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孔淺時無大量 心田偏處有奸謀





眼孔淺時無大量心田偏處有奸謀

目光短淺的人永遠只能看到眼前的蠅頭小利。很多時候,我們之所以與機遇失之交臂,並不是機遇不肯眷顧我們,而是我們太顧及眼前的利益,不肯將目光放得更長遠。也許很多人認為只拿一點薪水就拼命工作,太吃虧了,是愚蠢的行為。其實,工作也不能只看眼前的得失,而要向長遠看。今天拼命工作,才能在明天取得最大的成績,才是你獲得上司青睞和重用的正道。你應該及早改變這種拼命工作會吃虧的想法。

在做出自我犧牲——吃虧的同時,還要注意不要急於獲得回報。在現實生活中,只願付出、不求回報的人幾乎是沒有的,但是,急於回報的結果往往是得不到回報。因為這會給人一種「被利用」的感覺。

當然,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如果在付出之後卻沒有得到希望中的回報,就會感到自己「吃虧」了。但是,這種「吃虧」是值得的,除非你所碰到的是特別陰險、奸詐的人,否則就沒有白吃的虧。

「二戰」後,日本手工業很發達,而汽車運輸業則滯後,所以產生了許多靠出賣苦力的挑夫。祖川就是一個挑夫,後來他從家鄉招募了24個小夥子到東京,成立了公司,專搞運輸。有一次,祖川給客戶運貨,突然起了風浪,船被掀翻,損失慘重,自己的積蓄幾乎全賠給了客戶。事後,祖川取出剩餘的錢,分給24個小夥子。臨行前大家都說:「老板,以後有機會我們還要給你幹。」第二年,祖川東山再起,他回去打了個招呼,那24個人全來了。他們根本不談工錢,而是說:「老板,你看著給就行。」

吃虧的是金錢,投資的是人心和時間。

東晉大書法家王羲之去杭州訪友,經過蘇州不幸病倒,看病吃藥,在客店裡住了一個多月,等病好得差不多了,隨身帶的錢也都花光了。離杭州還有不少的路,沒有路費怎麼辦呢?

王羲之正愁時忽然有了一個好主意,他想起了初到蘇州時,見十字街頭一家當鋪前招牌上的「當」字寫得很不像樣,而且相當破舊了,何不寫個「當」字當路費呢!他想到這裡,立即提筆在紙上寫了鬥大一個「當」字,吩咐書童把它拿到那家當鋪去,要三十兩銀子,多一分不要,少一分不當。

當鋪掌櫃聽王羲之的書童居然當一個字,十分驚訝,當鋪當東西可沒有當一個字的,何況又是一個「當」字。轉念想一想,這個「當」字確實比他們門口招牌上的強多了,用它換招牌上的字也不錯。

主意拿定,當鋪掌櫃便問書童:「究竟要多少當價呀?」

書童回答說:「我家主人說要三十兩銀子,多一錢不要,少一錢不當。」

掌櫃說:「口氣還挺硬。這字雖寫的不錯,但是帶有病態,不值三十兩銀子,你還是拿走吧!」

書童回去後把掌櫃的話向王羲之這麼一說,王羲之一氣之下又寫了一個鬥大的「當」字,隨後又吩咐書童拿去試試。

掌櫃接過書童第二次送來的「當」字,端詳了老半天,說:「嗯,不錯。這個‘當’字比上一個有力,只是帶著怒氣。我收下了,就給你三十兩銀子吧!」

王羲之主仆二人有了路費,起身趕路,不幾天就到了杭州。碰巧王羲之的朋友有個親戚新開一家當鋪,求王羲之寫個「當」字做招牌。

王羲之說:「前幾日我寫好了一個‘當’字,典當在蘇州十字街口的當鋪裡,你去把它贖回來吧。」

那人拿著當票趕到蘇州,找到了那家當鋪開口就說:「掌櫃的,我要回當。」掌櫃的問:「回什麼當?」

「回‘當’當。這是當票。」那人答道。掌櫃的接過當票一看,原來這個人是要那個「當」字,便隨口問:「你從哪兒弄到的當票啊?」

「在杭州的一個朋友那兒。」

「怎麼,從杭州專程趕來回‘當’字的?」掌櫃的問。

「是的,算帳吧,我還急著趕回去呢。」那人急切地說,看樣子,他急著要趕路。

掌櫃的認為來人的愚蠢近乎迂腐,竟然跑幾百裡地花銀子回當一個字,便想從中撈一把,於是他眼珠子一轉,說:「連本帶利四十兩銀子,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誰知來人二話沒說,付了銀子,接過那個「當」字,非常愛惜地卷起來。

