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求求你進去點兒,再進去深點兒啊……





大年三十這一天,我這一輩子都難以忘記。

  我忙前忙活,做完幾大桌子菜後,累得腰酸背痛,正準備休息一會兒。

  婆婆突然讓我多增加了幾個菜,還特意叮囑不讓放辣椒,且少放油。

  我心裡挺納悶,家裡人的口味我都清楚,一個個無辣不歡,怎麼突然要做幾道這樣清淡的菜。

  難道是有外人要來跟我們一塊過年嗎?

  我有些疑惑,卻也不敢多問什麼,畢竟婆婆對我一直就很不滿,我也不想在大年夜惹她不高興。

  「太太,少爺說,需要晚點回來,機場回來的路上堵車。」正當我走向廚房,管家對婆婆說道。

  聽到這句話,我心裡犯起了嘀咕。

  管家口中的少爺,是我的老公席慕深,辦公的公司就在市區,怎麼會去了機場?

  我對他要去機場做什麼,並不清楚,畢竟我們雖然結婚七年,見面的次數卻少的可憐,所以這種知會行蹤的事,他從來沒做過。

  我會嫁到席家,全是因為我爸爸的緣故。

  我爸慕正雄曾經是席慕深他爺爺的司機,在一次意外中,為救了席老爺子,他犧牲了。

  爸爸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在他走後,我能過得好。

  席老爺子便當場決定,讓我當他的孫媳。

  也就是席慕深的妻子!

  在服喪期滿了之後,我嫁入了席家。

  那個時候,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因為爸爸是席家司機的關係,我小時候就經常出現在席家,從第一次見到席慕深,他在我心底,就紮了根。

  一晃就是十五年。

  我愛了席慕深十五年,當了席慕深的妻子七年。

  可是,我知道自己,從未進駐過他的心。

  但無論他對我是怎樣的態度,我依然本本分分的做一個好妻子,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對我有所改觀。

  聽到他馬上就要回來,我內心充滿欣喜,一顆心如同少女般雀躍,做菜的時候,仿佛都沒那麼累了。

  「少爺已經停好車了,太太讓我來問問你這邊,菜做得怎麼樣了。」正在我忙著做菜的時候,管家過來知會了我一聲。

  管家的語氣,帶著一種冷漠,如同在跟在他眼中,我其實不算是少奶奶的身份,充其量,是一個比他的身份還要低一等的傭人。

  這偌大的別墅裡,沒有別的傭人,我是少奶奶,但家務活,都由我來做。

  可我沒有怨言,席家能讓我嫁給席慕深,對我而言,我知足了。而且這些活,本就是一個妻子該做的本分。

  不過有時候我也苦笑,如果不是別墅該多好,我多少能少做點事。

  端了最後一個菜上桌,席慕深還沒回來,我吐了口氣,連忙解下圍裙,準備去洗個澡,換身衣裳,再化化妝。

  一身油煙味,滿臉汗漬,我可不想就這樣子出現在他的面前。

  就在我要進房間去的時候,婆婆卻開始叫人吃飯了,一時間,散落在別墅各處的親戚朋友,全都走了過來。

  席家是一個大家族,而聚在這裡的,還只是席家的一小部分。

  可就是這些表姑,姨媽,甚至是舅舅之類的,聚在一起,也夠坐滿三桌。

  我暗自慶幸不是在爺爺家,否則,我一個人,忙得吐血,都做不完一家子人吃的飯菜。

  婆婆說了開飯,讓我很鬱悶,因為這意味著席慕深已經到了,並沒有時間再讓我去收拾自己。

  剎那間,我著急得想哭。

  視線穿過客廳,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他的到來,給整個熱鬧的別墅,帶來了一絲冷意。

  而光芒,卻被他盡數的搶了去。

  男人穿著一身純手工製作的黑色西裝,身材挺拔,細碎的黑發顯得有些凌亂,劃過他飽滿而冷冽的額頭,一雙幽冷的鳳眸,不帶著絲毫溫度,如同那張微微抿著如同刀片一般的唇瓣,冷漠淡然。

  席慕深,我的老公,也是我深愛著的男人。

  上一次見他是三十四天之前,他卻從未變過,依舊這麼冷傲俊美,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

