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語錄:我對愛情的所有向往,也許早就在年少無知的時候失去





  2014-03-27 06:59

我們始終都在練習微笑,終於變成不敢哭的人。

我多麼想有一個人和我一起成長,和我一起年少輕狂、少不更事,從青澀到成熟都只是同一個人,成長的痕跡在對方眼中就能看到。遺憾的是,所有的旅伴都是暫時的,我終於還是自己長大了,跟著不同的隊伍,最後還是一個人、孤獨的長大了。

真正的原諒,不是刪除記憶,而是可以接納那些”曾經”安穩地生活在你的記憶裡。

時間是往前走的,鐘不可能倒著轉,所以一切事只要過去,就再也不能回頭。這世界上即使看來像回頭的事,也都是面對著完成的。我們可以轉身,但是不必回頭,即使有一天,你發現自己走錯了,你也應該轉身,大步朝著對的方向去,而不是回頭怨自己錯了。

有時,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話就淚流滿面,有時,也發現自己咬著牙走了很長的路。

我們的一生之中,經歷過無數的風波,起起伏伏,擔憂考試不合格,初戀時非對方不娶不嫁,出到社會做事出錯… …但現在還不是好好地活著嗎?昨日的壓力,已是今天的笑話了,還搖搖頭,說一句:”當時真傻。”人,只要生存下去,總會過的。

經典語錄:我對愛情的所有向往,也許早就在年少無知的時候失去

你可以穿不起香奈爾,你也可以沒有多少衣服供選擇,但永遠別忘記一件最重要的衣服,這件衣服叫自我。

我什麼也沒忘,但是有些事只適合收藏。不能說,也不能想,卻又不能忘。

我們總是以為,我們會找到一個自己很愛的人。可是當我們回首,才發覺自己曾經多麼天真。假如從來沒有開始,你怎麼知道自己會不會很愛那個人呢?人生不過百年,幕起幕落而已,活在當下,握住現在。

雖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可心中的那份痛往往只有在最深夜的時辰,自己獨自一個人靜下來卸下白天的偽裝時才會表露出來。

挑男人沒別的,就是要疼你,任他再有錢、再有才華、再帥、口才再好、智慧再高、能力再強、孝順感動天、大愛助眾生,不疼你,一點屁用都沒有!

她那時候還太年輕,不知道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如果當初我勇敢,結局是不是不一樣。如果當時你堅持,回憶會不會不一般。最終我還是沒說,你還是忽略。

夢想不是掛在嘴邊炫耀的空氣,而是需要認真的實踐,等到對的風,我們展翅翱翔;沒有風,只要擁有足夠強壯的翅膀,我們照樣拔地飛行。天空見。—九把刀《不是盡力,是一定要做到》

世事茫茫,光陰有限,算來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競短論長,卻不道榮枯有數,得失難量。看那秋風金谷,夜月烏江,阿房宮冷,銅雀台荒,榮華花上露,富貴草頭霜。機關參透,萬慮皆忘,誇什麼龍樓鳳閣,說什麼利鎖名僵。閒來靜處,且將詩酒猖狂,唱一曲歸來未晚,歌一調湖海茫茫。逢時遇景,拾翠尋芳。約幾個知心密友,到野外溪旁,或琴棋適性,或曲水流觴;或說些善因果報,或論些今古興亡;看花枝堆錦繡,聽鳥語弄笙簧。—沈復《浮生六記》

喜歡獨行,不喜歡說話。有時候,說話也是需要心情的。

想做一個厲害的人,所謂的厲害,就是讓這個世界因為有了我會有一點點差別。

我對愛情的所有向往,也許早就在年少無知的時候失去。遺留下的,是我對愛情遺蛻的一種懷念。像夏天的蟬飛走了,留下薄薄的那層知了殼,雖然栩栩如生,但那是早就已經被生命拋棄的一部分。

人一旦自暴自棄起來,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山窮水盡的時候,不過就是咬一咬牙,把自己不當人,就熬過去了。

有些女人天生幸運,出身富貴,成長平順,遇上才貌相當門當戶對的男人,相夫教子就過一生。有時候上帝就是會這樣偏心眼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