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性的角度談談男人和女人(二)





從人性的角度談談男人和女人(二)

《二》

鏡子裡的女人看「廁所裡的男人」,這是為了把男人看得更透徹,那麼看鏡子裡的女人,也為了把女人琢磨個明白。女人天生就愛照鏡子,對鏡盼顧,騷首弄姿是女人早晚必做的功課。而鏡子,又是最公平最客觀反映女人真實狀態的東西,不會說謊,更不會偏袒任何一個女人。這大概也是女人喜歡獨自照鏡子的原因,好賴都只有自己知道。而通過鏡子的反映,加以修飾彌補,將最好的狀態展現在別人面前,也是鏡子的功勞,難怪女人要對鏡子青睞有加。女人照鏡子的目的是為了吸引男人,因為男人的本性是好色,所以女人弄明白自己那些部位能充分體現色,那些部位可能會暗淡已有的色。比如說豐滿的女人,那一定會挺胸收腹,使自己顯得亭亭玉立;瘦銷的女人,肯定要有意露出自己的肩膀或者鎖骨,從骨子裡透出性感;眼睛大的女人,一定會想辦法使它看起來更攝人心魄;眼睛小的女人,更會千方百計使它朦朧難測……還有衣服的搭配和諧,髮型的得體與否,更是體現女人是有色還是無色的關鍵。而這些優勢,又不是一下就能看到的,都是在鏡子前反復琢磨,才能將優勢發揮到極至。所以,女人如果每天不在鏡子前站上半個小時,那一定不是個精致的女人。更何況人總是自己不能夠看不清楚自己,非得利用鏡子的反映,才能看明白,於是就有了借鑒這個詞——鑒就是鏡子,借鏡子看清楚自己。其實男人也喜歡照鏡子,「以史為鑒」「前車之鑒」這些詞都是男人在吃虧倒霉以後總結出來的。只不過男人不是直接的在鏡子前左顧右盼,他們照鏡子是間接的,拿別的男人的總結做為自己的經驗,是屬於那種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的照鏡子,這也很符合男人的本性——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資源,這點我們在第三章關於男人的自私裡將重點介紹。並且,男人一旦直接去照鏡子,總會被別的男人嘲笑,《圍城》裡方鴻漸因為照鏡子發現自己營養不良,被他老爹痛斥一番,營養費沒撈到,險些連生活費都沒了。當然,現代男人為了翩翩風度,衣冠齊整,也會偶爾地在鏡子前晃動一下,當然,晃動的目的只是為了使自己更能吸引女人。人總離不開鏡子,但是男人只能間接地照,偶爾地直接照照,也是驚鴻一瞥,而女人,卻喜歡一個人在鏡子前把自己徹徹底底反映出來。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從鏡子裡來看女人吧。第一節 女人是貓我一直很喜歡養貓,總覺得貓是一種很有靈性的動物,而且具備女人的很多優點,為了做了好女人,我總在向貓學習。首先要向貓學的是它的一身皮毛,這點是受錢鐘書老先生的啟發。錢老在中篇小說《貓》裡那個油嘴人物曾說過「並不是淘氣學愛默的姿態,是愛默參考淘氣的姿態,神而明之,自成一家。這話愛默聽了不會生氣的。傾國傾城,天字第一號外國美人是埃及女皇克婁巴德拉–埃及的古風是女人愈象貓愈算得美。在朋友們的太太裡,當然推愛默穿衣服最稱身,譬如我內人到冬天就象麻口袋裡盛滿棒子面,只有你那合式樣兒,不象衣服配了身體做的,真象身體適應著衣服生長的。這不是學淘氣的一身皮毛麼?不成淘氣會學了你才生皮長毛?」淘氣就是那是貓,愛默自然是那位時髦太太了。這話的意思是貓的身體,是順著皮毛長的,所以嚴絲合逢,大小得體。從這裡我發現,人雖然不能像貓,又能長身體又能長皮毛,但是不管身材怎麼樣,只要衣服穿得合體,使衣服與人的身體融合得恰到好處,就能跟貓的皮毛順著身體長一樣,絕對不會讓別人感到別扭。你看貓,胖有胖的可愛,瘦有瘦的嬌小,沒誰會去非議貓的身材,就是因為它的皮毛合體。試想一個很豐滿的女人,偏要去穿熱舞勁裝,結果肯定是慘不忍睹;而一個骨感美人,要是穿寬鬆長袍,是不是有點「空穴來風」的感覺。所以,衣服一定要順應自己的身體而千萬別讓自己的身體去順應別人製造的衣服。你想啊,衣服可以改變,大小碼子可以選擇,而身體,長成什麼樣能輕易變得了嗎。以前有位同學,長得真的很漂亮,一雙腿修長,就是太瘦了點,有天她穿了條超短裙,從此得了個綽號——圓規。而本人,前些時蠢血沸騰地去買了條韓國式的黑色吊帶長裙,不僅沒顯得曲線玲瓏,反而把膀闊腰圓給暴露無遺,追尋原因,發現是把皮毛原則給記反了,衣服順著身體變成了身體隨著衣服,那當然要漏洞百出了。於是我暗暗發誓,要把向貓學習堅持到底。一個女人,如果連穿衣服都穿不好,那她算是死定了,那怕長得再如花似玉。男人看女人,看的是整體而不是局部,因為他們需要的是能夠激發欲望,有利於傳播基因的對象,僅憑一張臉,是做不到的。就算男人當時覺得震撼,這震撼也不過是看到一張驚世名畫而已,一幅畫能激發欲望嗎。女人就應該讓自己穿得性感,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不過性感不等於全盤暴露,男人喜歡就看到的一點去想像全部,比如說讓他看到小腿,他就會去想像大腿,然後千方百計討好女人以達到目的,這個時候就是女人掌握主動的時機,看你怎麼去運用。如果讓他一次都看到了,他就不會去想像了,也就沒有興趣了,女人也就失去了掌控權。古時候做愛非得吹滅蠟燭,其實這很有道理的,總保留一些男人看不到的,這樣他們才有興趣把愛繼續做下去。在這點上做得最好的是古代的日本女人,事情做完了就回自己的房間睡去。現代女人也很少有喜歡開燈做愛的,這裡固然有羞澀的原因,但是「不把男人一次喂飽」的成分也不少,這其實是女人的智慧。其次要向貓學的就是引人註目。養過不少的貓,發現它們都有共同點,那就是在大家都在看電視時,它一定會趴在電視上面。有一兩只不趴電視的,那它就非要坐在大家中間。有時候貓坐的不是地方,實在礙事,罵它,攆它,可它就是不肯挪地方,急了還咬你兩口。後來漸漸發現,原來貓喜歡做引人註目的中心。大家都在看電視,所以它趴電視上,這樣大家都不得不看到它;坐在大家中間,大家就算再不想理它,也得和它應付著。