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惑太多,男人優秀也錯





  從昨天夜裡一點睡起一直到今天十二點半我才起床,沒有去上班。覺得頭昏沉沉的,全身沒有一點力氣,這幾天一直沒有好好的睡上一覺,在賓館打牌的那幾天,每天三個小時都沒有睡到。打開電腦,QQ響個不停,有漫步的,還有小窩的。我QQ上沒多少朋友,再加上我一直都是隱身狀態,所以我的QQ還是屬於比較冷清的那一種。下午去了單位一趟,轉了一圈,還是選擇回家打開空調,躲在被窩裡。鐘點工已經把房間打掃乾淨了,和我出去的時候迥然不同,我雖然不太會做家務,而且總是把家裡搞得亂糟糟的,但是我依然愛整潔乾淨,很矛盾是不是?

點燃一支煙,依然是淡綠的帶有薄荷味的ESSE,我喜歡它的口感,就像吃了口香糖一樣清爽。每抽完一支的時候,我總會把剩下的不長的煙桿按在煙灰缸裡直到它燃燒到煙蒂而熄滅。我在想,我就是那支煙吧,在自己愛的那個人的唇邊燃燒,即使知道最終要落得個被無情拋棄的下場,卻依然要燃燒到最後,直到灰飛煙滅。我很怕打電話給建,因為除了客套的家常話,只要一涉及到感情的話題,我都會在掛電話後,痛哭流涕。

每當我一個人在臥室裡抽煙的時候,我都是孤獨並且帶淚不可觸碰的,我可以在他面前假裝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切都不知道,可是我能騙得了自己嗎?當夜色降臨的時候,孤獨就像夜幕一樣沉重,沒有人知道委曲求全的背後會有多少傷情的淚,沒有人知道放任自流的結果只是會是讓他離你越來越遠。說的比唱得好聽,一個人的精彩,可是哪裡有什麼精彩,我只是感到滿屋子的落寞。我多想做個完美的紅杏,可以義無反顧的出牆,可是對他的愛,始終像拽著風箏的線,讓我永遠飛不上夢想中的藍天。

H曾在星期日的時候打電話給我說想見我,我明白見面的實質是什麼,只不過是在一張不屬於誰的床上演繹一場男人和女人的糾纏而已。對他,我永遠不會有什麼感情,而他卻可以給我建不再給我的。我的一場小小的感冒也會讓他痛心不已,每天不給我N個電話,他的心就永遠放心不下。我幻想著他就是建,那個曾經愛我愛得死去活來的那個男人。我生病了,建會說沒關係只要多休息就可以了,而H會焦急的送來一大包藥埋怨我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我低落的時候,建說又發什麼神經,而H會說看到你這樣我很心痛,你應該出去散散心,去忘記不開心的事。我不能再想這些,想得多了,心越是痛。我還是拒絕了H的約會,不為什麼。但是他懂得尊重我,和他之間,用他的話來說,一切都是我說了算。

其實你相信嗎?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好男人或者好女人,他們沒有背叛的原因,要麼是因為自己不夠優秀,沒有人會看得上他,要麼就是因為他們所在的環境不存在所謂的什麼致命誘惑,想出軌都沒有辦法。或許有些偏激,可是你知道你的愛人背後背著你做了些什麼嗎?你以為他在你面前是塊透明的玻璃,可是他或許就是塊磨砂玻璃,他會躲在廁所給異性發信息,在浴室的休閒大廳裡給情人說著對你也沒有說的曖昧的情話,在某一個咖啡廳裡,對著另一個女人露出孩子般天真的笑容,在一個四季如春的賓館房間裡,浪漫的和別人享受著二人世界,回家後在你面前的他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也許你不信。我身邊幾個同事和馬子的老公,就經常背著他們的老婆給我發信息打電話,再見面的時候,他們依然面不改色的和他們的老婆向我打招呼。我們不得不承認,優秀的人永遠要經受比別人更多的誘惑,如果不幸你成為了他(她)的愛人,那麼你注定永遠得不到安寧。

建是優秀的,所以他要經受誘惑,有些誘惑你可以拒絕一次兩次,那麼第三次呢?所以我成了那不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