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時禁早戀,畢業了催結婚,他們還納悶「你們怎麼不開心」?





讀書時不許早戀找伴兒。

畢業了趕緊結婚生孩子。

無限壓縮戀愛過程,不知已經、正在、即將摧毀多少段好感情。

我自己身在一個頗為和睦的家庭中,自小情感上沒太大缺漏。

但實事求是地說,婚姻制度本身,是一個保障經濟為主的項目;如果有感情當然好,但那是附屬品。

上古最初的婚姻,本就是為了在紛擾亂世中,建立社會盟約,規範彼此的經濟與子女。男性多戶外漁獵,女性多戶內采集。又女性可以生孩子,生孩子=勞力力。所以要規範。

不然,生的孩子找不著爹,女人拿了新裁的獸皮不管男人了,男人送給伴侶的獵叉被伴侶的前男友拿走了,找誰說理去?

至於風俗倫理之類,都是後續的了。總之,婚姻最初,是為了保障彼此的資源與利益——而並不保護真愛。有真愛自然好,但那不是婚姻制度最初的目的。

後來,人類有了法律保護私有財產,有了思想解放追求個性自由,婚姻才越來越多精神屬性。考慮婚姻時,世界才越來越在意真愛——除了追求經濟和資源的平等與安全,也開始考慮情感的舒適程度。

但並不是每一代人都跟得上節拍。

上一輩人會追求「快點結婚生孩子」,既是習俗使然,也是一種經濟壓力。因為,如上所述,婚姻保障的第一要務,是經濟利益。男權社會下,女性與孩子被當做私產,所以有長輩念叨早點結婚,有點早買早好的意思。

壞處就是:過早地結婚,情感上勢必缺少深度交流。許多長輩會大談「結了婚慢慢就有感情了」,因為在他們看來,經濟才是結婚最關鍵的所在嘛,感情算什麼?

然後,禁止早戀問題。

如上所述,對許多家長而言,他們對婚姻的理解,還停留在「組建家庭,成為社會螺絲釘」的純經濟階段,又習慣將兒女作為私產,所以兒女早戀,簡直像寵物離家。

因為他們的禁錮,於是:

少年男女,普遍缺乏談戀愛的能力。表白、相處、猜對方心思之類,都很容易誤解。

不僅如此,許多父母草木皆兵,連男女正常來往都限制,於是許多被父母管控嚴格的少年男女,大學畢業進入社會,都不太懂得如何與異性正常相處。哪怕正常跟異性在一起,也會局促不安,手腳放得不是地方。那其實不是情商低,而是沒經歷過類似訓練。

如此,許多少年男女,並不懂得為對方設身處地著想。按,戀愛的一個很重要作用,是加強彼此的同理心——為對方設身處地著想的能力。

沒有過親密關係的人,這一點會欠奉。這一代的孩子,本來就因為獨生子女多導致容易自我中心,在青春期也不習慣為對方著想,就更加沒機會了。

如此,少年男女的性知識來源都很邪詭。

我大學時有幾位同學,男生,性愛知識並不匱乏,但大多來自誇張的情色電影。他們後來跟女生接觸後,都覺得很不對勁。

許多女孩子,因為少年時被父母壓抑,所以並沒有接受過正確的性愛教育——於是或者將這玩意當做毒蛇猛獸,或者當做刺激,走了極端。

我見過不止一對,是男生相信了情色電影,而女生相信了偶像劇,導致在一起衝突不斷的……

當然,少年男女普遍缺乏避孕知識,也跟普遍反對早戀分不開。

歸根結底是:

少年一代不斷增長的精神與物質生活,令他們對婚姻與感情的態度,帶上了現代的理想主義色彩。

而父母們依然將婚姻與感情,停留在最原初的、「搭伴過日子」、「保障經濟利益」之上。

懂點經濟學需求理論的自然明白,少年一代已經開始追求金字塔尖了,許多父母們依然在最初的物質上面盤繞。

這種無限壓榨社交空間、無限提升經濟重要性的態度,終於會有以下問題:

許多少年男女,沒在少年時談過戀愛,又早早被結婚陰影所籠罩,於是:

——不懂得與情侶的正確相處。

——缺乏同理心導致自我中心。

——缺乏正確健康的性愛知識。

許多年輕人,會因此走一個極端:

先覺得戀愛很神聖(通過各類虛構作品對愛情產生了純精神系想法)。

然後走了另一個極端(哼戀愛結婚就那麼回事)。

最後處身於糟糕的關係中。

有些極端的,還會自小陷入一種「談戀愛其實不是好事,會影響學業/事業」的扭曲心境。以至於,不少人直到完成一系列為人父母的責任後,還來不及感受到,愛情是如此美好的。

一來二去,許多男女就此都不相信日常的愛情,不相信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了。多少婚姻最後,變成了不交流的搭伴過日子;父輩們還痛心疾首,覺得小一代怎麼彼此都沒什麼感情,怎麼都不開心呢?

——還不是被父輩們逼的?不準早戀,趕著結婚。談情說愛的時間被壓榨到乾癟。真把人當機器使喚麼?

一切違背天性的禁錮扭曲,最後都會帶來反噬,若不反噬,就會直接扭曲此後的一生,就是如此。

李安《喜宴》中,趙文瑄和金素梅在美國結婚。一群平時都不算熟,此時忽然冒出來的台灣親朋好友,在婚禮上大肆鬧騰。勸酒、玩遊戲、親新娘、摸新娘大腿、逼喝酒、拉交情。最後還鬧洞房,在洞房裡打麻將打到凌晨,把新郎新娘脫光。

來賀的美國人被這副鬧婚禮鬧洞房的架勢震驚了,說,「我們還以為中國人都是沉默溫柔的數學天才。」

一位只有兩個鏡頭的龍套,如此總結中國的鬧婚禮習俗——您一定注意到了。這個龍套是李安自己。果然最重要的台詞,他捨不得讓別人說,得親自來道破主旨啊:

讀書時禁早戀,畢業了催結婚,他們還納悶「你們怎麼不開心」?

讀書時禁早戀,畢業了催結婚,他們還納悶「你們怎麼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