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共享單車的畫皮:其實就是一家沒有牌照的攬儲金融公司!





揭開共享單車的畫皮:其實就是一家沒有牌照的攬儲金融公司!

來源:CEO在線(ID:CEOzaixian)

作者:吳小平、李俊慧

徹底明白了。

押金200,平均有6-10個人把押金留在APP裡(你不會每次用車都把押金拿進拿出的,對嗎?這是利用你的懶惰),那麼就有1200-2000元停留在這輛車上。這輛車的購入單價,我不太清楚,但目測可能不會超過200元。而富士康工廠化生產大規模介入後,可能只需要100元。

於是,每一輛共享單車,要生生從市場上拿走至少1000元。如果投放1000萬輛車,那麼就是100億元的存款。奶奶個熊,這不是一個農村信用社嗎?

100億的現金,可以派生出500億的借款(你腦子可別想著100億元去投資國債,每年3%的回報喲),這是金融基本的套路。500億投資市場上,每年是35億的穩妥收入,刨去利息、經營等費用,10-20億利潤,是有的。

一年掙10-20億純利潤的生意。中國有幾家上市公司能做到?怪不得能估值上百億!

再微微目測下,這裡面應該還有大量的廣告信息:甭管是打開APP,還是貼在車上的。這裡有多少錢?不知道,找個張貼小廣告公司的經理,一問即知。

呵呵,如果地方政府好大喜功,要「跟上時代」,願意給單車公司以「綠色補貼」,奶奶個熊,那創業者更美死了。

其實,這估值百億的套路裡,還有每一個用戶的基本信息,更值錢。剛才說了。1000萬輛車,那可是1000萬人的信息:帳戶信息、路線信息、住址信息。我是做金融的,直覺的一個就是:帳戶,得帳戶者得天下,這好像是國泰君安的老總、後來去了銀聯的萬建華所說,我完全讚同。

有了帳戶,共享單車公司會好好收拾用戶的金融投資的,你放學後,給我等著。

有沒有牌照,不知道,誰TM關心這個?這些公司背後不是有強大的股東嗎,讓他們去和監管慢慢搞定。原來明顯處於非法經營的專車服務,後來不都合法了嗎?

以後合法就行,現在無所謂。

我想起當年的股票配資生意,多辛苦,多創新,互聯網化的融資融券。因為股災,被連累而退出合規的歷史舞台。怎麼我們就不能共享資金呢?怎麼就不能共享股票交易的最後一公里呢?我也怒了。

這些共享單車,占據大量公共場地,他們向我、向你付費了嗎?我生生的厭惡這些創新,因為這些創新,都是在消耗大量公共資源的基礎上,拿走每個人的私人信息,進而做起了金融生意(實質性地,有非法融資之嫌疑)。

就醬。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觀點,咱們拭目以待。方便,有那麼便宜的方便嗎?

(來源:天天快報)

揭開共享單車的畫皮:其實就是一家沒有牌照的攬儲金融公司!

共享單車「免費騎」?

就是靠押金與充值來圈錢

自古商業領域「買的沒有賣的精」,在所謂「共享單車」實為「互聯網+租賃單車」領域更是如此。

眾所周知,不論是ofo單車,還摩拜單車,如果用戶未支付押金,是無法獲取解鎖密碼或掃碼解鎖的。

簡單說,民眾想要免費騎ofo或摩拜單車的前提是,首先要支付押金,其中,ofo單車的押金標準是99元/人或帳號,摩拜單車的標準是299元/人或帳號。

因此,這些共享單車平台的「免費騎行」或「免費大戰」,越多人的參與體驗,平台就能歸集越多的押金,參與體驗的人體驗或周期越長,平台占用押金的時間也就越長。

這與滴滴、優步、神州、易到等早期的「補貼」大戰可謂「天壤之別」,網約車的補貼、燒錢,是無條件真燒錢;而單車平台的免費大戰,其實是附條件的免費。

更重要的是,工作日期間,正常上班族的單車使用頻次一般是2次,所謂「免費」不過是少花2塊錢,但是,需要用戶支付給平台99元或299元不等的押金。從籌資或歸集資金的角度來看,就單一用戶花2塊錢「借回」99元或299元,這個融資成本應該不算高。

此外,平台在免費騎行活動結束後,輔助大力度的「充返活動」,還能吸引用戶支付更多的費用且繼續長時間占有押金資金。

因此,單車平台的「免費大戰」,與其說是「燒錢」,不如說是「圈錢」,通過「免費騎」的活動,用一輛車從更多用戶手中歸集押金和充值消費金額。

不論在傳統景區單車租賃服務中,還是其他租賃服務中,收取押金確實是比較常見的做法。

從法律層面講,繳納或收取押金,目的在於對雙方之間的租賃合同起到一定的擔保作用。

既可以督促承租人或使用人正當使用房屋或自行車等租賃物,也可以確保發生不當損害時,出租人或債權人可以優先受償。

因此,作為「租賃單車」服務的摩拜單車或ofo單車,為了確保用戶正當使用其單車,面向用戶收取「押金」並不違法。

「收取押金不違法」

但不代表「必須收取押金」

在傳統租賃合同中,1)如果租賃雙方是相熟的朋友、同學關係,一般是不會額外要求收取押金的。2)如果租賃雙方彼此信任程度較高,一般也是不會額外收取押金的。

此外,在傳統景區單車租賃服務場景中,之所以必須收取押金,是存在用戶騎走不退還的風險。

而在ofo、摩拜等名曰「共享單車」實為「互聯網+租賃單車」的服務場景中,用戶每次使用都需要獲取密碼或掃碼解鎖,每次結束騎行必須上鎖才會終止計費,相當於解鎖用車,上鎖還車,因此,不太容易出現「騎走不歸還」的風險。

而這原本正是「互聯網+租賃單車」的技術優勢或創新所在,那麼, 既然押金可以不收取,為什麼各個平台還要堅持收押金呢?

那只能理解為:各個平台很看重押金這種形式的資金歸集功能。

此外,在充值及餘額退還方面,很多單車平台都存在明顯的侵犯消費者合法權益的做法。

在充值環節,摩拜單車的充值最小單位為1元,而ofo單車的充值最小單位為20元。

其中,摩拜單車計費標準0.5元/半小時,ofo單車計費標準1元/小時,但ofo最小充值單位限定20元,涉嫌構成強制交易的「霸王條款」,明顯涉嫌侵犯用戶的公平交易權。

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十條規定,消費者享有公平交易的權利。消費者在購買商品或者接受服務時,有權拒絕經營者的強制交易行為。

簡單說,應當根據單車計時租賃收費標準,提供基準充值服務,比如最低充值單位為1元或0.5元。

在充值消費環節,不論是ofo單車,還是摩拜單車,對於「充值」之後的金額,在用戶未消費完之前即「餘額」,兩家平台均不支持「餘額退款」,此舉明顯不公平、不合理。

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十六條規定,經營者向消費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不得設定不公平、不合理的交易條件,不得強制交易。

對此,工商部門或其他相關部門應加強對ofo、摩拜等單車平台不當經營行為的監管和處罰,避免各類平台設置不公平交易條件侵害用戶的合法權益。

揭開共享單車的畫皮:其實就是一家沒有牌照的攬儲金融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