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女人,你有出軌的資本嗎?





作為女人,你有出軌的資本嗎?

從醫院大樓出來的那一刻,我手裡握著已經褶皺的婦科檢查證明單,看著落款處的診斷說明,心裡是說不上的崩潰與絕望。

排卵障礙——這是我怎麼都沒想到的結果。

眼下,正午的陽光太過毒烈,炙熱的光線晃的我滿頭虛汗,診斷單上的那幾個小字格外刺眼,看的人眼眶模糊。

今天是我和周子昂結婚兩周年的紀念日,同樣的,也是我奉婆婆之命,第一次來醫院,做不孕檢查。

回到家中的那一刻,屋子裡面的凝重氣息撲面而來。

婆婆和子昂坐在沙發上,看那架勢,應該是在等待我的歸來。

還沒來得及換鞋,婆婆就氣勢洶洶的走到了我面前,她一手抓過我的挎包,快速而粗魯的從裡面翻了兩下。

當檢查單滑落而出的時候,我的心狠狠的擰了一股勁。

婆婆拾起單子,自顧自的端詳了一會兒,接著,沖我冷笑道:「我說什麼了!我說什麼了!之前還和我犟嘴,說自己沒問題!現在好了吧!醫生都開證明了,你們兩口子懷不上孩子,就是你的問題!虧得你還好意思說,讓子昂跟你一起去醫院做檢查,你怎麼有臉開口啊你!排卵障礙?你連個女人都做不明白,還想給我們周家傳宗接代?」

「啪」的一聲,婆婆將那張檢查單摔在了我的臉上,我感覺不出疼,但是右側臉頰的位置,慢慢的滲出了一些血。

婆婆氣喘籲籲的站在我身旁,臉上的怒火一簇接著一簇。

我側頭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的周子昂,此時的他正一臉沉默的低著頭,雙手緊扣在一起,默不作聲。

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我的丈夫,有些陌生。

我默默的從地上撿起了那張檢查單,逞強的沖著婆婆開了口,「醫生說……排卵障礙是可以醫治的,只要調養好了,是可以正常懷孕的。而且……醫生還建議子昂也去做一次不孕檢查,這樣雙方……」

話未說完,我的耳邊,就響起了劇烈的巴掌聲,這聲音很清脆,還帶著灼熱的刺痛感。

婆婆打了我,狠狠的打了我。

「唐未晚!你還要強詞奪理是嗎!你生不出孩子,分明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你總往我兒子身上扯什麼!我兒子人高馬大的,可能有問題嗎?我告訴你,如果一年之內你再生不出來,你們就給我離婚!」

當離婚這兩個字從婆婆口中說出來的時候,沙發上的周子昂,終於站起了身,他走到我身邊,一把拉過我的手臂,硬生生的,將我拖進了臥房。

房門反鎖,他沉默的佇立在我面前,眼神遊離。

我大概怎麼都沒想到,一次婦科檢查,會引發這麼嚴重的後果。

子昂為難的看了我一會兒,接著默默的嘆了口氣,輕撫著我的肩膀說:「沒事,我媽她就是脾氣不好,懷孕的事我們可以慢慢來,別難過好嗎?」

聽到他這樣說,我忍不住的開始落淚,我抬頭望著他的眼,心慌的問道:「那你會和我離婚嗎?」

周子昂搖了搖頭,深褐色的眸子裡帶著一絲絲的閃爍,聲音低沉,「別瞎想了,你先休息,我出去勸勸我媽。」

子昂離開以後,臥房裡安靜的出奇,而房間外頭,卻是婆婆的嘶吼聲。

我失神的坐在床邊,聽著客廳裡噪亂的呼喊,我幾度忍不住的想要大哭,但都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我知道,從我和周子昂結婚的第一天開始,婆婆就一直對我不滿意,但我從沒抱怨過什麼,因為我始終覺得,只要子昂是愛我的,就足夠了。

