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考上了,我們離了吧」中年婚姻危機探源





「孩子考上了,我們離了吧」中年婚姻危機探源

幾乎每年的7月份,都是一年中離婚率最高的月份。而這其中,中年夫妻占了相當大的一個比例。

與大多數離婚夫妻不同的是,他們辦理離婚手續時,大多神情泰然。他們的潛台詞是:孩子考上大學了,我們的任務也完成了,是「時候」離婚了。

對於這些中年夫妻而言,孩子考上大學是一個契機,事實上,他們的婚姻早已只剩下形式。

而我們關注這麼一個現象,只是想探究這個現象背後的實質——中年婚姻危機問題。

近年來,中年人高離婚率的問題日益突出。根據寧波市民政局的統計,36—45歲的中青年目前已經成為離婚主力軍。去年寧波有11579對夫妻離婚,而這個年齡段的比例占到了42.7%。

「中年了,有錢了,婚姻卻危機了。」論壇上流行的這句感嘆,卻成了現實生活中很多中年人真實心境的寫照。人到中年,房子有了,車子有了,孩子有了,當曾經的奮鬥目標一個一個做到時,隨之而來的卻是面對婚姻時的迷茫和無所適從。

寧波晚報記者 梅薇

離婚,只為等到孩子考上大學那一天

7月22日下午,43歲的孔女士匆匆走進寧波啟點心理咨詢中心。

再過幾天,她就要和丈夫去領離婚證了。她很平靜地說:「我的婚姻早就是一潭死水了,我和他,不是離不離的問題,而是什麼時候離的問題。」

而現在,一切都結束了。孔女士長長地吐了口氣,說:「女兒已經被錄取,對我來說,任務也完成了。」

孔女士的丈夫在一家事業單位工作。剛結婚的那段日子,兩人也曾有過幸福時光。但是,她下崗後,一切都變了。

「我開了一家服裝店,因為忙,經常顧不到家裡。」漸漸地,夫妻間的話少了,感情也淡了。不是沒意識到存在的問題,只是兩個人性格都很要強,誰都不願意做出讓步。

有段時間,兩個人經常吵,吵得激烈時,「離婚」兩字也脫口而出。也就是那段時間,讀初中的女兒成績一落千丈。

這件事,讓夫妻倆都有所震動,而兩個人心裡一點點堆積起來的關於離婚的想法也在那一刻非常明朗了。

此後,兩個人在女兒面前依然裝得跟沒事人一樣。孔女士說,別的事,他和她可能達不成一致。但為了女兒,哪怕兩人再心不甘情不願,也會讓步的。

女兒上了高中,一周回一次家。女兒不在家的日子,夫妻倆的生活幾乎沒有交流:孔女士住在店裡,丈夫住在家裡,一天根本見不著面。也只有女兒回家時,兩個人才會坐在一起吃飯。

孔女士很快知道丈夫有了別的女人,這是很自然的事情。這些年,他們只有夫妻之名,早已沒有夫妻之實。

只是委屈堆在心頭總得有個出口。有時,想起婚姻的種種不如意,孔女士也會一個人默默地嘆氣。女兒見了,就問:「媽,你怎麼了?」她只說:「沒事,只是身體有些不舒服。」

孔女士說,這些年,她勉強維系這段婚姻,就是想等到女兒考上大學的那一天。而現在孔女士唯一擔心的,就是怎麼跟女兒說。「但是我相信,孩子成年了,應該能理解。」

孩子考上了,夫妻離婚了,這樣的現象並不鮮見。在剛過去的一個月裡,寧波啟點心理咨詢共接到31位因為中年婚姻危機而前來咨詢的求助者,占總咨詢量的26.2%,其中有19對夫妻此前為了給孩子一個相對安定的家庭環境完成高考,苦苦地維系著早已枯萎的婚姻。

而記者從幾個區的婚姻登記處也了解到,高考後這一個月離婚率有所上升,而幾乎每年的7月份,都是一年中離婚率最高的月份。

「事實上,這些夫妻離婚的念頭由來已久,孩子考上大學只是一個契機。在他們眼裡,從前維持婚姻是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現在孩子長大了,獨立了,婚姻也就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了。」寧波藍鴻情感婚姻健康咨詢中心主任周敏明說。

