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被陌生人強奪,從此卻愛上了這種感覺……





第一次被陌生人強奪,從此卻愛上了這種感覺……

1

第一次被陌生人強奪,從此卻愛上了這種感覺……

第一章 陌生男人的闖入

「結婚?!」唐小可震驚,瞪大眼睛看著面前這個身穿華貴旗袍的中年女子,她的繼母——薛碧華!「對啊!」薛碧華百無聊賴地說道:「就是你爸爸覺得你年紀也不小了,該給你找門合適的親事了!」「給我找親事?我今年才剛剛滿20歲啊?」唐小可咆哮,沒想到自己這剛剛回家,薛碧華就給了她一份如此大的「厚禮」。她到底安的什麼心?!唐小可譏諷道:「那薛阿姨你倒是說說,爸爸給我找了個什麼樣的人物?或者應該說,是薛阿姨你幫我物色了個什麼樣的人家?」薛碧華冷冷地笑道:「我也不怕告訴你,你的未婚夫,便是東方國際集團的總裁,東方烈!以咱們的身份,能嫁入東方家族那可是高攀的事兒,你爸爸費了多少力氣才攀上這門親事,你可要珍惜這次機會呀!」哼,如果真有這樣的好事,薛碧華能白白便宜了自己?恐怕這裡面還另有名堂吧!「管他是誰,我都不嫁!」「你不嫁?你爸爸恐怕第一個就不會同意!東方家族可不是你說嫁就嫁,說不嫁就不嫁的,悔婚的後果,可不是你一個黃毛丫頭能夠承擔得起的!」「既然我承擔不起,那我就自己和爸爸去說!」唐小可說完,抬步便想要離開。「你爸爸現在正接受療養,不宜被打擾,何況你爸爸現在的身體可是大不如前了,如果你真的孝順,就不要惹你爸爸生氣了,這樣他也能早日康復。可如果你不嫁,誰知道他會不會被氣壞了身子,到時候你們父女二人天人永隔,那可就別怪我沒有提醒過你了哦!」「你威脅我?」唐小可憤怒了。「呵,我威脅你又怎樣?如果你不嫁,我就讓你再也見不到你爸爸了!好了,我也懶得再跟你說了,現在距離你嫁入東方家族還有三天的時間,你自己好好考慮下吧!」說罷,薛碧華施施然地離開了。唐小可愣在原地,還有三天時間就要嫁入東方家族?如此的著急,這裡面肯定另有陰謀!……緋聞酒吧。想到自己要被嫁給一個陌生人,唐小可就心情不好,一個人坐在吧台悶悶的喝著酒,等著好友楚令語和方陌來,就在這時,她突然覺得渾身無力了起來……不,這種感覺不對!意識到什麼的唐小可立即用力地晃了晃頭,猛地想起來方才自己酒杯旁邊的那杯酒不是她的……是誰?誰給她下了藥?來不及多想,唐小可趕緊逃離現場,去了酒吧樓上的酒店,要了一間房。剛進入房間,還沒來得及開燈,唐小可就覺得渾身燥熱不已了,正想著,只聽「咯吱」一聲,房間的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打開了,緊接著,閃身進來了一個黑影。「誰?!」聽到聲音的唐小可被嚇了一大跳。誰闖進了她的房間?!「女人……」伴隨著一個低沉又性感的聲音,那人突然逼近,將唐小可一把帶進了自己的懷裡……