情緒整理的差不多的時候,我打算換上睡衣。

只是,當我在櫃子裡翻找衣物的時候,意外的,在角落夾縫處,發現了一件紅色透明蕾絲內褲。

那內褲的樣式太露骨,根本就不是我的衣服。

我伸手就要去抓,而這時,臥房門忽然就被踹開了。

房門狠狠的撞擊在牆面上,零星的牆灰順勢滑落,門外的婆婆面色兇煞的沖到我面前,盡管周子昂在竭力勸阻,都沒能攔住她肥碩的身子。

婆婆喘著粗氣,指向我說:「唐未晚我告訴你,你們兩口子生不出孩子,都是你的責任!你身體有問題我不管,但是你不能耽誤我兒子傳宗接代!我們周家現在就這麼一個獨苗!我絕對不能任由你這麼拖累我兒子!」

婆婆的話說的決絕而不留情面,我忍著胸口的巨大沉悶感,抬起頭說:「我會馬上接受醫院的治療,努力在一年的時間裡把自己的身體調養……」

「一年?如果你一年內仍然養不好怎麼辦!再說了,從你和子昂結婚到現在,一共都幾年了?」婆婆用力的推了一把我的肩膀,「兩年了啊!整整兩年,你的肚子都沒有一丁點的動靜!唐未晚我告訴你,現在,我不打算等了!如果你懷不上,那就讓別人懷!」

話落,站在一旁的周子昂拉住了婆婆的手,語氣焦躁,「媽!你冷靜點好嗎!」

婆婆惡狠狠的回過頭,「我現在已經夠冷靜了!當初你和唐未晚結婚的時候,我就說過,這個女人不適合你!後來你們買婚房的時候,我就更加確定,她不愛你!你說你和這樣的女人在一起,有什麼意思!」

婚房……說到婚房,我心裡的那點強忍,就更加的不堪一擊了。

當初結婚的時候,因為周子昂的家庭條件不好,所以,婚房的錢只能由我父母來出。

原本以為,我父母買的婚房,就直接寫我父母的名字就好了,可誰知,我那個貪婪的婆婆,非要在房產證上寫周子昂的名字。

婆婆的理由很簡單,她覺得,她的兒子太優秀,我能嫁給她兒子,已經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了!她還說,如果一個男人不能擁有家裡的房產,那就相當於是入贅,這樣的名分,會讓子昂在家鄉父老面前抬不起頭。

百般無奈下,我的父母只好做出退步,在房產證上寫了我和周子昂兩個人的名字。

仔細想想,以前在經歷這些麻煩事的時候,我都一一忍過來了,因為從戀愛到結婚,周子昂對我都是真心的好,而我也是真的很依賴他。

只是現如今,我的耐心,正在一點一點的被摧毀。

眼下,婆婆下定決心的從上衣兜裡掏出了手機,自顧自的說道,「找人代孕吧!既然她的肚子不爭氣,那就找爭氣的!至於代孕的人,我已經物色好了!」

如果不是親耳所聽,我是怎麼都不會相信,婆婆早就做好了代孕的準備,甚至連代孕的人選,都物色好了。

當我得知這個驚人的消息時,我將目光挪到了周子昂的身上,可他直接避開了我的視線,隨後,拉走了正在氣頭上的婆婆。

婆婆被周子昂強制性的帶去了廚房,也不知在交涉些什麼。

我渾身乏力的蹲靠在牆邊,身體一點一點的向下沉,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這一刻的心情,彷佛整個世界都塌陷了。

