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歲女人的心態





  突然發現自己的頭上出現了一根白髮,趕緊抓住了它,就像抓住了吞噬自己青春容貌的惡魔,用力扯掉它。雙手緊緊捏住這根白髮的兩端,雙眼仇視著這個可惡的家夥。心裡一萬次地發問:我老了嗎?我真的老了嗎?還是最近勞累所致?

看看漸漸鬆弛的皮膚,不免有些黯然神傷。我狠狠地將這根半黑半白的頭髮丟入垃圾簍中,又用一堆果皮將它埋住,仿佛是要將歲月的痕跡一同埋葬。想將青春留住。

自發現白髮後,才忽然感到年青的美好,明白青春的稍縱即逝。於是,見到年青的美貌女子,禁不住多看幾眼。目光中飽含著無限的眷戀。這不是同性戀的表現,而是一種留戀,是對自己似曾相似的青春的留戀,更是一種羨慕。羨慕年青女子的靚麗,羨慕她們的傲人身材和青春的活力。嘆息青春易逝,容顏易老。心情一下子沉鬱起來,感覺自己的身體機能在衰退,記憶力在衰退,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在減弱,回頭率在降低。於是,缺少了自信,也缺少了激情。

想不到的是,在你羨慕別人的時候,居然還有人在羨慕你。盡管你覺得自己已不再年青,盡管你覺得已失去了風華,盡管你穿著廉價的衣服(只要得體)。

一日,和一位曾經共事的姐姐相遇,她興奮地說:「好漂亮,這條裙子穿在你身上真好看!

我苦笑著說:「好姐姐,別拿我開涮了,一條廉價的裙子,套在一個豆腐渣身上能好看嗎?」

「真的好看,不是我一個人這麼說,魯姐經常誇你不但舞姿輕盈優美,而且穿得也好,又講究。」當我說:「你搞錯了吧,魯姐說的應該是王女士吧。」事姐說:「魯姐說她的動作太誇張,更喜歡看你跳舞。」

鍛煉時,倒是常常聽到幾位姐姐議論「她跳得最好看,接受新舞又快。」「是啊,她年青唄,身子又靈活,誰叫我們老了呢?」

我一直以為她們在讚美我旁邊的王女士,她比我年輕好幾歲,人又長得漂亮,穿的盡是品牌,舞得又有活力。

確認是在讚自己後,自信仿佛又回到了身邊,沉鬱的世界豁然開朗。忽地明白:有生就有死,有少就有老。這是自然規律,這是成長過程,每一個時期自有每一個時期的獨特風景。不

不必為自己逐漸衰弱的身體而惆悵;不必為自己逐漸逝去的容顏而嘆息。不要在乎頭上出現的白髮;不要在乎正在鬆弛的皮膚;不要在乎回頭率的降低。勇敢地迎接新升的太陽;自信的投入到工作中;充滿激情地去享受生活;樂觀地說:我老了,但我仍有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