最近一個月,周敏明接觸到的對孩子隱瞞婚姻問題時間最長的一個案例是8年。8年前,這對夫妻就協議離婚,而且各自都有了對象。只是在孩子面前,兩個人依然裝得像夫妻一樣。而這一次,兒子考上了名牌大學,他們也兌現了當初的承諾,正式分手了。

中年人離婚為什麼這麼多

孩子考上了,夫妻離婚了,此為果,至於因,其實早就在幾年前甚至十幾年前就在婚姻中埋下了。

寧波啟點心理咨詢中心主任高明霞說,心理學臨床實踐研究表明,在婚後將出現兩個婚姻的低谷期:一個是婚後的5.2年,主要是因為夫妻間不懂得處理雙方的差異和衝突。第二個是婚後的16.4年,主要是因為夫妻雙方在婚姻中缺乏感情培養,出現心理疲勞。

事實上,近年來中年人高離婚率的問題日益突出。根據寧波市民政局的統計,36—45歲的中青年目前已經成為離婚主力軍。去年寧波有11579對夫妻離婚,而這個年齡段的比例占到了42.7%。

「一方面,人到中年,在滿足了基本需求後,價值觀發生多元變化,對婚姻中「我要什麼,我沒什麼」的思考越來越強,對婚姻的要求和期望值越來越高;以往現實婚姻中能忍受的許多無奈和不滿都漸漸使得一方或者雙方越來越無法忍受,這是離婚的內因;另一方面,隨著經濟發展成為社會主流,人們的情感道德環境也發生質的變化。現代社會對社會成員的婚姻狀況越來越寬容,離婚不再是見不得人的事,對離婚人士,社會也不再投以鄙夷、好奇的複雜目光。當內部和外部這兩個原因交集時,離婚也就不可避免了。」周敏明在解釋原因時說。

年輕時,為事業打拼,試圖做到自我價值;等到中年了,一切的奮鬥目標都有了眉目,卻驀然發現,自己的婚姻似乎已經沒有幸福度可言了。這是不少中年人的悲哀。

周敏明講了這麼一個真實的案例。張平(化名)是一個服裝品牌的代理商,丈夫是公務員。兩個人事業心都很強,平時很少交流,生活理性而刻板,但兩人從來沒覺得這樣的婚姻有什麼問題。但在張平進入中年後,她越來越感到對婚姻的不滿,實質是她對現實中的婚姻有了期待和要求,把原來放在事業中的精力投放到了婚姻,這個積累到了一個臨界點就發生了質變。這個質變就是她去了一趟瑞士後產生了。她看到夕陽西下,一對對情人在沙灘上拉著手散步,浪漫而又溫馨。張平說她看到這一幕時流淚了,她突然醒悟到,眼下的生活並不是自己想要的。

可是,丈夫早已習慣此前的相處模式,已經沒法改變。當意識到這一點時,張平提出了離婚。

婚外情成為威脅中年婚姻的頭號「殺手」

周敏明說,他調查發現,婚姻出現問題的夫妻,通常兩個人剛結婚時婚姻契合度達到頂峰,此後隨著時間的推移,婚姻契合度也在慢慢地消退。

中年人的婚姻,不敏銳,不呼應,不對接。在愛與被愛之間,缺少了愛情應有的本質。很多中年人認為這很正常,畢竟夫妻多年,不再有浪漫和細節了。可是一旦有了外界因素的刺激,這樣脆弱的基礎也就轟然倒塌了。

當婚姻出現裂縫時,婚外情也就趁虛而入了。周敏明告訴記者,在探究中年婚姻危機的原因時,他發現婚外情至少占了一半。婚外情已經成為威脅中年婚姻的頭號「殺手」。這主要是一些人把婚外情作為重新滿足自我生理和情感的需要。

社會對離婚的寬容度提高的同時,對婚外情的寬容度也隨之提高。「家裡紅旗不倒,家外彩旗飄飄」,這一反常現象,如今逐漸被一部分人視為正常。事實上,不少被婚外情介入的中年夫妻家庭,依然以一種貌合神離的方式在維持。