代孕——這對於二十幾歲的我來說,實在是太沉重了。

時間就這樣一點一點的從我身邊流逝,廚房裡的丈夫和婆婆依舊在竊竊私語。

這時,家門口忽然響起了門鈴聲。

我撐著胳膊起了身,單手扶著牆壁,一點一點的走到了家門口。

我望著監控螢幕上的人影,頓時有些驚訝。

站在門外的人,叫袁桑桑,是我和周子昂一起資助了五年的女學生,當時之所以會資助她,是因為我和子昂一起參加了一個愛心公益項目,而袁桑桑,就是我們的資助對象。

如果沒記錯,她今年應該剛好19歲,上個月,才考上大學。

她的出現,是我怎麼都沒預料到的。

情急之下,我擦去了臉上的淚水,整理好情緒之後,面帶微笑的打開了家門。

「好久不見了,桑桑!」

袁桑桑見到我,激動的就給了我一個擁抱,她的身子很瘦小,不過擁抱的時候,還是蠻有力量的。

大概是女大十八變吧,現如今的她,比我和周子昂最開始見到她的時候,漂亮多了。嬌嫩的臉蛋,婀娜的身材,說話的聲音裡略帶著一點小女生的溫柔,著實是我見猶憐。

我把她請進了家門,而這時,廚房裡的婆婆和周子昂,聞聲走了出來。

當桑桑看到周子昂的那一刻,她興奮的沖到了子昂的身邊,緊接著,是一個大大的擁抱。

桑桑的臉緊緊的貼在周子昂的胸口上,那由內而外的依賴感,彷佛是許久未見的情人模樣。

周子昂的臉色有些吃驚,又或者說,有些驚嚇。

說實話,在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裡特別的不舒服,雖然桑桑是我和子昂的資助對象,但是,這個擁抱,未免太出格了點。

難道是因為嫉妒嗎?還是我太小題大做了?

打過招呼後,周子昂邀請桑桑去了沙發那邊,隨後,他沖著婆婆眨了眨眼,示意婆婆去廚房準備一些水果。

可婆婆非但沒動,還大聲的沖我喊了過來,「你還愣在那做什麼!家裡來客人,還不趕緊去端茶水!」

我被婆婆的突然吼叫嚇了一跳,但出於待客之禮,還是默默的去了廚房。

等我再次回到客廳的時候,令我詫異的一幕發生了。

此時的婆婆就坐在袁桑桑的身旁,她極為熱情的抓著袁桑桑的雙手,嘴裡不停的誇讚人家姑娘懂事又伶俐。

我搞不清楚眼下的狀況,更不清楚,婆婆是什麼時候認識的袁桑桑。

放下果盤,我望了一眼正在保持緘默的周子昂,此時的他安靜的坐在沙發裡,低垂著頭,臉色極差,好似發生了什麼特別難堪的事。

我推了推茶幾上的果盤,對著袁桑桑說:「桑桑,怎麼突然來找我們了,是遇到了什麼事嗎?」

袁桑桑的眼神定了一下,接著說道:「沒有啊……不是你們夫妻兩叫我來的嗎,我上午接到子昂哥哥的電話,說是讓我來家裡一趟……」

我傻傻的愣住,抬頭看向周子昂,可他一句解釋都沒有,甚至都不敢和我對視。

我突然就預感到了一絲絲的不對勁,這時,婆婆忽然轉過身,眼神冷漠的看向我說:「我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剛才我和你說的代孕的人選,就是袁桑桑!這丫頭哪方面都很好,無論是學習還是長相,我都特別滿意!而且這幾年來,她的生活經費一直都是你們兩口子資助的,照理說,你們對她是有恩情的,所以我才叫她來,商量代孕的事!」

聽了這話,我差點以為,是自己的耳朵壞掉了,我不可思議的看著婆婆,無法控制的沖她吼了出來:「這件事你為什麼不和我商量!你怎麼能這麼武斷的就把人家姑娘叫來!你知道代孕意味著什麼嗎!桑桑今年才19歲,她才剛考上大學!如果……」

話音未落,坐在一旁的袁桑桑突然哽咽了起來,她抽了抽鼻頭,顫抖的說道:「未晚姐,這件事……我已經同意了……我知道這樣做會對我的生活有影響,但是這五年來,我的一切生活開銷,都是你和子昂哥哥給予的!如果沒有你們,我也不會考上大學!所以,在你們遇到難處的時候,我肯定是要幫忙的……」

