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作為史上最快解鎖200億網播量大關的周播劇,《楚喬傳》在激蕩熱血的情節之上,更是以虐戀情深攪動著各路CP黨原本就澎湃的心潮。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有一種青梅竹馬,注定無法結果開

《楚喬傳》中的很多人物都深入人心,但要說最純真善良、敢愛敢恨,同時也是變化最大、最紮心的,莫過於燕洵和從小就賴在他身邊一口一個「燕洵哥哥」叫著的淳兒公主。

淳兒貴為魏皇最寵愛的公主,高高在上,身邊圍繞著眾多門閥公子,可偏偏對燕洵情根深種,從不掩飾自己對燕洵的喜歡,無論在什麼情景下,對燕洵都是無條件的維護,還會花心思秀發高束,刻意打扮成與燕洵十分相似的裝束。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可是燕洵身為燕北世子,實際上卻是被扣留在大魏的人質,雖然從小跟門閥公子、皇室子女一起愉快地玩耍,卻深知家族的命運是與皇帝的信任連在一起的,所以,燕洵表面光風霽月,實際背負著一種隱忍的使命感,他誰都不敢得罪,隱藏著自己的實力,只想當個無憂無慮的世子。所以,燕洵和淳兒竹馬青梅,卻無法開花結果。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燕洵當然也感激淳兒對自己的感情,但他把她當作妹妹,也只能當作妹妹,即使沒有身份的差異,即使沒有後來魏皇誅殺他全家,他們之間也不可能愛情。所以,即使不能生硬地拒絕,他也不會給她什麼虛妄的幻想,於是找各種借口回避,盡量減少接觸

就好像淳兒要為燕洵舉辦盛大的生辰宴那次,為了回避淳兒的熱情,燕洵不得不求助宇文玥。這些是對愛有股執著傻勁兒的淳兒沒有辦法理解的,她不知道她的感情會給燕洵帶來尷尬和困擾,更不會想到,其實早在開始,她就為自己的悲慘結局種下了禍根。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那一天,燕洵的生母白笙公主以使者身份向魏皇請求接燕洵回燕北,魏皇推脫,白笙便自請留在長安換燕洵回去。魏皇本已沒有借口阻攔,奈何此時的淳兒不捨得「燕洵哥哥」,強邀燕洵參加完她的笄禮之後再出發回燕北。這恰恰中了皇上的心意,就順勢答應了下來。也正因為淳兒的介入,破壞了白笙的計劃,而這個時間差,恰恰足以讓皇上布置計劃,成為之後誅殺燕洵一家的契機。

驕陽烈日情炙,燕北世子只為一人舍命

燕洵不是不會愛,他也可以像火熱的驕陽一樣在心愛的人面前怒刷存在感,可是滿心滿眼只容得下這一個人。他愛楚喬,和淳兒愛他一樣,高調至極。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在楚喬還叫荊小六的時候他就愛上她了,從第一眼到最後一眼。相比宇文玥,燕洵的愛是明朗的,豪放的,熱烈的,對楚喬的關注和保護是毫不掩飾的。

在門閥貴族射殺女奴的獵場,燕洵就一步一步地被「荊小六」這個不向命運低頭的少女所打動,想知道她的名字,還要被她還以冷冷地回答——「等到有一天我不用再仰視你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就這樣,他從剛開始的好奇,又一步一步地被她吸引。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燕洵第一次試探著給楚喬表白的時候,他說:「我們燕北男兒頭頂雄鷹,胯下駿馬,胸懷坦蕩,要不你就跟了我吧?」結果換來的是楚喬的一記棒槌。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宇文玥的鸚鵡把粑粑拉在了他的身上,逗樂了旁邊的楚喬,他說:「你幸災樂禍的樣子,真好看!」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楚喬腳受傷,他背著楚喬回城,告訴她燕北的火雷原有多美,當楚喬沉浸在這幅想像中時,他說:「跟我一起回燕北吧!」也就是從這次開始,他開始了漫長的喊楚喬回燕北的征程。

後來楚喬問他燕北真的那麼美嗎,他又一次邀請楚喬跟他回燕北,他說:「你再也不用做誰的奴婢了。」因為他知道楚喬和他是一類人,都是被困在籠子裡的鳥。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楚喬說自己一點都不柔弱,他說:「你再怎麼強,在我面前就是一個小丫頭。」

