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身體給了你,你卻嫌它很髒?





第一章:紅顏知己

「好,我簽。」夏淺嘴唇抿得發白,聲音有些顫抖。

「嗯。」顧承澤面無表情地點點頭,然後打了一個響指。

身後的簡助理,立刻拿起一分厚厚的合約書,平鋪在了夏淺的面前。

夏淺,夏氏集團的千金,卻因父親病重繼母把持公司,生活落魄地連一個普通女孩兒都不如。

顧承澤,顧氏集團的總裁,青年才俊,富可敵國,無論是外形,還是才華,都無人匹敵。然而,他的三任馬子兩死一傷,後來的相親對象也莫名受傷,於是背上了「克妻」的名聲。

現在,落魄的夏淺,需要幫助創業的男朋友爭取投資機會,還要奪回夏氏公司。

「克妻」的顧承澤,則是需要一個身份地位都還可以的女人聯姻,幫助他穩住那些蠢蠢欲動的叔叔、伯父。

今天的簽約,哦,不,一筆交易,可謂一拍即合。

然而,即使自己得到了男朋友善解人意的支持,即便知道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夏淺那只拿著筆的手,還是忍不住有些顫抖。

簽上了自己的名字,意味著她就要當一年顧承澤名義上的妻子!

可是夏淺根本不熟悉顧承澤,就算今天她和他面對面,夏淺還是感覺顧承澤離自己很遠,他總是垂眸望著某處,就連映在自己腦海中的輪廓,都是模糊的!

「夏小姐?」簡助理忍不住輕聲提醒了一下。

夏淺回過神來,她深吸了一口氣,再想一想自己面臨的境況,最終還是咬咬牙,急促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

直到從顧氏大樓裡走出來,站在男朋友葉軒的公寓門口,夏淺的腦袋還是昏昏沉沉的,簽完合約,她就要和顧承澤舉行婚禮了,可是她根本沒有心理準備。

也許只有靠在男朋友葉軒的懷裡,感覺才會好一點吧。

夏淺嘆了一口氣,拿出備用鑰匙,打開了門。

「嗯唔……,阿軒,你,你再輕一點嘛,人家疼呢……」

臥室裡傳來斷斷續續的低喘聲,壓抑又充滿情 欲。

可是夏淺今天經歷了太多,竟然沒有注意這些細微的聲音。

直到穿過客廳,將手放在了臥室的門把手上,夏淺這才僵住了腳步,大腦瞬間一片空白。

「嗯……,阿軒,你說我們……,嗯,我們這樣做,要是突然被你馬子看到了怎麼辦?人家可是好擔心呢~」女人的聲音忽高忽低,夾雜著喘息聲。

「寶貝兒,你不用擔心~夏淺那小賤人今天去顧氏公司了,明早才會來找我。我們現在有的是時間呢。」葉軒的聲音突然多了幾分粗啞,「寶貝兒,你今天怎麼這麼主動?」

「討厭,人家還不是因為喜歡你才這樣?」女人的聲音嬌滴滴的,充滿著嫵媚。

門外的夏淺身形劇烈地搖晃了一下,怎麼也不願意相信自己聽到的那些話,她伸出顫抖的手,將門輕輕地推開了一些。

透過敞開了一半的門縫,夏淺看到了糾纏在一起的一對男女。

雖然沒見過不穿衣服的葉軒,夏淺還是第一眼就認出了上面的那個男人,那個一直對自己貼心有加的男朋友——葉軒。

而躺在下面的女人,夏淺只是覺得面容有些熟悉,好像是葉軒平時交往的、所謂的「好朋友」、「紅顏知己」,果然,葉軒和別的女人「紅著紅著」,自己就和葉軒「黃了」。

此時,床上的兩人還在劇烈運動著,根本沒注意到門口的夏淺。

女人一邊承受著葉軒,一邊在葉軒的胸口畫圈,迷亂的眼睛充滿著媚意,「阿軒,你馬上就要得到顧氏公司的投資,即將成為大老板了,到時候,會不會不理奴家了呢?奴家好擔心了~」

「怎麼會?!」剛完成一輪衝擊的葉軒有些虛脫地倚在床頭,喘著老大粗氣,「等到夏淺那小賤人嫁給顧承澤,我拿到了投資金,第一件事就是買個別墅,然後把你養在裡面!到時再讓你好好體驗下一夜十三郎的厲害。」

「真的嗎?」女人的聲音,立刻變得比承受葉軒還要亢奮,「阿軒,你說話可要算話~」

「嘿,那就要看寶貝兒伺候的本事了!」葉軒笑了幾聲,語氣曖昧不明。

「阿軒,你真討厭!不過我喜歡。」女人嬌嗔了一聲,便伸手摟住了葉軒的脖子,用白皙的胸口,緊緊地貼著葉軒的胸膛。

就在這個時候,女人的餘光突然瞟到了臉色蒼白的夏淺。

「啊!」女人嚇得尖叫出聲,「夏,夏淺!」

第二章:滾出去

「你怎麼又提夏淺這個賤人了?老子為了讓她幫我拿到顧氏公司的投資,哄她都快哄地吐了,現在聽到她的名字就惡心!你要是再提她的名字,看我怎麼收拾你!」葉軒光著的脊背對著夏淺,對身下的女人發出了淫邪的笑聲。