再仔細想想,發現女人也應該像貓一樣,想方設法叫別人注意自己。女人其實有很多讓別人註視的優勢,不好好加以利用,實在是浪費資源。女人在體力上不如男人,在機遇上不如男人,所以,女人要成功,首要的就是要先引人註目。比如說在求職時,讓考官眼睛發亮,被錄用的機會可以達到90%;在生意圈裡眾星捧月,買賣成交可能會十拿九穩;而在風月場上,靚麗的女人會促使男人大腦分泌OXYTONIN,俘獲男人輕輕鬆松。沒人會去討厭喜歡引人註目的貓,所以,也不會有人去菲薄引人註目的女人,就是有,那也是因為嫉妒。無非是說她風騷啊,賣弄啊什麼的,怎麼了,引人註目的女人就是有風騷的資格,賣弄的本錢,不服氣啊,那你也賣弄賣弄啊,只怕是肚子裡沒貨可賣。女人就是應該利用女人所有的優勢,這樣才能獲得更多生存的資本。可惜有些女人總以為要端莊,要內斂,其實那是男人害怕栓不住女人,害怕女人搶奪自己的優勢,阻礙基因傳播而給女人下的蒙汗藥。試想,如果女人也像男人一樣在這個世界上各顯其能,爭風奪勢,那男人還剩下多少值得炫耀的。有些時候看到一群人無所顧忌地談天說地,有些女人卻在旁邊默不作聲,不僅讓人感覺不到她的存在,而且簡直是在破壞氣氛。當然,有些大男子主義的人是很喜歡這類女人,那是為了他們的自私,女人跟著這樣的男人,只怕也不見得快樂。有些女人的沉默大概是自慚形穢,覺得自己長得不夠出眾,怕遭人嘲笑。其實女人根本不存在長得好看不好看的問題,每個女人都有自己特別的韻味,只要能夠引人註目,就會給別人留下深刻印象。李清照其實長得不漂亮,相反趙明誠倒是一表人才。但是李清照那一闋「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的《醉花蔭》,讓趙明誠徹底死心塌地。至少,有個值得炫耀的才女老婆,感覺也不錯嗎。在趙明誠死後,還有很多男人追求她,甚至不惜使用卑劣手段得到她。盡管她長得不夠美,可是男人就是想得到她。嚴蕊,那個讓理學家朱熹灰頭土臉的風塵女子,也不是特別的美麗,但是就有那麼多人追求他,甚至想去解救她,原因也是她的才華。「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叫人怎能不記憶深刻。還有《九位龜》裡的那幾位花魁,不知各位看過《九尾龜》沒有,書中有幾位「書寓先生」,長得都不怎麼樣,但卻很走紅。清朝承襲明朝時的傳統,把有私家庭院的應招女郎稱為「書寓先生」,不過這比明朝時候的「姑娘「好聽多了,好像那些女郎們只教授酒色文化而不親自實踐。但就那些長得不怎麼樣的「書寓先生」,卻偏偏讓老少爺們神魂顛倒,原因何在,她們會媚,也就是會引人註目。見著老的客官裝天真,看到小的公子扮老成,遇上那些有同性戀癖好的相公就只管像個夜叉,包準讓那些娘娘腔驚嘆,景仰。所以,女人不在乎長得如何,只看有沒有引人註目的地方,如果有,就毫不吝惜地展現出來,以獲得更多的機會;沒有,那就在家好好修煉了,其實一個狐貍精根本不需要修煉千年,半年足矣。說到狐貍精有必要提一下,因為貓是進口動物,十二生肖裡就沒有貓,不然我一定強烈要求自己屬貓。所以古代人不知道有貓,他們把野貓叫猞猁,而狐貍,又是他們能經常領教的狡猾動物,所以他們把會媚惑男人的女人稱之為狐貍精,最早關於狐貍精的故事見於《搜神記》,蒲松齡的《聊齋志異》更是把狐貍精發揚光大,搞得現代人認為狐貍精是最美的,其實貓比狐貍善媚多了,貓精才是女人中的極品。貓的溫柔自然不用說了,沒事就在人身上黏著,一會兒舔舔你的手,一會兒蹭蹭你的臉;你出門它叫的比殺它還慘兮兮,依依不舍;你回來了它比看到鯉魚還高興,圍著你轉來轉去,這樣的惹人憐愛,能不喜歡它,能不心疼它。男人總希望女人溫柔,對此我的解釋是男人最喜歡鼻涕。因為鼻涕是熱的,而且還軟不拉幾的,完全符合男人期望的溫柔二字,更重要的是鼻涕是自己身體裡流出來的,頗迎合男人的自戀原則。後來漸漸發現,貓有時候也像鼻涕一樣熱乎乎,黏乎乎的,但是我總不能說女人當如鼻涕吧,我怕姐姐們追殺我。再說,雖然上帝說女人是男人的肋骨做成的,說到這裡我發現上帝肯定看過《三國演義》,知道女人對於男人來說就像雞肋,用得著的時候,比如說要傳播基因的時候,那女人就是他的寶貝;用不著的時候,比如說沒什麼利用價值時,毫不猶豫地扔掉(關於這點我在下面的章節裡會隆重介紹男人是怎麼扔雞肋的),所以上帝說女人是男人的肋骨,人的肋骨和雞的肋骨大概都是食之無肉棄之有味的吧。但是事實證明女人不是男人的肋骨造成的,男人只自戀,特殊情況下才戀她,所以,女人還是當如貓的好,畢竟,貓比鼻涕可愛,而且貓的溫柔裡還有種「媚」。說到「媚」,不得不提到歷史上最最「狐媚」的女人貂禪,貂禪的貂,據說是一種在水邊生長的動物,但是身體的形狀和貓頗為相似,看來貓的近親也是值得女人學習的。而且這個「狐媚」,確切的說應該是「貓媚」。關於貂禪是怎麼媚的,前面好像已經說過了,這裡就不重復了,免得出版社的編輯認為我在湊字數騙銀子。但是貂禪在董卓和呂布這兩個年齡不同,修養不同,生理機能更是不同的男人中間遊刃有餘,其「狐媚」程度可謂精妙絕倫。當然,女人不僅要會媚,還要有必要的溫柔,這對大小男人都是致命的剎手鐧。當一個千嬌百媚、小鳥依人的女人用眼神、笑容、淚水、語言和性,像利箭一樣射向男人的時候,不管他多麼剛硬,都可能像風化的山一樣顫顫巍巍的,隨時坍塌成齏粉。由此可見,「媚」是從骨髓裡透出來的東西,隱藏著欣賞、吸引、取悅、癡迷等等物質,它因人而異,直接刺激男人的性意識,使他陷入奮不顧身、視死如歸的激昂狀態。所以,要想勾住男人的魂,需要多多練習「媚」功,摸清男人的心理,對症下藥,包準男人們會像中了苗家的蠱毒一樣,離了你就活不成。趙飛燕是怎麼把漢成帝玩於股掌的?就是媚功,玩得漢成帝不僅死在春藥上不說,還能讓他對自己養小白臉視而不見。死在春藥上,那是因為飛燕的功夫實在高超,讓漢成帝寧可吃春藥也要不顧一切地貪歡;對小白臉視而不見,那是實在捨不得趙飛燕那一身媚骨,所以寧可戴綠帽也堅決不肯撕破臉。可見這個「媚」對男人的誘惑有多大。