1

第一次被陌生人強奪,從此卻愛上了這種感覺……

第二章 惹火燒了身

「你是什麼人?快放開我!」「等一下,我就讓你知道我是誰!」男人身形高大,低頭說話的時候,嘴裡噴出來的熱氣撲到唐小可的身上,弄的她只覺得脖子癢癢的。天哪,這是什麼情況?這個男人他想要幹嘛!這麼想著,突然覺得背脊一涼,唐小可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男人給扯開了。「混蛋,你要做什麼,快放開我!」唐小可掙扎著,想要逃開男人的懷抱。「你最好乖乖的!」男人伸手在她修長的頸項上輕輕摩挲,聲音沙啞又好聽,讓人忍不住沉迷。唐小可猛地打了個寒顫,就算再不經人事,她也知道這個時候要發生什麼了,何況,她的身體裡,好像也有一股火正在湧動著呢。「你要是敢動我一下,我就跟你沒完,混蛋,快放開我!」唐小可扭動著身子,卻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只會更加的讓面前的男人難以自持。「跟我沒完,你準備怎麼做?」東方烈挑眉,語氣充滿了戲謔。不等唐小可回答,東方烈身子前傾,將她逼到了牆角。唐小可慌了神,剛想大叫,下一秒,男人伸手一攬,將唐小可直接抱了起來,扔到了大床上。得了空的唐小可一個鯉魚打挺,正準備翻身離開,哪料,男人沉重的身體就這樣壓了下來,讓她再也逃無可逃,無力反抗……男人窒息的一吻,將唐小可所有的叫喊聲都吞沒了,某處突如其來的刺痛,讓她瞬間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你是第一次?」東方烈有些驚訝,他中了藥,此刻已是難以自持,動作卻強忍著溫柔了起來,輕輕的帶動著唐小可隨著自己的節奏:「乖,一會兒就不疼了!」簡直就是禽獸!唐小可反抗無力,卻不甘心,張嘴就狠狠地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呲!」男人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卻輕笑道:「真是不乖呢,不過,這樣……是不是就更加刺激了些呢?嗯?」「王八蛋!!!」唐小可咆哮。事後……強忍住眼眶裡的淚水,唐小可咬牙切齒的瞪著他,借著窗簾揚起的光想要看清面前男人的模樣,卻因為太黑,什麼都看不到,只依稀能感覺到他是一個異常強勢、霸道的男人。「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呵呵……」男人輕笑,一只手在她的臉頰上輕撫:「真是個有趣的小妖精,剛才的反應還不錯嘛!」「啪!」一把打掉男人不安分的手,唐小可蹭的從床上坐了起來,憤怒的嘶吼:「我問你到底是誰!」「取悅我,讓我再嘗嘗你的滋味,我就告訴你,我是誰!」東方烈說著,伸手準備將唐小可拉到自己的身邊。無恥!敗類!「混蛋,誰要取悅你!」摸索著抓過被丟在地上的衣服,唐小可將自己緊緊地包裹住。不管怎樣,她現在一定要逃出去,絕對不能再留在這兒了!似乎是猜到了唐小可心中的想法,男人笑了起來,聲音裡帶著戲謔和調侃,仿佛他是這裡操控一切的君王:「你以為你能逃得出去嗎?女人,我勸你最好放棄這個愚蠢的念頭!」手指撫摸著自己的薄唇,男人邪笑著繼續說道:「這樣兇悍的模樣並不適合你,剛剛的你,就可愛多了……」他的話,意味伸長……「混蛋!」唐小可咆哮,她雖然外表柔弱,但卻並不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姑娘,盛怒之下,從身邊隨便抓起了個水杯就狠狠地扔了過去。黑暗中,男子輕而易舉地躲避開了那只危險的水杯,揚著眉就想要繼續調戲唐小可,但他的笑容還沒來得及揚起,腹部便突然傳來了一陣劇痛。「女人,你竟敢……」「我有什麼不敢的!」唐小可打斷他的話,收回自己的長腿,滿意地聽著了對方的悶哼聲,頓時恨恨地說道:「像你這種精、蟲、上、腦的人渣,就該被這樣好好教訓教訓!!!」說罷,趁著男子疼痛難忍的瞬間,唐小可迅速將衣服穿好,打開門,跑了出去。見到這個女人要跑,東方烈立即皺起了眉頭,十分不悅的呵斥道:「你,給我站住,不許走!」「不走的是傻瓜!」唐小可白了他一眼,同時故作認真地戲謔道:「順便告訴你一聲,雖然我是第一次,但也知道你剛剛的表現,真的很……遜……色!」說完,立即離開。逃離了酒店,深深地呼了一口氣,唐小可冷靜下來後,這才習慣性地摸向自己的頸間,可觸到的卻是一片空空如也,讓她頓時愣了下。「天吶!我的古玉佩呢?那可是爸爸留給我的傳家玉佩啊!」酒店!!!一定是落在酒店裡了!可……她怎麼去拿回來呢?那個男人還在那裡啊!想到那個男人,唐小可的眼淚就忍不住的落了下來,她的第一次……就這樣沒了……而且還連那個男人都沒有看清……

