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之禍 賈誼招挫





英雄之禍賈誼招挫

漢代賈誼,以誦詩通經聞於郡中。吳廷尉為河南太守,聞其名,召至門 下,很是喜歡他。孝文帝初立,聞河南太守吳公政績為天下第一,且此人原 來與李斯同邑,曾從師李斯,於是征召他為廷尉。「廷尉乃言賈生年少,頗通諸子百家之書,文帝召之為博士。」
是時賈誼才20多歲,年少英姿。每次詔臣議事,諸老先生不能言,賈誼盡為之應對。諸生於是乃以為能力不及賈誼。孝文帝悅之,便越級提拔他,一年之內就官至太中大夫。

賈誼以為漢朝此時已天下大治,因而當改正朔,易服色,法制度,定官名,興禮樂。他還自作主張,草撰了新的儀規法禮,認為漢代的顏色應以黃為上,黃即土色,土在五行位第五,故數應用五,還自行設定官名,把由秦傳下來的規定全都改了。雖然孝文帝剛即位,不敢一下子都按賈誼的意見去 辦,但卻以為賈誼可以擔任公卿。大臣周勃、灌嬰、東陽侯張相如、禦史大 夫馮敬時等貴族都因此而忌恨賈誼,常常在文帝面前說賈誼的壞話:「年少初學,專欲擅權,紛亂諸事。」於是文帝疏遠了他,不再采納他的建議,便 讓賈誼當長沙王的陪讀太傅。過了一年多,文帝召見賈誼,與賈誼長談至夜 半,但是「不問蒼生問鬼神」,賈誼不能自陳政見。後又以賈誼為梁懷王太傅。梁懷王是「文帝之少子,愛,而好書。」文帝又封淮南厲王子四人皆為 列侯。賈誼數上疏諫,以為禍患從此起矣。言諸侯或連數郡,非古之制,可 稍削之。文帝不聽。過了幾年,梁懷王學騎,墜馬而死。賈誼悔恨自己沒有盡到老師的責任,哭泣歲餘,亦死,年僅33歲。
年少才子賈誼本來才高八鬥,銳智英煌,得到皇帝的賞識也理所當然。 但是,賈誼畢竟太年輕,成功之時看不到周身的巨大威脅,也不知道少而舉 高,已成眾矢之的,不僅不預設保護,反更強求,致使自己力盡而寡助,落的少年悲哀。
【處世策略】
處世要隨和,不可自命清高,這是立身處世最有用的救命法寶、明哲保 身最有用的藏身三窟。韜光養晦雖然並無助人生積極進取,但從躲避敵害加 身來說,則有一定的道理。作為處世攻防策略,古人講究「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和為貴,忍為高」向來被視為處世的金科玉律。古人說:持 盈保泰,總需忍讓,而恃強者,乃自取滅亡。鋒芒是獨特的、具有個性的, 正如你自己額頭上的角,有角便會觸人,你自己不磨平它,別人也會折你的角。所以講要磨煉權之忍,勢之忍,賤之忍,富之忍,貴之忍??人生最大 的困惑是自己難以戰勝自己。萬事萬物,博大精深,如果誰領悟了虛懷若谷的道理,那麼他將受益無窮。

【醒世小語】
鋒芒,刀劍等器的刃口和尖端。引伸為人的才幹顯露在外表。在生活中, 寒光森森的銳器往往會使人感到憂心和震懾,一個人的才智過露,在人與人的交往中也會使人產生如上的感覺,會使人油然生出一種距離感,或產生回 避、逃遁等心理意識,甚至成為你的阻力,成為你的破壞者。因為人從根本 上講是趨弱去強的。所以當人處在少壯年輕的時候如鋒芒太露,就會喪失掉一些機會和朋友,就會延長成功的距離。等到你明白這種道理時,已經事過 境遷,悔之晚矣。正應了「萬事古難全」。「盈則損,直則折」這些話,弱 者有弱者的不幸,強者有強者的不幸,而人生就在這幸與不幸之間。
【修身要訣】
剛直易折 潔白易污

來源:黃野《中國處世保身98計》

感悟:明哲保身是為人處世的大智慧。孔子,老子及孫子都是明哲保身的。明哲保身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之一。明哲保身者最終都是全身而退,甚至走出混亂的國家,不是隱逸,就是退避風險。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也是明哲保身。趨吉避兇是人的本性,這種本性使人對自己不利的事情敬而遠之。何必惹火燒身?路人見到別人的不幸,不出手,不出聲的原因也是明哲保身。何必惹事呢?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中國人的文化就是各人自保。這種傳統的習慣教育使人孤立生活。也畏懼危險,不敢擔當。明哲保身有幾千年的歷史,這和人性的一致的,誰都不願意惹事對自己不利。這也和人的自私心一致。人在最危險的時候都是最顧自己,明哲保身是保自己,而不是別人。別人的事,最好躲得遠遠的。隔岸觀火,袖手旁觀。明哲保身的人也喜歡看別人家吵架,起糾紛,反正與自己無關,這就像看戲的心理。不管戲台上君臣大戰,看戲的人還是不管,笑笑而已。歷史上的不少英雄聖賢爭名奪利最終變成人們的茶前飯後的笑談……文/單眼老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