周敏明分析,之所以出現這類現象,主要是因為情感需求不是婚姻的唯一因素,兩個人的婚姻中還包括物質、孩子等多種需求。所以一旦涉及到離婚,雙方都會從各個方面來衡量:離婚帶來的收益和不離婚相比,哪一個更大?如果天平傾向離婚,那麼很多人就會下決心結束婚姻,但如果天平傾向於不離婚,很多人就會選擇湊合著過。

婚姻危機有時也是個「機會」

中年婚姻危機其實有兩層含義:既是「危險」也是「機會」。處理得好,就是機會;處理不好,就是危險。

周敏明說,他曾碰到過這麼一對中年夫妻,因為都是家裡的獨生子女,個性上都比較自我,很少會替對方考慮。而且夫妻倆還經常把單位裡的一套搬到家裡來,跟對方說話時,口氣也是硬邦邦的,就好像是對下級發號施令。在尋求心理醫生幫助時,兩個人已經冷戰一個多月。

後來心理醫生為他們制定了一套方案,其中一項內容要求兩個人碰到問題時,不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把用的最多的「我」字改成「我們」,而且把整個家庭放在第一位,和對方說話時,要以協商和商量的口吻,而不是命令的口吻。結果一個月下來,這對夫妻關係有了改善,用他們的話就是重新感受到了家的溫馨。

「其實很多處於懸崖邊緣的婚姻是可以挽救的。」周敏明說,從去年底到今年4月份,有310例咨詢中年婚姻危機問題,結果最後,82%的夫妻並沒有走向離婚,而43%的夫妻和好如初。

周敏明認為,中年人在出現婚姻危機時,首先要理解婚姻是什麼。「婚姻是承諾和責任,是一個需要不斷交流、磨合和經營的過程,在碰到問題時應該有擔當——要用理性的態度化解問題,而不是簡單的離婚,畢竟離婚只能解決臨時的”頭痛’問題,治標不治本。」

離婚是唯一的出路嗎?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卻各有各的不幸。許多中年人把離婚視為一種解脫,但事實卻並非如此。

著名的美籍華人心理學家黃維仁在其著作《窗外依舊有藍天》中說:離婚可能是人類最痛苦的一種經歷。離婚者所感受的孤單、無助、希望的破滅、對自尊心的打擊、對命運的無奈和悲憤、對前途的恐懼和彷徨,不是局外人能完全了解的。

除了忍受心靈上的煎熬,中年人在結束婚姻後,又不得不面臨一個新的問題——重新組織家庭。

周敏明曾對420個離異男女做過調查,結果發現,在離婚後5年時間裡,重新結婚的男人占87.2%,而依然獨身,甚至還沒有男友的女人占了84.2%。「有個女人,當年因為丈夫有了外遇,迫於父母和姐妹的壓力離了婚。可是,她發現離婚後的負擔遠遠超出幸福感,她甚至想回頭再找前夫,可是前夫卻已經結了婚。」事實上,就這點而言,在婚姻制度裡面,男女永遠沒法做到平等。

但是,再婚就一定幸福嗎?周敏明認為,如果沒有從前一次婚姻失敗中認真尋找出自己的原因,沒有重新明確自己想要什麼的方向,沒有學習和改善自己的品質,總之沒有獲得愛人和被人愛的能力就匆匆進入第二次婚姻的話,那麼這樣的婚姻也極有可能重蹈覆轍。「再婚與初婚相比,存在更多的複雜因素,比如孩子,再比如很多人會拿現任跟前任相比,放大現任的缺點。如果說初婚時,經營婚姻需要付出30%的努力的話,那麼再婚就要付出70%的努力。」

而這也是不少離異的中年人選擇只同居不領結婚證的原因。「他們對婚姻有了防備,同時自己和品質和愛與被愛的能力沒有提高,在這種情況下,而同居可進可退,一看不行,就抽身而退。」

