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遇到了一個脾氣不太好的人,而是經受了精神家暴|故事診所





你不是遇到了一個脾氣不太好的人,而是經受了精神家暴|故事診所

文|晗倩

你不是遇到了一個脾氣不太好的人,而是經受了精神家暴|故事診所

Hey 來信的陌生人,

你好。你的故事很長,信息量太大,不知該從哪裡回復起,那就從結尾開始說吧。

信裡說到,在寫信的時候,他依然沒有和你聯繫。不知道你們現在是什麼狀態呢?他是否重新和你聯繫,你是否嘗試繼續和他聯繫?

我忍不住想起一位Ted講者,萊斯利•摩根•斯泰納,她在一段16分鐘的影片裡,分享了自己和前夫康納的故事。我把他們的故事簡化轉述給你聽。

斯泰納在22歲時,在紐約的地鐵上遇到了在華爾街銀行工作的康納,兩人愉快地聊起天,這是個極浪漫的相遇。在熱戀中,康納欣賞斯泰納的一切,了解她的家庭、童年、願望和夢想。斯泰納覺得康納對她的好,是她作為一個女人從未在別人那裡得到過的。

兩人很快進展到了婚姻,康納提出想和斯泰納搬到新英格蘭的一個小鎮,離開她帶給他虐待和傷痛的家庭,兩人開始全新生活。他說擁有了斯泰納,就擁有了無比的幸福和安全感,不需要在華爾街證明自己。雖然在紐約有熱愛的事業,但斯泰納覺得願意為「靈魂伴侶」犧牲,於是辭職和康納一起離開了曼哈頓。

在新城市安定下來後,康納開始慢慢出現反常的行為。他買了三把槍,其中一把隨身攜帶,這讓斯泰納覺得自己處在危險的氛圍裡。並且,康納開始出現一些暴力行為。

比如一天斯泰納因為工作有些煩躁,康納以斯泰納的憤怒為理由,死死掐住她的脖子,一次又一次地往牆上撞。駕車外出的路上,因為迷路,康納不停地用力打斯泰納的頭,以至於她的頭多次撞到駕駛座車門玻璃上。

在斯泰納和康納兩年半的婚姻裡,她每周都會被打一到兩次。但她都選擇了原諒,因為每一次康納都會深深道歉,表示自己是因為壓力太大,這是一個意外,保證以後不會再傷害她。

斯泰納從未想過自己是一個遭受虐待的妻子。正好相反,她覺得自己是一個堅強的女性,深愛著這個飽受困擾的男人,而且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可以幫助康納面對自己心魔的人。在最後一次覺得如果不反抗就有可能被殺掉的暴力後,斯泰納才決定離開。

斯泰納把自己的故事寫成了一本叫《Crazy Love》的書,她的Ted演講題目叫《為什麼家庭暴力受害者不離開》。

因為她/他們會誤以為,那是愛,一種會讓她/他們內疚、自責、無力承接的愛。

我還想和你分享另一個故事,是我一位好朋友的。她的上一段感情持續了4年,期間過程讓她無比糾葛。

她的前夫,和你男朋友一樣,也比她大5歲。

這個男人脾氣很暴躁,一點小事就能大發雷霆,暴怒起來整個房間的氣場都變色。剛開始在一起時,他的暴躁沒有那麼明顯,雖有痕跡,但似乎都還在「不過是個急脾氣」的可接受範圍裡,加上他對她的關心和寵愛,她覺得自己遇到一個很「Man」的人,他們相戀一年多後就結婚了。

流星花園這樣的偶像劇,不知道讓多少女生覺得有點「暴力」的喜歡才是愛情真正的樣子。

慢慢的,這個男人對她的控制和怒氣,一點一點多了起來。引起他生氣的點,可以是電話超過三聲沒有接、微信5分鐘內沒有回、讓他在樓下多等了幾分鐘、拉開的櫃子抽屜忘了關,甚至是桌上的垃圾沒及時丟掉。到後來,他會翻看她的聊天記錄,禁止她和男生來往,禁止在外面和朋友玩到10點之後,就算是和女性朋友一起也不行。

每隔幾天,他們就會火山爆發一般地爭吵。這個男人沒有動手打過她,只是怒吼,最多把她推倒在地板上,把她摁到牆上用拳頭威脅。但每次怒氣升騰又消散的氣氛,都讓她覺得,還不如實實在在地挨了一頓打。她時常感到害怕,不知道自己說錯那句話,或做錯什麼事會讓他不高興。

他每一次發怒或咆哮著威脅過後,都會道歉,說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氣,不是故意的。如果道歉沒有用,他還會嘗試送花、下跪、哭、聯繫她的家人和朋友表再也不發脾氣的決心,甚至因為她堅持分手,威脅她說他會自殺,在她面前親手拿著刀要捅向自己。