「我,我說的是……」女人已經緊張地話都說利索了,只能任憑葉軒抱著她,繼續橫沖直撞,「我說的是,夏淺現在……,就在門口!」

「開什麼玩笑?」葉軒嗤笑了一聲,額頭上的汗珠抵在了女人的肩膀上,「要是那賤人真的站在門口的話,正好讓她看看,順便學習學習‘知識’!以後好伺候人!」

「……」夏淺再也承受不住,當即蹲下身幹嘔起來:她從來都沒見過這麼惡心的畫面!一直以來崇拜又喜歡的男朋友,怎麼會是這麼惡心的人?怎麼會?!

聽到幹嘔聲,葉軒這才停止了動作,他張張嘴,猛地轉過了頭。

夏淺!真的是夏淺?怎麼可能是夏淺?

剛才還鬥志昂揚的葉軒,馬上變成了霜打的茄子,他慌亂推開身下的女人,扯起被單裹在了身上:「誤會,誤會,淺淺,這一切都是誤會!都怪這不要臉的女人勾引我的!」

被葉軒推開的女人一個不穩,栽倒了床下,她哆哆嗦嗦地站起身,唯一裹身的被單還被葉軒拿走了,便只好拿起枕頭,勉強擋住了重要的部位。

大顆大顆的眼淚滴在地上,夏淺還在不停地幹嘔,她伸手擦擦朦朧的淚眼,一言不發地站起身。

葉軒和女人同時一頓,等待著夏淺的暴怒。

可是夏淺並沒有說話,只是呆呆地轉過身,踏出了臥室的門:事到如今,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也沒什麼好做的了。

「淺淺!」眼看看夏淺要走,葉軒連忙撲了過去,他抱住夏淺的腿,著急地喊道,「淺淺,這些都是誤會,都是誤會啊!」

「對對對,是誤會!」一旁的女人也連忙附和。

當然,他們這麼說並不是想真的乞求夏淺的原諒,他們只是害怕,夏淺一怒之下撤了顧氏公司的投資,那樣他們想要的東西也沒有了。

「葉軒,你真惡心。」夏淺垂眸看向葉軒,聲音有著掩飾不住的哽咽。

「淺淺,你打我,罵我都可以,可是你千萬不要……」

「千萬不要撤銷了顧氏公司對你的投資麼?」夏淺冷冷地說道。

葉軒愣了一秒鐘,突然抱住夏淺的腿嚎啕大哭:「淺淺,我錯了,我真的錯了,都是這個女人勾引我,我是無辜的!」

「夠了!」夏淺打斷葉軒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解釋,硬生生地咽下了眼淚,「你以為你這麼求我,我就會拿錢讓你買別墅養女人嗎?葉軒,你做夢去吧!」

葉軒的哭聲戛然而止,他抬頭看著夏淺心意已決的樣子,終於忍不住撕破臉皮。

「夏淺!你還真以為你還是以前那個夏氏公司的大小姐嗎?我現在給你道歉,是可憐你,憐憫你,你別給臉不要臉!」葉軒猛地站起身,露出了醜陋的面孔。

夏淺怔怔地看著葉軒,好像突然不認識了他似的。

自己以前全心全意喜歡的男人,真的,這麼惡心嗎?

「看什麼看?」葉軒指著夏淺的鼻子,繼續唾沫橫飛地咒罵,「既然你不幫我,我也懶得裝下去!你給老子滾出去!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給臉不要臉的賤人!」

夏淺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葉軒的公寓的,她站在大街上,茫然地看著四周,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此時,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潑大雨,夏淺抬起腳,踉踉蹌蹌地向前走去,那瘦弱的身影看上去,就像一片伶仃的葉子……

