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只想和自己喜歡的人結婚





媽媽,我只想和自己喜歡的人結婚

圖片發自簡書App

天空憋了一天的情緒,終於在傍晚時分,將心裡所有不快通通宣泄出來。雪花沾染著空氣中的塵埃,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潔白。楊曦呆呆的站在窗前,纖瘦的身體看起來弱不禁風,一襲白衣襯得原本柔滑的肌膚越發的蒼白,精致的五官在歲月的打磨下顯得更加立體,然而那乾淨清澈的眼神卻始終無法掩蓋那一絲若有若無的憂傷。她打開窗戶,任憑大朵的雪花裹挾著寒冷的空氣一同蜂擁而入。也許是寒風太過猛烈,她不禁打了個寒顫,順勢將窗戶關上,走到客廳,隨手拿起一件大衣裹在了身上,試圖趕走早已滲入骨髓裡的寒氣。

她坐回桌前,繼續整理儲存在電腦裡的照片。此時距離分手已經過去了187天。

放在桌邊的手機突然震了一下,也許是房間太過安靜,震感太強烈,才會被嚇了一跳吧。猜想大概又是某軟體的信息推廣,便沒有理會,片刻過後,又震了兩下,她伸手將螢幕解鎖。看著發信人的名字,她的心突然緊了一下,是他,這麼久了,會有什麼事呢?咚咚的心跳聲催促著她迅速打開信息,然而,呈現在她眼前的那幾個明晃晃的字幾乎要刺瞎了她的雙眼。

「我始終無法說服我的父母」

「我妥協了,我要結婚了,和她」

「對不起,小曦,你一定要好好的」

原本留存在心裡的最後一絲希望也化成了泡影,她沒有回復,因為不知該如何回復,她的身體在顫抖。她將手機扔在一旁,瞬間癱坐在椅子上,淚水肆意的沖刷著她的臉龐。不知過了多久,她停止了抽泣,大概是哭累了吧。重新回到電腦前,將剛才整理的照片從上到下仔仔細細挨個重新看了一遍,隨後又全部刪除,大概是想將這些關於他的記憶全部結結實實的壓在心底,永遠塵封起來吧。

她拿起手機,快速按下一個號碼:「小眼鏡,陪我出來喝酒。」沒等對方說話,她便掛了電話。

半小時後,在一個蒙古風情的酒裡,台上滿頭非洲辮的女郎唱著動聽的蒙古語,悲情悠揚的旋律仿佛在向誰訴說著哀傷,這倒是符合極了小曦現在的情緒。坐在旁邊的姑娘梳著一頭利索的短髮,燈光斜斜的打在她的臉上,整齊的牙齒在紅唇的映襯下顯得更加潔白。受父母親遺傳,從小便在鼻梁架上了重重的眼鏡,院子裡的人們經常開玩笑說,她的鼻梁這麼低,定是眼鏡太沉的原因,壓的鼻梁不願生長。然而,她從不生氣。她有個好聽的名字,韓思琪,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就是她名字的由來。

她們是光屁股長大的玩伴,是同住四合院的鄰居,是在同一所小學上了六年學的校友,更是共同生活了四年的大學同窗,這樣紮實的感情並不多見。

見小曦一杯一杯的給自己灌酒,思琪忍不住一把壓住她端著杯子的手臂:「能不能先告訴我怎麼回事?」

小曦將手抽開,一杯酒下肚,她單手拖著額頭,嘴角掛起了一絲苦笑,抬眼用迷離的眼神看著她說:「你猜?」

思琪無奈的說:「這世間能讓你如此頹廢的人還能有誰?說吧,他對你說了什麼?」

「他,他要結婚了,就和那個……」話音未落,小曦身體向前一傾,隨慣性趴倒在了桌子上,頭也重重的砸在了胳膊上。

思琪用牙齒壓了壓緊閉的雙唇,眉頭一緊,目光暗淡了下來。她起身將小曦扶起,一只手將她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另一只手攬著她的腰,一路上跌跌撞撞。

在黑暗的房間裡她摸索著開了燈,將小曦費力的抬到了床上,她那瘦小的身板在這樣高強度的訓練下幾乎要長出肌肉來。她轉身一屁股癱坐在床上,大口的喘著粗氣,額頭上的汗珠大顆大顆的順著臉頰滑落在脖頸上,沾濕了衣領。抬眼看到正前方螢幕的指示燈一閃一閃,她起身走到跟前,晃動滑鼠,螢幕亮了起來,畫面定格在那張用了大半年的牆紙上。上面的兩個人在細如粉塵的沙灘上騰空躍起,笑的絲毫沒有半點偽裝,他們相互對視著,目光中滿滿的愛意,在碧海的映襯下顯得更加動人。