一幅小鳥依人摸樣的女人,就已經很讓男人覺得受用,溫情脈脈的眼神,柔弱不堪的嬌軀,依偎在男人的身邊,期待著男人的愛撫,女人輕啟朱唇,「幸福就在你的臂彎裡」,輕輕地一句話,男人馬上暈暈乎乎不知天南地北,只認得你的石榴裙。男人都這樣,他們自認為孔武有力,剛強威猛,只等著有個小女人招聘他做保護人,女人一句話表示錄取的話,男人就像就會像鯊魚聞到了血腥,偵探找到了線索一樣,不知不覺地就激發起憐香惜玉的絲絲柔情,死心塌地地終生呵護柔弱的女人。如果這溫柔裡再加上點「媚」,天哪,男人的災難來臨了。當然,貓也不是一直很溫柔的,它要是惱了,也是夠人吃不消的,我養的那只貓,因為我不讓它出去找尋愛情,它一怒之下把我床上的被單抓了個稀爛,連被單下的棉絮都成了一塊塊棉花團。怎麼樣,厲害吧,它這招還頗有點像發現丈夫包二奶後率領娘子軍踏平二奶金屋的大老婆們。而女人,一旦被男人激怒了,霍霍,那只會比貓更厲害。母大蟲是男人領教了女人的厲害,吃了大虧以後創造出來的總結性形容詞,我就不多說了。而不同的女人又有不同的損招,能總結出來的都是大家已經見識過的,想來防范的辦法男人早就想好了。至於男人還沒見識過的,我就更不能說了,免得有出賣女人的嫌疑。而這大蟲,其實就是老虎,貓的徒弟,可見,女人本就是貓。很多著名的美人都像貓,古代的,傳說埃及艷後婁巴克拉奧就像貓,愷撒愛她愛得發狂,安東尼奧為她不惜拋棄老婆,得罪比他強大得多的屋大維(安東尼奧的老婆是屋大維的姐姐),最後國破家亡,死在婁巴克拉奧懷裡時居然還是面帶微笑,一幅甜蜜美滿的樣子,可見貓樣的女人有多攝人心魄。現代的,公認的大美人張曼玉就很像貓,很多男人喜歡她這是不爭的事實,而且我發現她是年齡越大越有魅力。前些天在網上看到一張照片,《張曼玉家的貓》,那是只波斯貓,還戴著塊紅色的頭巾,微微偏著腦袋,一臉的高貴端莊,倒還真跟張曼玉有點像。弄得我一時都搞不清到底是張曼玉像貓還是貓像張曼玉。女人是貓,不僅是因為女人在某些方面和貓有著相似的個性,還因為男人…… 想像一下,一只毛絨絨的貓往一個男人身上靠,咬他的衣服,舔他的手,是不是會產生一種異樣的感覺。有伴侶的時候,這可能是性愛的前奏;沒有伴侶的時候,貓的觸碰就權當一種安慰吧。更何況撫摩貓的手法,尤其是從頸部由淺入深,一步步蔓延到前額,然後貓就會呈現一種無比舒服的表情,微微合攏的眼睛,隱隱透出的享受和快感,就像……還有那一身軟乎乎的毛。毛其實隱含著一種對身體區域的禁忌,男人相信透過密林之後會真正獲得這個女人,所以毛是一種禁忌也是一種信物。而玩弄寵物的毛,尤其是貓的毛(因為貓像女人),是一種通過撫摩得到情欲滿足的形式,毛從來都是性感的,沒有別的身體比長滿毛的身體更惹人遐想了。但是男人大多喜歡養狗而不喜歡養貓,因為狗對主人忠貞,就像男人希望女人忠貞一樣,而貓,卻不像狗那麼老實,而且貓對男人的刺激比狗大,因為它像女人。所以對於單身的男人來說,養貓簡直是活受罪——貓畢竟不是女人啊。盡管男人對長滿毛的狗或者貓都是喜歡的,但是我還是認為女人是貓不是狗,因為女人沒必要對男人像狗那樣忠實。這是關乎到投桃報李的問題,男人既然不可能忠貞於女人,女人幹嘛要對男人一相情願。還是貓好,你對我好的時候我也對你好,你對不起我的時候我也就一腳踹了你。

潘驢鄧小閒這一節我們談的是女人要的是什麼,這個標準歷代說法不一,我準備借用古時候的標準,那就是「潘驢鄧小閒」。具體解釋一下這五個字,那就是:潘——貌如潘安;驢——身體某個部位像驢一樣強大;鄧——錢多得跟大富翁鄧通似的;小——小心翼翼地呵護女人,體貼有加;閒——多得是時間陪著女人。這五個字可能可以包羅女人需要的所有東西,不知道這是否就是女人對男人的要求。潘:貌如潘安男人長得不帥,不僅女人不喜歡,男人也會討厭他。「獐頭鼠目」,不僅僅是說一個男人氣質上的不夠檔次,更多的是指他長得實在有礙觀瞻。而誇獎一個男人,大多就是說他「玉樹臨風」,《世說新語》裡對那個美得一塌糊塗的何晏做過專題介紹,「敷粉何郎」,一個男人如果長得漂亮,就可以進入名人大全,青史名標。而一個男人長得不怎麼樣,那就會很倒霉,「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子羽就是因為長得不怎麼樣,差點被孔子拒之門外,孔門七十二賢有可能只有七十一賢。而徐九經,就更倒霉了,都是長相惹的禍,本來可以當京官的,只能做個地方縣令。其實,在很早的時候,人們就開始對男人的長相同對女人的長相一樣關注。可是,我們自小受到媒體書籍的誤導,以為男人愛美女,遠勝於女人愛俊男。漸漸才了解,是因為男人控制的禮教文化壓抑了著女性對男人美色的愛慕和表達,所以才會有這種錯覺。其實女性愛帥哥的程度可能超過男人愛美女,看看佛陀弟子阿難受多少女子誘惑?帥哥在情場的如魚得水,更是多數男人艷慕的。女性願意為帥哥投入到拋家棄子的程度,應該遠遠超過男人。而女人在一起,談論得最多的,大概也是男人夠不夠帥的問題。當然聰明的女子也知道帥哥是大眾情人,身邊的女人很多,自己得到他的機會不多,就算得到他也得不到他的珍惜,因此乾脆裹足不前,只在遠處觀望。但也有些女子願意共享一位帥哥,排班論輩。對於如此稀有資源的運用,這不失為良好方法。帥哥被告強姦罪的機會大概不大,因為即使開始是,後來也變得不是了。有位長得抱歉的男士在網上做「援助交際」。和顧客見面以後,女方見他太醜還想收費,氣得當場打手機報警。他的生意不但沒做成,還換來牢獄之災,是否應該怨恨父母親沒把他生得俊一些?女人對帥哥的喜歡是不可否認的,《流星花園》其實是一部很老套的灰姑娘故事,但是火暴程度讓人感到驚訝,原因就是片子裡有F4這四個漂亮的男人。而《我的野蠻女友》,受到女孩們的喜愛,不僅是因為在這個講究自我的年代,女性早改寫了傳統的教條美德,她們更懂得關愛自己,保護權益。而娛樂,也進入了男色時代,F4之後雨後春筍般冒出的帥哥此起彼伏,讓人們開始擔心陽剛的淪喪,不過帥的定義很多,每個女人都對「帥」哥有不同的理解,一個女孩曾說,她喜歡的帥哥必須得是小眼睛。現在的女人,開始大膽地評價男人的長相了。李敖一生自認情聖,但遺憾自己長的不夠帥。他最常嘲笑台北市長馬英九(生於英屬九龍),長得高挺英俊,哈佛博士,中英文流暢,正氣凜然,為當年保釣(保衛釣魚台)運動先鋒,多少女士為他傾倒,但他卻未曾有一絲緋聞。