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人過的好不好,從一樣東西上就能看出來!





人不能做錯事,即使你以為多麼隱秘,那都是自欺欺人的假象,而真相就是你的秘密被人拿捏在手裡,成為了威脅你的把柄。

而我,就是被威脅的那一個。

我叫林曉,是一個25歲結婚兩年的已婚女人。

今天和往常一樣,我8:30分就到了公司,只是剛走到辦公室,秘書小劉就給我拿來一封信件,說上面寫著急件。

我疑惑的接了過來,放下手中買的早餐,急忙的拆開來,結果一打開,信件裡就滑出了一張照片。

我撿起來一看,瞬間嚇得跌坐在椅子上。

那是一張幾乎全裸的照片,也是我埋藏在內心深處最大的一個秘密。我顫抖著手翻過了照片,看到了上面寫的一串字。

「明天下午兩點,去微愛酒店前台,拿3208的房間卡進去等,不然就把照片給你老公。」

我慌亂的搖著頭,不可以,不能被我老公知道,雖然這段往事也和我老公有所關聯,但以他那麼保守的個性,一定會接受不了的。

我老公叫卓輝,我們是大學同學,還沒畢業前,非常有經濟頭腦的他就開始籌辦公司了。

但我們倆都是窮學生,家境也是普通家庭,萬事開頭難無非就是個錢字,看著他一天天消瘦,為了錢到處奔波,我下了狠心,背著他上網辦理了裸貸。

雖然害怕又恐懼,但在看到卓輝拿到那筆錢時,欣喜若狂的抱著我轉了兩圈時的樣子,我認為一切都值得。

卓輝很聰明,知道這幾年政府提高了醫療質量,所以眼光獨到的選擇做了醫療器械的生意。

我那點裸貸錢根本不夠買一件產品,只是租了個辦公室,弄得像模像樣,然後卓輝了解行情,做中間人牽線,賺差價而已。

等我們畢業後,拿著賺來的第一桶金開始了我們真正的創業之路,雖然不算混得有多好,但至少我們還算是成功了,公司也從只有我們兩人的皮包公司,變成了現在的十人。

我們兩人分工合作,他跑外聯,我則管理公司內部經營,兩年來我們夫妻也遇到過挫折,承受過失敗,但一直夫妻同心,從未選擇放棄。

如今公司好不容易進入正軌,從負債累累變成了盈利,卻突然還出了這檔子事兒,我能不崩潰嗎?

一上午我都魂不守舍,就連秘書小劉也看出了我的不妥,問我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乾脆回家休息好了。

我想想也對,待在這裡我滿腦子都是那張照片,什麼事都做不了,不如回家。於是告訴小劉有事打手機,我先回去休息了。

開著車我盲目的遊走在大街上,居然鬼差神使的竟來到了「微愛酒店!」看著從裡面走出來的親昵男女們,我想我是瘋了才會來到這裡。

因為「微愛」是出了名的約炮聖地,本市最大的情趣酒店。

我拍打著方向盤,失聲大哭起來,到底是誰偷走了我的秘密,還以此來要挾我,而讓我來這樣的地方,想做什麼不言而喻。

哭著哭著我沒了聲息,紅著眼抽搐著瞪著酒店大門,秘密之所以讓人恐懼,是因為它是秘密,只有當秘密不再是秘密時,就無所畏懼了。

我手忙腳亂的從兜裡掏出了手機,對著快捷1鍵按了下去。

我決定坦白,告訴卓輝我封存已久的曾經,我想他會理解的,畢竟當初我做這事也是為了他,他應該懂我。

電話通了,傳來了卓輝溫柔的聲音。

「老婆,我保證我馬上就去吃飯,你不用擔心我會忘記。」

我恍惚的楞了楞,才忽然想起這是每天的例行公事,卓輝因為跑外勤,我總擔心他不能按時吃飯,所以一到中午就會打電話提醒他,難怪他一接電話就會說這個。

「好……記得就好……我……」我捂住了嘴,看似那麼簡單的決定,原來說出來需要這麼大的勇氣。

我怕,怕失去現在所有的一切,我來之不易的幸福,辛苦打拼的公司,和我努力經營的婚姻。

我更怕卓輝會在意,內心有根刺,讓我們再也回不到從前……

「怎麼了老婆,吞吞吐吐的可不像你的性格。」

卓輝真的很了解我,我屬於一根腸子通到底的人,肚子裡沒什麼彎彎拐拐,向來都快言快語,今天的我的確很不像我。

「哦……沒事,我有點不舒服,所以準備回家休息,想說給你說一聲。」

我最終還是沒有勇氣對他和盤而出,卓輝在聽到我說的話後,著急的讓我速度回家,說他談完事情後就馬上回來看我,還叮囑我去藥房買點藥,實在不舒服就上醫院。

聽著他關心我的話語,我更加的痛苦不已,捂著我抽泣的聲音,說好,我知道了就急忙的掛斷了電話。

我絕望的靠在駕駛座上,睜著眼空洞的望著天空。

我到底該怎麼辦,對方連個聯絡方式都沒有,即使我想和他談都沒有一個機會,除了明天直接來酒店。

逃避解決不了問題,我除了面對沒有任何出路,我坐起身扯了兩張抽紙擦乾了淚,深呼吸一口後,我啟動了車子。

就在這時,我忽然不敢置信的望著酒店的大門,因為我看到了卓輝!