趙西風前來復仇,想要砍掉楚喬的手指,燕洵要求替她受刑。楚喬認為他這麼做不值得,他答:「誰說你的命不值錢,在我這兒,你的命比什麼的都重要。」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這些情話,是燕洵不曾也絕不會對淳兒說的。

當楚喬終於答應跟燕洵回燕北的時候,燕洵也終於借機向淳兒攤了牌,他告訴淳兒自己一直視她為妹妹,他想讓淳兒明白,他們之間沒有兄妹情之外的其他任何感情存在,以免淳兒因為誤解而耽誤一輩子。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他想娶的人,想帶回燕北的人,就只有楚喬而已。

盡管會讓淳兒傷心,但對於淳兒來說,這無疑是最利落,最實際,也最妥善的解決辦法。

九幽台之殤,多少殺戮以愛之名?

九幽台的慘烈,可謂是《楚喬傳》的第一個高潮爆點,燕洵面對第一次人生巨變,無論性情還是命運,都自此逆轉。如果說之前燕洵和淳兒之間還有純真美好的兄妹情,那麼九幽台的慘劇,無疑葬送了這份純情。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九幽台一幕後,燕洵眼中的淳兒就很難再像妹妹那樣簡單了,她還多了一個身份,那就是滅門仇人的女兒。可是淳兒依舊天真無邪,毫不懷疑他還是那個自己深愛的「燕洵哥哥」,當她到鶯歌小院探望燕洵的時候,明知道燕洵剛經歷了生不如死的折磨,心情異常沉重,卻還請求他講故事,說笑話,以為這樣能讓燕洵心情好點。

被燕洵冷冷回絕後,淳兒不僅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失禮,反而還在燕洵面前提到他父親想要造反這莫須有的罪名,戳到燕洵痛處,強忍怒火和怨氣的燕洵只能奉勸她:「趁我還良心未泯,快離開我吧,不要毀了你自己。」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然而,這句話的分量淳兒依舊不知,只是難過燕洵哥哥現在「現在變得越來越不認識了」,並對自己沒能在救他家人這件事上出一份力愧疚不已。是燕洵變了嗎?是他再也強撐不下去了。淳兒自以為是的「對他好」,都變成了燕洵難以喘息的痛。

他只能用更冰冷更決絕的態度來拒絕她。於是當淳兒又來到鶯歌小院纏著他聊往事時,他恭敬地行禮,回以一句「燕洵那時年幼無知」,令淳兒傷心離去。而他在淳兒走後,又面無表情地脫下剛剛被淳兒碰過的外衣,吩咐下人拿去燒了。從燕洵的表現來看,此時的他,已經對淳兒徹底沒有了情感。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終於,淳兒一意孤行地提出要和燕洵成親,她認為這是保護心上人的做法,因為只要自己嫁給燕洵,他成了駙馬便能安全。哪怕她知道燕洵現在娶她不是出自真心,兩人還隔著滅門之仇,但她相信燕洵對她還是有感情的,成親之後,日久天長,燕洵哥哥一定會知道她的好。

天真爛漫如她,萬萬不會想到自己成了父皇的一枚棋子——用成親拖住燕洵,還能向世人昭示自己已經赦免燕洵,再殺燕洵的時候自己便能撇開關係。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燕洵也不免驚訝於魏皇的狠心,但現在最迫切的問題是如何活下去,逃回去。當燕洵想要向楚喬解釋大婚問題的時候,楚喬卻早已深知大婚背後暗藏的玄機——魏皇要以犧牲自己女兒的幸福為代價,對燕洵動手了。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此時的楚喬和燕洵是經歷了生死、悲痛的革命夥伴,她深知當中的利害。回燕北之路,必當九死一生,唯有借大婚之時強攻才能博得一線生機……如果能幸存,燕洵希望楚喬永遠不離開他。楚喬笑笑,只說他們之間不需要說這些。

燕洵和淳兒都是王權爭奪的受害者,在感情的世界裡,燕洵對淳兒是不必開始便已經知道結果的封閉,不管是青梅竹馬的兄妹情誼,還是後期遭遇滅門之後的決絕,從始至終,他都未曾對淳兒傾心,所以他對淳兒是一以貫之的拒絕,絕不拖泥帶水。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他的愛情,從來就只對楚喬開放,從第一次見面時的心動,到從始至終的深情相待,燕洵心中唯一的一片淨土,從來就為一人開放,那個讓可以他奮不顧身,用生命去愛的女子——楚喬。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

楚喬和淳兒對燕洵而言,一個是無花的果,一朵是無果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