1

第一次被陌生人強奪,從此卻愛上了這種感覺……

第三章 娶她,根本不配

酒店套房內,東方烈半、裸著上身,皺眉地看向窗外。「阿達!」聽到招呼聲,一個光頭西服男從門外走了進來,畢恭畢敬地說道:「BOSS,您醒了?」目光依舊停留在窗外,東方烈問道:「事情調查的怎麼樣了?」「已經調查清楚了,是濱海集團的劉世斌!」阿達說著,面色陰狠,憤憤道:「上次他和咱們集團競標政府採購的項目失敗,便設計想讓您出點醜聞,這次正是他在您的酒中下了催情藥,想借機陷害您!」「那家夥連記者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明日出頭條,重創咱們東方集團!還好您沒著了他的道,離開了事先安排好的房間,讓那混蛋空歡喜了一場!」嘴角邪魅地勾起,東方烈英俊的臉龐上,多了幾分陰霾之色:「這個劉世斌也不是第一天在商界混了,竟然還敢算計到我的頭上來,如果不給他點顏色瞧瞧,他還真以為我東方烈是什麼善男信女了,哼!」阿達抬起頭看著東方烈:「BOSS,您要如何處理此事?」輕輕轉動著大拇指上象徵著權利的指環,東方烈嘴角危險地勾起,冷冷地笑道:「滅了!」對於這樣殘忍的處理人的方式,阿達像是習以為常了一般,他點頭應道:「是!」說罷,阿達又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道:「對了BOSS,您要的那個女人,唐家那邊答應的很快,已經簽了這份文件了!」說著,阿達便將一份公文袋遞了過去。東方烈只是冷冷地掃了一眼,並沒有去接,隨手將襯衫套在自己的身上,他吩咐道:「去查一下誰訂下了這個A308的房間,我要找到那個女人!」「是。」待阿達領命離開之後,東方烈發現枕頭下有枚古玉佩,通體碧綠,毫無瑕疵,一看便知是上乘貨色。俯身將玉佩拾起,東方烈凝神看了看,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然後將其珍藏了起來。這恐怕是那個女人留下來的!想著,他又頓時想到了那個女人,她的滋味還真是美妙啊!他一定要找到她!離開酒店之後,東方烈瞧見了一個身穿休閒服的俊逸男子,他正靠在法拉利的車門邊朝自己招手。挑眉笑了下,東方烈走到南宮辰的身邊,抬手拍在他的肩膀上,熟絡地說道:「你什麼時候回國的,也不通知我一聲。」「今早剛下的飛機,聽說你在這裡,就過來瞧瞧。」與東方烈的冷峻陰狠不同,南宮辰帥氣的臉龐上,總是掛著柔和的笑意,一副人畜無害、溫文爾雅的模樣,讓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了幾分好感。向身後的人交代了幾句,東方烈就這樣坐上了南宮辰的法拉利跑車,笑容戲謔地說道:「雪莉可還惦記著你呢,你就這樣回來了,難道就不怕她聞風趕過來嗎?」「你少開我的玩笑了!」南宮辰一面系著安全帶,一面微笑著說道:「說說你吧,我可聽說了你的事情哦,據說很精彩啊!」「的確很精彩!」東方烈的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我遇到了只小野貓,張牙舞爪的,不過那感覺……很美妙!」東方烈的身邊從來不缺女人,但是卻很少看到他對哪個女人感興趣。如今這幅意猶未盡的模樣,倒還真是讓南宮辰覺得好奇。可是,一想到東方烈的那個計劃,南宮辰不由得皺起眉頭問道:「你打算如何處置唐家的大小姐,你真的打算要娶她嗎?」「娶她?」東方烈冷笑出聲,不屑地說道:「那個蕩、婦的女兒,根本不配!」伴隨著引擎的轟鳴聲,跑車駛離了碼頭,南宮辰雙手握著方向盤,語重心長地說道:「上一代的恩怨,何必繼續下去!唐家大小姐什麼都不知道,她是無辜的。而且我聽說,她是個高材生,很清純的,並不是你所想像的那般。」「蕩、婦的女兒,能清純到哪裡去?」東方烈看著車窗外不斷後退的景色,臉上面無表情,語氣中的凌冽卻讓人不寒而栗:「有其母必有其女,就算她真是個處、女,也不值得憐惜!」

