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句暖話 哄老婆





  圍城

□王子華

那天和老婆吵架,我覺得女人真的是不可理喻,為著雞毛蒜皮的一點小事,也能嘮嘮叨叨地說個半天。一氣之下我出了家門,本想回老媽家,走半道上又怕老媽擔心,而且這走動了一下,氣竟也消了些。想想,老婆比我小好幾歲,我何必跟她計較,同事小李說過,和女人吵架沒別的招,只要哄哄就行了。想到這兒,我又調頭往家走。

一推開家門,老婆正坐在沙發上抹眼淚,見到我便恨恨地罵道:「你不是不要這個家了嗎?你走呀。」我深吸一口氣,坐到老婆身邊說:「我……哪能不要家呢,我知道你辛苦,這兩年你都老了……」話沒說完,老婆就把眼睛瞪得更大了,甚至怒不可遏道:「難怪你還會摔門跑了,敢情你是嫌我老了是吧?那當初你幹嘛去了……」我被老婆堵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女人果然是不可理喻的。我只是想表示我體諒她,卻換來這樣一頓喝斥。

我心裡不平,老婆卻更加生氣,直接把我轟出了家門。

在樓下,我給小李打了個電話,向他咨詢我到底錯在了哪裡。小李聽了卻哈哈大笑:「王哥,你可真是個實在人。」

笑完了,小李才正正經經地說:「對女人,可不能夠太實在,你應該說,老婆你看你這麼漂亮,還跟我踏踏實實地過苦日子,我還讓你不高興,這都是我的錯……」

我簡直聽傻了,我老婆其實沒那麼漂亮,我們的日子也沒那麼苦,這不是胡說八道嗎?可小李卻說,在女人的心裡,好日子是沒有標準的,而且女人其實想聽的並不是實話,而是溫暖的話。

我撓了撓後腦勺,不明白女人怎麼喜歡聽謊言。這叫我怎麼說得出來?小李卻說:「有什麼說不出來的?人家幫你生兒子,照顧家裡不拿一分錢,還把薪水往裡面貼,你就說句暖話讓她高興一下有什麼不可以的?」我一聽,心裡頓時有些慚愧,老婆雖然脾氣不是很好,可對這個家卻是一心一意,真沒得說。

再一次打開了家門,老婆扔過一個抱枕,說:「你別給我回來。」我走過去依偎在老婆身邊說:「不回來,你一個人在家裡害怕怎麼辦?我說過要好好保護你一輩子的。」一句話,卻讓老婆號啕大哭起來。我以為自己又說錯了,誰知老婆竟撲進了我的懷裡。

這一瞬間我忽然明白了,女人要的真的不多,不過是一句暖話而已。我很是慚愧,想想以前,真的不是女人難伺候,而是我們給得太少了,用心太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