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真正的男人只喜歡兩樣東西是裸體,一樣是女人,一樣是威士忌。不兌綠茶,不兌冰塊,才是真男人喝法!

在威士忌的世界裡,男士們豪情壯志的背後,離不開女人的美麗溫柔。如果缺少了女人,威士忌和男人會失去一半的靈魂。

過去的一百年間,女人作為配角,活在讓男人和威士忌把玩的位置,如今,女人不再是道具和配角,女人和男人一樣,懂得駕馭生活、懂得玩味威士忌。

喝威士忌的女人,太強勢?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想通過一個女人帶有表演意識的言行了解她,可不容易。

但如果你知道對方最喜歡喝的飲料是什麼,往往能窺探到她的秘密,這可比2分鐘的交談有效多了……

就拿威士忌來說,喝威士忌的女人給人感覺性格直接,意志堅強,甚至是強勢而獨斷,即便是純粹想要吸引別人的注意,這種女人也對自己充滿自信,不甘被冷落,主動性強,善於表達自己。

而威士忌一直都很睿智,它牢牢抓住了女性地位的變化,在不同時期「點破」了什麼是你畢生的追求……

19世紀,女人是聖潔的天使。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谷物女神」克瑞斯的神話形象。

在19世紀,女性一直以聖潔的神話人物出現在大眾的視野範圍內。不論是法院門前蒙面的正義女神還是自由神像,這些出現在公眾領域的女性形象是神聖的、完美的。

在當時主流的文化氛圍下,威士忌廣告或酒標中經常出現的形象,大都離不開兩位相關的女神——「谷物女神」克瑞斯(Ceres)和「豐饒女神」德墨忒爾(Demeter)。她們是威士忌廣告的常客。即使偶有讓人想入非非的裸露畫面,廣告主都能借以文藝復興的春風給女神們穿上聖潔的衣裳。

威士忌女郎,是酒吧文化的產物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老烏鴉(Old Crow)1870年的廣告,兩位威士忌女郎正在「放縱」地抽煙

威士忌女郎(Whisky Women)一詞開始傳頌,女人的風情在某程度上,算是19世紀末西方蓬勃的酒吧文化(Saloon Culture)產物。

那時,酒館、妓院和賭場的盛行,店主們不得不招聘花姿招展的女人來取悅男人,最終賣出昂貴的威士忌。這種景致最多出現在加利佛尼亞和墨西哥等地。裸露或若隱若現的女性胴體也廣泛地出現在一些偏遠地區的酒吧內。因為若在大城市公然張貼這些「色情」的圖畫是要冒著被捕的風險的。

隨著禁酒令的推進,這種隱晦的廣告也逐漸趨向高峰。1903年的海姆父子(Ferdinand Westeimer & Sons’)生產的紅頂威士忌(RedTop Rye)廣告中,兩個年輕的康康舞女郎在微醺的狀態下牽手旋轉。鮮紅的花卉、邁開的雙腿以及放縱的快樂,這些在當時的人看來似乎隱晦地傳遞著性放縱的意味。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紅頂威士忌中兩名酒醉的康康舞者在肆意舞蹈,帶有墮落的風華意味

60年代,女人喝威士忌=娼妓?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在好萊塢老電影中,您也能發現,那些「老男孩俱樂部」,男人們抽煙、喝酒、探討政治的深色木頭牆面的房間裡,女性是長期缺席的,這時期的威士忌則往往和男權、控制聯繫在一起。

在 20 世紀初美國禁酒令取消之後,雖然美國南部的女性在家裡來上一杯沒有大問題,但是在酒吧這樣的公共場合裡,喝著威士忌的女性更是會被人和娼妓的形象捆綁。

60 年代一些州的法律還禁止女性在酒吧侍酒,而直到 1987 年,美國政府才撤銷了禁令,允許酒類廠商面對女性顧客做宣傳。這些日積月累的文化刻板印象或許可以解釋一些人面對威士忌時的畏縮。

上流社會女紳士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禁酒令的風波過後,帶有女性形象的威士忌廣告驟減,廣告主也有意識地避開跟「性」有關的主題。那時候的酒類廣告,不是男士在單獨品嘗就是一群老爺們在「群喝」。

直到性別平等再次讓女性重回威士忌的舞台……

1934年,曼哈頓雞尾酒(Manhattan Cocktail)讓人耳目一新,女士第一次以無份階級地位的身份和男士坐在一起暢飲。從此,優雅的女士也成為了「紳士」,在廣告中陪伴著衣冠楚楚的男士。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曼哈頓雞尾酒的廣告,優雅的上流階層生活,毫不涉及兩性與階級。

60、70年代,甜美的賢內助形象。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六七十年代,不管是性別平等的觀念普及化還是避孕技術的進步,威士忌廣告中的兩性關係出現了「破冰」。女人往往以甜心、賢內助的姿態出現在男人的懷抱中,距離更加緊密,幸福洋溢的表情甚至掩蓋了威士忌本身。

不受精神約束,柔情似水的女人總能帶給男人溫馨和快樂。有時,優雅的女人也會喝上一杯威士忌,似乎這是為了與男人尋求某種精神交流。

顯然,這一舉措是為了要打開潛在的女性消費者市場。

極品女漢子橫空出世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Drink like a man」(喝得像個男人)這一口號的提出,讓許多女性都以剛強的形象「橫空」在威士忌的廣告中。

七十年代的白馬威士忌廣告中,女主角穿著線條利落西服與褲子,姿勢豪邁地搭著伴侶的肩膀。女漢子的形象顯而易見。女漢子的流行,讓不少廣告商都得到了靈感。

圖:七十年代,白馬威士忌的廣告,女主角造型中性,動作豪爽,女強人的架勢昭然。

甩掉思想包袱:性感重回舞台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挑逗的廣告語「你想摸一下黑色天鵝絨嗎?

從八十年代起,男權高企,威士忌大量地使用性感的女性作為主角來裝飾產品。

其中最著名的是80年代初期的黑色天鵝絨(Black Velvet),Cherlyl Tieges的性感造型,呼喚醒了男性的荷爾蒙。她對於喝黑色天鵝絨威士忌的男性而言,她就像一個得不到的獎賞,但又鍥而不舍地追求她。男人都願意天真地相信,通過喝一瓶威士忌就能親近尤物的芳澤。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2000年過後的普遍都以性感為主題。

God is a girl,女人可以主宰男人的快樂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N年前,女人從玩物性質的從屬地位,到能與男人做深度精神交流的賢內助,再到倡導自由、獨立、平等的女漢子形象,和今天勇於彰顯自己性魅力的命運主宰者,威士忌與女人的緣分著實不淺。

威士忌之美,真的一言難盡,這是一種不用表白的液體,就如同內心豐富的女人,有些故事不用贅言,都融化在了香濃的酒裡。

這種酒精高達40度,富含豐富香味的烈酒,可以讓女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釋放,和強烈的精神暗示:做能掌控自己命運的女人,做一個內涵豐富、靈魂自由自在的女人……

愛喝威士忌的女人,都不簡單

女人的味蕾天生更為嬌嫩與感性,她們對微甜的、稍微有質感的食物,有天生的適應性。同暴風驟雨般的味覺相比,她們更喜歡委婉抒情的滋味,更關注嗅覺,那種芳香的、富於變化的、融合的液體,最好還有一些剛強的味道,就像許多女人都喜歡帶有男性氣息的香水。威士忌確實是個好選擇,威士忌的味道千差萬別,卻又雌雄同體,喝一口,恍如美人出浴時慌張間打翻的香水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