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萬個愛馬仕,也拯救不了平庸的你





一萬個愛馬仕,也拯救不了平庸的你

怎麼樣才算過得富足?

是名牌加身,隨時出入高檔場合?還是嫁了好老公,只需要安心在朋友圈曬旅行?

那些要命的物質,如影隨形,它們像青苔,隨時隨地,四處蔓延。

它似乎讓人能見識更多世面。

窮不可怕,窮又虛榮貪婪才可怕。

網上曾流傳著這樣一個笑話:

「我不舒服,好像病了,給我買個包包吧!」

「病了就要治啊,跟買包有什麼關係?」

「包,治百病。」

仿佛全天下,沒有什麼比買買買更開心的了。

前幾天看到這樣一則新聞。

大二女生小敏看到同學都用蘋果手機,自己也想換一部,她不好意思開口跟家裡要錢,就校園貸款了一萬多元。

錢還不上,她只好繼續從其他校園貸借款,拆東牆補西牆。

1.25萬校園貸,8個月後滾成23萬。

她的父親說,自己是個農民,全家只靠幾畝地過活,一年的收入還不到2萬元。

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質,這本無可厚非,但當欲望超過能力,就十分危險了。

買名牌包、名牌衣服,或者其他奢侈品,為了這些東西,多少人不惜以裸條的形式去借錢,似乎擁有了這些東西,就能讓自己看起來更高貴一點,卻絲毫不考慮自己的經濟承受能力。

當用一個包包就能決定自己價值的時候,人就已經完了。

經濟獨立和思想獨立,是一個人最強大的底氣。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裡,馬伊琍飾演了一位失敗的全職太太。

穿的是八萬塊高級定制,背的是名牌包,看上去衣食無憂,但你要問她過得幸不幸福,卻是冷暖自知。

沒有人因為她有錢就高看她一眼,商場的小職員背地裡吐槽她真把自己當「太太」,丈夫的實習生會說她「沒教養」。

用原著的話來講,就是「一個女人有好丈夫支撐場面,頓時身價百倍,丈夫一離開,頓時打回原形了」。

她完全依賴丈夫,丈夫就是她的天。一旦丈夫要加班,她整個人就緊繃起來,生怕丈夫被花枝招展的女人給搶走,一遍遍打電話發微信,催問丈夫在幹嘛,幾點回家。

她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拴住丈夫,但最後還是失敗了。

丈夫提出離婚後,她依然不願嘗試找工作,因為她覺得「什麼也不想做,什麼也做不好」。

她欠缺一個獨立的人格。

她在婚姻中迷失了自己。「前半生可以用數十個中國字速記:結婚生子,遭夫遺棄,然後苦苦掙扎為生」。

生活的儀式感,從來不在朋友圈裡。

《我的前半生》裡還有這樣一個細節,羅子君離婚後賣鞋謀生,老同學發現了,明裡暗裡嘲諷她:

最近朋友圈看你不怎麼發聲音了,我們都以為你和你老公移民了呢……離婚了?你老公不是很會賺麼?

沒離婚之前不愁吃不愁穿,就做做人家太太。平常朋友圈就老發那種shopping啊,下午茶啊,還有老公,我們都不知道有多羨慕……沒想到今天要自己出來打工。

處在這樣的窘境,羅子君卻不為所動,專心賣鞋,憑借經驗成功賣出店裡一年都難賣出去的鞋子,離拿下銷售冠軍又近了一步。

這份姿態,恰如亦舒書裡傳達的觀念:人要臉,樹要皮。一個女人失去她的丈夫,已經是最大的難堪與狼狽,我不能再出洋相。

所謂優雅,不是朋友圈裡的光鮮亮麗,不是把名牌穿在身上,卻過著心酸的日子,而是用心對待生活,滋潤地過好每一天。

生活的儀式感,在每一個讓自己愉悅的日常裡。2007年去廣西拍戲後,演員江一燕多了一個身份:小江老師。

一個明星跑到山區,不辭辛苦地支教,不少人嘲諷她「傻了」。

面對質疑,江一燕只在微博中淡淡回應:很多人都告訴你這條路應該怎麼走……其實,只有你自己知道,你終要去的方向。

她這一支教,就是十年。

採訪時有人問她:「你的經紀人會經常勸你去接戲或上一些熱門節目嗎?」

她說:「我前幾年寫了一首歌叫《我不》,其實歌名就是我的口頭禪,他們經常跟我說‘江一燕你去一個什麼’,‘我不’。‘你要拍一個什麼’,‘我不’。」

每年,她都要在山村支教一個月;扛著相機到各個地方親近大自然;寫小說,分享自己的見聞,把小日子過得有聲有色。

就像她歌裡說的,我不要乖乖乖乖,迎合著你,回到家偷偷哭泣。這世界怪怪怪怪,我不理,我只做我自己。

人真正需要的不全是物質的堆砌,還有心靈上的自信。

美劇《欲望都市》裡,Samantha提出要Carrie陪她去買假包,反正單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來區別,但Carrie拒絕了。

