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羅王竟然想投胎,人生豈能無缺憾





閻羅王竟然想投胎,人生豈能無缺憾

某人一輩子修橋補路,死了,在陰間聽候閻王的發落。

閻王讓他自己先提要求,這人說:「來世我要有家財萬貫,賢妻美妾,做宰相的兒子,狀元的父親,一輩子過好日子。」

閻王說:「世上要是有這麼好的事,我連閻羅王也不要做了,早就去投生去了,還輪得到你。」

人生在世,不可能十全十美,總會有這樣那樣的遺憾。《紅樓夢》裡的賈寶玉出生於世代簪纓的賈府,錦衣玉食,成日陪伴他的是大觀園裡一群聰靈慧秀的少女,應該說是很幸福了。但是賈寶玉也有他的不幸,比如,他愛林黛玉,但又只能娶薛寶釵,因為他的時代是封建社會,婚姻是父母之命說了算。我們看電影,欣賞文學作品,作家喜歡寫:「有情人終成眷屬」,但這只是善良人的美好願望,現實生活裡更多的是「恨不相逢未嫁時」。

諸葛亮在中國人的心目中是智慧的化身,英才蓋世,但是他的理想最終幻滅了,「謀事在人」是人的主觀性,「成事在天」就是未知因素對我們的局限。不管多大的英雄,總有他感到力不從心的時候,毛澤東晚年喜歡吟誦晚唐羅隱的兩句詩:「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早年百戰百勝的軍旅生涯與晚年的力不從心反差是多麼之大。

人生之所以有遺憾,既有客觀原因,也有主觀原因。

客觀原因是每個人都生活在一定的社會歷史條件下,社會不可能滿足我們太多的需要。人力有限,為冥冥之中的必然因素和偶然因素所制約。西方啟蒙運動時的思想家孟德斯鳩臨死前說:「帝力之大,如吾力之為微。」孔子講「畏天命」,人生的遺憾很大程度上是自然力太大,而人力過小。對待人生遺憾的態度,莊子是「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孔子的態度不同:「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莊子積極,孔子消極,但都意識到客觀必然性對自己的限制。所以馬克思主義講要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掌握客觀世界運動的規律,這樣就可以少犯錯誤,從而相應地少一點遺憾。

主觀原因是人的需求太多,欲望太盛。俗話說:「人心不足蛇吞象」,人是一種不斷長生需要的動物。一種需要滿足了,另一種需要又產生了。餓肚子的時候只想吃飽飯,吃飽了飯又想發點財,發了財想做官,做了小官還想做大官,做了大官還想做皇帝,做了皇帝還想長生不老。按照佛家的說法,人生之所以有痛苦,就是因為人有欲望。害相思病是由於有追逐美色的欲望,為沒有錢而苦惱是因為有逐利之心,為自己提拔不快而對上級心懷怨恨是因為官癮太重。所以,佛家的解決辦法是要求人們看清欲望是空虛的,整個人生、從身體到心靈都是空虛的,所謂欲望只不過是幻相,你能參破它就會沒有痛苦。

由此看來,人生難免有這樣、那樣的遺憾,那麼我們怎樣對待人生中的缺憾:

一是適當留有缺憾。曾國藩在北京做官時,所得的俸祿大部分用來資助窮困親戚。他的家人不滿意,他解釋的第一個原因是:「一則我家氣運太盛,不可不格外小心,以為持盈保泰之道。舊債盡清。則好處太全,恐盈極生虧;留債不清,則好中不足,亦處樂之法也。」曾國藩以好中不足為處樂之法,這是他高人一籌的地方。所以,曾國藩立大功而能全身而退,這在歷史上是不多見的。一代名將粟裕在解放戰爭期間兩讓司令,一次是中央讓他擔任華中軍區司令,他讓張鼎丞擔任,一次是中央調陳毅到中央,讓他負責華東野戰軍,他堅決挽留陳毅,粟裕甘當副手,不求名利,得以集中精力指揮作戰,成了解放軍中有名的常勝將軍。

歷來有成就的人大多數都是抓大放小,留小缺憾,不至於出現大缺憾。中國哲人講「月園則缺」、「日中則昃」,就是講的這個道理,事物的發展是無限的,它不會固定在某一點上,發展到頂點還在繼續發展。所以很多時候當你自以為功德圓滿時,危險已經來臨,所以《老子》主張功成身退。我們普通人沒有所謂功成身退的問題,但同樣有一個怎樣對待自己的生活現狀問題。有些人總是把自己同其他人相比,認為自己應該怎樣怎樣。這種觀點沒有考慮到人比人氣死人,應該怎樣是理想、是可能,與現實怎樣是兩回事。一個人之所以是他現在的狀況而不 是其它狀況,原因很多。你可能有做一個市長的才能,但99%的可能是你沒有這個機會,你有成為大富翁的素質,但99%的可能是你沒有這個機會。萬眾矚目的成就歷來只屬於極少數人,即使那些大人物,也會有夫妻不和,也會有兄弟之間的手足相殘,也會有一失足成千古恨,他們的遺憾和痛苦並不比我們常人少。

二是對人生缺憾要進行思考。佛祖看到人生是苦的,人生在世有許多遺憾,他想了好多年,終於創立了佛教,他認為佛教的辦法可以用來解決這個問題。日常生活中有好多遺憾如果把它的形成原因研究清楚了,應該說是可以避免的。古人講「生年不滿百」、「人生七十古來希」,現代基因科學表明未來的人類個體生命可以達到1200歲,人生苦短的遺憾雖然還沒有完全解決,但至少是減輕了許多。如某大學教師愛情不幸福,一輩子研究愛情現象,創立一門學問叫愛情學,在研究過程中自己的感情得到升華,同時也為社會文化事業繁榮作出了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