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就像熱狗和張震嶽,你說可以的時候我覺得不行





感情就像熱狗和張震嶽,你說可以的時候我覺得不行

每一個很酷的人 都置頂了 我走路帶風

我想和你一起 做一個走路帶風的人

「在嗎,想找你聊聊。」她給我發來消息。對於別人的傾訴,我從來是不拒絕的,她有故事願意說給我聽,碰巧我又是個愛聽故事的人。

我一邊給稿子收尾,一邊和她說語音比較方便。「我昨天哭了一晚上,我不知道為什麼碰見了他,淚腺發達得跟什麼似的。」

我問她發生了什麼,讓她這麼收不住自己的情緒。她說她那個搞搖滾的男朋友,每次去一趟小型的音樂節就能收獲一大票迷妹,微信裡總是少不了幾個小姑娘沒日沒夜地「早晚安」問候。

演出完去了club,為了營造那種rock的樣子,還要和辣妹一起蹦迪,她得操心他大大小小的事務,他演出不在校的假條都是她去簽的。

真的,她就談了一年多的戀愛,變得這麼「男友狗」,我姑且把這叫做真愛吧。

「我現在很少出去接配音的活了,都得轉著場子陪他演出,在他邊上待著拔草,攆走那些鶯鶯燕燕,都丟掉了好多個機會。」

但是,當她說因為談戀愛丟了好幾個工作時,我就想給她洗洗腦。

「你看看你,談個戀愛,這麼喜歡著對方,那種發了瘋地付出,費盡心機的戀愛角逐,讓自己丟了自己,你值得嗎,他賺了錢會給你用嗎。」

她嘆了口氣,委屈巴巴地說,「他賺的錢都拿去演出後的消費了,路費好多都是我之前接的電視台的活給他補貼用,最近我們天都很少聊了,而且最近他前女友又微博私信他,他以為我不知道,其實我都曉得。」

豆豆很多事兒想得挺清楚的,一說到感情就橫豎不通,我勸她,「你平時是不是聖母慣了,這樣的男朋友留著回家過年嗎,趁早分了吧真的,還給自己省心。」

她不反駁,可能覺得是自己的問題,但是又擔心自己放不下他,跟我說要靜一靜好好檢討一下自己。

「alright,希望你早日擺脫他,恢復成大家都羨慕的那個豆豆,如果你走出來了,記得多說幾個「關你屁事」,你會活得更快樂,我的親身體驗。」我衷心祝願她。

愛得可以深,但是愛得不要滿。戀愛呢,就是要常駐的溫存感,加上偶爾的新鮮感,再用一點神秘感做調劑。

感情就像熱狗和張震嶽,你說可以的時候我覺得不行

很多人都這樣,太愛一個人,就開始向他喜歡的樣子靠攏,努力成為他傾心的樣子,想把自己有的好的東西全部都給他,卻忘了他喜歡的是最初你那種不為他所動,自信面對生活的樣子。

後來豆豆和我說,她想通以後立馬和男朋友分手了。她看了我之前寫的推送,她領悟了「好的愛情就是那個人會讓我變得更好」的道理,覺得跟阿堯在一起,她每天都過得小心翼翼,不像自己。

離開了阿堯的豆豆,過得更自我,不是得過且過,是有目標地活著。她成功拿下了幾個電視台的實習,也拿到明年去日本的早稻田大學學習交流的名額了,追求者排一排可繞學校三圈。

分開以後,阿堯有來求她幫忙好幾次,也關心了她的生活好幾次,給她微博點讚評論了好幾次,每次都被她的「關你屁事」打回去了。

我喜歡你的時候,你覺得我的付出可有可無,那我離開你的時候,我對你的殷勤也可以無動於衷,我就是「關你屁事」的那類人,我覺得離開你挺好的,你覺得不行,那不關你的事,你也別多管閒事。

曾經有人說過,想吃巧克力的時候,就盡情地吃,不要擔心會發胖,當你吃膩了,你自然會停下來。

這就好比想念一個人,當你想念一個人的時候,不要害怕你的思念會變成生活的負擔,盡情地去想念,也許有一天,想著念著你便釋然了,在狠狠思念他的那些日子裡,你試圖跳出他給你框下的囹圄,變成了更優秀的人。

所以,想離開一個人的時候,也勇敢地去做吧,一旦開始,就很簡單。

愛你的時候,你說的話就是千言萬語。不愛的時候,你的情話成了胡言亂語。

談戀愛不是要多問對方幾個「你愛我嗎」,而是要多問自己幾個「你值得被對方愛嗎」。

在患得患失的日子裡作繭自縛,在他覺得你不行的狀態中日益頹廢,不如多掙點錢多打扮自己,去逛個街買幾個包充實自己。

人們總會問「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是這麼難過的感覺嗎,就好像已經不是自己了。」但是卻不知道,喜歡一個人是自己的選擇,放棄一個人也是,不是喜歡上一個人靈魂和軀殼都要送給他了。

你還年輕,沒有這麼多靈魂可以送。

我愛你,我跟自己說的。

多愛自己一點,把愛少勻給他一點,因為你愛自己的樣子,才是最美的樣子。

感情就像熱狗和張震嶽,你說可以的時候我覺得不行

我走路帶風 / 作者|

當妮走了 – 徐真真/ 音樂|

網路/ 圖片|

感情就像熱狗和張震嶽,你說可以的時候我覺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