  我下意識的想要將自己隱藏起來,害怕被他看到,此刻卑微的自己。

  強打精神,我還是朝他走了過去,想以一個妻子的身份,去替他接過手裡的公文包。

  然而,他半側過身體,望向了他身後的黑暗之中。

  一個身穿白色貂皮大衣女子,朝前走來,從黑暗中慢慢的顯露身形,她挽上席慕深的手,而席慕深的臉上,也露出罕見的微笑。

  那種笑容,我從未看過,也從未擁有過。

  心臟部位,傳來尖銳的刺痛,仿佛利刃刺入,疼進骨髓,化進靈魂深處。

  那個女人,我知道,是方彤,席慕深深愛的女人。

  方彤,京城裡的一線明星,無論長相、身材還有學歷都是一流,天之驕女,是我在任何一個層面,都無法比擬的。

  她站在席慕深身邊,郎才女貌的一幕,刺痛了我的眼睛。

  「還不快點去招呼客人。」正當我出神的時候,婆婆擰住我的手臂,不悅的對著我命令道。

  我吃痛的倒吸一口氣,卻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表現出來。

  我邁著似乎不屬於自己的雙腿,朝著席慕深和方彤走過去。

  「方小姐,好久不見,沒有想到你今天會過來。」我伸出手,忍住聲音裡的顫栗,說道。

  方彤卻只是瞥了我一眼,似乎是發現了我手上的油污,輕輕的碰了下,便快速的收了回去。

  她漂亮的臉上帶著一抹溫和甚至是得意道:「席太太,的確很久不見,你好像更憔悴了。」

  我抿著唇,不再多言,看向席慕深,「老公,我幫你拿包吧,一家人等你很久,洗洗手吃飯。」

  席慕深冷冷的打量一眼我,仿佛認不出我似的,將包遞給了婆婆。

  我臉色慘白,強忍著屈辱,眼淚差點下來。

  方彤的嘴角微微勾起,眼眸帶著些許得意之氣,她笑得端莊嫻雅的抱著身邊的席慕深道:「慕深,我餓了。」

  「開飯吧。」席慕深扶著方彤,小心翼翼。

  在我的心中,席慕深一直都是高高在上,如同帝王一般的男人,何時會這麼小心翼翼的對待一個女人。

  一家人入座,我也走過去。

  方彤坐在席慕深身邊的桌位上,那裡,本該是我的位置。

  02

  座位很多,但人也不少,大家都落了座,很快三張桌子周圍都坐滿了人。

  我突然發現,為了這頓年夜飯,準備了好些天的我,竟然沒辦法上桌吃飯,因為方彤把屬於我的位置坐了。

  氣惱和憤懣,讓我整個人都在顫栗,我咬著唇,走到方彤身邊,語氣生硬的說,「對不起方小姐,這是我的座位。」

  我沉默寡言,不代表我沒有脾氣,不代表我能容忍別人踐踏我的底線。

  我不能允許一個陌生的女人,當著這麼多家人的面,霸占我的丈夫。

  我的舉動,讓在座家人們感到了驚訝,都默默的看著我,不少人眼中,露出一副看好戲的神色。

  方彤卻不跟我說話,只是嬌滴滴的黏在席慕深身側,當我不存在。

  「你去客廳吃,將你的座位讓給方彤。」席慕深回頭,冷傲的眼眸淡漠的看了我一眼,冷冷道。

  將我的座位,給方彤……

  這一刻我明白,席慕深眼中,我也不過是個傭人,而且是免費的,揮之即來呼之即走。更多精彩請搜尋關注星芒閱讀網微信公眾號,回復作品名遠走高飛就可以閱讀全部故事。

  我沒辦法接受,承受著親戚們幸災樂禍的目光,一字一頓的說:「其他的我都能讓,但這個位子,我不能讓。」

  這話一語相關,我相信只要是個明白人,都能聽懂我在說什麼。

  或許這是我第一次用如此語氣對席慕深說話,他不由得沉下臉,目光微冷的看著我,眸色中帶著一絲詫異。

  想必是在猜想誰給我這樣的膽子,敢跟他爭辯。

  席慕深原本就五官線條分明,給人一種冷酷不近人情的感覺,而他此刻對著我,更像是冰冷的大理石,我緊張的捏住拳頭,渾身繃緊。

  「慕清泠,你現在是在指責我嗎?」席慕深不怒自威的聲音,裹挾著駭人的寒氣,席卷了我整個身體。

  我抖著嘴唇,垂下眼瞼,隱忍著心中的疼痛,淡淡道:「不敢,但,這是我的位子,至少現在還是……」

  「慕清泠,你丟不丟人,我讓你辦年夜飯,你連座位都沒有算好?你怎麼當席家的少奶奶?」婆婆看不下去了,忍不住當眾對我呵斥道。

  我看著婆婆,已經豁出去了,道:「你們沒有人說要加位子,而且,這是年夜飯!突然多出來外人,算怎麼回事!」

  我故意加重「年夜飯」三個字。

  年夜飯原本就是一家人團團圓圓的吃飯,方彤一個外人過來是什麼意思?