他說他愛她,捨不得失去她,希望她只屬於他,所以格外在乎她。這些脾氣,都是太在乎的表現。

她曾經真的以為,這是愛,只是太濃烈了,他不知該怎麼表達,自己不知道怎麼接受。她甚至覺得是自己的錯,是自己哪裡不好,以至於他會總是生氣。所以當她提出分手,或試著分開一段時間時,她甚至會自責。她不斷妥協,忍耐,告訴自己下一次他會好。但沒有下一次,她在結婚後的兩年決定離婚,又掀起一場「我愛你不要離開我下次我再也不亂發脾氣了」的糾纏。

她最終在提出離婚一年後,為這段三年的婚姻畫上了句號。

她在離婚之後才明白,雖然身上沒有像斯泰納一樣確鑿的傷痕,但幾年來自己所承受的,是不折不扣的情感綁架,是一場精神家暴。

2016年3月0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實施。正式實施的新法明確了家暴範圍,即「家庭成員之間以毆打、捆綁、殘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經常性謾罵、恐嚇等方式實施的身體、精神等侵害行為」。

請注意,即使沒有肉體傷害,經常性謾罵、恐嚇等精神傷害,也屬於家暴的范疇。

反家暴法還強調,家庭成員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間實施的暴力行為,也參照該法規定執行,這意味著「同居暴力」也納入其中,無論同居者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在我把這段關於家暴的最新定義發給她之前,朋友告訴我,她並不知道精神侵害也屬於一種家暴。她以為,只是遇到一個脾氣不太好的男生罷了。

我的這位朋友,在離婚後花了一年的時間才從這段感情的影響裡走出來。我很慶幸她還是足夠勇敢地做出離婚的決定,雖然經歷了很長時間的搖擺、掙扎以及自責。她也能再審視前夫的狀況。這個男人討厭嗎?挺可惡的吧。但朋友告訴我,他自己也是家暴的受害者,他爸爸從小打他,他爸爸從小被他爺爺打。

斯泰納和我的朋友的故事,看似是關於「家暴」這個大命題的。但我想說,在她們的故事裡,有一個更基本的問題需要討論,那就是:究竟什麼是愛。

如果給一個東西正向地下定義是困難的,那我們可以從反向的角度來思考,把「不是愛」的東西先列出來。比如控制不是愛,威脅不是愛,強迫或半強迫對方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不是愛。

在我粗淺的對「什麼不是愛」的理解裡,一切需要用「我這都是愛你」、「我這都是為你好」、「我這都是因為在乎你」來加持的,希望對方照自己意願做的,都不是愛,是打著「愛」的幌子,滿足自己希望達成的目的,並且對方還會陷入「喔他這是愛我啊」的自責裡。

我還想和你聊一聊在一段關係裡女生的獨立,但那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在你的來信裡,我看到的這位男生因為分手而威脅去單位鬧、索取賠償,甚至自殺。我不知道是否還有其他讓你感到害怕的事件。但僅僅從這些表現而言,是讓我感到擔憂的。

我希望,你能正視自己在這段關係裡感受到的真實情緒,那些恐懼和害怕,不要再用「他人很好,對我也很好」來自我麻痹。

沒有人應該被威脅,被恐嚇,被控制,被當做讓別人安心的工具,如果這一切是打著「愛」的名義則更為可疑。

請先保護好自己。

依蔓

你不是遇到了一個脾氣不太好的人,而是經受了精神家暴|故事診所

如果你也有想要傾訴的話題,歡迎寫信告訴我們。未來我們會選擇性地將來信刊登在微信平台上,你的困惑將有可能得到三明治作者們的回復。

掃描下方二維碼或者點擊文末閱讀原文,提交你的信件。

你不是遇到了一個脾氣不太好的人,而是經受了精神家暴|故事診所

也可發送郵件至信箱:[email protected]

你不是遇到了一個脾氣不太好的人,而是經受了精神家暴|故事診所


點擊圖片,即可查看相關內容詳情

/ 社群「故事公園」邀你入園/

這是一個線上版的三明治故事公園

這裡的通行貨幣

是一個個鮮活的個人故事

映射著這個時代

點擊圖片,了解詳情

/「症常青年」來報導/

我們將打造一個症常青年「遊樂園」項目

邀請更多症常青年和我們一起觀察、思考、成長

互相慰藉和治愈彼此的時代症

點擊圖片,了解詳情

/ 帶著故事入住世界藥丸 Hostel/

邀請有多年海外生活經歷的你

和我們一起聊一聊當代中國和世界之間的有趣故事

這也是中國和全球化不斷耦合,偶爾脫離的過程

點擊圖片,了解詳情

你不是遇到了一個脾氣不太好的人,而是經受了精神家暴|故事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