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拋妻棄子」的陳俊生下場是什麼?





種下什麼因,皆有什麼果。

文|YIBAO

來源 |天亮了

歲月荏苒了幾個春秋。不畏將來,不念過去,有多少人在原本的道路上看不清,走著走著就散了。然而記憶永遠沖刷不掉,曾經的人和事,發生過的,犯下的錯,都如過眼雲煙在腦海裡回環往復。

你的前半生,遇到了誰,錯過了誰;你的後半生,還念著誰,又戀著誰?

我們都在為曾經的決定買單,也沒有誰比誰更精明,誰更過的好。你曾經「強取豪奪」的,只不過是自以為是的贏。

偌大的玻璃窗前,陳俊生依然埋著頭。

人到中年,越來越怕被淘汰。在旁人看來,他顯然沒有了任何上升空間:學歷不高,公司的海歸一批批回歸,而他這老掉牙的再不努力,也只有被埋汰的份。

陳俊生的腦海裡突然出現一個身影:

幹練的短髮,職業裝上身,踩著細細的高跟鞋款款而來,她的臉上不再是那麼稚嫩,而是淡定自若、瀟灑自如。那種感覺,和凌玲的柔弱又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的確,那個曾經是他妻子的羅子君已然不再是當年的「小女人」。陳俊生有些依戀起當年的感覺來。

圖什麼呢,一條道走到了黑,聲稱自己不後悔,可是走著走著,還真是錯了。

自以為是的愛情原來這麼不堪一擊,愛情,真可笑,他還真以為自己愛上了凌玲。眼下才知道,什麼是愛?無非是你需要呵護時,那個人剛好懂了你,而你認為那是愛情。

人自以為成熟了,可以成熟地去愛,卻原來還是分不清什麼是愛。對凌玲是愛嗎?當生活的柴米油鹽家庭瑣碎都提上日程,什麼又是愛呢?

「什麼時候回來?你是不是又聯繫她了」,手機螢幕忽閃,陳俊生直覺得煩。原來女人們都一樣,都會催男人回家,沒有誰比誰更高明。

人總是如此患得患失,無論是二十二歲,還是四十二歲。自以為有了愛,要在一起,還要去接受別人的孩子,到頭來什麼都是一場空。

沒有血緣關係的愛戀能持續多久,陳俊生終歸是歡喜自己的兒子平兒的。再不濟,那是自己的兒子。

他每逢看著凌玲的兒子佳清,就會想起自己的兒子:平兒過得怎麼樣,是不是已經忘了我這個爸爸。

陳俊生沒了往日討好凌玲的熱情,這以前還能對佳清有耐心,可終歸不是自己的。而他呢,和佳清的關係也並不討好。

人到中年的陳俊生,近來總是覺得壓力很大。回家有凌玲催促他,防著他,又生怕他把錢給了平兒。

「我自己賺錢,養我兒子,你還惦記上了,吃相真難看」,陳俊生覺得現在的凌玲有些討厭,總是對他指手畫腳,就連他拿錢給自己兒子也有意見。

那種嘴臉,讓陳俊生想起了多年前和子君離婚的時候,凌玲一反往常的寄了紙箱過去。

「沒錯,她只是想給自己兒子找個爹,而我認為是愛情」,幾年來,陳俊生總算看清了凌玲的真面目。

「不是自己的親兒子,將來能指望他多少」,他不敢想。現在的家裡,他像個外來者,凌玲和佳清才是一家人。

成年人的愛情,自以為到了頭,過不下去。但有了孩子,依然是不負責任的拋棄。即便給了生活費,不能陪伴成長,到最後還是落得「被人怨恨」的下場。

怪誰呢,自找的。明明有了家庭,還有著欲望和追求,到最後也只能什麼都丟了。

我的前半生,以為來了第二春,到頭來,什麼第二春?愛情到最後會成為什麼,和誰在一起,無非都是如此。而凌玲從他身上只想要得到,不曾想付出。俊生呢,他搞不清楚哪個才是他真正的家。

離了婚的男人還有家嗎?有家的地方,應該有孩子,有老婆。現在的家裡,有老婆,外加一個並不是他的孩子。

陳俊生捫心自問,無法視如己出。

回到家的陳俊生也甚是煩躁,這以往子君是崇拜自己的,而現在的他沒了什麼成就感。

他只覺得無窮的壓力感襲來,養兩個家,還有年邁的父母。他給了佳清什麼,也想給平兒什麼,畢竟平兒才是自己的孩子。都說養兒防老,他不知道長大的佳清會怎麼對自己?而平兒呢,又是否能原諒他一時糊塗犯下的錯。

「我沒有爸爸」。陳俊生想起上次去看平兒,平兒說的那句話,他就難受的不行。沒有爸爸,那我是什麼?

