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輩們的愛情:勞作的手不能時常戴戒指





父輩們的愛情:勞作的手不能時常戴戒指

34年前的農歷七月初七,邱麗華和丈夫崔建民登記結婚。34年後,當她穿上婚紗和丈夫手牽手走在紅毯上時,她覺得過往平平淡淡的日子,全化成了一股熱淚,心中五味雜陳。「剛結婚時,我們在出租屋裡喊著老虎桿子,喝著散裝啤酒,以為那就是全天下最幸福最浪漫的事了。」 七夕前夕,50多位子女自發組織了一場百位老人重走紅毯的公益活動,一方面以此「圓父母一個婚紗夢」,另一方面也希望能用年輕人的時尚點綴他們的老年生活。

父輩們的愛情:勞作的手不能時常戴戒指

段兵計和妻子聶景榮,可謂白手起家。聶景榮說,剛嫁到段家時,家裡唯一用電的是一個手電筒。但她認定段兵計是可以讓自己過上好日子的人。四十多年來,她跟著老段開過商店,經營過飯店,幹過汽修,跑過運輸。兩人一路走來始終相扶相持,雖談不上大富大貴,日子卻也過的有滋有味。

父輩們的愛情:勞作的手不能時常戴戒指

家境殷實的聶日存迎娶妻子師建玲時,縫紉機、自行車、收音機一件不落。如今40年過去了,兩人雖從來也沒有說過一句「我愛你」,但他們心裡清楚,少年夫妻老來伴,「我們都是彼此的依靠。」

父輩們的愛情:勞作的手不能時常戴戒指

1984年,還在部隊當兵的商風明是騎著自行車把妻子胡秋風娶進家的。婚後沒多久,他就返回了部隊。兩人多數時候都是靠書信往來,遙寄相思。

父輩們的愛情:勞作的手不能時常戴戒指

上初中時王英強就暗戀著董春霞,參加工作後,兩人在朋友的介紹下開始戀愛。當時他一個月的薪水18塊錢,為了請她在最好的飯店吃一頓,他跟朋友借了十塊錢。吃完飯,他騎著自行車把她送回家。「那個高興勁,永遠忘不了。」1981年,兩人登記結婚。「直到今天,我們沒有紅過一次臉、沒有吵過一次架。」

父輩們的愛情:勞作的手不能時常戴戒指

70歲的韓全友和妻子董喜梅結婚40多年,有30多年是兩地分居。妻子董喜梅說,老韓這一輩子不容易,父親走的早,他上過戰場,下過煤窯,能囫圇個回來,已經是幸運了。韓全友卻說,虧欠妻子太多,自己在外地工作這麼多年,一家老小全靠妻子一人支撐。直到妻子60歲生日時,他給她送了一條金項鏈。那是她一生中,收到的第一件真正意義上的禮物。

父輩們的愛情:勞作的手不能時常戴戒指

靳榮海夫婦二人,面朝黃土背朝天幹了大半輩子,就像大多數夫妻一樣,吵吵鬧鬧、哭哭笑笑地過著日子。從剛結婚時用搪瓷缸子吃飯,到今天兒孫滿堂。這一切,都是他們用那雙並不能時常佩戴戒指的手,一點一滴打拼出來的。

(本文為企鵝號「靖像」作品,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更多「靖像」作品。)

父輩們的愛情:勞作的手不能時常戴戒指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靖像工作室

靖像工作室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