伲長得粉雕玉琢,笑起來像個小天使。上午我在家裡要完成一個論文提綱,所以給她找了鉛筆、彩筆和素描本,讓她自己在一邊玩。明妮很乖,我做完功課去看她時,她小臉上花裡胡哨地紅一道黑一道,沖我頑皮地笑。

中國留學生:我在德國墮胎

吃完飯我帶她到街區的小花園玩,那裡有一個露天兒童遊戲中心,有很多和她差不多大的孩子。明妮和一個小姑娘一起玩秋千,兩人你推我一次我推你一次,快活得不得了。我看著明妮開懷大笑的樣子,忍不住像一個慈愛的媽媽一樣微笑起來,那一刻我的心底深處最柔軟的地方怦然一動:有個這樣全心依賴我信任我的小女兒,多好。

第二天仍然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要去診所見麻醉師。周日下午診所打電話來,通知我全身體檢沒有問題,手術明天可以按期進行。這天下起了鵝毛大雪,老公用手臂圍著我一起第三次走上那條通往診所的小路。那幾個反墮胎組織的志願者仍然在風雪裡站著,堅持向每一個進出診所的女人勸說宣傳。我呆呆地坐著,不知道過了多久,老公俯下身子來拉我起身,我突然醒過來,清清楚楚地說了聲:「不!」我拉這老公很快的跟醫生和麻醉師說了聲對不起,但他們臉上流露出的居然都是欣慰的表情。

中國留學生:我在德國墮胎

看到我拉著老公的手輕鬆地走出診所大門,那個反墮胎組織的女人驚喜萬分的走上來,很自然地把我親熱地擁抱一下,伸手從外套的兜裡掏出一顆用精美的黃綢緞制成的小星星,塞進了我的手裡說:

「親愛的,這是給您孩子的禮物,知道嗎,您是我們勸說成功的1247位母親!」

我握著她冰冷的手指,望著她睫毛上凝結的雪花,眼睛突然就濕了。

我們的孩子將會在今年7月初出生。我已經辦理了休學一年的手續,在家安心養胎。隨著那個日子越來越近,我和老公都激動不安。

以後我要告訴親愛的孩子,他的出生和一群熟悉的陌生的死腦筋的德國人的故事。

中國留學生:我在德國墮胎

中國留學生:我在德國墮胎

中國留學生:我在德國墮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