1

第一次被陌生人強奪,從此卻愛上了這種感覺……

第四章 冷血帝少的新婚妻

三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看著放在床上華美的婚紗,唐小可只覺得心頭髮澀,手指輕輕地撫過婚紗的表面,心中一片悲涼。婚紗,嫁人……這是每個女人都心之神往的事情,然而,她要嫁的那個人,卻是一個自己根本就不認識的陌生人。「小姐,東方家來人了!」門外傳來了傭人毫無感情的聲音,唐小可驚了下,而後攥緊了自己冰冷的雙手,故作平靜地說道:「我知道了!」樓下,東方家的管家文叔有些不耐煩地挪了挪身子,耳邊聽著薛碧華的喋喋不休,又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薛碧華看得出來文叔的不耐煩,連忙笑著解釋道:「女孩子嘛,打扮起來總是要花些時間的。張媽,快去催催小姐,別讓人家等著急了。」「哎哎!」張媽口中答應著,轉身就要跑上樓去,可是一抬眼的功夫,就正好瞧見了唐小可自己正穿著婚紗,站在樓梯上,清澈的眸子,正定定地看著樓下的一切。身穿婚紗的唐小可,讓文叔不由得驚艷不已,覺得這個女孩子就好像是一朵清純的百合花一般,嬌艷欲滴。可一想到這個女孩子接下來的命運,文叔又只能嘆息。薛碧華匆匆迎了上去,剛想說些虛偽的母女情深的話,唐小可卻繞過了她,看著文叔語氣平淡地說道:「出發吧!」從近處打量著唐小可,文叔發現這個女孩子不只是清純,更是漂亮優雅,沉穩從容,與小烈還是蠻般配的。如果小烈能放下心中的仇恨的話……想到這,文叔搖了搖頭,向唐小可笑了下,便帶著她離開了唐家。門外的陽光很刺眼,唐小可瞇了瞇,發現正如她所想的那般,沒有迎親隊伍,沒有熱熱鬧鬧,只有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正靜靜地停靠在那裡。自嘲地笑了下,唐小可扯著裙角,沉默地鑽到了車裡。大概半個小時之後,車子便駛進了半山上的一座莊園內,那恢弘的宅院,磅礴的氣勢,讓唐小可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雖然唐家也是有錢人家,可是和東方家族比起來,簡直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也難怪剛剛薛碧華對著東方家的管家都如此的諂媚。待車子停穩,文叔便帶著唐小可走進宅院,可奇怪的是,東方府上的傭人們對文叔都很尊敬,對她這位少夫人卻視而不見。跟著文叔一路上樓去,站在二樓走廊的盡頭,文叔將一扇房門打開,笑道:「少夫人,這裡是您的房間,請您先在這裡休息一下。」點了點頭,抬步走了進去,唐小可看了看房間內的環境,便轉身說道:「謝謝,請問一下……」結果「哐當」一聲,唐小可的話還沒有說完呢,就見房門被狠狠地拽上了,而後是房門從外面被人緊鎖的聲音。「小蘭,你這是做什麼?」文叔有些詫異的問道。「東方先生說啦,要把這個女人關在房間裡,哪也不許她去。」那個叫小蘭的仆人笑道,拿著門鑰匙便高興的準備離開。「你們……哎……」文叔剛想說點什麼,卻又頓下了。聽到門外文叔的欲言又止,唐小可愣了下,而後才反應了過來,自己這恐怕是被軟禁起來了,當下便用力地拍著門板,有些憤怒地吼道:「快放我出去,你們沒有資格把我關在這裡,這是犯法的!!!」「哼,在這裡,東方先生就是王法!你不用白費力氣了,沒有東方先生的命令,沒人會將你放出來的!」外面不知道是誰不屑的說道。話音落下,便是腳步漸行漸遠的聲音,唐小可知道,他們離開了,而且還明白,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是不會有人幫助自己的。身體滑落,無力地坐在地面上,唐小可雙手環著膝蓋。這個東方烈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他們是新婚第一次啊,他這樣對待自己,不會是個變、態吧?自己的將來,還真是禍福難料啊……就這樣胡思亂想著,唐小可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不和何時睡了過去……天黑之後,唐小可聽到了窗外有汽車引擎的聲音,這才幽幽轉醒了過來。揉了揉雙眸,她起身跑到窗戶旁邊,想要看清樓下的情形,可是昏暗的燈光下,她只能看到一個偉岸的身影。只是,那個身影莫名其妙的感覺有些熟悉……這個是東方烈嗎?!

