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的護士有多開放,看這個就知道了……





醫院的護士有多開放,看這個就知道了……

醫院的護士有多開放,看這個就知道了……

走在跨江大橋上,看著水面上星星點點的燈光倒影,我連跳下去的心都有了。

  說實話,此時此刻我腦子還蒙著,因為我實在是沒法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就在昨天我還是江城市數一數二的青年才俊,是浩洋地產的執行總裁,有無數人巴結著想把鈔票塞進我兜裡,無數美女想爬上我的床,可今天,我卻連份工作都找不到!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我的助理,郭宇。

  郭宇是我資助了多年的一個貧困學生,三年前年紀輕輕的他,帶著所有大學畢業生都有的夢想和野心,站在我面前,經過我妻子推薦成為了我的助理。

  一直以來郭宇謙虛好學,人又聰明,對我也很尊重,我幾乎是把他當成我的左右手來培養。

  許多重要的場合我都會帶著他,身邊的人脈資源也都砸給他,誰知道他最後竟然在我簽過字的合同上做了手腳,導致我不僅被公司開除,甚至還背上了官司!

  嘆了口氣,我努力的重新換上了一副笑臉,今天是我和妻子周慧的結婚紀念日……

  腦海裡回憶起溫婉可人的妻子,我突然覺得這一切的苦悶都無所謂了,有家在,有她在,不管什麼困難我都能克服!

  深吸了一口氣,我特意繞路買了一束玫瑰花,還站在門口調整了一下狀態,這才笑著拉開了家門,「老婆,我回來了,結婚紀念……」

  我的手還放在門把手上,保持著推門進來的動作,笑容已經僵在了臉上,可腦子卻炸鍋了!

  我的妻子穿著小碎花圍裙,左手勾著勺子,兩只手撐在客廳的桌子上,身下的裙子被高高撩起至腰部,一雙修長的美腿挺的筆直,此刻正撅著屁股迎合著身後的人而那個人竟然是郭宇!

  一瞬間的愣怔之後,一股怒火直沖我的腦門,我把玫瑰花猛地丟到這兩個賤人身上,然後轉身沖進了廚房毫不猶豫的拎出了菜刀,恨不得劈了那吃裡扒外的白眼狼!

  而此時郭宇也已經接近尾聲,一個哆嗦結束了戰鬥,見我怒氣沖沖的拎著菜刀,郭宇滿足且得意的拍了妻子屁股兩巴掌,轉而看向我,沒有了一貫的尊敬和謹慎,甚至沒有一絲的慌亂,而是嘲諷看了一眼我手裡的菜刀不緊不慢的說道,「喲,江哥回來啦?」

  「我草你媽!」我實在是受不了這家夥惡心人的面孔,提刀就要劈了這孫子,卻被妻子周慧攔了下來。

  「江浩,」妻子周慧死命的攔住了我,頗為為難的道,「你別衝動,你聽我說……」

  「我聽你說你麻痹!」我狠狠的推了一把周慧,提刀就往郭宇身上砍。

  可周慧卻再次從後面抱住了我的腰,然後費力的探出頭來看向郭宇著急的喊道,「我攔不住他了!你快走!」

  我氣的渾身發抖,這個不要臉的賤人,這個時候都還幫著奸夫!

  郭宇見狀冷笑了一聲,意氣風發的朝我提了提褲袋,做了個挺身的動作,一臉回味綿長的樣子,沖我挑釁道,「不錯,比前幾次爽多了!」

  嗖的一下,我本來就高漲的怒火頓時跟兜頭澆了一鍋油似的,幾次!這倆人渣到底是什麼時候睡在一起的?!

  合著這三年,我是在提拔我老婆的情人?!

  「郭宇!你個王八蛋!」我再也忍不了了,掙開周慧的手臂,我手裡的菜刀就朝著郭宇的腦門飛了過去。

  郭宇見我來真的,嚇得提著褲子趕緊跑進了樓道裡,臨走還不忘說一句,「小慧!別忘了咱倆的約定!」

  郭宇就這樣走了,我也沒去追,只是覺得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幹了一樣,看著這在推搡中搞的一片狼藉的家,我突然覺得很陌生。

  我頹然的跌坐在椅子上,哆嗦著給自己點了一根煙。

  「那個……」周慧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順手摸了一把腿上殘留著的痕跡,支支吾吾的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們倆……」

  「不是我想的那樣?」我夾著煙,坐在椅子上自嘲的抬頭看著周慧,「那是什麼樣的?」

  「你和郭偉玩過家家呢?」我淡淡的抽了一口煙,隨即猛地一甩手把桌子上的花瓶掀到了地上,怒視著周慧惡狠狠的反問道:「啊?!」

  這下周慧沒話說了,只是站在原地低著頭,一副任打任罵的樣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看著臟污一片的玫瑰花,和臉上還面帶潮紅的周慧,突然覺得很諷刺。

  今天是我和周慧十周年結婚紀念日,十年間,盡管忝居高位,但我為了周慧從來都是潔身自好,就連秘書都因為怕她多心換成了她推薦的郭宇,可到頭來居然是這樣一個結果,我真覺得自己這綠帽子帶的窩囊!

