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月餅–肖復興





記得我小時候每到中秋節是特別羨慕店裡賣的自來紅、自來白、翻毛、提漿,那時就只是這樣傳統月餅老幾樣,哪裡有如今又是水果餡又是海鮮餡,居然還有什麼人參餡,花臉一樣百變時尚起來。可那時中秋的月餅在北京城裡絕對的地道,做工地道,包裝也地道,裝在油簍或紙匣子裡,頂上面再包一張紅紙,簡樸,卻透著喜興,舊時有竹枝詞寫道:「紅白翻毛製造精,中秋送禮遍都城。」
只是那時家裡窮,買不起月餅,年年中秋節,都是母親自己做月餅。說老實話,她老人家的月餅是不僅遠遠趕不上致美齋或稻香村的味道,就連我家門口小店裡的月餅的味道也趕不上。但母親做月餅總是能夠給全家帶來快樂,節日的氣氛,就是這樣從母親開始著手做月餅彌漫開來的。
母親先剝好了瓜子、花生和核桃仁,攙上桂花和用搟面棍搟碎的冰糖渣兒,撒上青絲紅絲,再澆上香油,拌上點兒濕面粉,切成一小方塊一小方塊的,便是月餅餡了。然後,母親用香油和面,用搟面棍搟成圓圓的小薄餅,包上餡,再在中間點上小紅點兒,就開始上鍋煎了。怕餅厚煎不熟,母親總是把餅用搟面棍搟得很薄,我總覺得這樣薄,不是和一般的餡餅一樣了嗎?而店裡賣的月餅,都是厚厚的,就像京戲裡武生或老生腳底下踩著厚厚的高底靴,那才叫角兒,那才叫做月餅嘛。
每次和母親爭,母親每次都會說:「那是店裡的月餅,這是咱家的月餅。」這樣簡單的解釋怎麼能夠說服我呢?便總覺得沒有外面店裡賣的月餅好,嘴裡吃著母親做的月餅,心裡還是惦記著外面店裡賣的月餅,總覺得外面的月亮比自己家裡的圓,這山望著那山高。其實,母親親手做的月餅,是外面絕對買不到的月餅。當然,明白這一點,是在我長大以後,小時候,孩子都是不大懂事的。
好多年前,母親還在世的時候,中秋節時,我別出心裁請母親動手再做做月餅給全家吃,其實,是為了給兒子吃。那時,兒子剛剛上小學,為了讓他嘗嘗以往艱辛日子的味道,別一天到晚吃涼不管酸。多年不自己做月餅的母親來了情緒,開始興致勃勃地做餡、和面、點紅點兒,上鍋煎餅,一個人拳打腳踢,滿屋子香飄四溢。月餅做得了,兒子咬了兩口就扔下了。他還是願意到外面去買商店裡的月餅吃,特別要吃雙黃蓮蓉。
如今,誰還會在家裡自己動手做月餅?誰又會願意吃這樣的月餅呢?都說歲月流逝,其實,流逝的豈止是歲月?

作者簡介

肖復興,北京人,1982年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現任《人民文學》雜誌社副主編 。已出版長篇小說、中短篇小說集、報告文學集、散文隨筆集和理論集80餘部。曾有長篇小說「青春三部曲」《早戀》、《一個女中學生的日記》、《青春回旋曲》,報告文學《和當代中學生對話》、《和當代中學生通信》。近著有《音樂筆記》、《音樂的隔膜》、《聆聽與吟唱》、《浪漫的喪失》、《紙的生命》、《遙遠的含蓄》等。曾經獲得過全國以及北京上海優秀文學獎多種。《音樂筆記》獲首屆冰心散文獎。《那片綠綠的爬山虎》、《向往奧運》、《荔枝》、《銀色的心願》、《尋找貝多芬》等篇入選大中小學課本。

閱讀感悟

一、解釋下列加點字詞在句子中的意思。

1) 但母親做月餅總是能夠給全家帶來快樂,節日的氣氛,就是這樣從母親開始著手做月餅彌漫開來的。

2) 好多年前,母親還在世的時候,中秋節時,我別出心裁請母親動手再做做月餅給全家吃,其實,是為了給兒子吃。

二、「我」小時候為什麼特別羨慕店裡賣的月餅?

三、為什麼小時候年年中秋節都是母親做月餅?

四、文章詳細敘述了母親做月餅的過程有何用意?

五、「母親親手做的月餅,是外面絕對買不到的月餅」一句該怎麼理解?

六、 好多年前的中秋節,我為什麼要請母親動手再做月餅給全家吃?

七、作者說「流逝的豈止歲月」,那麼流逝的還有什麼呢?

八、許多事物之所以難忘,是因為它承載著一段深刻的記憶,一分難舍的情結,在你的記憶中,有過難忘的事物嗎?關於他有著怎樣的故事?請你用深情的筆觸把它記錄下來。(不少於1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