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謙:前任也曾是對的人





薛之謙:前任也曾是對的人

【回復「晚安」,送你一句睡前暖心話】

薛之謙:前任也曾是對的人

文 |陳裊裊

來源 |裊裊夜讀 (ID:musicmayday5)

薛之謙:前任也曾是對的人

薛之謙的這個影片是昨天大半夜佳佳發給我的,她說她看完影片後哭紅了眼睛。我知道,佳佳是從薛之謙唱《認真的雪》時就喜歡他一直到現在的歌迷,我也知道,佳佳有一個還沒忘掉的前任—楊威。

佳佳遇見楊威是在2012年,他們是彼此的初戀,愛得如所有的年輕人一樣轟烈。每天晚上,佳佳都在楊威的晚安後睡著,在楊威的早安中醒來,他會陪她聊天到深夜,陪她逛街到天黑,陪她聽薛之謙的歌,陪她一起去旅行。那時候的佳佳和楊威,編織了無數個關於未來的美好構想,青春的火花四溢,他們的愛情也像盛夏一般炙熱。

可是後來,楊威去了別的國家讀書深造,他想讓佳佳和他一起去,可是佳佳也不想放下家裡的一切,便留在了本地,他們的愛情也就這樣戛然而止。雖然已經過去了兩年,但是我知道佳佳心裡,從來沒有忘記過楊威。

佳佳在朋友圈裡分享過很多次薛之謙的歌——

《我害怕》裡唱:我害怕那段旅行,繼續在我的夢裡,我還相信你說的,離開的原因。

《方圓幾裡》裡唱:我寧願 留在你方圓幾裡,我的心要不回就送你,因為我愛你和你沒關係。

《認真地雪》裡唱:愛得那麼深 比誰都認真,可最後還是只剩我一個人。

……

佳佳對我說,也許在在別人看來,都只是普普通通的五分鐘左右的一首歌,但是他知道,薛之謙的那些歌裡,一字一句唱的都是她的心。



聊天最後,佳佳說:「只要他過得好,便好。」

簡簡單單八個字,我知道,佳佳快要放下了。回想薛之謙,能在演唱會上對幾萬人提及此事,想必背後也是時過境遷後的坦然與放下。



是啊,過了這麼久,也許,都該放下了吧。

薛之謙:前任也曾是對的人

川端康成說:當我擁有你,無論是在百貨公司買領帶,還是在廚房收拾一尾魚,我都覺得幸福。愛像一股暖流滋潤著我。當我失去你,即便面對鳥語花香我也興趣索然。一切顯得落寞,虛空。」

也許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不願失去卻不得不失去的人吧。即使他不在生活中出現,卻始終是心口一塊難以撫平的疤痕。

一開始的我們,都奮不顧身的捧上一腔孤勇和餘生六十年。可是很多故事最後,都不是雙方能控制的,於是我們心照不宣地說了再見,成為了彼此閉口不提的前任。

讓人最失落的不是從來沒有擁有過,而是曾經最親密無間的彼此,轉瞬就成為了消失在茫茫人海的陌生人,從此山水不相逢,各自珍重。

可是你知道嗎,我是真的,曾想過與你共度餘生。

史鐵生說:我什麼也沒忘,但是有些事只適合收藏。不能說,也不能想,卻又不能忘。」

想來便是這樣的心情。

如今的薛之謙,不再是十年前那個無人問津的窮小子,而成了現在人盡皆知的當紅歌手,那些曾寫過的情歌被無數人傳唱,只是最初陪著他的人已不在身邊了。

十年之前,我什麼都沒有,唯獨只有你。如今我什麼都有了,卻唯獨沒有你。那也沒什麼好遺憾的吧。

還記得那首《你還要我怎樣》裡這樣唱:愛過你很值得,我不要你怎樣,沒怎樣,我陪你走的路你不能忘,因為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每個前任都曾是對的人。無論最後生疏成了什麼樣子,也要感謝你啊,曾在人生的某些時刻陪在我身旁,給了我那麼多那麼多的力量。

我們的愛情就到這吧,剛剛好。

未來的日子,也請你,一定要過的好,比那些舊照片還要好。

*作者:陳裊裊,98年生人,中文系姑娘,酷愛音樂旅行,超愛五月天。公眾號: 裊裊夜讀 (ID:musicmayday5),微博:@陳裊裊呀 。

薛之謙:前任也曾是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