  「你還敢頂嘴?」婆婆似乎被我的話氣到,沉下臉道。

  我蠕動了一下嘴唇,沒有再說話,道理辯不過,就只能這樣頤指氣使。

  在座的這麼多人,全都吃著我做的菜,喝著我煲的湯,卻沒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替我說句話。

  席家人啊,忽然間,我覺得他們,也不過如此。

  「阿姨,算了,這件事情不怪席太太,是我和慕深沒有考慮周到。」氣氛一下子變得異常僵硬和尷尬,這個時候,方彤的話,打破了這種僵硬的局面。

  王蘭原本就想要方彤當自家的兒媳,對方彤也是喜歡的不行。

  她一改對我的犀利苛責,對著方彤笑容滿面道:「彤彤,讓你見笑了,席家就是你家,你這麼客氣幹什麼。」

  「別裝好人,我用不著你來幫我說話,你的確沒有考慮周到,因為你根本不應該在大年夜,出現在別人的家裡!」我沒好聲氣的說。

  所有的矛盾,都是方彤引起的,結果,卻偏偏還在這裝好人。

  「慕清泠,你要造反?」席慕深站了起來,昂藏而冷峻的身體,讓我感到了無盡的壓迫。但我背脊挺得筆直,與他直視。

  我已經受夠了。

  「其實,我的確不該在大年夜出現在這裡……」方彤原本漂亮的臉,出現了一抹嬌羞的緋紅,這跟她在說的話,很不協調。

  那神情讓我感到發慌,不好的預感,從我心口處,開始蔓延。

  「我懷孕了,已經兩個月,是慕深的孩子。」方彤幸福的摸著肚子,靠在席慕深的懷裡,對著我們說道。

  「轟。」腦子仿佛被什麼東西炸開一般,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空氣突然變得異常稀薄。

  原來,今天婆婆臨時讓我加的那些菜,就是給方彤的!因為那都是些孕婦吃的菜。

  婆婆竟然早已經知道她懷了孕!

  只有我一個人,像個傻子似的在宣誓主權,被人當成笑話一樣看待。

  這一刻方彤的心裡應該很得意,她早就拿了一張王牌,可以肆意的凌辱我。

  對於席家這樣的大家族來說,孩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我也曾想給席慕深生一個孩子,可是……

  方彤成為了年夜飯的焦點,剛才的小插曲被揭過。

  大家都知道,這場爭鬥,誰勝誰敗。

  方彤被婆婆他們包圍,臉上洋溢著幸福和得意,而席慕深,則像是護著妻子的丈夫一般,體貼細心。

  我將目光看向席慕深的時候,發現他原本冷硬的臉,在此刻,竟然變得異常柔和。

  大年夜,年夜飯,團圓飯的這一天,我的丈夫給了我一場終生難忘的年三十。

  而這場盛宴,是由我親自奉上。

  我機械般的挪動步子,孤零零的一個人離開餐廳上樓,哪怕是我坐在臥室裡,都能夠聽到樓下的歡聲笑語。

  我捂住眼睛,努力的不讓眼淚流出來,可是,淚水還是不爭氣的流下來了。

  作為原配正室的我,卻只能夠窩在房間裡哭泣。

  而小三,則是春風滿面占有我的丈夫,也占有屬於我的位置。

  慕清泠啊慕清泠,你還真是狼狽。

  我昏昏沉沉的躺在大床上,這裡是我跟席慕深的婚房,可他七年來,他從來沒有進來睡過。

  即便回家,也總是睡在一牆之隔的書房。

  七年了,我是不是,也該醒了。

  「慕清泠,跟我離婚。」在我想的出神的時候,席慕深推門走了進來,用一種命令的語氣說道。

  轟……

  我被席慕深的話,弄得渾身僵硬,我睜大眼睛,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席慕深兩指夾著一根煙,緩慢的吐出煙霧,裊裊的煙霧,朦朧了席慕深那張邪肆冷峻的臉,讓他如同暗夜的惡魔一般,嗜血危險。

  「說吧,你的條件。」

席慕深吐出了一口煙,聲音沉凝,而我的心卻跌到了谷底。

……

↓↓↓↓繼續閱讀更多精彩故事,請點擊下面「閱讀原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