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婚姻追求越高,越容易在其中窒息?| 繆斯夫人





對婚姻追求越高,越容易在其中窒息?| 繆斯夫人

婚姻好像登山 圖片來源:pixabay.com

M

s-Muses

繆斯夫人專欄

《知識分子》的宗旨是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傳播科學知識。除了自然科學以外,社會科學(包括社會學、人口學、經濟學、心理學、傳播學等)也是科學的重要組成部分。《知識分子》旗下的公眾號《繆斯夫人》(Ms-Muses)一直努力通過有趣生動的方式,帶大家從科學、客觀、辯證的角度重新認識人與社會、婚姻與家庭、以及親密關係。這些話題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從學術的角度來思考這些問題,肯定會給你不一樣的啟發。因此,從本月開始,《知識分子》將開辟《繆斯夫人專欄》,在每周六推送一篇精選文章,讓社會學科走進大家的生活。

繆斯夫人專欄》集結了一批來自全世界各大高校的有熱情、有理想的年輕學者,他們將發揮專業優勢和研究特長、集合自己的社會資源和人脈網路,為大家帶來有意思、開眼界的文章。

敬請期待吧!

撰文|錢嶽(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近年來,美國的研究發現婚姻質量(marital quality)和心理健康(psychological wellbeing)之間的關係變得越來越強了。換句話說,相比以前而言,糟糕的婚姻會更大程度地降低人的幸福感,而成功的婚姻會更大程度地提高人的幸福感。

為什麼現在「好的婚姻會更讓人幸福,壞的婚姻會更讓人不幸」呢?心理學家Eli J. Finkel提出了一個「婚姻窒息模型(the suffocation model of marriage)」來解釋這種現象。

為什麼結婚?

在理解婚姻質量與心理健康的關係之前,我們要退一步問一問:首先,人們到底為什麼要結婚?其實,說得直白一點,婚姻不過是人們滿足某種需求或達到某種目標的手段,比如獲得安全感、表達愛意等。

在繆斯夫人以往的推送《我們為什麼要結婚》中,我介紹過婚姻意義的歷史變化。概括來說,美國的婚姻體制目睹了三個主要的歷史變化。

19世紀50年代以前(1776年到1850年),美國的婚姻主要是制度化婚姻。也就是說,通過婚姻而形成的家庭給人提供性交和繁衍後代的合理場所。換句話說,婚外性行為、未婚生育都是不被社會認可的。這時,家庭也是主要的經濟生產單位。因此,人們結婚,主要是希望伴侶可以幫助他們滿足一些最基本的心理、社會需求,如生產食物、提供住所、或者保護自己免於外界侵害。

從19世紀50年代開始(1850年到1965年),婚姻逐漸由一種制度化關係變成了一種相互陪伴的關係。夫妻雙方應當是對方的朋友、戀人,而對伴侶這樣的要求在以前的制度化婚姻裡幾乎是不存在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經濟繁榮發展,丈夫賺錢養家,妻子做全職家庭主婦是最主流的家庭角色分工模式。夫妻的主要精力集中在經營包括他們孩子在內的核心家庭,而且他們對婚姻關係的滿意程度主要取決於他們自己以及配偶是否扮演好了各自在婚姻中的「角色」、是否履行了各自的責任和義務(如男人賺錢、女人顧家等)。由於人們的基本需求已經可以更多地在婚姻之外被滿足,婚姻的主要目的變成了幫助伴侶做到一些中級的需求,如愛、被愛、體驗浪漫的激情等。

從20世紀60年代中期開始(1965年至今),「陪伴式」婚姻在美國也漸漸失去主導地位。女性受教育程度提高,她們和男性一樣在外工作、賺錢養家,相應地,妻子和丈夫在婚姻中的「角色」和責任就變得比較靈活而且可以協商了。當人們評估他們對婚姻是否滿意時,他們更多關注的是自己是否在婚姻中有所成長,他們的想法、感受是否在婚姻中得以表達。這時,婚姻已經從「陪伴式」婚姻轉變成「個人化」婚姻。個人化婚姻強調人的自我成長,即每個人應該發展獨立、有成就感的自我,而不是僅僅為了伴侶而犧牲自己。同時個人化婚姻強調當遇到問題時,夫妻之間的溝通和坦白是必不可少的。因此,人們結婚的主要目的是希望滿足一些高層次的需求,比如尊重需求、表達自我、做到個人成長等。

對婚姻追求越高,越容易在其中窒息?| 繆斯夫人

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與婚姻窒息模型

那麼,婚姻意義的變化與人們的心理健康有什麼關係呢?二者的關係和心理學裡著名的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密切相關。

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把人類的需求劃分成五個層次,分別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歸屬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做到需求。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在制度化婚姻的時代,婚姻滿足的主要是最基本的生理和安全需求;在陪伴式婚姻的年代,婚姻主要滿足的是中層次的歸屬需求;而在個人化婚姻的年代,婚姻主要滿足的高層次的尊重和自我做到需求。