聽了袁桑桑不經大腦的話,我克制不住的站起了身,我拉過袁桑桑的手臂,喊道:「他們說什麼你不要聽!你年紀還小,不懂代孕到底意味著什麼!如果你的身體出現了什麼不可逆轉的傷害,你以後還怎麼嫁人!」

可眼前,袁桑桑似乎已經聽不進我的話,她低著頭哭喪著,彷佛這場代孕交易,她一定要妥協。

我轉身,看向婆婆,「媽,代孕的事你就不要想了,我就是做試管,也不會讓桑桑做這種事的!」

這時,憤懣的婆婆一把扯開了我的手,一字一句的辱罵道:「唐未晚!你一個生不出孩子的怪物,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評頭論足!你不能生,就讓有能耐的人生!再說了,如果桑桑真懷了子昂的孩子,我們周家是會對她負責一輩子的!」

一輩子……我忽然有點聽不明白婆婆的意思,只是,還沒等我開口反駁,婆婆就說出了一句,讓我怎麼都沒想到的話。

「哼!做試管?你連給子昂買車的錢你都拿不出來,你會有錢做試管?再說,讓桑桑代孕,也不會對她有什麼傷害,直接讓她和子昂圓房就可以了!至於你,是留下來好好養孩子,還是離婚,那是你自己的事!」

讓袁桑桑和周子昂圓房?

我怎麼都不會想到,這竟然,是我婆婆說的話!

瞬間,家裡的氣氛跌進了谷底。

一屋子的人就這麼沉默了整整五分鐘,期間除了袁桑桑的抽噎聲之外,沒有任何人說話。

我捧著自己心裡的那點殘存自尊心,抬頭看著周子昂,顫顫巍巍的說道:「代孕的事,其實你早就知道了,是嗎?」

周子昂不說話,雙手用力的交叉在一起,他的指關節有些發白,施力的壓在大腿上,呼吸聲很重,心事重重。

我仿佛記不起,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丈夫,竟然變成這般模樣了。現在的周子昂,和結婚前那個有擔當的周子昂相比,真的是差太多了。

我冷笑兩聲,拿起桌子上的挎包,說:「代孕的事,我是不會同意的,你們好好招待桑桑吧,我出門了。」

我轉身就要走,可這時,周子昂沖到了我身後,他拉著我的手臂,低聲勸道:「我媽她只是求子心切,代孕的事我們再商量,你別走行嗎?別讓你爸媽知道我們因為這件事……」

我無奈的回過頭,「周子昂,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擔心我會不會把這件事告訴我爸媽?怎麼?怕他們對你印象不好,然後就不出錢給你買車了?」

這話一落,周子昂的手瞬間松垮了下去,他的臉色發青,眼神裡迸發著壓不住的怒火。

我幾乎很少看到他生氣的樣子,但沒辦法,我也很難過,我也很委屈。

我太能理解周子昂擔心我回娘家的心情,因為對周子昂來說,我父母就是他的現金提款機,婚房是我父母買的,他的工作也是我父親給安排的,甚至連他想要買車的願望,我父母都打算滿足。

我絕望的搖搖頭,後退了兩步,說道:「我們彼此都冷靜一下吧,我真的沒想到,因為一次身體檢查,我們之間的感情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我轉身就要走,可忽然,婆婆兩步躥到了我面前,她狠狠的推了一下我的肩膀,罵道:「唐未晚!你少在這裝委屈!我找桑桑幫忙代孕,那是給你們兩口子減輕負擔!你不理解就算了,現在竟然還埋怨我兒子?」婆婆上手就要抓我的衣領,好在,周子昂在身後攔了一把。

