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的電腦,用不慣啊。






他叫張敏。

孝宗達天明道純誠中正聖文神武至仁大德敬皇帝,諱祐堂,憲宗第三子也。母淑妃紀氏,成化六年七月生帝於西宮。時萬貴妃專寵,宮中莫敢言。悼恭太子薨後,憲宗始知之,育周太后宮中。十一年,敕禮部命名,大學士商輅等因以建儲請。是年六月,淑妃暴薨,帝年六歲,哀慕如成人。

《明史·本紀第十五孝宗》

這是中國歷史上為數不多的在冷血的皇宮裡發生的令人動容的故事。在這前面,是一對跨世的不倫之戀。朱孝宗與萬貴妃跨越了十七年的愛戀是對愛情的最好證明,但同時,也是朱孝宗一直無子的原因。對於朱見深而言,萬貴妃是他的妻子,是這個世界上最善良、最可信的人,但可惜他不知道,這位萬貴妃還有另外一副隱藏的面孔。

要知道,雖然朱見深是一個很專情的人,可他畢竟是皇帝,絕不可能只寵信萬貴妃一個人,他也會時常找後宮的其他妃子或是宮女,萬貴妃也從未反對過,雙方似乎相安無事,但朱見深似乎一直以來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疑點:為什麼這麼久過去了,他還沒有任何子女呢?

朱見深萬萬想不到,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所有懷上他孩子的妃子或宮女都被人逼迫墮胎了!而幹這件缺德事的正是那位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萬貴妃。

可後來,如史書上所講,機緣巧合之下,皇帝臨幸了一位倉庫管理員。更巧的是,這個史書上所記載的紀姑娘懷了孕,並在一名宮女的瞞報之下,生下來一個兒子。紙是瞞不住火的,怒不可遏的萬貴妃下令將這個孩子與其他孩子一樣,扔進池塘裡淹死。而接受這個任務的,就是張敏。

他奉命來到紀姑娘的住所,推開房門,看見了紀姑娘和她懷中正在吃奶的孩子。這一次,紀姑娘不再驚慌了,歷經這麼多的風風雨雨,她很清楚即將發生些什麼。

她從容地說道:

「做你該做的事情吧。」

張敏站在門口,靜靜地看著這對母子,一動也不動,過了很久,他走了進去,從紀姑娘手中小心翼翼接過了孩子。

「孩子在這裡不安全,還是交給我吧,過段時間你再來看他。」

他沒有再看紀姑娘那驚愕的表情,抱著孩子徑自走了出去。

張敏抱走了孩子,找了宮中一間空置的房子,安頓了這個孩子,他還和宮中的其他太監商議,從他們那少得可憐的收入中擠出一些錢,買來乳糕裹著蜜糖餵養這個沒奶吃的孩子。在沒人注意的時候,紀姑娘也會經常來看望她的孩子。

這之後的五年,紀姑娘的這個孩子一直在宮中生活,雖然他不能出去玩,但在她母親、吳阿姨、張叔叔以及無數叫不出名字的內監宮女的照料下,他一直幸福地成長著——至少比他的父親幸福。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孩子一天天地長大,而這些生活在後宮最底層的人們卻沒有發現,他們已經創造了一個奇跡。  從成化六年到成化十一年(1475),整整五年時間,緊密森嚴的後宮中多了一個孩子,這一點,幾乎所有的宦官、宮女、妃嬪們都知道,但他們卻無一例外地保持了沉默,守住了這個秘密。  只有一個人不知道——萬貴妃。  這不是一個故事,而是真實的史實,是發生在以爭寵奪名、勾心鬥角聞名於世的後宮中的史實。在這裡,人們放棄了私欲和陰謀,保守了這個秘密,證明了善良的力量。  讀史多年,唯一的發現是:幾千年來我們似乎在重復著同一種遊戲——權力與利益的遊戲,整日都是永遠也上演不完的權力鬥爭、陰謀詭計,令人厭倦到了極點。但這件事似乎是個例外,它真正地打動了我。  我們這個古老國度有著漫長的歷史,長得似乎看不到盡頭,但我卻始終保持著對這些故紙堆的熱情。  因為我始終相信,在那些充斥著流血、屠殺、成王敗寇、爾虞我詐的文字後面,人性的光輝與偉大將永遠存在。