很多人說,馬英九的帥是他當選市長的原因之一。李敖卻認為馬英九是在浪費資源,如果是他,他一定不選市長,而以玩盡天下美女為志。李敖的可愛之處就在「真」,沒有偽裝,說出來的話全是自己最真實的想法。帥哥兼哥帥(年紀輕輕就是海陸空三軍副總司令)的張學良,一生做的事情不多,但都是大事。北伐成功他是大功臣,沒有倒向日本人,為了抗日發動西安事變。因為他是公子哥兒出身,家風使然,到處留情是家常便飯。他的原則很簡單,只有母親和女兒不行,其他的人,百無禁忌。不要忘記,他的阿姨有幾十個,婢女更不用說,趙四小姐陪著他受了幾十年苦,在美國還沒過上兩天舒坦日子,他就和舊情人又聯繫上了。這是另一個極端,也算是至情至性的人,而他的女人,更沒一個抱怨他的,原因就是他長得帥。對於「稀有資源」,女人們總是很寬容的。驢:身體的某部位如驢子的……。我沒有到動物園仔細看過。不過可能是有所根據的,前兩天在網路上的聊天室泡了一夜,就是因為裡面有兩個女的(她們用的ID顯示為女性)在談論男人的大小問題。最後的結果是她們把經歷過的男人按照長粗硬的指標綜合分析,排列了名次,不知道那個名列末位的男人如果知道這個名次,會怎麼想。女人是否在意這個,這是所有男性暗自關切的,卻也不願或不敢深究的事情。《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曾經被當成禁毀書刊多年,從現代的眼光來看,故事其實很單純。男主人因為受傷無法施行人道,履行夫妻應盡的義務,只好同意讓女主人另謀出路,於是女主人找了健壯的園丁。按照現在的理解,這不過是女人紅杏出牆,另辟奚徑的老套故事,可在當時卻石破天驚,轟動一時,其主要原因就是這本書真實地描繪女人的情欲,在此之前,很多男人以為女人沒有情欲。但是女人在愛的過程中會產生一種叫OXYTONIN化學物質,這種物質在腦中造成一些無法阻擋的變化,使愛和欲到此已經完全不可能分開。愛可以讓欲得到滿足,欲的滿足可以讓愛得到增強。有經驗的男人都知道,征服女人不到這程度,就像只用飛機轟炸敵人而沒有實施地臉部隊的占領,這樣的勝利是非常虛弱不堪一擊的。據說哲學家尼采曾說過,到女人的身邊,記得要帶鞭子。這個鞭子,或許有著多重意思。男人很難拿捏「驢」這個特質的重要性,粗看以為這是純粹生理方面。有些人太過強調,導致忘記心理層面;卻也有很多人太低估了它的作用。隨著歲月的成長,我漸漸了解它其實對男女關係的確有無可取代的影響力。只是大家不願意談,不好意思談。男女夫妻表面的爭吵摩擦,多少都和這個因素有關。但是,滿足女人是雄性動物的天職。能滿足,男人就快樂自信。不能滿足,男人就慘戚怪異。這種滿足,是從求偶開始,雄蛙鼓起大氣囊,雄孔雀張開彩屏,雄麋鹿張著大角。須知他們是冒著生命危險(有可能招引來獵人),來吸引異性的。中國男人特別喜歡吃野味補品,甚至紫河車(未成形的胎兒)這類種種可怕的東西,並且對這些壯陽的東西,研究了幾千年。而美國人製造的藍色小藥丸,更是技高一籌,看來,男人在壯陽這個問題上,到還真是做到了世界大同,沒有國界了。當然日本人喜歡吃生魚海鮮,也都和這個有關,目標也總是想重振雄風。雖然這些特質對生存不利,但是因為異性喜歡,有利於基因傳播,所以男人們樂此不疲。 男人最喜歡聽女人說的是:我要。最怕女人說的是:我還要。男女的需求可以畫成一個時間的函數曲線——起自零又回歸零的函數曲線,根據每個人的年齡,生理,心理而變化,兩個人在一起,就是兩條曲線。而最美好的人生,也就是有兩條吻合的函數曲線。你要的時候她也要,你不要她也不要。但這大概是未曾出現過的美好情況,常常是,你要的時候她沒興趣,因為她的年齡使她還沒進入性愛的角色裡;等她進入狼虎之年,你卻忙於事業,無心無力去滿足了。可見,這兩條曲線的波峰和波谷是剛好錯開,而錯開的那段空間,正是男人的苦惱所在。一個無法滿足他的女人的男人,幾乎可以從他們之間的互動看得出來。他多半帶著些歉意,愁苦,缺乏自信;而她則是一副被人欠了錢的嘴臉,隨時以譏諷嘲笑她的男人為樂。如果一個男人無法滿足女人生理需求,該怎麼辦?寫小說的人應該知道這是個最受歡迎的故事架構,可以引出很多熱鬧的故事,因為這是男人內心的最大傷痛。無法滿足女人的原因有很多種,從司馬遷的宮刑,到查泰萊先生的受傷,還有男人的年紀太老(Ryan\”s Daughter《雷恩的女兒》,一部不錯的電影),以及兩人的空間距離(一方在外地工作或者留學國外)等等,都是很好的故事題材。在《Indecent Proposal》這部電影裡面,丈夫同意借出妻子一晚,獲得一百萬美元。事後,丈夫一直追問,Was it good? (昨晚很好嗎?) 他不停的問,她無法回答。只是一晚,換得一百萬美元,但他會永遠去想像,Was it good? 比較淒慘的是像司馬遷,查泰萊。曲線呈現垂直落到零的斷崖。而另一條曲線仍舊空中飛舞,我們可以從司馬遷寫的《報任安書》裡面窺知男人的挫折之一二。可能武大郎也有類似的困境,九丹的《烏鴉》裡面柳先生的曲線也漸漸趨近於零。這是男人最大的苦惱,比看到股票曲線下垂還糟糕。很多變態狂以殺女人獲得快感,是因為他們的曲線裡大都出現斷崖的現象,那種挫折感,會導致丈夫毆打折磨老婆,黑夜跟蹤謀殺單身女性或妓女。所以,能滿足女人,是男人心理健康的必要條件。 鄧:錢如鄧通。就是要有錢。關於鄧通,《史記·佞幸傳》裡有過記載,鄧通是漢文帝時四川南安人(今四川夾江縣西北),不小心被皇帝看中讓他負責造錢的工作,造錢啊,就相當於現在印刷人民幣,而且還沒人管他的,想造多少就造多少,你說他多有錢吧。鄧通在皇帝羽翼下,造錢遍天下,人稱「富埒天子」,所以人們把他比喻成「錢」或者「財神」的代名詞。這樣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什麼「鄧」成為女人選擇男人的條件之一了,盡管錢不是萬能的,可沒錢卻是萬萬不能的。看看池莉寫的<<水與火的纏綿>>,曾綿綿曾經有個男友,兩人去吃飯的時候故意說去找位子,而讓曾付錢,當然關係立刻結束了。