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的前半生,勝過《我的前半生》





我媽的前半生,勝過《我的前半生》

這個月兩次坐地鐵,旁邊的姑娘都無一例外拿著手機在看最近大火的電視劇《我的前半生》。

我沒有去看劇,我去重新看了劇本改編的原著,亦舒寫的《我的前半生》,和十年前看的感受,很不一樣。

十年前我初一,剛知道父母離婚,剛開始看亦舒,於是就把這本書推薦給我媽看。

那段時間我媽幾乎每天心情都很差,看完書之後,臉色略有不悅,欲語還休,我那時候還小,沒看出其中蹊蹺,就和我媽說:「故事情節有點誇張哈哈,意會就好。」

後來我才知道,我爸馬子的兒子,原來和我是同班同學Y——和書裡的情節不謀而合,這讓我很訝異。

而且我還曾替Y偽造過他媽媽的簽名——他當時數學沒及格,數學老師要求家長看完試卷簽字,而我當時,替班裡所有沒考及格不敢拿試卷回家的同學,偽造家長簽名。

你看,生活裡發生這樣的事,比電視劇裡的細節,要生動多了。

再後來,我聽我媽說:「你爸馬子的前夫,住在我醫院,生重病治不好,臨死前,拿著刀,找到我辦公室,威脅我說:‘你如果不把我治好,我就把你老公的事情告訴所有人’。」

我媽是當時醫院裡唯一一位心內科女大夫,小小身材,卻雷厲風行,很厲害的女人,這種情況之前不是沒見過,就回他:「你說去好了,如果你的病能治好,你無論做什麼我都會幫你治好,但你已經晚期了,我治不好’。」

是啊,生活遠比故事更加離奇又兇險。

而媽媽的姿態教會我:別人欺辱你的時候,不要示弱,也不要急著還手。

生在一個如此「奇葩」的家庭,這十年裡我先後遇見的事情,比這更誇張更傳奇的,比比皆是。

這十年的經歷教會我的是:生活就是一坨狗屎接著一坨更大的狗屎,中間也許會穿插著幾個彩色棒棒糖,但狗屎才是真正的主旋律。

所以十年後,我重新再看《我的前半生》這本書,我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

十年前我看到的,只是表象:漂亮的女人,做人做事更要一樣漂亮,這樣即便離了婚,重整旗鼓,姿態會愈加漂亮。

書中有一段:

唐晶對子君說:「如今你才有資格被吊膀子。」

子君:「這也算是光榮?」

唐晶:「自然,以前你四平八穩,像塊美麗的木頭,一點生命感也沒有,現在是活生生的,眼角帶點滄桑感——有一次碰見史涓生,他說他自認識你以來,從來沒見過你比現在更美。」

「我?美麗?」子君嘲弄地說,「失去丈夫,得回美麗,嘿,這算什麼買賣?」

「划算的買賣,丈夫要多少有多少,美麗值千金。」

現在我的領悟是:臉蛋和為人漂亮不漂亮,還只是一個人的「表象」,真正的「內裡」是說——做人務必要自愛,尤其是做女人,尤其是在逆境裡。

即便有人一個拳頭打你一嘴血直到你求饒,也不要因此輕視你自己半分。

如果你自己都看輕自己,那這個世界只會順勢踩你。

只有你愛惜自己,別人才會尊重你。

舉三個例子,有關書裡的女主子君(和電視劇情節不太一樣)。

做了十年的家庭主婦,生完兩個孩子,基本已經完全和職場脫離,和丈夫離婚後,被丈夫趕出家門,先前說好的50萬「遣散費」本來用作購置新屋,最後卻臨時變卦,減至30萬,子君要不來,沒有大鬧,與銀行貸款才湊夠房款,這是其一。

重回職場,受盡各種刁難和占便宜,這時有一個條件不錯、人也好看的老外追求她,她內心不喜歡,並沒有將就,堅持做朋友,這是其二。

丈夫的第二任妻子是一個明星,叫辜玲玲,二人接受採訪,辜玲玲明槍暗箭,各種嘲諷和污蔑,採訪報導出來之後,她瞧見,心裡很不開心。這時她接到辜玲玲前夫電話,慫恿她一起開記者會和他們撕逼,子君卻執意拒絕——她不屑與小三爭一時的口舌之快,這是其三。

整本書裡,這樣的情節,俯拾即是。

看一個女人是否自愛,別看她在順境裡如何對待自己,而要看她在逆境裡如何對待自己。

子君這一切,並不只是為了「做人姿態要好看」——再好看,也多少有秀給別人看的成分在其中——而是:不忍把自己,置身於狗血的撕逼、險惡的境地,只為爭一時的利益。

這樣的原則更深處,是對自己能力的自信:我不願同你爭這些,並不代表我一味容忍你欺辱我,而是,我相信憑借我自己,也完全可以得到我想到的結局。

所以,離婚算什麼呢。

婚姻本來就豐儉由人。

對子君這樣有能力又自愛的女人來說,離婚不是結束是開始。

伊麗莎白泰勒嫁過7次,佩吉·古根海姆嫁過5次,一次有一次的精彩。

亦舒的另外一本書《阿修羅》裡,也有這樣一個情節——書中一位建築師,因為愛上一位年輕女子,和他原本要結婚的一位女作家鬧翻,後來建築師出了車禍,住進醫院,那位女作家前去探望他,碰到共同的好友,好友對她說:

「他會再站起來,醫生說沒有問題,你正好陪他度過難關,你們肯定可以復合,這難道還不算是最佳結局?」

那位女作家「霍」地站起來說:「最佳結局?請你公平一點,他為別人搞得五癆七傷,現在讓我收拾殘局,你居然說這是我最佳結局?!你們這樣看輕我?不,我不能接受這樣的施舍,我有自尊,像你們一樣,我也懂得自愛。」

想起奧斯卡•王爾德那句話:自愛,是一生浪漫的開始。

哪怕你跌倒在最臭的陰溝裡,也別忘了抬頭便可以看見月亮。

而教會我這一點的,不是別人,是我媽媽。

離婚後的她,依舊活得很精彩。

亦舒告訴我什麼樣的女人姿態漂亮,我媽教會我不要做什麼樣的女人。

最後這裡想說:媽媽,在我心裡,你永遠最美。

我媽的前半生,勝過《我的前半生》

商務合作,請聯繫

QQ號:3181734966

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