1

第一次被陌生人強奪,從此卻愛上了這種感覺……

第五章 惡魔一般的男人

而東方烈那邊,他剛一進門,便有傭人上前來,接過他的外套,恭敬地說道:「先生您回來啦。」「嗯。」東方烈扯了扯自己的領帶,因為家中多了個陌生女人的味道而顯得有些煩躁,皺眉問道:「那個女人呢?」「按照您的吩咐,已經關在房間裡了。」聽到這樣的回答,東方烈的星眸中,多了幾分危險的神色。唐小可那邊,她的耳朵緊緊地貼在房門上,聽著外面的動靜,突然聽到了一陣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她立即向外喊道:「不管你是誰,快放我出去!不論你們有什麼背景,都沒有權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們不能這麼做!喂,聽到沒有,快放……」話音未落,房門便被人從外面猛地拽開了,唐小可猝不及防,身子前傾了過去,倒在了來人的身上。「唔,好痛!」鼻子撞在堅實的胸膛上,唐小可覺得一陣酸澀,可是還沒有等到她回過神來,身子便被人扯拽著,拖進了房內。因為沒有開燈,唐小可根本看不清對方的模樣,還沒來得及詢問,就被人壓到了床上。感覺到對方的大掌正在自己的身上扯拽,唐小可心中一驚,拼命地拍打著那人的肩膀,怒道:「混蛋,你放開我!」「放開你?還是我上你?」單手毫不憐惜地抓著唐小可的手腕,東方烈嘲諷地說道:「賤人,裝什麼貞潔烈女,你骨子裡和你母親一樣,都是無恥下賤的女人!」「不許你侮辱我的家人!!!」唐小可一怔,頓時怒道。在她的印象中,她的母親是一個溫文爾雅,又和順謙恭的女子,身邊的每個人都對她很尊敬,何時聽到過這樣莫名的辱罵?這個男人實在是太過分了!不過,讓唐小可覺得詫異的是,這個男人的舉動,以及他的聲音,為何都感覺如此的熟悉呢?但是,還沒等唐小可來得及深思一下,她身上的婚紗便被人扯拽了下去,男人毫不憐惜地動作,引來了唐小可的驚呼。帶著怒氣的東方烈,只想發泄沉壓在自己心底裡多年的仇恨,他緊閉著雙眼,粗暴的對待著唐小可。唐小可只覺得渾身疼痛不已,她強忍著,側著頭,緊咬著自己的手指,喉嚨間發出低微的啜泣的聲音。東方烈一怔,停住自己身下的動作,伸手掰過唐小可的臉,看著她柔弱無依的雙眼,嗜血地笑道:「果然是蕩、婦的女兒,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也有感覺嗎?真是和你的母親一樣下賤!既然如此,我就讓你體驗一下身處地獄的滋味!」體驗身處地獄的滋味?!聽到東方烈恐怖陰冷的話,唐小可渾身輕顫了一下。「你這個混蛋!變態!」唐小可眼裡的憤怒幾乎噴湧而出,怒吼道:「你憑什麼這麼對我?」東方烈冷笑起來,捏著唐小可的下巴,湊進了她幾分:「這是你身為我的妻子,該盡的義務!怎麼,不開心了?是不是我沒有伺候好你這個蕩、婦的女兒啊?」唐小可忍不住痛呼一聲,轉頭就要避過東方烈捏著自己下巴的手。這個男人……這個男人竟然就是她的新婚丈夫……大力地將唐小可的臉掰回來,東方烈陰狠的笑道:「唐小可,你就應該好好的看著你是怎麼下地獄的!誰叫你是那個蕩、婦的女兒?」「混蛋!」怒罵一聲,唐小可只覺得怒火中燒,東方烈還是死死的捏著她的下巴不放,於是她乾脆狠狠的咬住了他的手背之上!她的母親怎麼可能是東方烈口中的蕩、婦?她的母親明明就是一個非常溫婉的女人,他憑什麼這麼污蔑她的母親,這麼折磨她?!「嘶——」感覺到了手背上的疼痛,東方烈倒抽了一口涼氣。驀地,讓他頓時想到了之前在酒店裡的那個女人,也是這樣咬他的,感覺很相似。不知道為什麼,東方烈莫名的心中一動,他看了一眼唐小可,黑暗中,眼前的女人眸子裡正閃著光,似乎是含著淚水,樣貌非常的嬌弱。東方烈忽然的就想到了之前南宮辰說的話,這個唐小可她是個高材生,很清純的……清純?!東方烈的眼神有些軟化了下來,動作才想要輕柔一點,就突然猛地想到了什麼,剛剛他進入這個女人身體裡的時候,是絲毫沒有阻礙的!這說明了什麼?她根本就不是一個處!

由於微信篇幅限制,只能發到這裡啦!

第一次被陌生人強奪,從此卻愛上了這種感覺……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後續劇情高潮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