我們看到美女傍大款,心中很不爽,但是,畢竟有錢,意味著她將來不必為生活奔波,而且對這個男人來說,是可以做到的。迪士尼電影<<阿拉丁神燈>>裡面所唱的,I can show you the world.我可以帶你去看這個世界。所以,愛錢並不那麼骯髒現實,只是女性對生活方式的追求,當然基因裡面潛藏的為後代幸福著想的巨大推動力更是主要原因。很多鳥類的雄鳥必須做好一個巢,讓雌鳥看了滿意,才完成交配,其意義是一樣的。所以如果你女友要你買房子才考慮婚姻,請不要覺得她市儈。雄性動物在求偶時候的浪費鋪張,和雌性的虛榮,似乎是生物的必然。雌性似乎喜歡讓雄性浪費,讓他表現揮霍,來保證他維持家庭養育下一代的能力。所以男人們下次帶女友出門,就大方一些,可以滿足她心底那個雌性動物的本質。不要像池莉<<水與火的纏綿>>裡面,和曾芒看電影還要故意遲到讓她買票的男友。男人不能小氣。小氣會觸動女性演化出對男人的厭惡情緒。錢,很多時候,代表的不只是錢。而是一種輕鬆的心情,無所謂的心情。噢,你想去歐洲玩?好,明天走!你想買這件衣服?拿著。自古的英雄都是這樣,看三國周瑜,「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重點在輕鬆兩字。君子坦蕩蕩,小人慘戚戚。沒有女人喜歡自己的男人畏首畏尾,愁眉苦臉的。好萊塢動作片《007》的James Bond就必須有這種臨危不亂,輕鬆自如的特質。但是即使演員也不是個個能演得好。Sean Connery大概最好,他喜歡看書,這帶給他其他人沒有的從容。倪匡的《衛斯理》就比較差,衝動糊塗。最近比較流行《流星花園》裡面的F4言承旭,這個很普通的灰姑娘故事,風靡國內。其實正是因為現在女孩生活上的壓力太大,學業,愛情,婚姻,工作,父母,什麼都不順心,什麼都是挫折。多麼希望能有F4那樣的男友,輕鬆,真誠,解決她所有的問題。所以,「鄧」代表的,還有男人的自信,輕鬆,所有事情應付自如,和對工作和理想的專注。所以,下次再看到年輕女孩傍大款時,請不要罵她勢利眼或者不要臉,你能夠帶給她這種輕鬆的心情,和對前途的保證嗎?小:細心。細心——送她一束花;關心她父母的健康;走過水坑時候回頭牽著她手;她嗆著的時候拍拍她的背。女性的心,纖細無比,需要你無時無刻的呵護。女性要求「小」是演化上需求愛,需要關懷的本能。因為女性要懷孕生子,她們需要這樣的男人照顧。西方在文藝復興運動以後強調的騎士精神,使得西方男子在文化上就具有這方面的本能。曾經看過一部電影,男人脫下皮裘,鋪在雪地爛泥上,讓她的女伴從容走過。這種為維護女性的尊嚴,不讓她受窘,而犧牲自己的精神,就是騎士精神之一。東方文化從不曾經有過騎士精神。使得東方男子缺乏這方面的能力。如果和西方男人展開追求同一個女人的一對一較量,東方男子很容易敗下陣來。有些女性喜歡比自己年紀大很多的男人,也是因為那樣的男人可以呵護她,關心她,像父親對女兒那樣的無限的疼愛和寬容。男人本應該對女性寬容,讓她耍耍小姐脾氣,這應該算是對女性必須承擔懷孕生產的艱難而做出的補償和安慰。因為女性的心本來就纖弱無比,男人要有寬大的度量,和無比關懷的心,去體會女人的感覺和困難。這就是「細」的本質。我見過好些個書呆子博士,無法讓身邊的女性感覺到這種關懷和照顧,從小到大的考試和研究把男人的「騎士」訓練給耽擱了。閒:就是要有時間陪她。女人經常抱怨的就是男人不理她,實際上說的就是男人不陪她閒逛,比如說去公園溜達溜達啊,去商場轉轉啊。商場是女人最愛去的地方,沒什麼東西需要買也願意去逛逛,試試這件衣服,看看那件首飾,那怕不買,對著鏡子欣賞一下,也夠滿足的。而男人,最怕的就是陪女人去商場,其實是男人不想花冤枉錢而已,女人一去商場,看到什麼都想買。但是不陪她去吧,她肯定一肚子怨氣,「他不理我」,女人可以因為一件事否定男人做的所有的事。為了不前功盡棄,男人最好是多陪著女人點。商場可以不去,但是花前月下卻是不可少。以上的各種條件,都需要時間來完成。沒有時間,沒有閒情,一切都免談。所以,不管你多忙,不管你在追求什麼,都不要忘了,停一下,推掉那個無聊的應酬(少去一次不會死),打個電話,一起喝杯咖啡,去湖邊走走,公園溜溜。唉,什麼虛名浮利,不如與她一起享受江上清風,山間明月。

甜蜜伴侶前面談的是女人對男人的要求,也就是女人要的是什麼,現在,我們開始談女人最怕的是什麼。很多人認為女人最怕的是衰老,美容院越開越多,護膚品的功能越來越全面,瑜珈瘦身越來越熱鬧,香薰SPA越來越紅火,這些全是為了讓女人永葆青春,紅顏長駐。而女人留住美麗的目的何在呢?現在流行一種很巧妙的解釋——善待自己,這話可以理解為讓自己活得快樂。的確,有個男人陪著日子都會變得滋潤起來,而男人天生有著放縱的本性,所以女人必須有色,才能不用擔心沒男人陪著自己,無從打發寂寞。善待自己,換句話說就是讓自己多點吸引男人的本錢,所以女人要煞費苦心地為自己增色。女人之所以害怕衰老,其實是她們比男人更需要愛的安全感。愛的安全感是深植人腦深處的重要性格因素,這是在嬰兒期培養出來的。從出生開始,父母應該多撫摸擁抱嬰兒。常常和嬰兒用平和關愛的口氣說話。在這樣環境成長的人,個性平和穩定,智力比較高,對愛有安全感。因為歷經文革等社會混亂,民情風俗,還有一般人缺乏這樣的認識,所以很多人的嬰兒時期無法獲得父母的交談,關懷,撫摸,擁抱。許多父母要外出工作,嬰兒交給祖父母帶,甚至給保姆帶。很多父母還不知道嬰兒期事實上影響這個孩子一生的智力和感情,大陸很多嬰兒是在極度缺乏愛、撫摸、擁抱和交談的環境下長大,長大以後,一直感覺空虛,追求那深埋心底失去的愛。即使已經得到愛,也感覺哪裡不對,永遠的追求,永遠的不安,可是失去的,卻永遠不再回來。所以,請告訴你所有的朋友、同學、家人,問他們今天是否擁抱了孩子;是否和孩子說了話。中國人需要多擁抱,撫摸,交談,關懷,尊重,和愛,這些就是溝通,並且是從出生那天開始。缺乏愛的安全感的人,通常一生的情感之路會十分坎坷。自己痛苦,伴侶也痛苦,以為是命運導致,其實是被愛的安全感所影響。所以,女人在選擇伴侶的時候,應該嘗試了解對方的愛的安全感。