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錢男人會喜歡傻白甜?





By 槽值

很長一段時間裡,「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戀愛模式泛濫於文學作品,成為廣大女同胞情感訴求的反映。

多少女生在少不更事的晚上,被文藝作品中男主角一句一廂情願的「女人,你已經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感動得顱內高潮。

誰的青春期還沒看過幾個霸道村帥與白蓮廠花的故事?

這種模式泛濫於各種戲劇作品,看多了,你會很難分辨這到底是不是一部無教養公子和受虐狂少女的畸形戀。

為什麼有錢男人會喜歡傻白甜?
高雲翔主演電視劇《愛你》劇照。

弗洛伊德的「每一種痛苦都包含了快感的可能性」理論被台灣言情教主席絹傳承,她說愛情是一場征服的遊戲。

這也為霸道總裁的大行於世提供了一種合理解釋:

又帥又多金的男人有很多,為什麼偏好霸道這一口呢?為什麼有錢人喜歡傻白甜呢?有人煞有其事地解釋為這是「受虐心理」作祟。

受虐者,必然是弱的那一方。都說女人似水,但這類比似乎側重於水「軟」的方面。

生活中沒那麼多瑪麗蘇情節能讓你隨便遇到個總裁,這模式的受歡迎其實說明了一種普遍流行且「害人已久」的女性戀愛價值觀:

她們在愛情中沒有自我,大部分時間是在男人的需要中找存在感。

男人有錢、男人愛我、我能依靠他,所以我死心塌地,本質上來說,這跟飽受詬病的三從四德觀沒太大出入。

魯迅曾在《我之節烈觀》中提到過「烈女」的兩種分類:

「一種是無論已嫁未嫁,只要丈夫死了,她也跟著自盡;一種是有強暴來污辱她的時候,設法自戕,或者抗拒被殺。」

這是一幅男性寄生蟲群像,男人是女人強大的天。

直男作家最愛用自我偏好洗腦女人。

周國平說「一個女人才華再高,成就再大,倘若她不肯或不會做一個溫柔的情人,體貼的妻子,慈愛的母親,她給我的美感就要大打折扣」;

韓寒說女性最重要的品質是不能給自己戴綠帽子,甚至不能有比較親密的異性朋友「如果她有心事,可以找同性朋友啊,再說,我一個字就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就是‘辦’。」

韓寒對伴侶要求苛刻,自己卻和趙卓娜、金麗華兩人糾纏。

這些包裝精美的男權思想和總裁文並無差別,都在宣揚女人為了男人活才有價值。

霸道總裁是對這概念的傳承,甚至是女性的自我麻痹。

比如,不管霸道少爺王思聰多麼桀驁毒舌,總有女粉湧入他微博留言「老公艸我」。

但關注越多,就越有爭議。尤其是他只會用性跟女人吵架的行事作風,但凡有點思考能力的女性都會不舒服。

這種不舒服預示著霸道總裁被嫌棄時代的來臨,取而代之的是溫柔多情的暖男、呆萌無害的鮮肉、或儒雅謙和的紳士……

「新寵」們在財富和外貌方面一如既往地強勢,但內在卻添了些柔軟成分。

霍啟剛的走紅是個典型。在此之前群眾對豪門媳婦的印象還是生子機器、爭產工具,可郭晶晶在《極速前進》中一亮相,居然是個被丈夫捧在手心的「人生贏家」。

豪門少爺霍啟剛倒成了跟著媳婦跑的「迷弟」。

女性雞湯對此的解讀是「我不止嫁給了你的錢,還嫁給了你的愛」,這份愛之所以戳中了女觀眾的「G點」,是因為她們看到一個尊重女性、不再把自己意志強加於人的「紳士總裁」。

某種程度來說,愛情確實是一種征服的遊戲。

但女性的溫柔絕不是一味地順從,男性也不用以遷就來成全女方的自尊,不管雙方在社會上的身份地位如何,兩性關係中必須守住相對平等。

郭晶晶沒有成為怨氣滿滿的小媳婦,是因為她本身足夠強大,奧運冠軍只是頭銜,真正的強大該是其間包含的那顆獨立自尊的本心。

前段時間大火的言情劇《遇見王瀝川》也是如此,那麼多老套的富二代愛上鳳凰女故事,唯獨這部劇戳中了很多少女心,為什麼?因為故事的內核變了。

以往總裁劇裡女主再嘴硬著自強自信,遇到條件比自己好的白富美還是會莫名地自慚形穢,覺得自己在這比較中配不上帥氣多金的男主角。

內心不夠強大,只能在男人的給予裡索取養分。

《王瀝川》很明顯是女性足夠強大的代表,男的確實有錢,但沒有優越感;女生雖然平凡,但很有自尊心,他們在精神上是平等的。

女主在劇中有句話:「雖然我一無所有,但我給了你我所有的愛,在愛情方面我比你富有」。

《太陽的後裔》在中國的熱播,帶火了一個概念叫「勢均力敵的愛情」,販賣精神快餐的咪蒙向主婦受眾煲雞湯,引用那段流傳已久的句子:「一段感情能否持久與牢固,很大程度上,是兩人之間的博弈,勢均力敵者方能走到最後」。