思琪回頭看了一眼醉不省人事的小曦,眼神流露出毫不掩飾的心疼。關閉電腦,為小曦換上睡衣蓋好被,檢查好天然氣閥門,水龍頭開關,又關閉電源按鈕,她才放心的帶上了門。

一路上,記憶如過電影一般在她的腦海浮現,從這段感情的開始到結束,她,是唯一的見證人。

故事還要追溯到09年。

剛進入大學的小曦不像其他同學那樣,從高考的束縛中解脫出來,完全沉浸在肆無忌憚的放縱之中,忙著戀愛,忙著玩耍。對於未來,她有著自己的理想和期待,所以面對學業,她一刻也不肯松懈,每天吃過晚飯都要去圖書館上自習,無論刮風下雨,酷暑嚴寒。

去圖書館,籃球場是必經之地。盛夏的傍晚不似正午那般燥悶,活躍在籃球場的同學便多了起來,場地兩側還擠滿了自發的拉拉隊,他們都在為各自喜歡的「球星」加油鼓勁。小曦路過時偶爾也會瞟一眼,卻從未主動上前觀看比賽,因為在她眼裡,那是自己走不進的世界。直到大一下半學期,學校舉辦了一場籃球賽,各系與各系之間展開了激烈的角逐。

「喂,有沒有注意到那個穿藍色隊服正在運球的男生。」

「嗯,注意到了,好帥啊,不知道是誰。」

「他叫楊鑫,經管系念大二,聽說入學成績是全系第一。」

「哇,學霸啊。你還挺了解的嘛,看來是觀察很久了。」

「對呀,關鍵是啊,現在沒有馬子,嘿嘿。」

「那你的機會來嘍。」

「別瞎說,我只是單純的仰慕而已,別無他想。」

「少來」

旁邊兩個女生就這樣嘰嘰咕咕的聊著。小曦不由自主的將目光移向這個瘦瘦高高的男孩兒,乾淨的外表下還帶著一絲暖暖的味道,修長的手指緊扣著籃球做出了一個投籃的姿勢,球進了,全場歡呼,她也跟著鼓了掌。比賽結束了,不記得比賽有多精彩,只記得,她的眼神從未從他身上離開。

再見楊鑫是第二天的早上,小曦和思琪一起去上課,不知哪兒來的冒失鬼撞到了小曦,抱在懷裡的書紛紛散落在地上,思琪大喊:「走路不看人的啊?」小曦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蹲下將書撿起,夾在書上的簽字筆順著台階滾落了下去,她急忙追下去撿,卻被一個手指修長好看的人搶先了一步。

「你的筆。」是楊鑫,他將筆遞給小曦。

「謝謝。」小曦接過筆,快走了兩步追上了等她的思琪。一股未知的力量驅使她回頭看了一眼走在身後的楊鑫,四目相對的那一剎那,一股熱流湧上了她的臉頰,她迅速將臉轉回,快步走向教室。

也許是緣分使然,自那以後,他們總能不期而遇,仿佛上帝不在他們身上安排一些故事情節就不肯罷休一樣。

很快,小曦在生日那天收到了一份神秘禮物,粉色的包裝盒上系了一個紫色的蝴蝶結,打開一看是一支鋼筆,一支小曦心心念念很久的派克鋼筆。裡面還卷著一張字條:楊曦,生日快樂。署名是楊鑫。

小曦坐到書桌前,捧著這支鋼筆呆呆的看了很久,嘴裡小聲嘀咕著:「他怎麼知道的呢?」站在一旁整理衣櫃的思琪漫不經心的問:「是知道你生日還是知道你喜歡這支鋼筆啊?」小曦說:「我都很好奇。」思琪噗嗤笑出了聲,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很驕傲的說:「當然是我告訴的啊。」小曦瞪大眼睛,驚得合不攏嘴:「什麼時候的事兒,你怎麼都不告訴我啊。」思琪雙手扶著小曦的肩膀說:「我們都想給你一個驚喜啊,別說你不開心啊,我可是早就看出來了,每次你看他的眼神都不對。」