缺乏愛的安全感的人會一生追求愛,但永遠無法滿足,無法安心,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從而傷害自己愛的人,當然,更多的是害怕失去自己的所愛。如果你找了一個缺乏愛的安全感的伴侶,你的日子會很辛苦,沒完沒了。女人之所以重視愛的安全感,這是女人的生理構造決定的——閹割情結。弗洛伊德曾對此做過解釋,按照他的說法,小女孩會很天真地表現出對男孩子陽具的羨慕,其實女人也有陽具,只不過已經演化得很小了,類似被閹割的狀態,所以,女孩子會去羨慕男孩子的陽具甚至覺得自己和男孩子之間不平等。小女孩會學男孩子站著灑尿,這就是她們發現不平等後希望獲得平等的做法。這種羨慕產生的結果就是女人總覺得男人比她們優秀,開始對男人的崇拜,原始社會時很多部落的圖騰就是陽具的造型。這種心理導致女人認為男人比他們強大,和男人在一起有種安全感,男人能夠保護得了她們。隨著人類的演化,這種安全感逐漸成為女人選擇男人時的重要參考。而女人對愛的安全感的判斷,直接取決於信任,如果她信任這個男人,她就會選擇這個男人。但是信任又從何而來——溝通,也就是交流,或者說兩個人說說話。對於孩子,愛的安全感是溝通,對於夫妻,溝通顯得更為重要。男人經常提出的分手理由就是沒有共同語言,其實也就是因為缺乏溝通;而女人,經常抱怨男人冷落自己,這也是缺少溝通的原因。但是男人和女人的溝通又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尤其是婚後的男女。婚前當然是容易溝通的,男人需要取得女人的信任,做到傳播基因的目的,自然會花心思陪著女人,百般討好。而婚後,情況就變了,男人開始沉默,女人開始抱怨,有句老話,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因為女人覺得結婚以後那種愛的安全感好像在一點點減少,那其實是兩個人之間的溝通越來越少了。這是為什麼呢?有部香港出版的書裡說過這樣一句話,男人需要洞穴,女人需要談話。意思是說,男人願意在洞穴一樣安靜的環境下放鬆自己或者思考點什麼,而女人,卻希望男人能夠跟自己說點什麼,那怕雞毛蒜皮,家長裡短。有種現象解釋這句話很恰當,那就是管閒事的都是女人,而袖手旁觀的全是男人(上海男人除外)。管閒事時女人可以說話,旁觀時的男人就像呆在洞穴裡看外面的風景。最後的結果就是女人誤解男人的沉默,女人總認為男人不願意理會自己,對自己很冷漠,甚至認為男人是不是有了外遇。於是女人不停地嘮叨,男人開始煩躁,萬般無奈之下,要麼蒙頭睡覺,要麼出去賭博喝酒,而女人,則變本加厲地到處訴說男人的不是,甚至無中生有地製造一些流言蜚語,最後鬧得兩個人分道揚鑣,婚姻和愛情一起走進墳墓。其實在男人進洞穴的時候,也就是需要安靜的時候,女人也能夠閉上嘴不再嘮叨,男人也許會發現女人的異常而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溫柔和體貼。陪你說說話,或者一起看看電視,再就電視裡的情節討論一番,借此把自己的想法,對某些事情的理解,和男人溝通一下,增進彼此間的了解。於是,女人終於可以和男人說說話了,男人也走出了洞穴。男人是尋求新鮮刺激的動物,只有在發現新的情況或者新生事物下才會走出洞穴,而女人的反常,在男人眼裡是再新鮮不過的事,自然要走出來了解一番。如果女人一味的說些無聊瑣事,男人只會覺得厭煩,那裡還會自覺走出洞穴。同時,女人如果和男人有共同的話題,也會吸引男人從洞穴裡走出來,因為他們認為找到類自己同類。而男人,如果一味地呆在洞穴裡,對女人所有的表現都視而不見,那麼最後的結果只能是女人遇到一個能夠和她溝通的男人,離開這個在洞穴裡等著發霉的男人。但是良好的交流也不僅僅是說說話而已,說話也需要有話題,這就需要大家沒事多讀點書,多關心一下時事,積累一些見識,製造一些話題。有才華的女人是最能吸引男人的,也是最能套牢男人的。和男人交流的時候能侃侃而談,那怕是別人的觀點,但是用自己的話說出來,男人也會對你另眼相看。如果偶爾不經意地拋出一兩句有內涵有創意的話,男人更會有另一番驚喜。當然了,做愛的時候閉著眼睛來段「清溪水潤辛夷數」,「策馬歸來桃花香」,男人只怕要徹底瘋狂。其實溝通並不是很難的事,說兩句話既不會浪費多少時間更不會耗費多少精力,交流產生的溫馨,是愛情最好的添加劑,會使兩個人更加親密,漸漸視對方為自己的骨肉至親。可惜現代人對夫妻間語言的交流越來越漠視了,他們更願意和家庭以外的人去交流。 我是個超級網蟲,沒有網路我就活不下去。在網上的聊天室裡呆久了,發現一些網蟲,一聊就是一夜,而且同時和幾個人聊,海闊天空無話不談。彼此熟悉之後發現,他們很多是結了婚的人,當然有些是為了找一夜情,而有些,則純粹是為了打發時間。按他們的話說,生活真是無聊啊。可是我就不明白,有著在網上不著邊際胡扯的時間,陪老婆或者老公說會話不行嗎?他們的回答是,她在看那些無聊的肥皂劇或者她出去打麻將了。有些的回答更直接,天天在一起,那有那麼多話可說。我不得不感嘆他們的伴侶為什麼不肯動動腦筋,其實話題很好找的,一則新聞或者一個故事,那怕是青菜貴了兩毛錢,也可以引發一場關於經濟政策,投資理財的討論。為什麼他們就不願意多讀點書,多思考點問題呢。從這裡我發現,他們其實也需要交流的,否則不會在網上一聊就是一夜。只是他們和自己的妻子或者丈夫無話可說,他們缺少共同的話題。還有兩對算是最經典的,兩個人都上網,一人一台電腦,背對著背各玩各的,到時間該睡覺了,做妻子的就給丈夫發條信息,打出一行字「我睡覺了」,溫柔點的時候也許會多打兩個字「你也早點睡」。按照他們的話說,我們墮落到只會用手指說話了。我不知道這是比爾·蓋茨的榮耀還是悲哀,總之,在他們中間,語言已經不存在了,剩下的大概就只是偶爾為之的性行為。動物還會在求偶時發出鳴叫聲做為語言交流,而他們,只有肢體的交流了。溝通在男人和女人中占有著重要的地位,希望男人多和女人說會兒話,這樣或許能使彼此之間更為知心,生活變得更加美好。可是有些女人在抱怨男人對自己冷漠的同時,又漠視男人和自己的溝通。