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愛的一生





女人愛的一生

被追

雖說少男少女一樣善於鍾情懷春,可多夢時節的女孩卻總希望先由男孩來追她。最終真正追上她的男孩,也許竟是一開始女孩心裡就已經喜歡的。

要的只是那份被追的感覺。

喜歡被追不僅僅是因為女性的虛榮,還因為女性的羞怯。被追使女性有一種安全感:守住自己,或許會錯過什麼,卻永遠不會丟失什麼。

至於今後婚姻的成敗,也因為這份被追而責任全不在女人。把不幸的婚煙,歸結為「男人的陰謀,女人的天真」,這是不幸中的女人最好的慰藉了。

矜誇

有些女孩愛虛榮,常誇耀曾有多少男人向她示愛求婚,她都不屑一顧,這,若非誇張也是無知。

男人可以天天說愛你想你,也可以費時費力費錢以博女人一笑,但真正要他求婚並不容易。男人很看重一紙婚書的實質與意義。

求婚不是一時的激情,而是男人整個生命的承諾與抵押,是真正將一個女人視做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世界。若對自己所愛的女人都沒有信心的男人,一定是僅止於求愛絕不求婚。

一個女孩可能會有太多的求愛者,而求婚者並不會很多,即使無緣,也不該輕慢這一份由衷的愛惜與期望。

嫁誰

如果有位女人說自己只想嫁個闊佬,並且日後真的不顧一切地嫁了。旁人會怎樣?

旁人一定會指斥她虛榮拜金。

有人因此憤而指出,這是一個人心不古的時代。

於是,一個女孩去嫁個家裡常常斷炊或七零八落的男人,便成為品德高尚、深明大義的典範了。

其實,人生之路各異。貧富的差異、社會地位的不同,並不代表人格的差異。窮巷裡未必都是勤勞正直人士,富戶也不一定盡是紈絝子弟。

為區區物質利益而委身他人固然是將自己視做商品,卻也不能為了證明沒有庸俗的物欲而自虐般的「舍身取義」。

女人所嫁的既不是物也不是義,而是一個男人。所以,只須問,是否真愛?是否有緣?

成婚

女人最渴望的是婚姻,最痛恨的也是婚姻。其間的矛盾並非單就一個「情」字便能道盡。

社會對女人總是不公,要做到任何願望都顯得困難重重,這就需要借助男人的力量和運氣。於是,女人將一切希望寄托於婚姻,貧窮的想富足,低賤的想高貴,柔弱的想依靠,多情的卻希望有個俠骨柔腸、先知先覺的丈夫。因著這一切單純的渴望,因著女人內心其實並不單純的需要,婚姻成了女人一生的黑洞。

婚姻只不過是人生必須面對的一份事實,既溫馨又無奈。婚姻給予人的也僅僅是需要努力與耐心才能得到的欣慰。什麼時候明白了這一點,女人的心才能得以舒展。

為妻

男人抱怨,賢惠的妻子找不到了。女人卻有些不服氣。

究竟怎樣才算賢妻?

妻子不是母親,不要事無巨細,樣樣干預;妻子不是女友,不要忽冷忽熱,過分任性。最深切的關愛不僅僅是急難臨頭時的共同分擔,更是朝朝暮暮一輩子的通達明理。

過分的嘮叨會使家庭缺少溫馨安寧;沉默的奉獻卻易導致感情的失衡。賢妻的秘訣在於把握其間微妙的尺度。

癡情

女人癡情,千古皆然。這種癡情常常被認為是因為女人的軟弱和善良。事實上癡情的女人大多剛烈又固執。

不管男人如何一次次地背信棄義,不管旁觀者如何一次次地直言相告,癡情的女人總是義無返顧。並不是真的無怨無悔。一往情深的背後,其實是不承認當初選擇的錯誤,不肯面對今天的失敗,不敢承受將來的變幻。

於是,只有至死不變。以個性的固執加疏懶來塑造一份癡情,再以剛烈加堅忍來承受這一份癡情。

幽怨

心比天高的女人常含幽怨:我愛我得不到的,我得到我不愛的。

天意難問。真正喜歡的,或許真的此生難求。但,做人總有權利、有能力拒絕一些「不愛」吧?

不存在「我得到我不愛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問題是,在軟弱與虛榮之下,很多女人以為一切都是「有勝於無」,包括戀人,包括丈夫。

這樣,沒什麼不好。只是既如此,就不必抱怨。

夢回

過盡千帆,女人了悟自己以為「最般配的人」永遠是個難以兌現的夢。

現世沒有完滿。

不要奢望非你莫屬此生不渝。男女相悅相伴,能夠有一份惺惺相惜的情誼,歡樂與共的關愛;能夠有一絲互諒互助的勇氣,可信可賴的真誠,就已是人間幸事。

這幸運,值得你付出足夠的寬容、堅持和不悔。

而夢,就讓它留在心底,獨自低徊,獨自追憶。生活依舊陰晴圓缺。

負責

已婚女人總是充滿抱怨,似乎她的失敗、粗糙、不思進取,責任都在於丈夫和孩子的拖累。

其實,最該負責的是女人自己。因為想有一份更舒心更美好的生活,才有了丈夫和家;因為希望有一個更成功的將來才去精心養育孩子。丈夫也好,孩子也好,都只是女人自己生命中暫時的夥伴,縱然為妻為母也無法擔負別人的一生或別人的一切。而自己的愛與恨、煩惱與憂慮同樣也不可能一古腦推給別人。

女人應該懂得,人生固然有許多義務,但首先應該塑造的卻是自己。

女人愛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