對婚姻追求越高,越容易在其中窒息?| 繆斯夫人

根據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婚姻窒息模型把婚姻比作登山。人們在登山時,登得越高,空氣越稀薄,因此每次呼吸會為他們提供更少的氧氣;而當人們到達馬斯洛需求之山的頂部時,人們在婚姻裡所投資的時間和精力也更難有效地為婚姻供氧。比如說,如果女性對婚姻的要求只是丈夫為她們提供溫飽,那麼男性很容易就可以滿足這樣並不因人而異的需求;但是,如果女性對婚姻的要求是滿足自我做到的需求,而人和人的需求是非常不一樣的,那麼對於男性而言,他們就需要投入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傾聽、去了解他們的妻子,從而滿足她們非常個人化的需求。但是現代社會,生活節奏加快,育兒壓力增加,夫妻因為忙於工作或者養孩子,「二人世界」或一起娛樂休閒的時間變得更少。同時,人們的壓力變得更大、精力分散;信息時代,更容易被各種無效信息轟炸;一心多用也變得越來越常見……因此,夫妻之間不僅相處的時間變得更少了,而且人們也越來越不具備集中精力度過有質量的相處時間的能力(比如,很多人說夫妻的相處日常,就是:坐在一起,各自玩各自的手機)

對婚姻追求越高,越容易在其中窒息?| 繆斯夫人

簡單來說,在現代社會,人們期待通過婚姻去滿足個人化的高層次需求,人們希望自己可以在婚姻裡爬到需求層次山的頂端。偏偏山頂空氣稀薄,呼吸本來就很困難,人們還被各種事情干擾得無法有效地「呼吸」,因此,難免會感到窒息。

那麼「婚姻窒息模型」全是壞消息嗎?當然不是。

低層次的基本需求是否被滿足其實和心理健康沒什麼關係,但是高層次的需求能夠被滿足則對心理健康有很強的促進作用。在制度化婚姻的時代,好婚姻和壞婚姻的區別只是低層次的需求是否被滿足,那麼婚姻的好壞對人們的心理健康並不起多大的作用。但是,在個人化婚姻的時代,好婚姻和壞婚姻的區別則在於是否滿足人們高層次的需求,那麼身處好婚姻和壞婚姻中的夫妻,他們的心理健康情況也會有較大差異。總之,在如今,美國社會裡糟糕婚姻和成功婚姻似乎對已婚人士的心理健康產生天壤之別的影響,這讓Finkel和他的合作者不禁總結道:婚姻已經成為一種「讓人們要麼獲得一切、要麼一無所有的」社會制度(all-or-nothing institution)

中國呢?

「婚姻窒息模型」可以幫助我們理解中國的婚姻嗎?我們父母的一代,往往通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可以找到與自己結婚生子的人(似乎更像是制度化婚姻的時代)。但是,現在的年輕人,則是非常有趣的一代。一方面,由於中國房價的暴漲,很多年輕人(特別是女性)在結婚之前,會明確要求配偶滿足自己的住房需求,其實這就是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裡面提到的比較低層次的最基本的生理、安全需求。另一方面,很多年輕人又說自己不想「為了結婚而結婚」,在解釋自己對配偶的年齡、收入、受教育程度、或者家庭背景有所要求時,也是覺得只有各方面都比較匹配,才會三觀一致、有共同語言、聊得來,配偶才能是自己的靈魂伴侶。

所以,在我看來,在現代中國社會,人們期待婚姻能夠滿足的需求變得越來越高:除了對滿足基本需求有所期待,還期待伴侶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能夠讓自己體會到愛與尊重的感覺,甚至可以幫助自己成為更好的人。在當代中國,婚姻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和以前相比,婚姻對人們的生活福祉和心理健康所產生的影響有變化嗎?這些都是有待我們進一步研究的問題。

我說了這麼多,現在邀請你來分享你的感悟:你的婚姻曾讓你感到窒息嗎?

參考文獻:

Finkel, E. J., Cheung, E. O., Emery, L. F., Carswell, K. L., & Larson, G. M. (2015). The suffocation model: Why marriage in America is becoming an all-or-nothing institution.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4(3), 238-244.

制版編輯:核桃林

本頁刊發內容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及使用

公眾號、報刊等轉載請聯繫授權

[email protected]

歡迎轉PO至朋友圈

▼點擊查看相關文章

投稿:[email protected]

授權:[email protected]

長按二維碼,關注知識分子

對婚姻追求越高,越容易在其中窒息?| 繆斯夫人

喜歡生物的孩子

從小就知道這個世界生長和衰亡的自然規律

如果你還差一個為什麼要學科學的理由

不如讓孩子和家長們告訴你

▼▼▼

對婚姻追求越高,越容易在其中窒息?| 繆斯夫人

購買課程

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點擊「閱讀原文」,了解課程詳情,立享限時特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