毫不諱言,我就經常幹這種傻事,明明昨天還和老公一起出去溜達了一圈,今天不知怎麼就冒出一句「你這一個月就沒陪我出去逛一次街。」老公當時就生氣了,「那我昨天跟誰一起出去溜達了?」仔細一想,是啊,昨天不是還出去了的嗎,怎麼就一句話把人家的功勞全抹殺了。其實這句「你從來就……」是女人經常說的,完全屬於無意識的脫口而出,很多女人都這樣啊,其實不過是一時的現象,卻不自覺地就用上了「從來」這個詞。也許女人覺得無非是用錯了詞,但是在男人看來,卻是抹殺了已經付出的所有努力,他們會覺得很委屈,繼而很生氣。我那句隨口一說的話,就把老公氣得半天沒理我。所以,女人最好慎用「從來」、「一直」這些很絕對的詞,千萬別把男人一時的沉沒說成「呆在洞穴裡就沒出來過」。女人需要溝通,這是因為她們需要愛的安全感,男人應該理解女人的這種心態,滿足她們的要求。但是女人更應該學會怎樣去溝通,能把男人從洞穴裡引出來,才是了解男人的女人,能夠獲得愛的安全感的女人。

美女勾魂 「一個女性低垂的雙肩好像垂柳柔美的線條,她的眸子如杏實,眉毛如新月,眼波如秋水,皓齒如石榴子,手指如春筍」。在林語堂老先生的生花妙筆下,女人總是天然就有著許多的美質。所以,女人成為一個美麗的話題,讓人們從古到今喋喋不休地談論著,高山仰止地傾慕著。有人曾問,這個世界有多少人,精確的答案是,這個世界只有那個人,那就是男人和女人。這兩個人必須相互依靠才不會孤獨寂寞,共同生活才能使自己得以生存延續。在一起生存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大自然讓男人和女人進化得越來越能相互吸引。男人仰仗雄健獲得女人的青睞,女人憑借美麗誘惑男人的神經,於是,所有的女人都希望自己越來越美麗,而美麗的女人也越來越成為人們談論的焦點,模仿的對象,追尋的目標。然而美麗的女人是各有千秋的,正如女人的美麗是有著天壤之別,這是指有些女人以大眾的眼光看是另類,而在某些男人的眼裡卻是絕色。畢竟,女人的美麗是為誘惑男人的神經,而每個男人的神經,都有不同的敏感點。不同的女人有著不同的美麗,這以是不爭之實。有些女人美麗不過是過眼煙雲,而有些女人的美麗卻很為永恒的追憶。鏡子前的女人在哀嘆青春易逝紅顏多劫的時候,蘇小小的墓前正站滿了讚美她仰慕她的人。一個已故去千年的女人,居然能使眾多活著的女人們的誘惑對象神魂顛倒,這種美麗當屬美中極品。近來紅學研究人士似乎有些尷尬,找老婆得找寶姐姐,找情人可尋林妹妹,這話讓人們不得一懷疑「天上掉下個林妹妹」的驚喜不過是發現了個漂亮情人而已。所以林妹妹那種遠離紅塵,心無旁騖的美,當時美麗中的孤品,只能刺激特定的男人的神經,一般的男人大概只能覺得別扭。翻看一些傳奇或演義,越發覺得是女人在左右著歷史,決定著興衰。夏的滅亡是因為妹喜;商周易主是因為妲己;安史之亂是楊玉環的錯;大明王朝就毀在秦淮八艷手上;特洛伊之戰,都是海倫惹的禍;古埃及被吞並更是婁巴克拉奧的罪過。這些女人的美麗,在男人眼裡是最具誘惑力的,能引發戰爭導致亡國的女人,肯定是色中絕色,說不定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絕妙之處,而這,正是男人們浮想聯綿,寤寐思之的隱秘。所以,這種美麗,堪稱美中精品。還有一種女人,就像失寵的班婕妤,和番的王昭君,歸漢的蔡文姬,守寡的李清照一樣,從色相上看一般,從才情上論卻是顛倒眾生,讓人千載景仰。還有一類美女,經常做為雜誌封面讓大家賞心悅目,就像李嘉欣,辛迪?克勞馥,凱瑟琳?澤塔?瓊斯等等,年紀大點的人或許能對好萊塢黑白時代的女星如數家珍,費雯麗,奧黛麗?赫本,英格麗.褒曼,葛麗泰?嘉寶等等,這些女人的美麗,不僅讓人驚為天人,更能引發時尚潮流。她們的一舉一動,都是人們關注的焦點,模仿的標本。奧黛麗?赫本把頭髮剪短了,於是美國滿大街都是齊耳短髮。這種美麗,應該怎麼定位呢?就叫它是美中樣品吧,時尚流行的美麗標本。從古到今,從東方到西方,許多美女並非單調地屬於美中某品,就像《源氏物語》裡的紫姬,美到極致又滿腹才情,既是精品又是妙品,算得上是精妙人物;像英格麗.褒曼,活著的時候引導時尚潮流,死了還被人念念不忘,不得不承認她是美中的極品標本。而那一年一度萬花叢中選出來的世界小姐,選美冠軍,則既有美貌又富才情,既有學識更多機智,還有一副青春矯健,曲線玲瓏的身材。這些從眾多美女中脫穎而出的世界小姐,選美冠軍,當是美中的全能人物,讓整個世界都為之驚艷。至於秦淮八艷,那八個美女,更是各有千秋,既有極品又有孤品,甚為精妙,不僅主管當時的時尚潮流,對後世的影響至今仍隨處可見,算是美麗中的標誌性人物。一直認為這八個人最能代表中國女人的所有美麗和智慧。她們中間最有影響的當是柳如是,從她嫁給錢謙益,就體現出這個女人著眼與現實並且眼光獨到,錢謙益娶她時已經五十多歲了,她斷定他沒有剩餘的精力再去散布基因,只能老老實實地守著她,小柳女士可以騰出更多的時間做到自己來為社會做貢獻。事實證明老錢唯小柳之命是從,她年輕靈活的頭腦加上錢謙益一生積累的名望,使柳如是成為政治圈裡的名媛,這是她最大的理想。而這一理想的做到,運用的,就是女人所有的魅力。媚,青樓裡練就的媚態,迷住了年老昏聵的錢謙益;憂,對自身命運的哀嘆,與命運抗爭的無奈,博得錢謙益的同情和憐愛;才,據說她的詩寫得相當好;智,不用說了,利用錢謙益這點上就看得明明白白。現代很多聰明的女人都學會了怎樣去利用男人,不得不承認,這是人類進化的結果,歷代的著名美女,武則天,宋美齡等等,都給後世的女人做出了榜樣,女人越來越懂得享受男人的貢獻。做一個能享受人生的女人其實並不難,只要千萬別去欣賞孤品女人,盡管這種女人有很多男人欣賞,那是因為她們是遊離於現實之外的,是人類進化中的進度最快的,在潛意識裡已經模糊了基因傳播的概念,把情欲建立在精神上了。男人在物質得到充分滿足後,終於發現自己的行為很無恥時,開始尋求一種叫精神的東西,於是孤品女人成為他們精神之戀的對象。這類行為有點類似現在流行的BOBO。而不少小資女人也有意去效仿孤品女人,那是因為她們發現孤品女人的多情可以掩飾自己的濫情,同時,BOBO男人又都是很有錢的主兒,可以通過精神把他們引入肉欲,然後順理成章地跳進豪宅。