「這都被你發現了啊,有那麼明顯嗎?」小曦嘟著嘴說。

「拜托,瞎子也看出來了好吧。」

小曦聳了聳肩,任憑思琪無情的嘲笑,她回坐到桌前,捧起鋼筆仔細端詳著,嘴角泛起了笑意。

之後楊鑫總給小曦打電話,發信息,他們的聯繫日漸頻繁,彼此對生活的態度以及對事情的看法總是很契合,所以很聊得來,漸漸地便無話不談。他們的愛情沒有什麼轟轟烈烈,就是很自然而然的成為了男馬子。楊鑫打籃球,小曦就在旁邊看著,時不時的遞上一瓶水,還用紙巾幫他擦汗,惹得周圍的女生心生妒恨,但小曦從不在乎。楊鑫也會經常陪小曦去圖書館,幫她找需要的書籍。無論驕陽似火的夏天還是寒風凌冽的冬日,小曦的兩個暖瓶總是有滿滿的開水。

和楊鑫在一起的日子小曦活潑了不少,她不再像乖乖女那般安靜,恬淡,偶爾也會和周圍的人開開玩笑,一起出去逛逛街,看看風景。她不再只專注學業,偶爾也會參加社團活動,或者跟楊鑫學習打籃球。這樣的小曦,變得更招人喜歡了。

八月一個周末的夜晚,樓門已經落了鎖,小曦還沒有回宿舍,思琪打電話,關機,給楊鑫打,對方無法接通,這可急壞了思琪,甚至要報警,被舍友攔住了「你別往壞處想,和楊鑫在一起不會有事的,或許只是去了一個好玩兒的地方想多呆一天罷了,明天倘若還不回來,再報警也不遲,況且人口失蹤需要24小時警方才會受理。思琪坐立不安,在地上來來回回的走,直到宿舍熄了燈才爬上了床。她輾轉反側,擔心了一整晚,大概在天蒙蒙亮的時候才勉強睡著。

第二天早上,小曦站在思琪床邊,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緩緩地睜開眼睛,視線對焦般從模糊變清晰,她猛地起身從床上跳下來,叉著腰對小曦大吼:「你這個壞家夥,還知道回來啊你,你昨晚去哪兒了,電話也不開機,簡直要把人嚇死了你知不知道。」小曦滿臉委屈:「昨天玩兒的有些晚,末班車又無故取消了,沒辦法就在當地找了個住處,今早趕第一班車回來的,手機沒電了,也沒帶充電器,就沒告訴你,對不起啦。」小曦連忙抱住思琪,把頭靠在她的肩膀上做小鳥依人狀:「下次再也不敢了嘛。」思琪生氣的把頭扭到一邊不說話。

「對了,我想告訴你一件事」小曦看了看周圍,確定無人了才繼續吞吞吐吐的說:「昨晚,我們倆,在,在,在一起了。」思琪的下巴都驚掉了:「你說什麼?楊曦,你是不是瘋了!」小曦被這怒吼嚇不敢說話,她壓低了聲音:「我是真的很喜歡他,而且我相信他,我們一輩子都會在一起的。」思琪嘆了口氣說:「我不是不相信你們,可是萬一……我只是怕你將來受到傷害。」「如果真是那樣,我也認了,不會後悔的。」小曦堅定的說。

小曦每天依舊面若桃花,或許戀愛中的人都是這樣任性,不管不顧的吧。然而楊鑫也的確沒有讓小曦失望,對她越來越好,事事順她意,樣樣滿足她。看著兩個人整天如膠似漆,甜甜蜜蜜的,思琪也算放了半顆心。

很快,楊鑫畢業了,而小曦還得上一年學,楊鑫選擇陪在小曦身邊,於是在當地找了一個公司,過起了朝九晚五的生活,平時白天上班,晚上來陪小曦吃飯,幫她打水,周末偶爾會一起出去玩或者陪小曦去圖書館,熱戀的溫度絲毫沒有退減。

小曦畢業後就隨楊鑫回到了家鄉,想著工作穩定了就商量婚事。經過了兩年的各自打拼,事業總算穩定了下來,也攢了些積蓄,兩個人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小曦把楊鑫帶回家裡,爸爸媽媽早已做好了準備,一桌豐盛的佳肴也是經過了層層選拔才上桌的,可見對女兒的疼愛和對她另一半的重視。經過了幾天的觀察,楊鑫對小曦的體貼入微,讓曦爸曦媽看在眼裡,心裡也覺得踏實,值得把寶貝女兒托付給他,便毫不猶豫的同意了這門婚事。

