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拉薩情人,是種什麼體驗?





>>>>人人都有故事,

這是[有故事的人]發表的第315個故事

拉薩情人

?美多

終於受夠了一場持續八年的異地戀,下定決心為他來到拉薩,開始新的工作。殊不知,很多東西早已在漫長的分離中變了樣,而我們依然遲遲不肯松手。臨行前,閨蜜對我說,勇敢一點去面對你的感情,不管結局變得怎樣,也許你會失望,也許你會遇到下一段美好呢!

1

剛到拉薩,持續的高反讓我痛苦了將近一個禮拜,好在單位主管很是貼心,讓我們幾個從內地過來的同事都先好好休息,等身體徹底適應了環境再投入工作。雖然痛苦的高反曾一度讓我想退縮,可這裡的風俗人情卻深深的吸引著我。第一次站在布達拉宮前帶給我的視覺衝擊感,久久難以平息。內心深處有種叫歸宿感的情愫在跳動,而他作為這歸宿感的引導者,帶我來到了這裡。就這樣,每天忍受著高反帶來的不適,卻持續遊蕩在拉薩的各個角落,八廓街的阿卡丁,大昭寺的瑪吉阿米,到處都留下了我一個人孤單的身影。而他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們依然很難見一面。

在適應了近半個月後,開始正式進入工作狀態。剛到辦公室的第一天,申姐就帶我認識了各個部門的同事:「來,給你介紹我們剪輯部的藏族帥哥,多吉老師」,抬眼望過去,一張輪廓分明極具少數民族風格的臉,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臉微微紅了:」您好,多吉老師。」對方只是微微笑了一下,靜靜的看著我:「以後有什麼不懂的盡管問我吧」,:」嗯,好滴」.

很多事情來得突然,那麼猝不及防,我奔著這樣的開始而去,卻最終得到了另一樣的結局,終究是我沒有想到的。

一次加班,凌晨12點我還在機房,一個人倒騰帶子,遇到一個問題終是沒辦法解決,鼓起勇氣後試著給多吉打了電話,沒想到他非常熱心的在電話裡給我提供幫助。解決完問題後,已將近凌晨一點,此時竟下起大雨,坐在機房,聽著窗外的雨聲,回想自己走過的這八年異地,一個人面對了太多的無助,以至於我常常感覺迷茫,不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我的堅持到底是因為愛還是因為不甘心。

此時,微信傳來「你還在機房嗎?下雨了,你帶傘了嗎?」是多吉,不管是出於地主之誼,還是同事之情,此時的問候無疑讓我感覺到了溫暖,小心翼翼回了:「嗯,還在機房,沒帶傘,等雨小了再回去」,:」好,那你等著,我過來」.最後的這幾個字瞬間瓦解了我過往偽裝的堅強,習慣一個人去面對太多的孤獨太多的無助,早已忘了可以依賴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2

就這樣,大概十五分鐘後,多吉拿著傘出現在機房,看著他的臉上淌著的不知道是汗水還是雨水,那一刻我竟然心生歡喜。也不知是因為雨太大,還是時間已太晚,那一夜,所有的計程車竟都不知道去哪裡了。就這樣,兩個人打著一把傘走在回家的路上。多吉是個很陽光的男生,思想上也似乎跟傳統意義上我所了解的藏族男生不大一樣,一路上聊了很多,彼此都有了似曾相識之感。送我到住所後,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一邊的肩頭明顯被淋濕了很多。

經歷了那一晚的雨夜,再見面時,我們都感覺親切了不少。外表滄桑的他原來比我小三歲。漸漸的,彼此看向對方的眼神裡似乎有些東西在慢慢改變。我不知道這樣的變化到底是好還是壞,也無力去挽回任何原本早已流失的,能做的只有把握住當下的美好吧。

「小米,下周你跟組出差,這個活動一年一次,剛好給你趕上了,主任說讓你去試試」剛進辦公室,申姐就笑著對我說。

「噢,是什麼活動啊?」

「一年一度的登山大賽,外加馬拉松、山地車等項目,這個活動可好多人都想去噢,你可得給我加油咯」

「好的,那我先了解下,謝謝申姐咯」

接下來,我開始為即將到來的出差準備著,出發的前一天下午,在機房的走廊外遇見多吉。

「你好,多吉老師」我喜歡這樣故意的逗他。

「小米,聽說你要出差,你把這個帶上」說完,遞過來一個淡黃色的小布包。

「這是什麼?」

「護身符,你到時候有可能還要爬雪山,我特意給你求來的,會保佑你的」。

我瞬間有些錯愕。

「這個,不就是出差幾天嗎,不至於有什麼危險吧」。

「你以為這是在你們內地嗎,畢竟是在高原,何況你去的地方比拉薩還要高,希望你好好的」

「嗯嗯,那謝謝你了」。

「好滴,照顧好自己,那就回來見咯」。

就這樣,多吉笑著走開了。記得那個溫暖的午後,陽光就那樣傾灑在他的身後,我的心暖暖的。

3

我們的駐地在離拉薩不算遠的羊八井,大抵因為海拔變化的原因,平日裡正常的出境活動開始讓我感到有些力不從心,卻仍然在堅持著。跟隨著來自全國各地的參賽者登上大本營時,此時的海拔已經超過五千米,拿著話筒,我開始感覺自己的呼吸不似平常,喘息聲不斷。錄影的大哥笑著鼓勵我,這樣才有真實感,可以讓電視機前的觀眾感受到這裡的海拔。

凌晨時分,準備休息時,收到多吉的簡訊:「看到你們傳回的圖像,表現不錯哦。感覺你穿的有點少了,多穿點,照顧好自己,加油噢!」

用力握了握手中的護身符,帶著微笑入夢了。

接下來的幾天,採訪工作很順利。作為初次參加這樣活動的女性,大家為了保護我,讓我留在了大本營,沒有跟大家一起登頂。

迎接著大家的勝利歸來,分享著眾人的喜悅,完成了最後的工作,這次的工作算是給我的職業生涯中留下了特殊的回憶。

回到拉薩,許久未見面的他,終於傳來消息。約定這個周末可以見一面。每一次和他的見面,總是伴隨著莫名的陌生感,這種陌生感大概就是漫長的分離所帶來的,慶幸的是,在這場愛戀中,他始終表現了如初的熱情,所以我們之間才可以維系這麼多年吧。而這次的見面終究是遺憾的,我似乎明顯感覺到了自己內心深處的變化,是啊,終究我還是變了。

半年後,我離開了拉薩。可腦子裡終究繞不過那曾經的日子。大昭寺前和你一起祈福;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的街頭,你為我彎腰系鞋帶的身影;你給我唱的那首倉央嘉措情歌;太多的畫面不斷湧入。而我內心深處的自我終究抵不過社會性的自我,選擇了逃離。逃離了這個讓我心生歡喜的男人,也徹底放下了這段讓我揪心的愛戀。回去後,閨蜜問起我在拉薩的經歷,我問她還記得曾經跟我說過的話嗎?她說,還記得。是啊!我不過是遇到了下一段的美好。而這美好終究是有太多繞不開的現實。而那給過我溫暖的護身符就這樣一直陪著我,每每看著便感覺來自內心的安穩和勇氣。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在那個夜晚。

多吉看著我說:「從第一眼見到你,我就喜歡上你了。

我想我會微笑著回答:」是嗎?好巧,我也是」。

作者:美多,幻想一天可以靠寫字為生。曾經的空乘、記者,現無業在曼谷求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