掌櫃見狀,不由得好奇地問了句:「你如此看重這個字,敢問是出自何人之手?」

那人答道:「這出自大書法家王羲之的手筆。」

掌櫃聽了似乎不太相信,又追問了一句:「此話當真?」

那人急了,說:「你真是瞎了眼!有眼不識金鑲玉!」

掌櫃聽了後悔莫及,直拍大腿。雖然多收了十兩銀子,卻再也高興不起來了。

由此可見,喜歡占小便宜的人不捨得放棄眼前的利益,這也是他們之所以淪為庸人的原因之一。若能把眼光放得長遠一些,做到看到樹木的同時也能看見森林,那離功成名就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有一對老教授夫婦,他們想找一個保姆照顧自己的飲食起居,月薪是600元。很多下崗女工來應聘,但因價錢太低,又是「伺候人」的活兒而放棄了。一位年輕的姑娘卻不計較價錢,她暗想:老教授夫婦都是有文化的人,家裡又有很多書,我有空還可以和他們學知識,不用交學費,他們還會給我發薪水,想想真是太合算了。這樣,她高高興興地做起了教授夫婦的小保姆,還非常盡心地照顧著兩位老人。兩位老人對她的工作非常滿意,就主動加了薪水,兩代人相處得非常融洽,就像一家人一樣。

兩年下來,老教授還幫助並鼓勵小保姆學完了大專課程,拿到了文憑。小保姆非常高興,逢人便說:「這運氣不是碰來的,當初那麼多姐妹應聘這個工作,但是她們不做,要說運氣,這也是我自己抓住的。」

小保姆的這番話很有道理,如果當初大家不嫌薪水低,能把目光放長遠一點,可能就不會有她的機會了。

因為別人只看到眼前利益,放棄了,因此被目光長遠的她撿了起來。她看重的是長遠的利益,而不是單純計較工錢的多少,這樣一來,即使有一天老教授夫婦不再需要保姆,她也完全可以憑借自己的本事再找到另外一份很不錯的工作。

可見,機會也需要你目光放長遠一點,才能發現並抓住。有些人只顧眼前的享受,又拈輕怕重,看不到長遠的利益。在工作中也有這種拈輕怕重的傾向,認為同樣的待遇,為什麼我要比別人做更多的工作呢?他們覺得勤懇工作、不計較得失的行為是愚蠢的,其實這是一種非常錯誤的想法。對於拼命工作的人,工作常會給予他意想不到的獎賞,久之,你就會出人頭地。相反,一個人如果只是一味抱怨,計較得失,害怕吃虧,而不去努力工作,那麼他就永遠也得不到他想要的東西。

在生活中也是一樣,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絕對的好與壞,目光要長遠一點,不要只見樹木,不見森林,被一些眼前的蠅頭小利所迷惑,而應當有長遠的日光,把握住長遠的利益。

眼睛只盯著腳尖的人,往往會撞到柱子,成不了大事。要想成大事,就要把眼光放長遠些,不能盯著眼前的蠅頭小利不放。

感悟:歷史有遠去的塵煙,有近代的風雲,更有剛剛遠去的時光。縱觀人類歷史,每天都在上演著不同的悲喜劇。權力爭奪,總有人占據主動、穩操勝券;宦海沉浮,總有人左右逢源、立於不敗;名利場上,總有人遊刃有餘、進退自如。同時,也總有人滿腹經綸卻終生不得志;英雄蓋世競敗給潑皮無賴;君子清正廉潔卻屢屢受挫。在紛繁複雜的歷史悲喜劇中,總有生存規律可循,這些規律是人們必知的生存智慧—老人言,也是人們立身處世的根本。世事如棋,人生如局,現實生活中每個人都如同棋手,都在社會這張無形的棋盤上精心地布局。善於揣摩人的心性,知曉歷史博弈的智慧,你就能擁有精妙絕倫的高招,下出變幻莫測的妙棋:強者當更強,弱者將突圍,變弱為強。歷史的典故以及老人言不僅僅享受到無數精彩紛呈、驚心動魄的歷史故事,也能夠從歷史的長河中汲取博弈智慧,在現實中更好地選擇人生策略,多一分成功,少一分失敗。文/單眼老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