接下來,小曦拿著爸媽精心準備的禮物便跟著楊鑫回到了家裡,迎接他們的是楊鑫的爸媽還有一個笑靨如花的女子,大概是楊鑫的表妹之類的吧,她皮膚白皙,優雅端莊,讓人看了就很想親近。楊鑫的媽媽熱情的將他們迎進門。

飯桌上,楊鑫媽媽給小曦夾菜:「這還是鑫鑫第一次帶女同學來家裡玩呢,來,別客氣,多吃點。」「女同學?」小曦有點詫異,卻沒有多說什麼。鑫媽又開口了:「哦,對了,忘了介紹了,這是鑫鑫的未婚妻,叫黎夏。一直也沒見,反正這次也回來了,多抽些時間,好好相處相處。」楊鑫驚訝的眼神中暗藏著一些憤怒:「媽,我和你說過了,我只會娶小曦一個人。」黎夏的臉色有些難堪,楊鑫媽媽頓了一下,假笑著給楊鑫夾菜:「我什麼時候同意過?」聽了這話,小曦的手不停地顫抖,她攥緊了拳頭,眼淚模糊了視線,她倔強的咬著嘴唇,不知所措。終於她繃不住了,拿起外衣沖出了門,楊鑫也跟著沖了出去,只淡淡的丟下了一句:「媽媽,原來你是這樣的人。」家裡的氣氛異常的尷尬。

楊鑫追住小曦,一把將她攬在懷裡:「別怕,我永遠不會丟下你。」這一刻,小曦才將委屈化為淚水,在楊鑫的懷裡肆無忌憚的傾瀉而出。「我一定會說服我爸媽,讓他們接受你的。」看著懷裡這個受傷的姑娘,楊鑫心疼的說。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鑫媽始終不肯妥協,不管小曦多好,她始終認定她看著長大的黎夏是她最稱心的兒媳。

雨過天晴一個暖暖的午後,小曦收到一條信息:明天上午10點,公園北門咖啡廳見,署名是楊鑫媽媽。小曦有點兒意外,卻也很緊張,一種不祥之感席卷而來。第二天一早,小曦起床梳洗打扮,穿了最心愛的衣服提早去赴約。10點,鑫媽準時來到座位前:「我們今天來好好談一談。」內容的大概就是勸小曦知難而退之類的。

原來黎夏的爸爸和楊鑫的爸爸是大學同學,現在,他們一個做了官,蒸蒸日上,一個做了生意,風生水起。這樣的門當戶對是小曦這樣的普通家庭所無法企及的,他們確實有著很不相配身家背景。盡管小曦相信通過自己的努力將來可以有所成就卻終究抵不過現實的殘酷。

談話的結尾,鑫媽將一張金融卡和一百塊紙幣放在桌上推給小曦:「這裡有十萬塊,密碼是楊鑫生日,你們真的不合適,如果你真心喜歡他,就應該多為他考慮。還有這一百塊,請你喝咖啡。」說完起身便走了。

小曦拿起金融卡,手緊緊的攥著,眼裡滿滿的全是恨,自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憑什麼自己的感情屈屈就值這十萬塊,在有錢人的眼裡,他們拿感情當什麼。小曦擦乾眼淚,走進銀行,從自己的薪水卡中取出了兩萬,是她省吃儉用攢下來的錢,將它添到楊鑫媽媽給的卡裡。然後寫了一封信連同金融卡一並寄回楊鑫家。

「金錢有價情無價,用錢斷情辱了誰?願君安康多珍重,你我從此各天涯!」

小曦辭掉了工作,拉著行李回到了她生長的故鄉,那裡的一花一草,甚至連空氣都讓她覺得踏實。她掛斷了楊鑫所有的電話,重新找了一份工作,開始新的生活,可是沒好的傷疤怎能不痛。她學會了抽煙學會了喝酒,她想盡辦法麻痹自己,希望痛苦早點兒過去。

是的,她愛他,很愛很愛,愛到想和他有個家,想與他有個流著各自血脈的寶寶,然而,她已然不知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他。

那一刻,小曦似乎明白了,或許人生,不是光靠努力就能得到想擁有的一切,偶爾也需要有一點點的好運氣。

正午的陽光透過紗窗暖暖的照在床上,小曦翻了個身,揉揉眼睛,在昨晚酒精的作祟下,腦袋完全是放空的狀態,眼睛無神的看著天花板。她突然想起了什麼,起身拿起手機,打開楊鑫昨天發的信息,思考了片刻,流著淚在螢幕上打下了四個字: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