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愛的能力,比失去一個愛人更可怕





文章字數:1545字

閱讀時間:5min

「小思是不是瘋了?」

朋友在電話那頭吼道。

她連續拒絕了兩個高富帥,動輒上億家產,而且絕不是那種虛有其表,毫無內在的優質男士。

和這幾位相比,小思的前任相形見絀,不過也算是個很不錯的男生。

跟男友分手整整兩年時間,小思仍完整地保留著一起生活時的模樣。即使她輾轉了幾個不同的新男友和追求者,即使她幾乎已經忘記了他生活在這裡是怎樣一番模樣。

——你是不是還沒忘記他?所以你仍然無法改變生活的模樣,也不能結交新的男友。

——怎麼會!我早忘記他了!只不過……

只不過,他離開之後,我好像再也沒有過怦然心動的悸動,也沒有想要戀愛的衝動。不懂得到底該如何回應別人對我的好,也不想浪費時間主動付出。

如果連微笑都是虛偽的,那還不如真的冷漠。

至少這樣對人對己,都不耽誤、不強求。

失戀,就像溺水。

死命想要掙扎著出去,也看得見岸上的美景,隱約探出頭感受下重生的希望,正掙扎著想要爬上岸,卻忍不住回頭留戀水下某種生物,突然再次紮入窒息的絕望,難以抽離。

如果真的上岸,害怕這輩子都會忘了他。

不想忘記,也不敢繼續往前走。

於是就在渴望他依然存在的世界裡,拖延著新生,倒退著生活。

失去愛的能力,比失去一個愛人更可怕

跟小思的波瀾不驚相比,小語的愛情更像是一場海嘯。

愛的時候恨不得海枯石爛、一眼萬年。分的時候恨不能割裂整個世界,老死不相往來。

朋友們輪番作戰,苦不堪言,陪小語分手一次,倒不如自己分手十次來得輕鬆。

整整一年多的時間裡,我們都不敢在小語面前提及自己的感情生活,怕她觸景生情,剛剛愈合的傷口又重新裂開。

直到某一天,小語主動談起她偶遇了中學時代的同桌,說起當年他們互相傳紙條時嗤嗤發笑,說起重逢時他們聊得十分開心時神色炯炯,說起他昨晚道晚安時用了當年的暗語,說起他現在簡直是一表人才……

我們面面相覷,看小語神采奕奕,心裡暗自揣測。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小語露著閃光的情侶戒指,笑嘻嘻地宣布自己脫單了!

人們分手之後的表現有所不同。

有的徹底喪失生活的信心,難以走出也不能回頭;有的卻連眼淚都不曾流過,可分手越是平靜的人,就越容易是隱藏性人格,往往蘊藏著更深刻久遠的愈合過程。

表面看傷口每天都在愈合,其實內裡是腐壞還是新嫩,沒人知曉,甚至包括自己。

傷筋動骨還要一百天,何況完全顛覆生活,重新來過呢?

從木訥麻木、周而復始的生活,到某天突然發覺——

原來自從離開他之後,我真的再也沒有愛上過任何人。

這時,你才猛然驚覺:

失去愛的能力,比失去一個愛人更可怕!

失去愛的能力,比失去一個愛人更可怕

感情也有舒適區。

人們很難拋下已知的幸福,奔向一段完全陌生,或者很久都不會再次降臨的小心翼翼的試探。

可很多時候,你不得不拋棄一切,獨自面對人生。

當這一切歸零復位的時候,當你真正開始在似乎完全相同又完全不同的世間行走的時候,你才明白——

一段感情是否足夠美好,其實在於它有沒有吞噬你的「自我」。

純粹靠自我犧牲才能得以保全的感情,才是最可怕!

為了博他一時歡喜,就摒棄自我。短暫的幸福其實是虛假的幸福,這一刻再過夢幻,也終有夢醒的一天。表面繁華、內在虛無的感情,注定只能存於一時卻無法長久。

真正好的感情,在完美融合兩個人的不同之後,又能給予雙方足夠的自我空間。在一起時相互支持理解又不過分依賴,相互獨立。分開後有各自擅長的領域和獨立的成長空間,不受限不相互干涉,卻能在困惑的時候尋得有效的幫助和想法。

只有這樣的感情,才不至於在相愛的時候喪失自我,在分開的時候沒勇氣開始新的生活。

失去一個愛人,在一段感情中失敗,不見得是人生的失敗。

可失去愛一個人的能力,才是真正喪的人生的開始。

能夠分手的愛情,不見得不夠深刻,但一定不夠適合。能夠分手的人,早已注定只能陪你跑完一程,卻無法跑完全程。

何必頻頻回頭,沉醉於曾經短暫的陪跑,錯失陪伴一生的馬拉松選手?

永遠不要喪失愛一個人的能力!

才有機會,在遇見命中注定的時候,做好萬全的準備,體會靈魂契合究竟是多麼酷的一件事!

《失去愛的能力,比失去一個愛人更可怕》

失去愛的能力,比失去一個愛人更可怕

編輯:靜靜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購買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