灰姑娘遇到王子的故事只能說明乍見之歡的美好,之後的生活怎樣,原作者只用了一句「從此過上幸福生活」草草帶過。

而聽童話的少女們長大後再翻出這個故事,該明白如果灰姑娘和王子婚後差勢依舊明顯,會受到許多阻力的裡外夾擊。

《簡愛》裡有句話翻譯成中文大意是:

愛是一場博弈,必須保持永遠與對方不分伯仲、勢均力敵,才能長此以往地相依相息,因為過強的對手讓人疲憊,太弱的對手令人厭倦。

如今女性追求「勢均力敵」的愛,其實正說明她們漸漸從「愛一個人可以為他卑微到塵埃裡」的傳統態度中站起來,兩個人在同一高度互相欣賞,而不願永遠是被動卑微的那一方。

暖男、紳士一類的受歡迎,都是這個道理,而小鮮肉這種萌系男神、或天仙攻這種「剛性」女神的普及,更是迎合了隨時代發展越變越強的女性受眾的口味。

你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女生學會了搭著梯子換燈泡、趴在地上修輪胎,踩上高跟鞋在辦公室雷厲風行、踢掉鞋子還能化身無死角辣媽。伴侶確實是平淡日子裡相互依賴的寄托,但她們也要學著自己做決定,更要拒絕軟趴趴地被「霸道總裁」揉捏。

真正的愛情應該發生在兩個彼此努力且相互獨立的靈魂層次上。

曾經在女生宿舍樓下見過一對情侶,男朋友抱著一個大箱子非要幫女生搬上去,而女生接過來發現可以自己勝任便婉拒了,一場爭吵開始了。

男生無奈地說「你幹嘛非要這樣女強人,有免費勞力力為何不用」,可女生卻覺得完全可以自己做的事不必矯情至此。

男人不至於在這點大家都能辦到的事情上找成就感,女人更不要因為這種瑣事就覺得找到依靠了。

女強人沒什麼不好,這份「強」是盡量獨立的強大,與虛張聲勢的強勢不一樣。

我不同意生活逼女人強大的說法,強大是一種自覺,是隨時隨地你都輸得起,是輸了之後學會抽身。

當初徐志摩看不起木訥的鄉下婦張幼儀,為了追求他所以為的勢均力敵,愛上林徽因的才華橫溢,愛上陸小曼的時髦妖嬈。而大著肚子被拋棄的張幼儀就只是慘兮兮的棄婦嗎?

並不是,她甚至比徐志摩更堅韌。去美國留學,開銀行辦公司,獨自帶大孩子,人生從容翻盤,這就是強大。

為什麼有錢男人會喜歡傻白甜?
張幼儀舊照

類似的還有成全張學良趙四「曠世之戀」的於鳳至,她一個人照顧三個子女,戰勝病魔,轉戰投資,從寄居在張學良光環下的「東北第一夫人」轉型為成功的事業家,這就是輸得起。

日劇《我的危險妻子》裡有個最讓人難以接受的價值觀是:打著女性強大的旗號,卻依舊做一些圍著男人轉的事。面對丈夫的背叛,妻子選擇不離婚原因竟是為了保險金,難道就沒有其他解決方法了嗎?照劇中她的智商是一定有的,但她選擇和軟弱丈夫、歹毒小三、貪心鄰居這攤爛泥一起沉淪,是因為她學不會抽身。

紳士總裁是新時代下女性的美好願景。而真實的生活是,你需要自己強大,才能和他勢均力敵。如果你想要好的,就得先讓自己努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這樣,你就不會像總裁小說裡的白蓮花一樣,面對一切不匹配因素誠惶誠恐,患得患失;這樣,你就可以像《王瀝川》裡的女主一樣,從容地被愛,堅定地說出:「至少在XX方面,我比你富有。」

槽值爆表,不吐不快。含蓄有趣的日常撩騷,犀利有態度的情感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