周敏明認為,只有在第一次失敗的婚姻中進行深刻的自我反思,加強人格完善,具備了自我完善的功能,那麼才有可能在第二次婚姻中尋求到幸福。

鏈接――

解讀「中年婚姻危機」的三類典型原因

「孩子考上了,我們離了吧」中年婚姻危機探源

寧波啟點心理咨詢中心主任高明霞認為,婚姻中沒有絕對的金科玉律,婚姻說到底就是一家人的特殊人際關係。要解決問題,不妨先了解原因。

根據高明霞的介紹,影響中年婚姻的,從婚姻自身分析,主要有三大原因。

生活平淡

名人巴法利·尼克斯曾說過:「婚姻是一本書,書的第一章是美麗的詩歌,而其餘的都是平淡的散文。」

人到中年,婚姻中的激情漸漸退潮,幸福感受力也隨之鈍化。而這個時候,夫妻雙方,借電視劇《半路夫妻》中胡小玲的一句話:「回家了,懶得講話,往床上一躺,兩根木頭似的。」

對此,吳先生是深有體會。他說,他們夫妻倆晚上在家,一個「抱」著電視機,一個「抱」著電腦,這似乎成了一種固定的模式。「有時我出差,也不大會想她。即便是出差很長時間,回家兩個人見了面,也就是問候一聲而已。」

吳先生說,也許他的婚姻生活是很有代表性的,茫然而又無所適從。「有時我也會問自己,這就是我的生活、我的婚姻嗎?」

對策:面臨危機的中年夫妻最大的困惑是不了解生活中還有什麼可以讓彼此感動和珍惜的事情。其實,生活中有很多對婚姻有保護作用的習慣做法和特殊行動,這些恩情時刻需要我們去感受和珍惜。如每星期天在家包餃子,每年結婚紀念日夫妻單獨出遊,鴛夢重溫。在愛的行動中自然、愉悅地互動。

重心轉移

去年,方女士的女兒考上大學,去了杭州。方女士的心一下子空了,很長一段時間都沒能適應過來。每天一到下班時間,她就很茫然:回家吧,面對丈夫,兩個人半天說不上一句話;不回家吧,又能上哪去?

方女士的苦惱,其實也能理解。當孩子降臨到這個世界,做父母的就把生活重心全部投入到這個愛情結晶的身上。養育孩子牽制了父母太多的精力,也使婚姻生活暫且變得「充實」,但這個過程中,兩個人也漸漸忽略了為人夫為人妻的角色。

等到孩子一離開,重新回到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狀況,相看兩相厭也就在所難免。

對策:跟孩子一樣,父母也需要「斷乳」,減少對孩子的依賴。其實這時候正是夫妻重新修復關係,重建二人世界的機會。婚姻的經營就像銀行帳戶,經常做讓對方開心、讓對方感激的事,就好比是在存款;若讓對方痛苦就好比是提款。「愛情存款」是婚姻保鮮的重要秘訣。從愛情心理學來看,「愛情存款」的多少是婚姻關係是否緊密的主要指標。

心態轉變

人到中年,生理的變化,更年期的襲擊,心理狀態也隨之改變,存在著比較明顯的「托付心態」和「比較心態」。

許多中年夫妻互相抱怨彼此,說對方變得像另一個人。女人抱怨:曾經的那個體貼的他哪裡去了?男人也抱怨:曾經那個溫柔的她哪裡去了?

這對於一段婚姻來說,其實是相當危險的。社會心理學家阿倫森曾做過一個實驗:他給被試驗者找了4個交往夥伴:第一個人始終對被試驗者褒揚有加,第二個人對被試驗者始終貶損否定,第三個人對被試驗者先褒後貶,第四個人對被試驗者先貶後褒。實驗表明,絕大部分被試驗者對第四個人最具好感,而對第三個人最為反感。

這也意味著,當原來持肯定態度的配偶轉向否定和挑剔對方時,最容易引發另一方的情感抗拒。久而久之,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難以容忍對方的缺點。

對策:建立健康心理支持系統,避免不良心態的出現;遇到問題,應善於覺察自己內心深層需求,在衝突中敢於叫停,及時修復;學會「正面請求」而非「負面抱怨」等溝通技巧;尊重彼此的心理疆界,這樣既能表達自己的感受,又不會在交流中「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