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婚姻法成為離婚指南





  牽著手結婚時,需要的是崇高的誓言,方顯海枯石爛。而吵著嘴離婚時,或許務實的離婚財產分割指南確實更受歡迎吧,別真折騰到摧枯拉朽就算好。

當婚姻法成為離婚指南

作者 /高興來源 /新民周刊

當婚姻法成為離婚指南

(原文標題為《走下神壇的婚姻法》)

學過大陸現行婚姻法的都知道,這部法律的重點在於第四章”離婚”以及其他與離婚有關的條款;而最新的婚姻法司法解釋僅有短短十九條的篇幅,竟有十一條直接提及離婚,其餘規定也與離婚、財產密切相關。如今的婚姻法,儼然成了一部”離婚法”或者”離婚財產分割法”。抽離了神性的婚姻法,哪裡還有一點婚姻神聖的影子,簡直就是一本離婚指南。

這是立法者的”異化”嗎?

非也。田園牧歌式的美好描述,掩蓋不了柴米油鹽的無奈現實。多少愛情歸於黯淡,當矛盾不可調和,就進入需要法律一展身手的領地。問題是,為了保衛婚姻,立法者、司法者不是沒努力過。

比如,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曾作出規定,一方婚前的房產,結婚後經過8年,就可以視為夫妻共同財產。人們對於這條規定印象之深刻,以至於近20年後的今天還時常有當事人向筆者咨詢這個有關於”8年”的問題。顯然,這一規定的初衷,是要夯實、強化夫妻共同財產制的基礎,潛台詞是:都老夫老妻了,婚前財產都變成共同的了,還離什麼婚呢?一定要離的話,損失可是巨大哦。遺憾的是,這一飽含立法者美好願望的規定,因為缺乏法律、法理依據以及現實可操作性,已被廢除於無形,靜靜地躺在塵封的文件堆裡,不再被法官們所提及。

再如,2002年上海閔行法院曾作出全國首例”忠誠協議”判決。當事人夫妻倆簽訂了一份”忠誠協議書”。協議約定:若一方在婚期內有婚外情,要賠償對方30萬元。婚後,女方發現男方與其他異性有不正當關係,遂以男方違反”忠誠協議”為由,要求法院判令男方支付違約金30萬元。閔行法院認為該約定合法有效,支持了女方的訴請。該案例當時在全國引起巨大反響,許多人認為,法院以這種方式讓”出軌者”付出代價,大快人心!但同樣遺憾的是,該案二審以調解結案,這份一審判決書並未生效;並且不久以後,上海高院就此問題發布審判意見,實際上否定了閔行法院的觀點。這份未能生效的判決書,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一鳴驚人,便成絕響,令人唏噓不已。

看來這些努力都沒有用。婚姻立法越來越多,法院判決書越寫越厚,但如影隨形的是,離婚率越來越高,尤其是年輕人的離婚率越來越高。可見,婚姻法並沒有能夠保衛婚姻,再完備、再精密的法律也阻止不了飲食男女們追逐”自由”、另覓”幸福”的衝動。於是,婚姻立法開始放低身段,日趨務實。既然婚姻已無法保衛,當分手已不可避免,不如把財產算算清楚,分得公平,分得瀟灑,好合好散,各得其所。於是,我們不難看出近期婚姻立法在離婚財產分割問題上的實用主義傾向。

現在的婚姻立法,一步步擴張個人財產範圍,壓縮共同財產空間。不但一方的婚前房產不會因婚姻存續時間的推移轉化成夫妻共同財產,而且就算另一方在婚後參與還貸,也只有獲得補償的份而與房屋產權無關;婚後男方父母為兒子購房,登記在兒子名下的,房子還是歸兒子一方所有。你看,在財產問題上,橋歸橋,路歸路,多獨立,少混同,一切都為了分割方便。

最新的婚姻法司法解釋,甚至在離婚房產分割問題上破天荒地推出了”按份共有”概念:雙方父母出資購房,房屋產權登記在一方名下的,該房屋可認定為夫妻雙方按照各自父母出資份額按份共有。意思大概是:買房時你家出多少份額,離婚時你就能享受多大的利益,這簡直把購買婚房視作了投資,結婚又與開公司何異?從衡平經濟利益的角度,不得不承認這是個無懈可擊的方案。也許只有這樣,才能讓當事的雙方”一別兩寬,各生歡喜”吧。

婚姻法,是本著最高尚的情懷,處理最瑣碎的事情,解決最現實的問題。一部實用主義的婚姻法,也許可以在離婚糾紛中定紛止爭,但絕對拯救不了現代人日益脆弱的婚姻和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