我以為是我眼花,使勁的揉了揉眼睛,才發現不是眼花,真的是卓輝,他穿著今早出門的那一身筆直西裝,和一個身材臃腫的中年婦女靠著耳朵在說著什麼。

我看不透徹那個女人的臉,只看到她被卓輝弄得頻頻笑場,還用手捶打著他的胸口,雖然卓輝只是禮貌的笑讓,並沒什麼不規矩的舉動,但我的心還是揪在了一起。

畢竟這是「微愛酒店,」享負盛名的約炮聖地,卓輝談事情談到了這裡,我實在無法不胡思亂想。

我又急忙抓起了手機,再一次給卓輝撥了過去,看著他從兜裡拿出手機,也看著他接起了電話。

「老婆,買了藥了嗎?是不是還是很不舒服?」

他接電話的口吻和往常一樣,絲毫沒什麼不妥,旁邊的女人也沒什麼反應,等待著他打電話。

看來……的確是我想太多,誤會他了。

「買了,我打來就是告訴你,別擔心我,我睡一覺就好了。那個……老公,你現在在哪裡啊?」

「我剛談完事情,準備陪客戶去吃飯,下午本來還有兩家醫院要跑,但是我擔心你,吃完飯我就回家,你乖乖吃藥,然後睡一覺,好嗎?」

「嗯,我知道了,你快去吃飯吧,不用擔心我。」

掛斷電話後,我看著卓輝和那個女人繼續說著話,等到一部計程車來,他們兩人才上車離開,我隨即也發動車子朝著家的方向開去。

回去後,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還真感到有點頭暈不舒服,我泡了熱水澡捂在被子裡就沉沉睡去了。

等我醒來時,發現卓輝坐在床邊,正怔怔的望著我,看到我睜開了眼,他溫和一笑,抬起手撫摸著我的臉頰。

「好點了嗎,老婆?」

「老公,幾點了?」我想坐起身來,卓輝按住了我的肩膀。

「下午四點多,你不舒服就再多睡睡,起來幹嘛。晚上我去給你做點粥,免得你沒胃口。」

望著卓輝情深款款的樣子,我內心一陣攪動,抓住他的手,就想把秘密脫口而出,可卓輝卻一下子笑了起來。

「老婆你知道嗎?今天那個女客戶,年齡不小了,人卻幼稚得很。本來和她老公結婚10多年,相安無事,最近腦子有病跑去和她老公坦白,在婚內有一次喝醉一夜情的事,導致她老公如今和她鬧離婚,你說傻不傻,笑死我了。」

我卻笑不出來,甚至連抓著卓輝的手,也輕輕的滑落了。

沒錯,沒有一個男人能容忍自己的老婆做出任何逾越的事,即使我當年是為了卓輝,就算他真的勉為其難的接受,也原諒了我,可心中那根刺不會輕易的拔去。

就算是不離婚,我們應該也不會像現在這麼和諧了。

「老婆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是不是又不舒服了,快,躺下休息。」

卓輝一如既往的緊張著我,扶著我的肩膀給我蓋好了被子,我忽然伸出手環住了他的脖子,大力的拉扯使他整個人壓在了我身上。

他還沒開口,我就猛然的吻了上去,就像是索取般,我吻得用力,也用心。

卓輝呆了呆,但馬上就給予了回應,抱住我的頭給予了我一個深吻,我抓住他的西服開始撥弄,有點急躁的想剝離他的身體,他也順著被子摸到了我的胸。

幾下揉捏致使我們呼吸都變得沉重起來。

「老婆……你……今天好主動……」

我們夫妻間的床事,其實我屬於保守型,比較被動,每次都是卓輝主動挑逗,然後我才開始回應。

像今天這樣,我的確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我不知道我怎麼了,我只知道我是他老婆,他是我老公,我的一切都應該只是他的。

明天去了微愛酒店不知道會面對什麼,我怕了未知的結果,所以我要在今天好好的擁有著他。

「老公……我想要你……」

聽到我的話,卓輝顯得很激動,連聲音都打著顫。

「好,你要就給,一定滿足你!」

未完待續……

點擊「閱讀原文」開啟精彩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