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小姐學做愛





跟著小姐學做愛

我取這樣的名字不是要來吸引你的眼球。而是我們應該實實在在的思考。因為我們需要向小姐學習做愛,不管你承認不承認,要學的都很多。

親愛的老公在一家四星級的酒店工作,整天人摸人樣西裝革履的投訴客戶的CLAIM。今年還算不錯,也混個大廳經理。四星的酒店依然是入了俗套,還是要依靠這些養眼的漂亮小姐來拉動經濟,盤活帶動整個酒店的發展。自此,我們的床頭邊自然也會多了一些小姐的話題。每天回來侃侃而談,眉飛色舞地跟我描繪,不適時機的添油加醋。就這樣小姐開始融入我們的生活。

昨天他回來的晚了。我已經很迷糊很犯困,而他又開始給我講述精彩故事。什麼一客戶結帳時死活不承認用了廁所的保險套而拒絕支付10元人民幣。接著講就是來了一熟悉的朋友,竟然叫他(我老公)去幫助跳個小姐來陪夜。好像責怪小姐一上來就講價錢。我也來了精神就跟他呸了一句,你以為她是做情人啊,還要先眉目傳情做害羞狀?我嘲笑他看來你對小姐的期待還很高嘛~。而他跟我呸了一句,當然啊,你要跟小姐學的還很多呢。

暈死!我要跟小姐學。你犯糊塗了吧。我開始好好審視他,我是不是對他開始陌生。當然我也開始深深的思考他話裡的含義。近來他好像很樂意於回來跟我講小姐如何如何做愛,我想他在酒店工作接觸這些是在所難免的。只是每每開始在我面前流露期待的心動和眼神了,我就拷問他:你是不是想和小姐做愛了?他竟然很流氓地問:你做得了小姐嗎?

別拿這嚇唬我了?先生。我做得了你的妻子,還做不了小姐。想那木子美的一夜情我都看過了,一天換一個方式累計起來也就這麼多啊。誠然,我和各位一樣,看過很多小說很多書籍,也懂得了解很多那些浪漫的形式,而我們的生活裡卻很少會那樣去實踐它罷了。查泰萊夫人和情人在樹林裡做愛,然後她光著身子就可以跑到雨中去宣泄她的幸福和快樂,那你說幾個婚姻裡的女人能那樣做呢?似乎想想還是一種害羞和犯罪呢。

他說:那就去買點教材回來吧,你學學啊。果不其然,晚上他帶回來幾盤帶子。裡面有男人和女人的也有女人和女人的。看來看去還不就那樣嗎?勁男誇張賣力揮汗如雨,女人極盡誇張地表情,放蕩自由地呻吟。看完了他問我一句:我怎麼沒見你這麼快投入過狀態,她怎麼撫摩一下就這麼快感?我說這拍A片呢,她喊一下都算MONEY的,你又沒給我錢,笨死了你,吼吼。然後我開始反激他一句:我說人家怎麼堅持那麼持久?偷偷觀察他表情不太自然。

那我給你錢你就願意那樣叫喊嗎?暈死。我問你到底怎麼了?別扭扭捏捏好不好。不就是和小姐做個愛嗎?有什麼了不起的。我說家裡也有牛奶,你想倒我身上就倒吧,你想得出什麼新鮮的我也可以配合的,我們關起門來是我們的事,誰也管不了啊。這又不是什麼高科技動作,沒什麼跨越不了的障礙。就這樣,我去拉好了窗簾,關閉了房門。我大聲地說:房子不隔音可別怪我啊。

我們的做愛真的已經很平淡了。我和所有的女人一樣,說累了不想做,外面下雨不想做,明天起早不想做,頭疼不想做,口渴不想做。還有就是:沒有理由,我就是不想不做。我們的愛到了不說也怕做的地步,難免我們的婚姻漸漸失卻了激情,浪漫,再也觸摸不到靈魂與肉體的碰撞的沸點的快感呢。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學著像小姐一樣,滿足來自愛人最原始的渴望和需求,滿足他最需要獲得的虛榮呢。

跟著小姐學做愛,婚姻中的女人,你還等什麼,難道你要等到你的蘋果被別人槍去,你的床被別人占領,你才知道痛恨地說:我為什麼連小姐都不如呢?!(文/紅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