但是,一個孩子是不可能深藏在宮裡的,尤其他還是朱見深唯一的兒子,大明王朝的繼承者。他終將會面對最後的裁決,那一天,終於到了。

這一天終於來臨了。  成化十一年,五月,丁卯。  朱見深坐在鏡子面前,一個宦官正站在他的身後為他梳頭,端詳著鏡中自己那憔悴的容貌,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雖然他還不到三十歲,卻已未老先衰,這倒也罷了,他真正擔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我還沒有兒子啊!」  當朱見深為自己的不育問題而煩惱時,站在他身後的那個人也正在痛苦中思索著自己的抉擇——說,還是不說?  這個梳頭的宦官正是張敏。  五年前的那個夏天,他奉命去除掉一個孩子,面對著那對孤苦的母子,他最終違背了冷酷的命令,選擇了自己的良知。五年之中,他和這個孩子朝夕相處,看著他一天天地長大,度過了很多快樂的日子,可他很清楚,這件事情總會有一個了結。這個孩子必須獲得他父親的承認,才能活下去,並成為這個帝國的繼承者。  現在時機到了。  但他也很明白,自己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宦官,無權無勢,如果說出真相,以萬貴妃的權勢,他將必死無疑。  真相大白之日,即是死期來臨之時。  這是張敏一生中最為痛苦的時刻,要讓這個孩子活下去,他就必須捨棄自己的生命。  除此之外,別無選擇。  一生低聲下氣、地位卑微、終日帶著討好笑容的張敏終於做出了他人生最後的抉擇——一個偉大的抉擇。  「陛下,您已經有兒子了。」

後面就是預想的劇情,在張敏做出了這個抉擇後,一切都是順理成章,包括他預料的,皇帝見到自己的兒子,欣喜若狂,這個大明帝國的繼承者,終於可以見光了。但同樣的,他對自己的命運也預料的十分準確。孩子見到皇帝之後的六七天,他的母親,紀妃,那個可憐的紀姑娘,宮內身亡,死因不明。知道這個消息後的張敏,苦笑吞金自殺:當一個人面對死亡無法避免的時候,自殺,是最後的尊嚴抗爭。

 就在給朱見深梳頭的那一天,張敏對天許下了一個承諾,用他的死亡去換取這個孩子的生存。上天在這個問題上表現得很公平,他履行了義務,給了這個孩子快樂的生活,也行使了權利,把張敏送上了不歸之路。  我查了一下史料才發現,從仕途上講,這位叫張敏的宦官混得實在很失敗,從頭到尾,他只是一個門監,在今天這一職務又被稱為「門衛」或是「看大門的」。  可就是這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看大門的宦官,卻做出了無數名臣名相也未必能夠做到的事情。面對死亡的威脅,他選擇了良知。  捨棄生命,堅持信念,去履行自己的承諾。這種行為,我們稱為舍生取義。  張敏,是一個舍生取義的人。

(以上內容部分摘自《明朝那些事兒》3妖孽宮廷第四章)

兩天的更新,其實就是想告訴大家,一個人可以完成偉大的使命和事業和他的身體狀況是沒有太大關係的。「蓋文王拘而演周易,孔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腳,兵法修列,不韋遷蜀,世傳呂覽,韓非囚秦,說難孤憤,詩三百篇大抵聖賢發憤之所為作也。」

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孟子》

無數的事實告訴我們悲劇的開端,往往也是榮耀的起點。  悲劇,還是榮耀,只取決於你,取決於你是否堅強。