婆婆繼續冷嘲熱諷,「行!你不同意代孕也行!那你就去給我做試管!不成功就給我做一輩子!」

聽她這樣說,我低聲冷笑,「你不是說了,我沒錢做試管麼!」

這下,婆婆的火氣更大了,她揚手就要扇我的臉,而忽然,沙發上的袁桑桑飛快的沖到了我們之間,她按住婆婆的手,哭噎道:「阿姨,你別這樣對未晚姐,你別這樣對她……」

婆婆漲紅著臉,不可遏制的喊道:「沒錢?沒錢就把房子賣了!抵醫藥費!反正你爸媽有的是錢!你還會差錢?」

我不甘示弱的頂撞了過去:「賣房?這是我爸媽買的房子!你沒資格賣!」

婆婆伸手就扯住了我的馬尾,「好你個唐未晚,現在竟然敢和我頂嘴了!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你嫁到我們周家,那就是我周家的人!就是我們周家的奴隸!」

當我和婆婆廝打起來的時候,我也顧不得什麼尊老愛幼了,為了尊嚴,為了解氣,我直接擼起袖子反擊了起來。

最後我是怎麼被拉開的,我已經記不清楚了,等身邊清淨的時候,我自己一個人,被關在了臥房裡。

門外的周子昂和袁桑桑在控制著婆婆,留我一個人,在空房間裡。

我看了看穿衣鏡中凌亂的自己,頭髮如枯草一般糾纏在一起,脖子上青一塊紫一塊,醜的不成樣子。

我忽然很想哭,但醞釀了好一會兒,還是忍住了。

我從地板上爬起,自顧自的開始收拾衣物,我想,這個家,我是呆不下去了。

等著行李收拾好的時候,我推著行李箱,打開了臥室門,此時的婆婆正在隔壁房間裡哭鬧,我徑直走向家門口,一聲不吭的走了出去。

走進電梯間的時候,周子昂雷厲風行的跟了出來,他一把按住我的行李箱,眼神關切,「你消消氣行嗎?她是個老人,你就忍耐一下,不行嗎!」

我無奈的搖搖頭,捶著自己的胸口:「周子昂,我忍的還不夠多嗎?從我和你結婚開始,從你媽住進我們家的第一天開始,我什麼時候,不在忍?」

周子昂低下頭,一言不發的沉默著。

大概就這樣過了兩分鐘,突然,他毫無預兆的將我擁入懷中,「老婆,對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對不起……」

說實話,當我聽到周子昂說對不起的那一刻,我的心,一下子就軟了。

剛剛在和婆婆撕扯的過程裡,我曾無數次的想過,就這麼離婚算了,可是,當他擁抱我的時候,我又打消了那個狠心的念頭。

我哽咽著說不出話,周子昂的擁抱卻愈加的用力。

「對不起,我會勸好我媽的,代孕的事我也不會同意的!就像你說的,我們去做試管,生我們自己的孩子,好嗎?」

他的聲音溫柔而誠懇,而這一刻的周子昂,才讓我覺得熟悉。

我默然的點點頭,努力平復自己的怒氣,「那你留在家裡勸婆婆吧,我先去朋友那住兩天,明天,你和我一起去醫院做檢查,順便問問試管的事。」

周子昂遲疑了一小會兒,但還是點了點頭,「好……」他擔憂的抓了抓我的肩膀,「那你別和你爸媽說這件事,我怕老兩口擔心……」

「嗯,不說,放心吧。」

從家裡離開後,我打算去曲玥家裡借住兩天,曲玥是我的大學室友,是和我形影不離的好閨蜜,這種情況下,也只有她能夠收留我了。

可是我這邊還沒打電話,手機螢幕就歡快的閃爍了起來。

我一看,竟然是曲玥打來的,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不過剛一接通,那頭就響起了她殺豬般的叫聲:「唐未晚!趕緊來救我!我要不行了!」

