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不記小人過,宰相肚裡能撐船





大人不記小人過,宰相肚裡能撐船

傳說,古時某宰相請—個剪頭師剪頭。剪頭師給宰相修到—半時,也許是過分緊張,不小心把宰相的眉毛給刮掉了,他暗暗叫苦,驚恐萬分,深知宰相必然會怪罪下來,那可吃不了兜著走呀!

剪頭師是個常在江湖上混的人,深知人的心理:盛讚之下無怒氣消。他情急智生,猛然醒悟!連忙停下剃刀,故意兩眼直愣愣地看著宰相的肚皮,仿佛要把宰相的五臟六腑看個透似的。

宰相見他這模樣,感到莫名其妙。迷惑不解地問道:「你不修面,卻光看我的肚皮,這是為何?」

剪頭師裝出—副傻乎乎的樣子解釋說:「人們常說,宰相肚裡能撐船,我看大人的肚皮並不大,怎麼能撐船呢?」宰相—聽剪頭師這麼說,哈哈大笑:「那是宰相的氣量大,對—些小事情能容忍,從不計較的。」剪頭師聽到這話,「撲通」—聲跪在地上,聲淚俱下地說:「小的該死,方才修面時不小心將相爺的眉毛刮掉了!相爺氣量大,請千萬恕罪。」

宰相—聽啼笑皆非,眉毛給刮掉了,叫我今後怎麼見人呢?不禁勃然大怒,正要發作,但又冷靜—想,自己剛講過宰相氣量最大,怎能為這小事,給他治罪呢?於是,宰相便豁達溫和地說:「無妨,且去把筆拿來,把眉毛畫上就是了。」……
韓信是淮陰(今江蘇清江市)人,他幼年喪父,後來母親也在貧病交加中死去了。韓信從小只好讀書習武,不會種田、做生意,到了無以為生時,只得到鄰裡家中混飯吃。
一天,韓信遇到一群惡少,其中一個侮辱韓信說:「別看你長得又高又大,好佩刀劍,其實是個膽小鬼。你要是怕死,就從我的胯下鑽過去。」韓信牢牢地盯著他看了好久,終於忍了氣爬著從他的胯下鑽了過去。市井人皆恥笑韓信,認為他膽小如鼠。
有一次,韓信在水邊釣魚,餓得直冒冷汗,旁邊漂洗棉絮的老媽媽發現了,主動分出一些飯菜給韓信吃,連續幾十天,每天供給韓信吃的。韓信萬分感動地說:「我日後一定要重重報答您老人家!」
過了一段時間,韓信聽說項梁率領江東八千子弟兵渡江西進,就去投奔項梁的隊伍,但一直不受重視。項梁在定陶戰死之後,韓信繼續留在隊伍中,項羽也只安排他當個小差。這期間,韓信幾次向項羽獻策,項羽根本不聽。後來劉邦被封為漢王,韓信就投奔了劉邦。他被劉邦封為連敖(一個管糧餉的小官),依舊默默無聞。
一次韓信觸犯軍法,同犯中已有十三人被斬首了,當刀斧手來到韓信面前時,韓信看著監斬台上的滕公夏侯嬰大聲喊道:「漢王不是要爭天下嗎?那為什麼要斬壯士?」夏侯嬰大驚,他仔細觀察,發現韓信相貌出眾,氣宇非凡,便下令為韓信松綁。夏侯嬰跟韓信一交談,大喜過望,便立即向劉邦推薦。劉邦任命韓信為治粟都尉,也並沒有特別重用他。
劉邦的丞相蕭何善於識別人才,他和韓信結識並談了幾次話後,認為韓信是個奇才,就多次在劉邦面前推薦他,但劉邦頗不以為然。韓信見自己在這裡也不能為用,便離開了。
蕭何聽說韓信離開,來不及報告劉邦,就親自連夜追趕韓信。這時有人稟告劉邦,說丞相蕭何跑了。劉邦大怒,好像失去了左右手一樣。韓信在蕭何的勸說下,又返回了漢營。蕭何來拜見劉邦,劉邦又喜又怒,質問蕭何說:「你為什麼逃跑?」蕭何回答說:「臣不敢逃跑,我是追逃跑者。」劉邦問:「逃者是誰?」蕭何說:「韓信也。」劉邦又罵到:「逃跑的將領有數十人,你都不去追,偏偏去追一個韓信!」蕭何說:「諸將易得,像韓信這樣的人,全國沒有第二個,大王如果只想在漢中為王,就用不著韓信,如果想要爭奪天下,非韓信不可。大王您自己決定吧!」於是劉邦按蕭何的建議選了吉日,拜韓信為大將軍。
韓信被拜為大將後,提出「東出陳倉,還定三秦」的戰略。劉邦采納他的建議,於同年八月東出陳倉,平定三秦。後來,劉邦在韓信的幫助下終於打敗項羽,平定了天下。
小不忍則亂大謀,韓信可謂是一個聰明顧大局的人。如果當時韓信一怒之下殺了那個無賴,吃了官司置身於牢獄之中,還談什麼抱負。要想成就大事就得學會忍,忍氣吞聲是一種度量,能夠克己忍讓,是深刻有力量的表現,也是雄才大略的表現。
感悟:老人言真實地、細致入微地告訴你為人處世所必須具備的一套生存規則,全面透徹地向您揭示在複雜社會中欲獲成功所必須具備的另類規律,告訴您遊刃於人性叢林的圓融之道、保全自我的糊塗之法、隱藏實力的韜晦之術、忍辱負重的屈伸之功、隨機應變的變通之策、掌握好進退的分寸以及「以低就高」的曲線成功之路……同時,老人言還將告訴您那些人生博弈裡的制勝關鍵、弱勢狀態下的生存策略,以及職場、商場、人脈、愛情、婚姻等人生各個領域的潛智慧。文/單眼老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