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個城市按下共享單車「暫停鍵」,車海戰術終結了?





多個城市按下共享單車「暫停鍵」,車海戰術終結了?

「跑馬圈地」後,共享單車迎來了拐點。

多個城市按下共享單車「暫停鍵」,車海戰術終結了?

據交通運輸部不完全統計,截至7月,全國互聯網租賃自行車投放超1600萬輛。共享單車給人們出行帶來方便的同時,亂停亂放現象已成為城市交通治理的一道難題。

例如,在廣州,單車疊羅漢遲遲無人處理,車輛占壓盲道、傾倒堆疊現象屢見不鮮,公交站車輛堵塞站台更是平添了許多煩惱……

多個城市按下共享單車「暫停鍵」,車海戰術終結了?

中新社發 劉勤利 攝

8月29日,針對共享單車亂停亂放的現象,廣州市交委宣布:今起近期內,嚴禁任何形式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新車投放,直到企業加大力度做好現場管理和及時回收。

在此之前,杭州、福州、鄭州、南京、上海、深圳等多個城市也對新車投放按下了「暫停鍵」。

未來是否會有更多的城市按下「暫停鍵」,我們不得而知。但共享單車帶來的諸多弊端,如亂停亂放、車輛被損、負面交通事故等,已經到了不得不解決的地步。

也就是說,結束「攤大餅」式的擴張之後,共享單車的發展迎來了拐點。這場競爭已經不再是資金的大比拼,而是企業運維管理能力的考驗。

但事實上,共享單車企業對車輛維護和調度的能力還跟不上車輛投放的速度。針對這一難題,OFO小黃車是這樣看待的。

多個城市按下共享單車「暫停鍵」,車海戰術終結了?

OFO公關總監史少晨 李釗 攝

採訪對象:OFO高級副總裁南楠、OFO副總裁向繼貴、OFO公關總監史少晨

痛點

1.如何解決共享單車交通事故頻發和亂停亂放現象?

史少晨:解決這些問題是我們的義務。不同於其他共享單車,OFO在創業之初就有專門的線下經營團隊去管理小黃車。這些經營人員分為四個部門,有專門投車的,有專門做調度的,有專門巡檢的,有專門做前三個工作的統籌和管理的。

現在的確有一些客觀的問題存在,因為共享單車的投放量變大了以及使用的人群也多了,在交通樞紐上會有很多集中的現象出現,但是我們有信心把這些問題解決好。

多個城市按下共享單車「暫停鍵」,車海戰術終結了?

OFO副總裁向繼貴 中新社記者 侯宇 攝

2.OFO運維管理能力是否跟得上共享單車投放的速度?

向繼貴:經營管理小黃車,OFO有線上和線下的團隊。除了定位和智能鎖技術,我們還有線下龐大的隊伍,每800到1000輛車都有一個專業的運維人員。共享單車潮汐現象非常明顯,目前來說還沒法做到無人駕駛,所以更多靠人工來調度。

3.共享單車是否搶了傳統自行車行業的飯碗?

向繼貴:我們只連接車,不生產車。先後和鳳凰、飛鴿等20多個自行車廠商建立供應關係,直接惠及的就業崗位有4萬多個,帶動一線工人薪資收入水平平均增長15%。同時因為我們根據不同的騎行條件和人群研發了一系列共享單車,帶動了傳統自行車產業做到升級。

多個城市按下共享單車「暫停鍵」,車海戰術終結了?

中新社發 仲雁銘 攝

4.OFO的押金有作為他用嗎?

向繼貴:OFO是第一個在業內提出資金托管的企業,現在我們的資金在中信銀行托管,這樣做有兩方面考慮:第一,公司本身有非常健康的現金流;第二,當押金影響用戶體驗的時候,我們想推行信用免押金的模式,目前在上海、廣州、深圳、廈門等城市已經實施。

對於負責任的企業來講,押金一定不是盈利模式,目的是規範用戶的騎車習慣。我們通過信用體系的有效積分進行獎懲,引導文明騎車這是未來一個趨勢。

競爭

1.共享單車最大的差異是顏色?

向繼貴:共享單車看起來就是一輛自行車加把鎖,但是它後面有很多定位技術、大數據計算以及資本的推動,是一個系統工程。目前進入市場的很多,門檻看起來確實很低,但是我們相信經過大浪淘沙,在不久的將來能夠剩下來的可能也就是那麼幾家。

多個城市按下共享單車「暫停鍵」,車海戰術終結了?

中新社發 葛宜年 攝

2.共享單車賺錢嗎?是否會淪為做公益?

南楠:從長久來看,賺錢這個事情是不用擔心的,如果不賺錢,投資人不會這麼看重我們,因為沒有投資人願意做公益而不賺錢,本質上投資人都是要求有高額的回報。

3.OFO最有可能戰勝對手的勝算是什麼?最有可能失去市場的原因是什麼?

南楠:如果我們堅持做這件事,現在幾乎不太可能失去市場。因為越是越簡單的東西,當規模化以後進入這個市場會有看不見的門檻,除了資金以外,政府監管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至於競爭,贏不是結果,可能只是開始,最根本的是如何讓用戶一直使用我們的產品,我們認為用戶體驗是最重要的。OFO每天都在迭代,不斷根據用戶體驗做更改。

4.未來是否有其他的新興手段替代共享單車?

史少晨:我們不擔心被替代的問題,因為如果出現,說明有更便捷的交通工具解決人們的出行。但是現階段能夠比較高效解決人們出行問題的是共享單車,而且我們也不斷在探索。未來有沒有可能被取代,誰也說不準。

國際化

1.OFO出海有何重點和策略?

史少晨:我們海外業務拓展的第一個國家是新加坡,因為新加坡華人居多,而且語言和生活習慣與我們也很相近,所以東南亞是我們重點拓展的海外區域之一。

多個城市按下共享單車「暫停鍵」,車海戰術終結了?

中新社發 王岡 攝

此外,我們的海外業務也緊跟國家政策,比如進入了「一帶一路」沿線重要國家哈薩克斯坦。接下來,我們會在很多歐美國家開拓新的城市和新的業務,讓大家去歐美國家旅遊時,也可以騎到小黃車。

2.OFO在拓展海外市場中,如何克服水土服?

南楠:今年OFO出海的時候我們發現,錢不是問題,而是了不了解國外每一個國家的法律規定、文化規則,包括人們的價值觀。

OFO現在還沒有完全克服,否則今年20個國家已經進駐好了。在拓展海外市場中,我們發現一些很有意思的問題,比如在新加坡小黃車也會被塗掉、上私鎖、扔到河裡,所以新生事物最大的挑戰是人性。

推薦閱讀

點擊圖片閱讀 | 分享經濟:3萬億市場,6億人參與,這裡有你嗎?

多個城市按下共享單車「暫停鍵」,車海戰術終結了?

點擊圖片閱讀 |風口上的共享經濟,成為浪費經濟了嗎?

編輯:許桂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