掛了電話,我拖著行李箱飛快的沖出了小區,我想著,是不是曲玥遇到什麼棘手的事情了,可後來的經歷告訴我,這將是我這一生中,做出的最糟心的一個決定。

曲玥發給我的地址,是一家五星級酒店,我不明白她為什麼會讓我來這裡,但還是硬著頭皮進了大廳。

剛走到前台,我就看到大廳休息區內,一個穿著浴袍,身材嬌好,但是頭髮極為凌亂的身影。

我小心翼翼的湊上前,果不其然,是曲玥。

曲玥看到我的時候,如同見到救星一般,猛的就撲了過來,接著,她開始翻我的挎包,「快快快!借我一張金融卡,我的帳戶被我爸凍結了,我沒錢付房費了!」

合著……她火急火燎的叫我來,只是為了付房費?

腦子崩潰掉的一瞬間,曲玥從我的錢包裡抽出了一張金融卡,我一把按住她的肩膀,說:「多刷兩天的房費,你再陪我再住兩天。」

曲玥愣了一下,這時,她才留意到,我身後的那個銀色行李箱。

她噗嗤一下笑出了聲,調侃道:「被你老公趕出來了啊?哈哈哈哈……你在外面偷腥了?」

我一拳就捶在了曲玥的腦袋上,「去!付!錢!」

我和曲玥進了酒店房間之後,屋子裡臟亂到不行,看樣子,她最近又連續好多天夜不歸宿了,不過也不奇怪,她本來就是個不愁吃不愁穿的白富美富二代,除了家庭關係不和睦了一些,在她的身上,也看不到什麼可以憂慮的地方。

每天吃吃玩玩,就是曲玥的工作。

順利住下的這晚,我九點鐘給周子昂發了一條簡訊,提醒他明天別忘了一起去醫院做檢查,可他並沒有回復我。

大概是因為疲勞過度,發過簡訊之後,我很快便入了深眠。

而再次睜眼時,我是被隔壁房間的「巨烈」聲音,給吵醒的。

曲玥的睡眠比我還淺,我睜開眼的時候,曲玥正坐在床邊缊著怒火。

她見我也醒了,就指了指牆面,惡狠狠的說:「隔壁這對狗男女,從早上六點,就開始做擾民運動,這個女的到底是有多饑渴啊!哼哼呀呀的叫了一早上了!跟殺豬一樣!」

聽了曲玥的形容,我憋不住的大笑了起來,曲玥正在氣頭,撲通一下跳上床,猛的就開始敲擊隔壁牆面,大罵道:「我說你們他媽的能不能小點聲!要做回家做去!是有多少年沒啪啪了,至於這麼饑渴嗎!」

辱罵聲一落地,隔壁房間就沒了聲音,而且是一丁點兒的聲音,都沒有了。

我默默的給曲玥豎了一個大拇指,可我們倆還沒高興多久,突然,我們的房間,就響起了劇烈的敲門聲。

「砰砰砰!砰砰砰!」

曲玥一臉詫異的挑了挑眉,接著,她跳到床下,罵罵咧咧的朝著門口走去,「媽的,竟然還找上門了,看老娘不懟死她丫的!」

眼看著曲玥走向了房門口,我就安安靜靜的坐在床上,看著母夜叉曲玥,教訓隔壁的小情侶。

只是,房門打開時,門外只站了一個衣著暴露的長髮女人。

那女人穿了一件白色男士襯衫,襯衫的扣子很隨意的扣了兩顆,她的胸口裸露在外,裡面的紅色透明蕾絲內衣,若隱若現。

因為襯衫很長,一直蓋到了她的大腿,不過……她好像並沒有穿內褲。

我好奇的向著門外探了一下頭,而這一次的探頭,讓我徹底看清楚了,那個女人的長相。

我想我並沒有看錯,那個女人,竟然是袁桑桑!

—————————————–

袁桑桑為何突然變得如此豪放?

她身上的內衣和我在家裡發現的是同一件嗎?

我又該如何在刁鑽的婆婆和沉默的老公之間周旋?

↓↓↓更多精彩請點擊【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