後來,Samantha挎著那只假包去參加聚會,不幸被人識破,於是保安把她給轟了出去。

裝點門面,讓自己看起來有錢,是很多人都在做的一件事。

但太過強調金錢的作用,就是一種自我矮化的絕症。

電影《中國合夥人》拍完後,俞敏洪應邀去看首映禮,看完以後他非常生氣。

因為另外兩位男主被描繪得特別完美,只有以俞敏洪為原型的成冬青,被表現得非常窩囊。

俞敏洪覺得這不對,自己一路走過來明明很堅毅。

後來,他見到一位大學同學,「我說這部電影把我描寫得特別窩囊,那個同學看了我一眼說,老俞,你大學的時候確實挺窩囊的。」

「現在想想,他說的挺對,我考了三年才進北大,進了北大後,我陷入了‘綜合自卑症’。後來因為有成長的欲望,才慢慢有了一點成就。」

「很多人都會自卑,有的因為長相,有的因為家境,有的因為穿不起名牌。但我從沒穿過名牌,都是看見一件合適的,就往身上套。」

「當一件名牌衣服就能決定你神態的時候,你就已經完了。你生命的質量和光輝是來自內心對自己的肯定,而不是依靠外在的某種東西。」

能真正使人快樂的,是一份對自己的肯定和悅納。

高雅不是名牌裝扮出來的,而是心氣的凝結。

前段時間,網上有張照片曾讓人肅然起敬。

一萬個愛馬仕,也拯救不了平庸的你

高鐵二等座上,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神情專注,面前擺放著紙筆。

網友調查發現,他是中國工程院首批院士——劉先林,曾兩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幫國家節約上千萬外匯。

已經是國內頂尖的專家,卻坐著二等座來來回回,為了做好一場報告,在高鐵上也不忘校對圖紙。

細心的網友還發現,老人穿的皮鞋已經十分破舊,連襪子都沒有。

但沒有一人嘲笑劉院士。因為他值得別人的尊重。

有人把高貴穿在身上,有人卻把高貴融進骨子裡。

中國近現代第一位女舞蹈家裕容齡,曾被人打斷雙腿。

一個舞蹈家卻不能再跳舞,這已經無比痛苦。但她對自己的生活卻從不馬虎,從乾淨的穿戴到優雅的談吐,讓每個人都為之折服。

遲暮依舊美人,末路依舊貴族。

女人的極致是優雅,男人的極致是坦蕩。外表的美只能愉悅人的眼睛,而氣質卻可以使人心靈入迷。

一個女孩見過的最大世面,是有能力把自己活成奢侈品。

前幾天看綜藝,聽包文婧爆料與丈夫包貝爾的相處,深深覺得這姑娘活得太累了。

沒在一起時,她當著眾人的面向包貝爾表白,被拒絕後就威脅對方「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拿煙燙我自己」。

跟包貝爾在一起後,她幾乎每年都要跟他求婚十幾次,變著花樣地問:我們結婚吧?

兩個人剛在一起的時候很窮,她為了支持包貝爾,主動放棄演員事業,白天去教人跳舞,晚上到美容院打工,大半夜還要去地鐵口發傳單。

她說:「既然你喜歡,我就放棄吧。」

包貝爾紅了之後,她做起了家庭主婦,也不太打扮自己了。有次包貝爾回家,嫌棄地打量她:「你怎麼穿成這樣?」她立刻被嚇傻了,從此即使在家裡也認真化妝,生怕突然回家的丈夫覺得自己是黃臉婆,比不上外面的小姑娘。

她太愛了,從心底裡感到自卑,覺得自己配不上他,習慣了小心翼翼地去討好著對方。

即使包貝爾提供了安穩的家、提供了優渥的生活,她還是沒有安全感。

她會去翻包貝爾的通訊錄,把裡面看起來像女生名字的號碼全刪掉。

她把自己活成了包貝爾的附屬品。

她有錢,卻注定無法活得奢侈,因為她總是擔心會被拋棄。

有人說,安全感就是熟知他所有的密碼,是他能秒回信息,是手能時刻相牽。

然而,真正的安全感,其實來自於對自我的肯定。

你為愛把自己低到塵埃裡,可誰願意低下頭,去遷就塵埃裡的你?

愛情不是依附,它是各自獨立堅強,然後努力走到一起。

真正優質的女人,不需要男人給的安全感,也不會把人生寄托在他人身上,因為她自己就有力量。

所以啊,人需要的,不僅是一個包,也不僅是一身名牌,而是真正高品質的人生。

再名貴的東西,都只是工具,無論買不買,它都沒辦法提升你的價值。

讓名牌去襯托你,而不是湮沒你。

否則,一萬個愛馬仕,也拯救不了如此平庸的你。

點擊閱讀原文,下載網易新聞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