佳清把要錢當做理所當然,可自己又好像沒有養他的責任和義務。即便養大了佳清,將來能指望他嗎?誰又知道呢?即便是重組家庭,對於孩子依然是二次傷害。

無窮的壓力感,所謂愛情就像一場馬拉松,你總想知道結果是什麼樣子,可真的跑到了最後,還是會後悔。什麼東西都是原配的好,陳俊生念起曾經的子君,而他們早已分道揚鑣。

凌玲總是逼著他切斷和子君的聯繫,怎麼可能切斷?他還要看平兒呢!再怎麼說,他都是平兒的爸爸。

有著一層血緣關係在裡面,又怎麼能放得下?

「有沒有意思,成天吵吵吵」,回到家,陳俊生一身疲憊,凌玲又過來煩擾。

「你是不是又去找他們了,我說的錢呢」,凌玲又提到錢。

「錢錢錢,在你嘴裡只有錢。我拿錢養我兒子,你還有意見了。我願意,有本事讓你前夫承擔佳清的生活費,而不是我。

你成天擔心我,我還擔心你帶著佳清去找他爸呢。我算什麼,就是你一個長期飯票!」

陳俊生罵罵咧咧,手不耐煩地把領帶解了,整個人被折騰的甚是煩躁。

這以前和子君在一起,只要哄好她就行了;現在呢,一個凌玲,外加一個佳清。兩個家庭,負擔重的可不止一點兒,他整個人都快被壓慘了。

而你付出那麼多,不會有人念你的好,人有了二心,總想把什麼都攥在自己手裡。

「男子30多年前拋妻棄子,老了回家要求子女承擔生活費」,看到這則新聞,陳俊生不禁噓聲,這要是再過十年,他五六十歲,會不會也是此種結局?

成年時,為了自己的歡愉和欲望,沒顧上孩子,到了晚年,又會有多少情誼呢?

不畏將來,不念過去,終歸到最後,還是走錯了。

凌玲和陳俊生,什麼是愛情?小三和渣男又怎麼會有好的結局,一生的疑惑,得到了自以為是的幸福,結果還是會孤苦一生。

種下什麼因,皆有什麼果。人吶,終歸是折騰自己,自作孽。

– END-

내가 가장 감탄한다 한 사람

起初,我還以為只是小情侶吵架鬧著玩,早晚會和好的,可是檸檬卻告訴我說他們已經互相封鎖了聯繫方式,並且約好不會同時參加各種同學聚會,從此以後也再也不要相見了。

這麼絕的分手,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我很為檸檬可惜,畢竟在一起了整整四年的時間,兩個人幾乎早已經成為了親人,突然一下子決裂了,不會後悔嗎?

檸檬說,其實我很早之前就已經想過分手了,就是一直覺得在一起這麼久了分了可惜,所以就一直忍著,可是這樣只會讓我越來越反感這段戀情,以至於到了現在我對他幾乎已經是失望透頂了。

就好比一罐剛剛打開的可樂,起初氣泡飽滿,甜度也剛好,充滿爆炸感,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氣泡消失,爆炸感也不見了,就只剩下發膩的甜味,我連一口都不想再喝了。

不同的是,可樂也許只需要時間的推移,而愛情卻有更多人為的阻力。

你和你的男朋友第一次產生了分歧,你想留在家鄉,你男朋友想去別的地方發展。

你和你的馬子在不同的公司工作,每天只能夠匆匆在家裡見上一面,漸漸地一天天話加起來都不超過十句了。

你的男朋友為了升職拼盡全力,家裡的瑣事統統都交給了你。小到買菜做飯,大到修理電器,漸漸地你的男朋友就好像是你的一個租客,每天只負責回家睡覺,不僅如此,他可能連脾氣也越來越差了。

你的馬子加班回來,因為你忘記給她準備宵夜了,你沒想到她竟然大發脾氣,最後摔門而去。她甚至都沒有問過你工作忙不忙,你自然也無法忍受她莫名其妙的任性。

就好像這些失望到了一定的程度慢慢地攢到了某一個臨界點,你好像幡然醒悟了,原來愛情存在於生活裡的點點滴滴。如果問題不在一時解決的話,那麼只會像一片發霉的麵包,漸漸地就壞掉了。你對那個人的愛都會在他日復一日的冷漠中消耗殆盡,再也不能夠死灰復燃了。

所以愛情就像是一輛雙人腳踏車,也像是兩人三足的遊戲,需要共同配合才能夠走過人生裡的各種長河。愛是在你情我願的你來我往間,一點一點升溫的。

你給我一個擁抱,我就用力地回抱你。

你給我一個親吻,我也會用力的回吻你。

你給我一個問題,我也會試圖和你去解決問題。

可是當我給了你一個又一個的擁抱,一個又一個的親吻,一個又一個的生活難題時,我沒有得到你的回應,我的心就會慢慢冷下來。所以請你記住,並不是我無情,而是你也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