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館 | 有些人就是用來絕交的





身邊很多人,

其實都不太討我們喜歡。

如何和這些不喜歡的人相處,

我們總是很糾結,

甚至痛苦。

與其如此,

不如乾脆絕交。

——國館君按

在《世說新語》中記載著這樣一個故事:

東漢末年有兩個名士,一個叫管寧,一個華歆。

有一天,管寧和華歆在菜地裡鋤草,鋤出了一塊金子。管寧就當沒看見一樣,繼續揮舞著鋤頭。

而華歆則欣喜不已,把金子撿了起來。但是他偷偷看了下管寧,發現管寧臉上有鄙夷的神色,又趕忙把金子給扔了。

又有一天,兩人正同坐一張席讀書。

這時候,有一個人身穿盛裝,乘坐一輛豪華的車從門前走過。

管寧照樣專心致志讀書,而華歆卻趕忙放下書,跑出去看熱鬧了。

管寧隨即把兩人同坐的席子割成了兩塊,並告訴華歆說:「咱倆做不了朋友。」

無獨有偶,魏晉時期大名赫赫的嵇康,在和人交往方面也是愛憎分明,在短暫的人生中還曾多次和人絕交。

嵇康有一個鄰居叫鐘會,對嵇康很仰慕,但是嵇康卻不屑於和他交往。

鐘會年少得志,做官以後,曾經來拜訪嵇康。但嵇康卻只顧自己打鐵,對他視而不見。鐘會在一旁尷尬地等待了兩個時辰後,只好默默離開。

正是因為如此,鐘會對嵇康懷恨在心。

嵇康還有兩個鄰居:呂巽和呂安兩兄弟。

呂安的妻子很貌美,呂巽趁弟弟外出,將其迷奸。

呂安一時憤怒,將哥哥告上公堂。

呂巽請來他們共同的朋友嵇康從中調停。

但是呂巽擔心弟弟報復,隨即反口誣陷呂安不孝。

在魏晉時期,不孝可是個大罪名。

嵇康義憤填膺,一邊挺身而出,為呂安辯護,一邊公開和呂巽絕交。

鐘會趁機從中作梗。最終嵇康和呂安同時因為不孝的罪名被下獄,最終被處死。

嵇康在臨終之際,將自己的子女托付給了同樣是竹林七賢之一的山濤。

嵇康和山濤曾經是好友。但是因為嵇康比較仇視司馬氏政權,而山濤卻選擇了入仕為官。為此,嵇康寫下了著名的《與山巨源絕交書》。

有人說嵇康和山濤絕交,是怕司馬氏對的仇恨連累了山濤,是出於對山濤的保護。

這種說法顯然是太過於完美了,也有些自作多情。

嵇康和山濤絕交,是出於交朋友;將自己的子女托付給山濤,是出於對山濤人品的信任。這兩者並不矛盾,特別是在嵇康的價值觀裡不矛盾。

無論是管寧,還是嵇康,都十分鮮明地表明了一個態度,與人交往,愛憎分明。對於不喜歡的人,絕不委曲求全。

與其抱怨,不如絕交

在現實中,讓我們喜歡的人並不多。

大部分對我們來說都是可有可無的,其次還有相當一部分是讓我們或多或少都會有些討厭的人。

面對不喜歡的人,我們往往很糾結。我們擔心這些人脈資源以後會有用處;我們總是礙於情面;我們還擔心自己成為了不受歡迎的人……

於是,我們一邊笑臉相迎,和別人稱兄道弟,應酬周璇;一邊卻滿腹抱怨:

這人很小氣,吃飯從來不買單;這人愛占便宜,總是把自己的事推給別人做;這人沒擔當,總是逃避責任;這人人品有問題,借錢不還;這是個人渣;這人品位低;這是個傻帽兒……

人各有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愛好,不同的活法。雖然沒有對錯,但是我們卻可以選擇是否喜歡。

古人相交,講求個志同道合。我們最起碼也要圖個高興。

與其天天抱怨,壞了自己的心情,倒不如分道揚鑣,各自安好。

離開自己不喜歡的人,是一種仁慈。既放過自己,也放過別人。

沒有了貌合神離,自己少了些表裡不如一的愧疚;別人也少了幾分虛假客套的負累。

各自在各自自由的空間裡悠然自得,神清氣爽。

從此世界和平,彼此安寧。

慢慢疏遠,是最溫柔的絕交

我們都是凡人,沒有魏晉名士的風流與棱角。

我們終將化為塵土,恐怕也不會在歷史上留下萬古流芳的美名。

所以,我們的絕交也不用那麼轟轟烈烈。畢竟,即使是嵇康,也為此付出了不可挽回的代價。

太小氣不買單的人,他約飯,我們可以找理由拒絕;愛占小便宜的人,他請幫忙辦事,我們可以想法推脫;說話帶刺的人,他滔滔不絕,我們可以「呵呵呵呵呵」……

誰都不傻,時間總是可以給出最好的答案,安排最好結局。

人生不長,精力有限。我們應該將其傾註於所愛的人、相處愉快的人。

對於那些志不同道不合的朋友,我們大可以選擇悄悄離開。畢竟,誰的生活裡也不缺了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