  「三年前你把郭宇引薦給我的時候。」我深吸了一口煙,問出了從剛才開始就在肚子裡翻江倒海的疑問,「是不是就已經跟他睡了?」

  周慧抬起眼睛默默的看了我一眼,沒有否認。

  我猛地吸了一口煙,發現自己在極盛的憤怒之後只剩下了頹然和淒涼,苦笑了一下,我淡淡的道,「離婚吧。」

  「不!」周慧猛地抬起頭,淚流滿面的沖上來揪住了我的袖口。「不要離婚!我不要離婚!」

  看著她這樣苦苦哀求的樣子,我突然一陣錐心的疼痛,十幾年的感情,怎麼可能說沒就沒,眼前這個女人也曾經是我捧在手心裡的公主,也曾經是我想要奮力呵護一生的女人,可現在我看著這張臉,卻只剩下了惡心。

  「你好歹跟了我十年,房子和存款都給你。」我伸手拉開了周慧,淡淡的道,「離婚吧。」

  周慧楞了一下,隨後松了一口氣,沒有再上前來拉住我,可能是沒想到我這麼堅決,寧肯付出十幾年奮鬥的成果也要離婚。

  我自嘲的笑了笑,事到如今她居然還在惦記我的錢,看來這十幾年還真是什麼都沒剩下。

  拿起外套,我邁開步子就往外走,現在這個家我已經毫無留戀了,這麼多年的感情,也不過是我自欺欺人而已。

然而我的步子剛邁出去,卻聽見身後的周慧悠悠的說了一句讓我心驚肉跳的話:「我懷孕了。」

  短短四個字,晴天霹靂一樣把我定在了原地,我回過頭難以置信的看著周慧,「你說什麼?」

  「孩子是你的。」周慧再次開口,潮紅的臉上帶著一絲急切。

  我的怒火更盛,控制不住朝他吼道:「放屁!」

  極端的憤怒讓我的身體不斷的在顫抖,太陽穴也突突的在跳。我用力的踹了一腳沙發,將茶幾上的東西摔的稀巴爛。

  這女人把老子當什麼了?培養她的奸夫不算,還要給他養孩子?!

  「真的是你的!」周慧急切的上前來,揪著我的襯衫下擺焦急的道,「你忘了?上個月你生日的時候說想要一個孩子,那時我正在排卵期,而且又沒帶套,我就是那一次懷上的。」

  狗屁,剛才她和郭宇就沒有戴套,憑什麼說是我的?!

  「婚離定了,野種讓那個畜生去負責!」

  我幾乎是咬著牙說出的這句話,說完便煩躁的把她甩到了一邊。

  一路上,我仿佛心口燒了一爐旺火一樣,直到走上馬路,心情才稍微平靜了一點。

  夜晚吹的我連人帶心都陣陣發涼,十幾年的感情,現在返回來想想,資助郭宇,帶他進公司,都不過是一場騙局罷了。

  這個騙子!

  我猛的一腳踹翻了路邊的垃圾桶,兀自坐在路邊的長椅上,一邊嘆氣一邊抽煙,一夜之間就白了鬢角。

  第二天一早,我正抽著口袋裡最後一支煙,兜裡的電話卻響了起來,是公司的前台,叫我去收東西。

  原本公司那些東西我也不在乎,不要叫他們丟了就是了,可那張照片是我母親留給我的唯一念想,雖然已經預想到回公司會見到不少白眼,但不論如何我一定要拿回來。

  果不其然,我剛到門口,就被保安攔了下來。

  這個保安我認識,有些社會背景,當初招他進來的時候,我出於對公司聲譽的考慮沒同意,這會兒倒是我前腳一走,後腳他就上崗了。

  我很疲憊,也懶得搭理這種小角色,保持著一個上位者該有的尊嚴和氣度,態度平和又冷淡的說:「來拿東西。」

  保安嘲諷一笑,流裡流氣的晃著手裡的橡膠輥,「那我跟你上去,免得你偷東西。」

  剛到電梯口,門就開了,裡面走出來幾張熟悉的面孔,他們是公司的股東,也是我為其奮鬥多年的人。

  我知道他們早就看不慣我了,雖然我替他們賺了不少錢,但欲壑難填,在用劣質建築材料這件事情上認為是我擋了他們的財路,原本就不怎麼待見我,現在我終於被換掉了,自然是更沒有好臉色了。

  冷哼一聲,為首的李董甚至都沒理我,而是直接對保安說:「他是來拿東西的吧?拿了東西趕緊轟出去。」

  我以為經過這麼多年的磨練,我已經練就了寵辱不驚的本事,可他語氣裡的厭惡還是讓我咬緊了牙齒。

  略略點頭致意,我邁開步子朝著辦公室走去。

  一推門進去就看到郭宇坐在裡面,他正靠在老板椅上閉目養神,看樣子很享受這一切。

  我早就知道他會頂替我的職位,所以看到他並不意外,只是心裡的恨意還是讓我咬牙切齒。

  他和周慧那惡心的畫面像噩夢一樣又爬進了我的腦海,一遍又一遍的挑戰著我的忍耐底線。

  郭宇眼睛睜開一條縫,挑著眉向我質問道:「讓你進來了?敲門不會?」

  我不想跟他這種人渣計較,只是冷聲問道,「我的東西在哪?」

  郭宇只是冷笑了一聲,沒發作,揚著下巴指了指邊上的垃圾桶,「我剛才丟垃圾桶裡了,你自己找吧。」

  攥了攥拳頭,我抬頭狠狠的瞪著郭宇,他這明擺著就是羞辱我!

  但我還是挪動步子一步一步的朝著垃圾桶走了過去,如今我工作丟了,家也沒了,那張照片我不能再失去了。

  那是我媽離家出走前留給我唯一的念想了。

  啪!

  就在我的指尖接觸到照片的那一刻,一口摻雜著劣質咖啡殘渣的濃痰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照片上,我母親的臉上!

  「郭宇!」我抬起頭來,對上那張小人得志的臉,最後的一絲理智也被撕碎了,「我CNM!」

由於微信篇幅有限,本次僅連載到此處,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看全文。

醫院的護士有多開放,看這個就知道了……

醫院的護士有多開放,看這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