伸手推開門,渾身濕透的夏淺靠在了正廳的牆上。

身上的雨水順著夏淺的裙角,一滴又一滴地落在腳下的高級地毯上。

夏淺閉上眼睛,胸口一陣悶痛,如麻的腦海中,全都是葉軒和那個女人糾纏在一起的場景。

「哎呀!那是我朋友從澳大利亞帶來的進口羊毛地毯呢!」一聲盛氣凌人的聲音,從正廳的樓梯口處傳來。

夏淺的繼妹夏瑤,一邊高聲叫喊,一邊興師問罪地向夏淺走來,她穿著一身酒紅色的暴露睡袍,和那甜美可人的外表顯得格格不入。

夏淺瞥見夏瑤過來,下意識地側過臉,伸手擦了擦臉上的雨水。

自從繼母代替父親坐上了夏氏公司董事長的位置,這個繼妹立刻從乖巧可人的小女孩兒,變成了囂張的小太妹,處處都要和自己對著幹。

而繼母,也不再是賢妻良母的樣子,她不僅徹夜不回家,也從來沒有去醫院看過一眼自己的父親。

可是,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第三章:死期到了

「我的天吶,我以為是哪個乞丐偷跑到我家來了?原來是你!」夏瑤上下打量了夏淺一眼,口中「你你你」地稱呼著夏淺。

「我回房休息了。」夏淺不想和夏瑤爭辯,目光直接略過她,向樓上走去。

「哎,你別走!」夏瑤一把拽住夏淺的胳膊,「你給我說說,我這個地毯怎麼辦啊?」

「讓李嫂洗一洗不就行了?」

夏淺今天經歷的太多,實在不想和夏瑤周旋,於是甩開她的手,繼續向前走去。

「你說的倒輕巧!」夏瑤怎麼會這麼容易地放過夏淺,她再一次抓住了夏淺的胳膊,「誰弄髒的誰洗啊!」

「我不想和你吵架。放開我。」夏淺開始用力甩開夏瑤。

「我偏不放!」夏瑤死死地拽住夏淺,不讓她向前再走一步。

「放開我!」

「不放!」

「夏瑤!你……,啊!」

夏淺還沒說完話,一直拽著夏淺的夏瑤突然鬆開了手。

「撲通」一聲,夏淺撲倒在地,膝蓋恰好磕在了樓梯尖銳的地方,白皙的皮膚上出現了一道血印。

「唔……」夏淺捂住自己的膝蓋,纖細的沒皺的厲害。

原本就濕潤的眼眶又蓄滿了眼淚,夏淺咬咬嘴唇,努力地將眼淚忍了回去。

「哈哈哈……,夏淺,真是笑死我了,你怎麼能這麼笨?」一旁的夏瑤指著夏淺,笑的好不得意,夏淺這副狼狽又可憐的樣子,真是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大小姐,你的電話!」家裡的傭人李嫂一邊說,一邊跑了過來。

看見夏淺跌坐在地上,李嫂驚叫一聲,慌忙扶起了夏淺。

李嫂看看夏淺膝蓋上的血印,擔心地說道:「大小姐,你受傷了,我去給你拿醫藥箱!」

「不用了。」夏淺拉住李嫂,「你剛才說有我的電話,是誰?」

「說是顧先生的助理,叫簡毅!他說有事要親口告訴您!」李嫂將簡毅的話,原封不動地傳達給了夏淺。

「顧先生?簡毅!!!」

夏淺還沒說什麼,夏瑤突然瞪大了眼睛,驚叫道:「夏淺,你真的和顧承澤在一起了?」

夏淺冷冷地看了夏瑤一眼,沒有理會,只是對李嫂點點頭,走到電話的旁邊。

「哈哈哈!你居然和顧承澤在一起了!哈哈哈!」

身後傳來夏淺幸災樂禍的笑聲:「夏淺你的命真好啊!第一個男朋友是個窮酸相,第二個丈夫是個‘克妻’的命!」

夏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才無視掉夏瑤的笑聲,她將電話放在自己的耳邊,輕聲說道:「喂?」

「夏小姐,明天上午八點,顧總要和您一起去試婚紗,請準備好,到時候顧總會親自來接您。」簡毅乾淨利落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明天?」夏淺有些反應不過來。

「是的。」簡毅頓了頓,「畢竟一個星期以後就要舉行婚禮了,所以,有些事情要盡快才好。」

夏淺的胸口驀地一空,是啊,一個星期之後,她就要和顧承澤結婚了,明天試婚紗也是應該的。

就算自己簽的這個合約,不再是為葉軒,但是,為了自己的父親和夏氏公司,她依然要履行下去。

更何況,她已經白紙黑字地在合約上簽了自己名字,顧氏公司,是她根本惹不起的。

「好的,我知道了。」夏淺抿抿嘴唇,聽到簡毅回答之後,便放下了電話。

雙手無力地垂下來,夏淺胸口越發地悶痛,身形也有些搖搖欲墜:自己,怎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小姐,你沒事吧?」站在夏淺身邊的李嫂,連忙伸手扶住了夏淺。

夏淺搖搖頭:「沒事。」

「我扶您回房休息吧。」李嫂擔心地看著夏淺說道。

「沒關係,我自己可以的。」夏淺勉強對李嫂笑笑,努力站穩之後,便一個人,慢慢地向臥室走去。

李嫂站在原地,看著夏淺的背影,心裡很是難受:她是看著夏淺長大的,以前的大小姐,怎麼受過這樣的苦?

夏先生,您快點醒過來吧!這個家,快散的不成樣子了!

「看什麼看啊!給我泡杯咖啡去!」夏瑤戾氣十足地走到李嫂面前,高聲叫喊道。

李嫂連忙低下頭,畢恭畢敬地轉身走向了廚房。

而夏瑤,則是雙手抱胸地看著夏淺臥室的方向:她要馬上打電話告訴自己的媽媽,夏淺居然答應嫁給顧承澤了!

和顧氏公司簽了約,夏氏公司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而且夏淺的死期,也快到了!

真是想想就高興!

夏瑤冷笑了一聲,轉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間。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