其實孤品女人真的是女人中最精致的一類,這類女人的美麗實在不好怎麼去用語言表達,因為要理解這種女人的美麗需要一定的功力,泛泛之輩只怕理解不了這孤獨的美麗,無福消受這極致的美麗。孤品女人應該是寂寞的,能夠讀懂她的人實在太少了;孤品女人也是致美的,這種美麗如同天上人間的遙不可及;孤品女人更是無法模仿的,沒有十分的靈性,只能成為東施效顰,惹人厭惡。我只能以《紅樓夢》中的林黛玉為標本描述孤品女人,因為這種女人實在是太少見了,所以,這種美麗才成為最讓人夢縈魂牽的。林黛玉以她清靈卓異的性格特質,在精神生活領域被人倍加讚嘆、敬仰,在世俗生活領域又使人唯恐避之而不及。從黛玉的成長環境中,我們可以看到,成就黛玉「自然人格」的,是她身邊的教育真空。而那個所謂的教育,正是把水樣的女兒變渾濁的庸俗人情,圓滑世故。不食人間煙火,使她成為喧囂的大觀園裡唯一的世外仙株,在美女如雲中孤標傲世地卓爾不群,盡管大觀園裡比她美貌的人多得是。所以,一個女人想保持水樣的清純,最好還是不要學著婆婆媽媽,斤斤計較,多保留點天真坦蕩,少幹點世俗算計。像西施一樣,黛玉是個多愁善感的人,理所當然的會有人來當她的 「保護神」,時時關心黛玉的身體。一般來說,男人會愛上讓自己產生強大感的女人。而她的才華,大觀園的詩社早有定論,而這,更成就了她高山仰止的美。以上這些,大概可以算是孤品女人的外在特徵,包括流露出的清靈卓異的氣質,既然已經流露在外,自然應該算做外在美。這些看起來也許不過如此,甚至還不及前文的極品女人。的確,孤品女人的外在真的沒多少值得驚嘆的,她的美,美在精神上,一種絕對,一種執著。她們的愛和不愛,是純粹的,沒有一點雜質;是純心靈的愛,沒有一點紅塵的硝煙。愛只能是絕對的愛,愛一個人或者愛一種追求。這裡我不想多談黛玉,因為她的美麗太短暫,有時候我想,如果她真的成為「寶二奶奶」,是否會美不起來。孤品女人的美,好像只適合於沒有結婚的女人,因為它太不現實,太多虛妄和幻想,而天真爛漫,不諳世事的妙齡少女,才是做夢的年齡。我想談談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因為裡面那個叫程蝶衣的男人,是最能說明孤品女人的淒美,盡管那是個男人,不過因為他的孤高極端的個性,我們不妨把他當做孤品女人的標本來評論。不知道各位是否記得這個鏡頭,在小樓與菊仙定親的時候,蝶衣獨自仰躺在椅上。未卸的妝艷麗淒迷,一頭長髮散落,滿目漆黑,是盲目絕望的永不可能的戀。面前是那面曾映照過霸王與虞姬身影的鏡子。霸王不再,他已是別人的丈夫,互為形影的日子永不回頭。此刻的鏡子,代表的是蝶衣空洞的心,一種失去目標的迷惘和惶恐,夢醒時分的孤淒和落寞。在這裡,我看到的是孤品女人在世俗面前的絕望。情是一種不可理喻的心有所悟才會魂靈相寄,就像蝶衣對小樓。但是,小樓理解不了,他要的是欲。雨水中,蝶衣溶化了的淒艷妝容。鳳眼朱唇,胭脂紅淚。還能說些什麼呢,這個眼裡沒有世俗甚至沒有性別的人,孤淒一生,哀婉悱惻地,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這樣絕對,這樣不容一絲微塵。孤品女人真的是世人無法理解的,就像電影裡只有那個袁四爺才是程蝶衣的知己。而我們,莫說蝶衣,就是對那個袁四爺,又能理解多少。一笑萬古春,一啼萬古愁。此境非你莫屬,此貌非你莫有。當四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指的絕不僅僅是蝶衣的容貌。正像蝶衣所說——情境。而情境這個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可遇不可求。所以當四爺與蝶衣,兩個對情境幾近入魔的戲癡乍一相逢,便有了一種雲垂海立的震撼。那一刻他們的靈魂是相通的。他們都是情境中的人。浮華燈影,喧囂紅塵,一切隱藏在最深出人性被一點點演繹出來,或卑劣或高貴迷惑虛偽或摯誠,脫出偽裝,或許孤品女人,才是完美的,讓我們體會到最深處的無欲無求,充滿靈性的美麗淒艷。   孤品女人注定是寂寞的,只有一個是例外,那就是張愛齡,終於嫁為人婦。而他愛的,是一個被稱為漢奸的人,盡管如此,她卻愛得義無返顧,淒婉絕倫。因為那個人是唯一讀得懂他的。孤品女人眼裡沒有世俗,所以他們的選擇也不會依附於世俗的目光。只有心靈的默契,其他的名利爭紛,利害得失,在孤品女人的世界裡,是不存在的。可惜,最後那個人迷失在紅塵裡,讀不懂她了,只能離婚。從此,張愛齡寂寞到死,再也沒人能夠讀懂他。晚年的張愛齡,豈不正是風燭殘年中的白流蘇,也許,從來沒有人能讀得懂,對孤品女人來說,是件幸事。孤品女人是不被理解的,這個世界或許根本就沒有她們的棲身之地,林黛玉被當成最佳情人的樣本,這樣的理解讓人心疼;程蝶衣被斥責為不倫不類的同性戀,這樣的鄙薄令人痛惜,張愛齡,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才不再是「資產階級反動文人」,這樣的誤會,我們除了嘆息還能說什麼。孤品女人的執著也許是種美德,但是她的極端,也讓人惶恐。至情至性的年代早已遠離了我們,就像現在沒有人願意去讀深奧的楚辭漢賦一樣,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了像四爺那樣的情境之人,太多的名利和物欲,蒙蔽了最後那一息尚存的空靈。孤品女人,或許早就不存在了吧,只留那一聲嘆息,回蕩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這種女人,只能欣賞,只能仰慕,現在的人,已沒了那份靈性,不要去學孤品女人,這個世界已沒有人能學得來。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名和利中多保留點超脫,在愛與欲中多保留點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